第七章 弟子遇难(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噗!”金亦凡在空中,口吐鲜血,伤上加伤!

    “我刺你一剑,你打我一掌,谁也不吃亏!嘿嘿,落地之后再打过!”虽然初遇强敌,连番受伤,金亦凡毫无惊惧!即便被击飞,他依然想着落地之后继续争斗!但是,“咦?我怎么正在往山崖下面掉落?难道刚才受得那一掌……”

    直至此时,金亦凡方才明白,为什么吴名的钢剑会被轻易击落?为什么刺中吴名左肩胛的那一剑,感觉是吴名送上来一般?原来这一切都是吴名制造的陷阱。

    “三师兄,你一定要保住命,为我报仇!一定要报仇!仇……”金亦凡在飞速下坠之时,狂喊报仇。喊声渐息,仅余一个仇字,在山间回

    与雾灵派四位弟子打得难分难解的金亦扬,听闻金亦凡掉落山崖后的大喊声,剑势一扫,退四人,奔到金亦凡落崖之处。向下一看,但闻回声、人踪已眇。

    “啊!……四师弟!”金亦扬悲声痛呼,剑指雾灵派五人,“你们,全都该死!我金亦扬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必定尽屠雾灵派,为我四师弟报仇!”

    “报仇?你以为有这个机会吗?”吴名握紧刚刚捡回的钢剑,挽个剑花,喝道:“四位师侄,并肩子上,尽速诛杀此人!”

    “小爷和你们拼了!”金亦扬怒发冲冠,以一敌五,毫无惧色。

    六人各出绝技,招式迅猛,转瞬十几个回合。

    吴名越打越心惊,“怎么回事?这小子的功力,怎么突然间变强了?”疑惑中与金亦扬的眼神交汇,见其眼眸深处的杀意,浓烈如有实质。哼!吴名不屑的撇撇嘴,“仅有杀意,没有实力,今仍难逃一死!”

    忽然,灵光一闪,吴名惊愕莫名,“仅有杀意?仅有杀意!他的眼神为何仅有杀意?为何毫无一丝悲痛?听其刚刚的痛呼,他不是应该与死去的小子感极深吗?为什么会没有一丝的悲痛?难道?……”

    想至此处,吴名浑颤抖,喃喃自语:“是这样吗?还有其它可能吗?太可怕了!这次栽到家了!不行!一定要有人活着离开!寻求机会,揭开他的真面目!”

    心中有了决断,吴名停剑不攻,大喝道:“住手!”

    雾灵四弟子依令停下,退到吴名后。

    金亦扬最希望的便是拖延时间,只要等来同门增援,十个雾灵派也不放在眼里。因此,也是停剑不攻,冷笑戒备。

    “金三少真是天纵英才!弱冠之齡便冲破奇脉,成为七品武者,不愧是金灵掌教之徒!”吴名边说边仔细留意,当他说出‘七品武者’时,金亦扬眼底一闪即逝的惊色,被看个正着。

    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测!

    吴名惨然一笑,说不出的凄凉,“好一招借刀杀人!好一个心机深沉、心黑手辣的金三少!”

    金亦扬依然冷笑不语,全神戒备。

    “金三少明明是七品武者,实力与吴某相当。为何要隐藏实力,引金四少来救?又放出信号弹,令吴某只能选择速战速决!这才拼着一条胳膊不要,尽速击杀金四少。嘿嘿,好手段、好计谋!”

    面对如此恶毒的污蔑,金亦扬不能不自辩,“吴名,你这是污蔑!有谁会相信?你以为这样做,就能够将自己撇清吗?可笑!无知!”

    “吴某承认,金三少使的这招‘借刀杀人’很完美!吴某也知道,今难逃一死!至少吴某是个明白鬼!可怜的金四少,临死还在请求真正的杀人凶手帮其报仇!不知道,九泉之下,金四少知道了真相,会不会因为不甘心,化成厉鬼找你索命呢?哈哈……”吴名越说越开心,哈哈狂笑。

    “住嘴!一派胡言!四师弟明明被你一掌击落山崖,任你巧舌如簧,也掩盖不了这个事实!你们都该死,整个雾灵派都该死,我一定让雾灵派所有人为四师弟陪葬!”

    吴名叹息道:“是啊,正因如此,吴某才会佩服金三少的手段!不过,人在做,天在看。冥冥中自有天意!吴某与几位师侄,以及你的四师弟,在地下等着你。我相信,时间不会太久!”说罢,大喝道:“吴理,即刻离开此地,不要回雾灵派!从此隐姓埋名,苦待时机,揭破此人恶毒的真面目,为我们报仇!”

    “师侄不走!要死一起死!”

    “混帐!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既然亲手惹下此祸,就一定要亲手了结!我们可以现在赴死,你,不可以!是男人的,就立刻走,走得远远的,担负起你应该承担的责任!”

    “师叔!此事本就因我而起,是我连累了你们,如果我再抛下你们独自逃生,我还算是个人吗?该死的人是我!师叔,我留下,你们快走!”

    “糊涂!你的年龄最小,资质最好,将来的成就一定会高过我们。实力越强,报仇的希望就越大。现在,你明白了吗?”

    “呜……”吴理失声痛哭,无言以对。

    “哭个!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如此软弱,怎能冲破困境,为我们报仇?如果,你学不会坚毅,不如今与我等死在一起,保全同门之义。”

    吴名之言,犹如当头棒喝!

    吴理哭声立止,跪倒于地,咚!咚!咚!……每人三个响头,磕完之后,鲜血随着眼泪一起流淌。他却不管不顾,一跃而起,未发一言,便飞奔离去。

    血和泪,随着远去的影,一路滴落。

    金亦扬也不阻挠,任凭吴理离去。

    于是,场中出现了非常诡异的一幕:原本打生打死、招招夺命,突然间,没有暴力、没有交流,只是安静的小心戒备。

    直到半个时辰后,远处传来一声大喝,“本人金灵派金不二!前方是哪路朋友?”声音由远渐近。很明显,来人轻功了得,内力很强。

    “三位师侄,来生再见!还有金三少,吴某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哈哈……”狂笑声中,吴名翻一跃,跳下山崖。

    雾灵派三位弟子,手挽着手,一齐跳崖。

    咔咔!轰轰!电闪雷鸣!一直要下未下的大雨,恰于此时倾盆,冲刷着山石上的血迹,洗涤尘世。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