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生死难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斜月影 书名:神仙何在
    通过赵仁生的介绍闫轩对修道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对整个修道界也有了一些了解。但同时却也增加了不少的疑问。不过闫轩相信如果有一天自己达到那一高度自己会慢慢的接触并了解一些不为人知的辛秘。

    不经意间闫轩进入西云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自从闫轩清醒的那一刻起他一直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总感觉自己的这些经历是不真实的。

    其实有的时候人生就是那么的不真实,同时人生也是那么的残忍,你想要的他未必可以给你,你不想要的他却总是时常伴随在你边。

    对于闫轩来说能够修炼那是自从他看了第一本小说后就一直在幻想的。曾今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够修炼成仙遨游宇宙,去到每一颗星球上看看。在当时这样的梦想只是不切实际地空想而已,不然他的同学也不会称他为“神棍”。而如今修炼已不是那镜中月、水中花。它实实在在的发生在闫轩的上,但…….

    想到自己的父母闫轩就不经意的伤心起来。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现在所处的高度,而是你正在朝什么方向移动,”这句话是父亲咽气的前夕所说的。

    “是啊,即便没人能够成仙又如何,即便前路再坎坷又如何,即便有一天我在这片天地间永远消失又如何,现在我就朝着那虚无缥缈的道路前进,我倒要看看谁能挡我。即便天又如何,如若天不随我,则我逆天。”想着父亲的话,闫轩显得豪气万丈。

    现在的闫轩对自己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修炼资质一般,但却被上天眷顾,无意间得到稀有的黄灵果,以黄灵果的神异来说,如果闫轩懂得炼化,那么黄灵果可以直接助闫轩进入红气期,然而闫轩却一点修炼之道都不懂得,致使黄灵果的灵气流失大半。如今的地球污染严重,灵气严重匮乏,黄灵果这等灵物的珍惜程度是闫轩所不能想象的。不然淡泊名利的赵仁生也不会对黄灵果念念不忘。最后还想着到突破的时候让闫轩放点血看看能不能起到效用。

    黄灵果的灵气虽然已经流失了大半,但其精华部分已经融入了闫轩的全之中,原本在别人的帮助下,闫轩可以把那一部分精华出加以炼化就可以直接进入红气期,但是赵仁生的一番话让闫轩从此放弃了直接进入红气期的机会。

    “修道者的修炼并不是一味的苦修就可以成功的,修炼的过程中需要你不断的去感悟,功力不过是一个外在的表现而已,最重要的还是你内心的历练,只有不断地感悟,不断的在感悟中让自己的心灵升华,你才会取得相应的成就,修炼是无法投机取巧的,或许在前期可以在别人的帮助下使修为突飞猛进,但是,万丈高楼平地起,浮空高楼是永远盖不起来的,你如若一点基础都没有,最简单的感悟你都感悟不了,那更高层次的感悟如何去感悟。”赵仁生的这一段话对闫轩影响很深,致使以后很多能够使修为提升的机会闫轩都放弃了。

    西云门的修练功法不同于其他门派。西云门注重的是修心,是对天地的感悟,而其他门派的修炼功法则更注重于力量的提升,相比之下西云门的弟子进境比较缓慢,然而论实力相同的境界则很少有人能够压制西云门的弟子。

    由于功法的原因西云门的弟子越修炼到高层境界越显得淡泊名利,很少有事能够让他们动怒,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西云门渐渐地淡出了修道者的视野,现在修炼界鲜有人知还存在西云门这样实力雄厚的修炼门派。

    这几天闫轩在赵仁生的帮助下渐渐地理解了西云门的功法,逐渐的走入了修炼的正轨。

    西云门的功法名为《清心经》,是一部修炼己心的无上功法,该功法开篇就点到:修炼,实则感悟天地,感悟天地须有一颗明灵的心,修炼需修心,无心者,无成也。

    这段时间来,闫轩不断地在锤炼己心,感悟天地。然而修炼讲究的是一个“悟”字,有的人一瞬间就能明悟,有的人却需要几月甚至几年才能悟。这还只是最低境界入门的“悟”而已,到了高深的境界一辈子都“悟”不了那也是有可能的,永远的停留在那一境界随着无的时间而消亡。

    西云门一如以前般,还是那么的宁静。

    灵云峰上,花草繁茂,大片的森林连绵不绝,虫鸣鸟叫之声不绝于耳。当然这里所说的灵云峰并不是世俗界中人们所认知的灵云峰。这里所说的灵云峰乃是西云门开山祖师以制隔绝出来的一座灵峰。整座山峰充满了重重制,寻常人根本看不出隐藏在里面的山峰,一般的修士在无人带领的况下也难于闯进去。

    这些天来闫轩不断出没于各片森林之中。这并不是闫轩要寻找什么,而是赵仁生所布置下的任务。

    “感悟和修心是不可分割的,只有不断的去感悟,你的心境才能不断地得到提升,才能去触摸那更高的境界,其实任何地方都可以让人‘悟’,不过那是需要机缘的,整个灵云峰看似一成不变,实则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变化,这就是你需要去体悟的,红气境的要求并不高,不过不同的人所感悟到的也不尽相同,这要看个人的造化。”这是赵仁生当初对闫轩所说的。

    不得不说西云门的确很有魄力,全派上下加起来不过半百,却占据了如此大的一座灵山。

    这半个月来闫轩整天都出没于一片又一片的山林之中,现在的闫轩与凡人一般无二,没有强大的法力没有飞天遁地的本领,遇到一些大型的野兽照样能把闫轩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悟….悟….悟…怎样才能‘悟’,我每天忙于野兽口下逃亡,这让我如何‘悟’。”闫轩气喘吁吁的坐在一颗大树上抱怨道。

    树下一头巨大的野熊仰望着树上的闫轩不断咆哮。现在的闫轩衣衫破烂,满头黑发如鸟窝一般凌乱不堪,这也难怪,整在森林中疲以野兽口下逃命,以野果充饥,不成这副样子也不合乎理。

    “吼什么吼,老子所遇到的野兽中就数你追的最欢,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看到我大气都不敢出。”看着树下还在咆哮的巨熊闫轩发狠的吼道。

    一想到这几天被巨熊追得满上逃窜闫轩不由得一阵阵郁闷。

    一般的树根本耐不住巨熊利爪、利齿的撕咬,好不容易爬上这颗巨树,闫轩终于可以好好地休息一番了。

    折了一些树枝简单的编制成的样子,闫轩舒舒服服的躺了下来。

    听花开花落,看云卷云舒。

    躺在树枝上的闫轩渐渐地安静下来。

    一阵微风拂过,片片树叶缓缓飘落而下,看着飘落而下的树叶闫轩不楞楞的出神。刹那间闫轩心头涌起阵阵明悟。其实修道者和普通人并无多大区别,只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不同而已。修道者所追求的是成为那长生于天地间的逍遥神仙,而普通人所追求的是健健康康、丰衣足食。本质上修道者和普通人都只是在为了自己的目标而努力奋斗,不同的只是他们的追求过程。其实天地万物都在以相同的方式运行着,新老交替、更新换代。每天都有新的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同时每天也都有生命离开这个世界,交替循环,无时无刻不在发生。这就是人生,这就是生命。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心海深处那未曾显现的目标。

    不知何时闫轩已然盘腿而坐。

    “生与死、死与生,生是为了心中那不曾显现的目标而生,死…那死又为何?”

    此时整片天地仿佛彻底安静了下来。

    闫轩的心头不断浮现出“生”与“死”。

    此时的闫轩正沉寖于“生、死”的微妙感悟之中,殊不知其周围的环境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重要声明:小说《神仙何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