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金灵弟子(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悟平生 书名:青莲破空
    丹霞山的晨色很美,夜色同样很美!尤其月圆之夜!

    大如圆盘的明月,斜挂天际。丹霞山主峰那高耸的山尖,仿似将要刺穿明月,仅有指宽距离。

    初夜晚的凉气,被默洒的银光照印,氤氲生烟,如梦似幻!

    金亦扬独自徘徊在空寂的后园,眼前的人间美景恍如未见,脑海中不断闪现间师傅考核武技的片段——

    平,师傅不是常夸我是本派第一天才吗?可今师傅批评了大师兄、二师兄,肯定、鼓励了四师弟,惟独无视我。师傅对我究竟是满意、还是失望呢?

    金亦扬很困惑!

    细思师傅间的一言一行,平严厉的师傅对于四师弟“沉默的忤逆”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循循叮嘱、和颜悦色。为什么会这样?四师弟哪一点最得师傅看重呢?……

    “对!就是这一点!”苦思许久,金亦扬右手成拳,打在左手心,双手互握着自言自语,“四师弟资质低劣,却通过刻苦、勤奋的苦练,不论是内力,还是武技,都高出派内许多资质上佳的同门。正是这一点,才让师傅对其另眼相看。如果,我将心思多放一些在武技上,凭我的资质、悟,一定能够成为二十四代弟子第一人!到那时,师傅还不对我刮目相看?!即便是小师妹,嘿嘿……”

    金亦扬自认解开了心底的迷团,立志勤修武功。想至美处,独自痴笑几回。待到收回心神,自然也就发现了绝美的月色。心旷神怡间,也不回房间,背靠大石,面向明月,运起金灵诀。功行十二正经,内力激间,隐有突破的迹像。心喜之下,准备运起全力突破第一条奇脉。忽然,远处传来声响。

    搬运全功力冲脉,可不敢被人惊动!所以,金亦扬不敢造次,保持着内力顺畅的流动,凝耳细听来声。

    “相公,如此良宵美景,何以眉间带有忧色?”

    这是师母的声音!这么晚了,师傅和师母还在赏月?师傅面有忧色?——金亦扬心念电转间,摒住呼吸,继续凝听。

    “夫人真是体贴入微!其实,没什么大事,不过派务繁杂,略有疲惫罢了!”

    “相公,你能听一次妾的劝吗?长老院的各位长老,个个德高望重,能力超群;他们的职责就是辅助掌教处理派务。可这么多年来,你一直事必躬亲,劳心劳力,何苦来哉?”

    “唉……夫人,为夫何尝不想做个甩手掌教?修武养,还可以多陪陪你们娘俩!但,值此多事之秋,为夫整忧思,惟恐本派千年基业毁于我手!为了金灵派,莫说小小辛苦,即便死又何仿?”

    “你呀……罢了,此事不提!夫君,可知今夜有何特别之处?”

    “今夜?……不就是月圆之夜吗?噢,月色很美!夫人,你觉得呢?”

    “没了?”

    “嗯?夫人,为夫整忙碌,总有疏忽之处,夫人何不明言?”

    “呵呵……是啊,月色很美,很美很美!你我二人,已有多年未曾欣赏过这般美丽的月色,一时心有所感,别无它事。呵呵……”

    “夫人,为夫对不起你,也对不起纯儿!为了金灵派,委屈你娘俩了!为夫保证,再过几年,找到一个合格的继任人选,为夫即可卸下肩上的重担。彼时,一定好好的补偿你们娘俩!”

    “真的吗?相公,这是你的心里话?”

    “嗯!这是为夫对你的承诺!”

    “相公,妾嫁给你,已然三十年。这些年来,虽然夫君将精力大都放在派务上,妾也没觉得受了多大委屈!妾既然做了你的妻子,自当理解你、支持你!不过,纯儿是无辜的!再过二个月,纯儿即将及笄,接下来就会相亲、出嫁!可你这个做父亲的却鲜有与其相处之时!相公,你真的亏欠了纯儿!”

    “夫人言之有理!为夫确实亏欠了纯儿!夫人放心,为夫有足够的时间补偿纯儿!我不会让纯儿外嫁!她的夫婿只能在本派同代弟子中寻找!因此,即便出嫁了,纯儿依然与我们生活在一起!”

    “啊?……相公,你打算为纯儿招赘一个夫婿?”

    “是,正是此意!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二个因素!首先当然是为了纯儿;招赘的夫婿,他敢不对纯儿好吗?再一个就是本派继承人的因素:为夫虽然无子,却可选择一位优秀的半子参加继承人考核!没有人比为夫对本派的感更深!如果不找到一位知根知底、又才堪大任的继任人选,为夫怎能闲得下来?!夫人,你会支持我,对吗?”

    “相公,妾早已说过,唯夫君马首是瞻!更何况,你的这个想法非常好!妾岂会反对?不过,纯儿她、她……”

    “纯儿怎么了?难道她已有意中人?”

    “这个、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难道纯儿真得有了意中人?是谁?”

    “相公勿恼!其实,妾也不敢确定,只是感觉纯儿对小四与众不同。似乎、似乎有些意。”

    “小四?亦凡?……嗯,夫人觉得小四其人如何?可托纯儿终否?”

    “小四尚在襁褓之时,即由妾抚养至今。对于小四,妾再熟悉不过!小四格坚韧、纯朴;如果招小四为婿,妾认可!不过,小四虽痴迷武学,可资质普通,成就有限,恐非掌教最佳继任人选。”

    “还有,小三似乎对纯儿亦有意!小三的资质万中无一,若能潜心修武,未来於武学一途,不可限量!不过,小三格活泼,乐交际、善钻营!妾觉得,如果选择继承人,当然是小三;如果是为纯儿选夫婿,则小四更合适!”

    “嗯,为夫也觉得,纯儿的夫婿,还是忠厚纯朴的好!至于继承人?此事不急,再思量思量,最好是选个二全齐美之人!”

    “呵呵……夫君太过贪心!不过,妾亦有此念。”

    “嘿嘿……慢慢看、慢慢选,不用之过急!夫人,夜色已深,且回房歇息。”

    “嗯!……”

    许久之后,金亦扬确认再无声音之后,神思恍惚的返回房间。

    ※※※※※

    次天色微明,金亦凡敲响三师兄的房门,唤其早练。

    金亦扬的脑海中仍然回着昨夜无意中听来的消息,继承人、纯儿夫婿、小三、小四……反反复复都是这几个词。哪里能够专心与金亦凡过招?因此,手中的钢剑频频被击落于地!

    铛!铛!铛!

    金亦凡看着地上犹自震颤的钢剑,无奈的看着金亦扬,“三师兄,你的剑已被击落七次。你在想什么?师傅曾说过,练武习技一定要专心!如果你不能专注,今不练也罢!”

    “四师弟,愚兄万分抱歉!只因心中有一事不明,正苦苦思索,今怕是不能与你过招了!且歇几,等我想明白心中的疑虑,再与你一起早练。可否?”金亦扬苦笑解释。

    “三师兄何必道歉?小弟资质平庸,之所以能勉强跟上师傅授技的进度,全赖三师兄每晨间不厌其烦的教导、过招。小弟感激不尽,岂会心生怨言?”金亦凡的语气中饱含着感激、真诚!

    金亦扬心有所感之下,在金亦凡的肩膀上轻拍三下,微笑道:“谁让我们是兄弟呢?我不帮你谁帮你?!”

    “对!三师兄说得好,我们是兄弟!”金亦凡欣喜的点头赞同,“既然是兄弟,三师兄何不将心中的疑虑说出来?虽然小弟呆笨,不能出谋划策;但,小弟可以做个好听众!”

    金亦扬一楞,师傅正在暗中挑选掌教继任人选、小师妹的夫婿人选。如果此等消息传于派内,且不说师傅的怒火,只怕整个金灵派都会彻底沸腾,人人钻营!这样的疑虑,如何能说?

    于是,金亦扬微微一笑,“愚兄的金灵诀早已修到十二正经顶峰,一直都在尝试着贯通第一条奇脉。最近感觉突破在即,却始终未能如愿。因此,正在苦思。”

    “啊?三师兄要突破了?”金亦凡欢喜非常,满脸喜色的寻问。

    金亦扬看着四师弟脸上的惊喜、清澈忱的眼神,他能感受到其中的真诚!心内微有感动,点头应道:“是的,就在昨晚,愚兄在修炼金灵诀之时,内力激下,感觉可以突破,可惜没有成功。”

    “三师兄切勿气馁!有一就会有二!三师兄多试几次,一定能够顺利贯通第一条奇脉,成为七品武者!”金亦凡见三师兄有些懊恼,连忙安慰、鼓舞。

    “嗯!”金亦扬闻言点头,微笑道:“多谢四师弟!愚兄不会气馁!一定全力以赴,争取早成功突破!不过,在突破的这段时间,愚兄不能再与你早起切搓,希望四师弟不要见怪。”

    “三师兄,小弟岂能如此不明事理?”金亦凡正色道:“当务之急,自然是突破为重!小弟衷心的盼望三师兄能够早突破,断然不会因晨练切搓一事,生起丝毫不满!”

    “哈哈哈……果然是好兄弟!”金亦扬欢喜道:“四师弟且独自练剑,愚兄这便回房,细细感悟;早一突破,便可早一与四师弟重新晨练切搓。”说罢,拍拍金亦凡的肩膀,微笑着转离去。

    金亦凡看着远去的金亦扬,眼神中有期盼、有祝福、还有羡慕。直到金亦扬的影转过屋角,消失不见,这才收回目光。紧了紧手中的剑,喃喃自语:三师兄突破在即,真是可喜可贺。看来,我要更加努力刻苦的修炼,争取能够跟上三师兄的脚步。论资质,我与三师兄天差地远;唯有以勤补拙,希望不会被三师兄落下太远!

    想至此处,金亦凡放下思绪,集中心神,沉浸入武技的修炼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青莲破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