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妈说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uncle枪 书名:大亨之路
    第二天上午,夏文去轻纺市场了解行,轻纺市场离火车站比较近,交通便利,那里零零散散的聚集了钢铁市场,食品批发市场。可以说是全市最繁忙的地方,同时也是全市最乱的地方。他在轻纺市场里逛了几圈,打听了租金,手续,进货之类的事。

    逛到中午,夏文去火车站旁边吃午饭,吃完饭,看到一个被太阳晒的精黑的大汉,赤着膊,在凉处坐在,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着饭。夏文看了看的要命的太阳,心想,这么的天实在是吃不消走了,休息休息也好,当下走过坐到那大汉旁边。那大汉看到他走过去,愣了一下,见他坐下了,就低下头一声不响地接着扒饭,扒完饭,又拿起旁边的搪瓷大茶杯“咕咚咕咚”地灌下一大杯茶水,喝完见夏文看着他,憨厚地对他笑了笑。

    夏文也笑了笑,搭近乎道:“你在这里干活?”

    那人笑道:“是啊,给人搬东西。”

    夏文看了看火车站,笑道:“这里车来车往的,生意应该不错吧。”

    那人摇了摇头,叹道:“不行了,前几年还行,现在外地佬是越来越多,生意都被抢了,钱越来越不好赚了。”

    夏文讶道:“不会吧,我看也没多少人啊。”

    那人苦笑道:“现在都吃饭去了,当然看不到了,我跟你说,光我们本地的就有百来号人,加上外地的,还哪来什么生意啊。”

    夏文想了想,道:“那你们一天还能赚多少钱?”

    那人苦笑着喝了口茶,道:“刚够吃喝呗,还能怎么样?这年头像我们这种除了力气没别的本事的人,还想赚多少钱?”

    夏文笑道:“话也不是这么说的,去闯一闯,总是有机会的,现在不是说养鸡养鸭很赚吗!”

    那人笑笑,摇头道:“闯不动了啊,现在还能养活老婆孩子,万一失败了,连饭都没的吃了,老婆还不得给我离婚啊。”

    聊了一会,运货的货车到了,只见一帮人像敢死队一般的冲了上去,手推股拱地向前挪动,争着去搬货物。

    夏文看着这个场景,心中突然感谢起李振华来,虽然李振华带他走的不是正路,但毕竟开阔了他的眼界,如果没有李振华,他不知道他正在干什么,可能他也像刚刚那人一样,正在为了温饱而努力,庸庸碌碌的活着,连去闯一闯的勇气都拿不出来。

    傍晚,回到家,夏文发现有个人正站在他家门口,再一看竟然是晏思道。

    晏思道看到他,急匆匆的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阿文啊,我可是等了你半天了啊,可把你等回来了!”

    夏恩惊讶道:“晏哥,你找我有事?”

    晏思道想了想,道:“哎,这事一时半活的说不清楚,走,我和你去喝两杯,边喝边聊。”

    夏文疑迟一下,道:“这样吧,你先到我屋子里去,我去买点酒菜来,秀秀马上就要回来了。”

    晏思道一愣,笑道:“阿文,你倒是心疼老婆的人呐。好,好!”

    夏文去附近便利店买了几瓶啤酒,一袋花生下酒。

    “晏哥找我有什么事?”夏文给晏思道倒上酒,问道。

    “阿文啊!”晏思道喝了口酒,盯着他道:“我就直说了啊,我上次在医院听你说你认识不少道上的朋友,是不是?”

    我说过吗?夏文回忆着,对了,我上次跟秀秀吹过牛,夏文想了想,道:“认识几个,怎么?晏哥有事?”

    晏思道剥了颗花生,说道:“理工大在扩建,你知不知道?”

    理工大是市里的唯一一所重点大学,这事夏文还真不知道,没事他去关心这个干嘛?

    晏思道接着说:“工程是谭副市长在负责,明年要换届了,谭副市长把这件工程当成竞选市长的资本,没想到,哼哼,一开始就卡住了,卡了大半年了。”

    夏文问道:“怎么?”

    晏思道冷笑道:“还能怎么样,碰上钉子户了!”

    夏文奇了,好笑道:“这年头还有政府怕钉子户的?直接叫执法队赶出去不久行了?”

    晏思道摇摇头,笑道:“一般执法队是可以搞定,但这次不一样,那里民风剽悍啊,上次叫了五十几个人去强拆,哼!砖头都没拆掉一块,人还有三个在医院里躺着呢!那里的人只要一吼,旁边的人都是拿着管子出来的!后来才知道那里是流氓头子张阿三的老家,他老爹还在那里住着呢。”

    夏文想了想,问道:“赔款他们也不肯搬吗?”

    晏思道苦笑道:“怎么赔?没法赔!你是不知道啊,那里的人根本就是无赖,一棵树,他们说是风水树,要几万!一件破房子,他娘的说是建在龙脉上的,要一百万!”

    夏文笑了,道:“真他妈的,这年头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晏思道笑道:“所以我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这个张阿三,你认不认识?”

    夏文笑笑,道:“认识是认识,外面的人都叫他三哥,旁边街上的夜总会就是他开的。”

    晏思道看着他,道:“其实我来之前就已经有个想法了,张阿三不让他爹搬,原因肯定不会是什么龙脉,而是他想赚更多钱!这次扩建,预计投资七个多亿,谁都想分杯汤喝。这件事张阿三有能力做,但他没机会,工程是恒建集团承包着,但恒建集团没能力。阿文,这是我的一个机会,我在局长面前打了保票了,说我能半个月里搞定那些钉子户,我想请你帮个忙,帮我联系下张阿三。”

    夏文疑迟了一下,道:“现在?”

    晏思道笑道:“现在怎么行!这种事哪能直接找上门谈?明天!晚上我去海鲜楼定个位子!”

    过了一会,秀秀回来了,夏文和晏思道又讨论了一些细节,最后,晏思道提出要走,夏文连忙挽留,叫他吃了饭再走,晏思道笑道:“不了,明天你记得早点跟他说,呵呵,我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

    “晏大哥来干嘛?”秀秀关上门,问道。

    夏文贼笑道:“来,过来我告诉你。”

    “你想干嘛?”秀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来嘛!我来告诉你。”

    “好,啊!!!放开我!唔……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唔……”

    自从那天回来打破了搁在两人中间的那张纸之后,夏文和秀秀的关系突飞猛进,只是有一点让夏文比较郁闷,比如像现在,他吻地兴起,大手便探入秀秀的衬衫,从她光滑细致的腰肢上滑了上去。

    “嗯!”秀秀顿时拉响警铃,按住他作乱的手,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文哥,这样不行!结了婚,我再……行吗?”

    夏文在她修长的脖子上喘着粗气,道:“恩,好,为什么啊?”

    “我妈说的!没结婚不能让人摸那里!”

    “好,恩,来,不摸就不摸。”

    “唔……”

重要声明:小说《大亨之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