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弟子心智(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彩云峰,丹霞山第一高峰;高耸入云,云绕雾袅,得名彩云。

    因此峰太过险拔陡峭,不宜居住,金灵派便没有改造此峰。故,彩去峰保存了它的天然丽色,实为丹霞山风姿绝妙之处。

    二人来到山脚,金亦纯只手遮眉,仰头观望。此时半,暖人心脾;但彩云峰仅现半面,峰顶隐入云烟中,朦胧未明。

    “哇,好漂亮呀!如果攀上峰顶,岂非如处云端?”金亦纯俏眼迷离,喃喃自语。

    金亦凡也在察看彩云峰,无路上山;但,每隔一段距离,或怪石突起、或老树穿山,近者三五尺,远有丈许。

    见此形,金亦凡面带笑容,心内欢喜:这些突石、老树,观其间距,一定是本派前辈们,常常在此攀爬所留下的痕迹。此峰不正是绝佳的锻炼轻功夫之所在吗?怪不得师傅常说,‘行路知理!’我真是有够笨的,往只知死练武,未曾早些发现此地。今后要天天来此,勤修轻功,争取早赶上师兄们的水平。嘿嘿……

    金亦凡想至妙处,不由失笑。

    金亦纯听到笑声,从美景之中回过神。见金亦凡满脸欢喜之色的看着彩云峰,以为二人所看、所思、所想一致,心中更是欢喜。明眸流转间,笑着问道:“四师兄,此峰如何?”

    “妙!绝妙!”

    金亦纯暗喜,痴傻呆笨的四师兄,终于有些开窍了!

    欢喜之下,调皮的本复起。只见她手指彩云峰,笑魇如花的问道:“四师兄,小妹带你来此‘绝妙’之处,对于小妹阻止你练剑之事,还有怨言吗?”

    “没有!绝对没有!愚兄只有感激,没有怨言!”

    金亦纯“咯咯”笑道:“嗯,总算还有一分半分的良心。如果四师兄真的感激小妹,无需它报,时常陪我游玩即可。”说至此处,仰首背手,眼角余光扫视着金亦凡继续道:“说到游玩赏景,我最是精通!论美景,彩云峰不过妙在‘险、奇、隐’三字罢了;整个丹霞山脉,多有景色胜过彩云峰之处!论游玩,尚有许多比爬山更有趣之事;爬山太过累人,偶而为之便好!只要四师兄愿意,我就花点时间,陪你一一赏玩!”

    金亦凡“呵呵”傻笑几声,应和道:“此峰甚妙,理应多来!我决定了,每午后,都要前来攀爬。至于其它美景乐事,且将此峰赏玩腻了再说。”说罢,不等金亦纯有所反应,前行几步,抓住突石,一边攀爬,头也不回的说道:“亦纯师妹,它事后提,现在爬山为重。要不要和我比一比,看看谁先到达峰顶?”

    金亦纯小孩心,见金亦凡开始攀爬,还要和她比快,早将它事抛于脑后。急忙抢前几步,抓住突石,开始攀爬,并回应道:“比就比!输的是小狗!呵呵……”

    彩云峰虽险拔陡峭,却也难不倒怀内力和轻术的二人!每当二人疲累之时,或脚踩突石、背靠山腰,或跨树而坐,运气回力,气生复又攀爬。如此几个回合,便登上彩云峰顶。

    “啊!……啊!……”金亦纯双手拢嘴,屈大喊。声震山谷,回音不绝。袅袅的烟波似乎被声浪冲开,颤动纠葛,变幻形状,忽大忽小。

    金亦凡看着美景,耳边回着金亦纯的笑声、喊声,这一切,是如此的活力十足、力四。心中忽地涌起一股气,不由自主的仰天长啸。

    金亦纯乍闻啸声,略有吃惊:没想到呆笨默言的四师兄,也有狂放的一面?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因景色宜人,方才不由自主的显露出来!嗯,一定是这样!

    自认唤醒了金亦凡格中的另一面,而且是积极的那一面。金亦纯欢喜非常,更加卖力的笑着、喊着。

    一时间,叫喊声、啸声、回音声,声声相辅相传,经久不息,声动山谷。

    午后,正是午睡的良辰。二人闹出这般动静,山谷中的鸟兽被吵醒。美好的午觉被打扰,飞禽走兽也会发怒。于是,鸟禽抗议的鸣叫,以及走兽的怒吼,响于山谷。

    顿时,空灵寂静的丹霞山脉,活了过来。

    见此异像,金亦纯欢喜的合不拢嘴,笑连连。欢欣喜悦之,即便是下了彩云峰,返回掌教小院,也未能平复。

    晚饭之时,在金夫人和几位师兄面前,金亦纯添油加醋的复述此事。最后感叹一句:今天最大的收获不是引发万兽鸣吼,而是引动了四师兄潜藏于内心深处的狂放豪迈之气!

    金亦名撇了眼默默吃饭的金亦凡,对着金亦纯笑道:“丹霞山脉中的鸟兽齐鸣,动静着实不小。愚兄正在奇怪,如此异像,何人所为?没想到是小师妹!小师妹真是好手段!这么有趣的事,不知小师妹可否带愚兄也去见识一下?”

    “二师兄,你不是要专心习武,没有时间游玩吗?如果因为陪我游玩,耽搁了二师兄习武,我可担当不起。”金亦纯琼鼻微皱,做个鬼脸,端碗吃饭。

    很明显,前几天被金亦名拒绝陪玩的怨气,趁机倒给始作俑者。

    金亦名被连驳带扫,好没面子。只得干笑几声,端起碗,借吃饭掩饰尴尬。

    金亦凡心无旁顾的大口吞咽饭菜,想要快些吃饱饭,可以赶在天黑之前,多练一会儿剑诀。忽闻——

    “没想到习武成痴的四师弟竟然也会牺牲宝贵的时间去游玩彩云峰!想来彩云峰的景色确实非同一般!小师妹,明同去如何?”

    金亦纯欢喜非常,前几她求着几位师兄陪玩而不可得,现在变成几位师兄主动邀玩,让她怎能不欢喜?只见她停下饭食,得意笑道:“三师兄,你们不是要专心习武吗?怎么一听到好去处,就将练武之事抛诸脑后呢?前几天你们不愿意陪我游玩,现在我也不陪你们。四师兄说了,明天下午还去彩云峰。从今往后,每下午都去。四师兄从不轻诺!所以呢,几位师兄可以放心了,不用担心小妹再来打扰你们习武。”

    “哦?竟有此事?如此看来,这彩云峰,我等真要前去一观。究竟是何等风光,竟然让武成痴的四师弟一见不忘?小师妹勿恼,明午后同去。”难得发言的大师兄金亦伟也动容了,邀约同游。

    “呵呵……”金亦纯开心极了,笑而未答,却也并未反对。是啊,该数落的数落过了,该挣回的面子也挣回来了。明天所有的师兄陪她游玩,如此闹有趣的事,怎能拒绝?!

    深知小师妹脾气的几人,没拒绝自然就是同意。因此,揭过此事,默默吃饭。

    金亦凡几次张口,本辩解,说出彩云峰利于习练轻功夫之事。复又想到,明三位师兄即会亲至;师兄们也是好武之人,自然能够发现,何必此时多言?因此,只是笑笑,加快吃饭的速度。

    金夫人面带微笑,默默吃饭,对于几个小辈之间的对话,仿如未闻。

    ※※※※※

    次午后,五人前后来到彩云峰山脚。依次发力,陆续登上峰顶。

    “此处如何?有没有不虚此行之感?”金亦纯深吸口气,张开双臂,旋转几圈,笑着问道。

    “嗯!此峰风光确实很美!尤其是这些烟波,聚散无势,仿佛触手可及。令人如处云端,飘尘出世。美!绝美!”金亦名赞叹道。

    金亦伟、金亦扬张目四顾,点头附合。

    “呵呵……这里不仅风光秀美,还有更好玩的呢。只要大声呼喊,山谷传来回音,声音复传,络绎不绝。昨我与四师兄就是如此,引动万兽吼叫。那场面,太好玩了!是不是,四师兄?哎,四师兄,你干嘛呢?都爬到山顶了,干嘛还要打坐回气?”

    金亦凡此行目的可不是赏景,他是来习练轻术的。因此,登上峰顶之后,便打坐回气。准备回复气力之后,即攀下山峰,重新登顶。

    听闻金亦纯的寻问,随口答道:“时间有限,愚兄正在回气,准备下山,再次攀登。”

    “我们不是已经在峰顶了吗?干嘛还要下山重新攀登?这不是多此一举吗?”金亦纯不解,寻问道。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在此处攀登,一上一下间,不正是最好的锻炼轻功夫的方法吗?”

    “啊?……四师兄,你之所以要天天来此,就是为了锻炼轻功夫?”

    金亦凡一直闭目调息,并未注意金亦纯的脸色,自然也就没有看见金亦纯瞳孔深处的火苗。虽然听出语气有所不同,并未在意,随口应道:“是啊,愚兄正苦恼着如何提高轻术,没想道发现此处,当然要天天来此苦练。说起来,还要多谢小师妹。如果不是你……”

    “你混蛋!”金亦纯的怒火彻底爆发,急奔几步,跳到坐在地上的金亦凡的肩膀上,双腿一夹,双手就去撕扯金亦凡的双耳。

    突遭此变,金亦凡差一点栽倒于地;急忙运气使力,腰,稳住体。同时,冷汗层层而下,后怕不已。

    如果不是刚好调息完毕,内力回归丹田;遭此变故,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变成废人。如果……

    金亦凡怒了!

    泥人尚有三分土,何况是人?何况是一个武痴,差一点终与武绝缘?他怎能不怒?!

    金亦凡反手向后,握住金亦纯的腰,用力下拉,将金亦纯背卧横躺在他的双腿上,接着挥起右手,击在金亦纯的丘之上。

    啪!啪啪!啪啪啪!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金亦伟等人不及反应。等到听到“啪啪”声,以及金亦纯受痛的“啊啊”痛呼声,这才明白过来。三人急忙抢步上前,拉住金亦凡的手臂,劝解者有之、喝斥者有之、安慰者亦有之。嘈杂无比,仿如闹市。

    忽然,五人一齐收声,纷纷仰头上望。只见原本纯净的蓝天白云,已然变成丈许方圆的火烧云,并以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扩大。并且,天空响起阵阵炸雷。

    当火云扩大到里许方圆之时,“呯!”的一声巨响,火云正中爆出七彩神光,紧接着有一磨盘大小并发出七彩光色的东西,飞速下坠,转瞬消失。然后,火云渐渐散去,天空回复纯净。

    如果不是五人一齐亲眼看见、亲耳听闻,定然不敢肯定刚才确实有神秘之物从天而降。从天生异像,到回复如初,不过十数息时间。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五人从震惊中醒来,相视一眼,一齐点头,接着飞速下山。——天降七彩神物!必须第一时间告之掌教!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