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飞雪情缘

    第十章:飞雪

    “哥哥,救我,快救我啊!”林风扬痛苦地喊着,手臂不停胡乱挥舞着。“妹妹,哥哥在这,你别怕,”林风起紧紧抓着妹妹的手,把妹妹的手放到自己脸颊,泪水瞬间滚落下来。

    薛灵儿看着林风扬,不由焦急地问道:“爷爷,风扬妹妹她怎么了,不要紧吧?”吴言芹眉目紧锁道:“还好林风起这小子及时找到了我,要是在晚上两三天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伸出手按在林风扬的额头上面,突然从他的手上发出一片紫红色光芒,待他把手拿开后从林风扬的额头上面缓缓飞出一朵散发着黑色的莲花。

    “黑莲花!”林风起大惊道。吴言芹看向他点头说道:“不错,正是风仙子的黑莲花。”说完屈指一弹,一道黄色光气箭从手指发出直击向那黑莲花,“嘭”的一声,黑莲花片片分散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吴言芹叹口气说道:“她的琵琶骨已经粉碎,不过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体内的二十余种剧毒。”薛灵儿惊讶地问道:“爷爷,风扬妹妹的琵琶骨还可以再接好吗?”吴言芹笑着说道:“只要不是完全毁坏,使用续骨散在加以强佩的元气疏导,她的琵琶骨自然就会好的。”

    “哎呀!”薛灵儿用手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吴言芹笑着说道:“你啊!只顾着享受天伦之乐,我教你的医术差不多都忘得干净了吧?”“哪有。”薛灵儿低着头小声说道。吴言芹呵呵笑着问道:“还说没有,飞雪,你小子是怎么认识我这刁蛮任地孙女的?都是你小子才害得我孙女医术差成这样。”

    南宫飞雪默默地站在原地,被他这么一问顿时全打了一个机灵,慌忙说道:“我们。。。。。。”不看了薛灵儿一眼。薛灵儿回瞪了他一眼,不由低头偷偷笑了起来。

    吴言芹看着两人的眼神,叹了一口气说道:“灵儿以后就交给你照顾了。”南宫飞雪大喜,拱手拜道:“谢前辈成全,晚辈以后会用生命去保护灵儿的,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薛灵儿白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了某件事,于是问道:“爷爷,你刚才说什么,风扬妹妹她体内中了二十余种剧毒?”

    吴言芹还没有回答,林风起看向他,担忧地问道:“我妹妹她。。。。。。?”话没说完,吴言芹摆手制止了他,说道:“你妹妹体内的二十余种剧毒非常怪异,即使服用我的解毒神丹恐怕也无济于事。”林风起大惊,追问道:“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吗?”吴言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林风起和薛灵儿齐声问道。吴言芹答道:“离此西南方约有三千里,那里有一座常年累积冰雪的雪神峰,只要到了那里,我就可以利用冰火雪神罩把她体内的二十余种剧毒冰封冻结,直至被雪神罩内的冰火彻底融化掉。”

    “三千里,天那!”薛灵儿不惊讶地叫喊了起来。林风起下定决心,点头说道:“只要能救我妹妹,不管多远我也要去。”吴言芹呵呵笑着说道:“你去干什么,那里冰天雪地还是让我带着你妹妹去吧。”林风起不解地问道:“前辈,难道我?”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吴言芹笑着打断他的话说道:“你不能去。”

    “为什么?”林风起不撞南墙不回头。吴言芹不怒道:“你小子真是麻烦,在这么啰嗦我就撒手不管了。”林风起刚想说什么,薛灵儿用手拉了拉他的衣袖,轻轻向他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林风起看到吴言芹发怒,心中虽然很想跟着他们一起去,但此此景他也只能作罢。

    吴言芹叹息道:“眼下最为要紧的就是修复好她碎裂的琵琶骨,然后才可以带她去雪神峰。”

    自此以后,薛灵儿和吴言芹两人细心照料着林风扬,林风起更是彻夜不离妹妹左右。就这样一连过了七天,林风扬双肩的琵琶骨已经基本复原,可以慢慢调集元气自行修复。

    “飞雪大哥,你很厉害呢,比我哥哥还早哦。”她刚一好转就开始逗弄起南宫飞雪。

    南宫飞雪尴尬地笑了笑,看了旁薛灵儿一眼后低下了头。林风扬躺在上看得分明,南宫飞雪竟然低着头暗自笑了起来。林风扬格格笑着说道:“呵呵,真是难得啊,冷如冰霜的飞雪大哥居然还会笑?”

    林风起走上前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笑着说道:“妹妹,你终于退烧了。”林风扬笑着抓住哥哥的手,把哥哥温暖地手紧紧贴在了自己的脸上。

    薛灵儿呵呵笑着走上前,坐在沿边上说道:“风扬妹妹,你好点了吗?感觉怎样?”林风扬笑着说道:“灵儿姐姐谢谢你,我的伤势已经好多了。”薛灵儿笑着摇了摇头。林风扬问道:“灵儿姐姐,你跟飞雪大哥,你们怎么认识的?”

    薛灵儿看了一眼旁的林风起,之后低下了头。林风起会意,他起站起呵呵笑着说道:“灵儿姑娘,妹妹你们先聊,我和飞雪大哥有些事需要商量,就不打扰你们了。”看了两人一眼后拉着站在一边发愣的南宫飞雪走了出去。

    林风扬看着哥哥离开,笑着问道:“灵儿姐姐,你们究竟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哥

    哥知道啊?”

    林风起和南宫飞雪坐在了屋顶上面尽喝着女儿红,不一会儿两人就醉的一塌糊涂。林风起呵呵笑着,眼睛迷乱地说道:“久已不喝这玩意儿,还真有点顶不住!嗝。。。。。。!”

    南宫飞雪哈哈大笑着说道:“瞧你那点酒量,我,我。。。。。。”话还没说完,头脑一阵晕眩,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就四脚朝天地躺了下来,林风起也哈哈笑着趴在了他的上。两人互相锤打着、嘲笑着对方,之后两人舒服地平躺了下来。

    林风起看着天上的白云,转过头来呵呵笑着对南宫飞雪说道:“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喝过酒了,嗝。。。。。。!”南宫飞雪笑着说道:“是啊,自从上次一别,我们几乎就没怎么见过面。”林风起醉眼迷蒙地问道:“这是什么年代的女儿红,真够劲儿,嗝。。。。。。!”南宫飞雪醉眼看着他,笑道:“看看你,才喝了多点,打嗝打成这样,你看我就不打嗝,。。。。。。嗝!”

    “哈哈哈哈!”两人不大笑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林风起猛然坐了起来,使劲儿晃了晃昏意蒙蒙地脑袋,他盘膝坐下,双手不断快速挥舞,体内元气快速流动,不一会儿把体内的酒水全部推送到了十指间,之后他双手平伸,从食指和中指端突然散发出两道青色光芒,酒水如喷泉一般顺着这道青色光芒向外直冲了出来。

    南宫飞雪看着他用元气强行出酒水,哈哈笑着说道:“你这样多麻烦,看我的,嗝。。。。。。!”打了一个酒嗝后,双手强撑着体半坐起来,用力地晃了晃惺忪地脑袋,突然张开口,从口中喷出一道水柱,正是被他喝进肚内的酒水。

    两人各施神功,不一会儿喝进肚里的酒全被他们用元气给了出来。林风起长长舒了一口气,闭着眼睛笑着说道:“这样感觉好多了。”南宫飞雪擦了擦嘴角边残留的酒水,呵呵笑着说道:“很久没有这样醉过了,你怎么把这酒水都给出来了?本来还想听听你的真心话。。。。。。”

    话未说完,林风起不解地问道:“什么真心话?”“谁知道你小子有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南宫飞雪斜眼看着他说道。林风起惊道:“飞雪大哥,小弟这几可老实的很,哪会有什么亏心事啊。”南宫飞雪笑着地说道:“酒后吐真言,可你小子就是要把自己给弄醒,肯定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怕自己酒后说出来被我听到对吧?”

    林风起愣愣地望着他,这还是自己以前见过的南宫飞雪吗,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以前的南宫飞雪见了他话不过有五个字,而今天。。。。。。

    南宫飞雪看着他愣愣地看着自己,笑着打了他一拳道:“你怎么啦,莫非化为石像不成?”“飞雪大哥,你真的变了。”林风起瞪大眼睛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见到他一样。

    “变了?哪变了?”南宫飞雪看着自己的体,疑惑地问道。林风起说道:“我说的不是你的体,是你的格变了。”“格?”南宫飞雪更加不解。林风起呵呵笑着说道:“以前你就是一个大冰块,怎么敲都敲不开,现在你竟然化为了烈火,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还真让小弟我有点接受不了。”

    南宫飞雪愣了愣,笑着说道:“好啊,你小子拐着弯骂我啊。”林风起慌忙解释道:“没,没有啊。”“还说没有,你小子居然说我是大冰块。”南宫飞雪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喝酒吗?”林风起淡淡地问道。

    南宫飞雪笑容顿时消失,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火凤妹妹她也在场,我们三人尽畅饮,可惜那些快乐的时光已经不复存在了。”林风起听到他说自己妹妹时,两人心中不升起一丝难过之意。

    林风起笑了笑,说道:“当时的飞雪只管喝酒,即使面对我们也只是淡淡一笑,从来不说一句话。怎么到了今天你的废话就这么多呢,也不知道灵儿用了什么办法融化了你这块千年寒冰。”南宫飞雪笑了笑,眼神飘向远处,仿佛在那一刻他又回到了和灵儿初次见面的景。。。。。。

    “孙前辈,你带着众人快走!”黑旗王府内南宫飞雪焦急地传音道。“飞雪,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抵抗,归降天尊吧。”一名穿粉红色长裙的女子呵呵笑着说道,形曼妙地漂浮在南宫飞雪之间,不时还发出一道又一道的赤红色剑气芒。

    南宫飞雪五人被近千余名黑旗护卫团团围住,其中还夹杂了为数不少的顶、中、下三种级别的高手,然而这一切并不可怕,让他感到恐惧地是不远处观战的黑衣人。

    黑衣人头戴铁面具,在三丈高空目无表地注视着场中战斗的形。突然他缓缓伸出右手,化拳为掌向下快速推出一道黑色掌印,伴随着强劲的气流,黑色掌印越来越大,逐渐变为一人多高的巨大掌印,而它的目标竟然是南宫飞雪。

    南宫飞雪此时正在和那名粉红色女子陷入苦战,他越战越是心惊,想道:“这名女子究竟是谁?体内元气之强竟丝毫不在我之下,她手中的剑似是月灵神剑。”

    突然他感觉到头顶上空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他压了下来,那股可怕的力量竟压的他抬不起头来,大惊之下他费力挡开粉红女子一剑,运起全元气灌注剑向上空猛然劈出一道雪白色的剑气芒,之后形急速后退,饶是如此他仍是慢了一步。

    那黑衣人推出的巨大掌印和他发出的天雪气芒斩轰然对撞在一起,“嘭”一声巨响,南宫飞雪竟被这一掌之力震的向后倒飞出数十丈开外,他仰天喷出一口鲜血,借助这股力量形急电般飞出黑旗王府。就在他张口喷出鲜血后,一片浅绿色的叶子落入他的口中,而他却丝毫未察觉到。

    孙不二等人趁机冲出重围,翻墙逃了出去。众护卫刚要追时,只听那黑衣人淡淡地说道:“让他们去吧。”在场众人似是极为畏惧那名黑衣人,闻言都停下了脚步。

    南宫飞雪体内经脉被那黑衣人一掌之力震得紊乱不堪,元气更是四处乱窜,他御气在空中飞行了好一会儿后,终于低受不了体内元气的乱撞,一头从数丈空中栽了下来,就地昏迷不醒。

    当他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破庙里,周围一个人也没有,他全酸痛,勉强坐了起来,突然头脑一阵晕眩,险些让他再次晕倒,不由得用右手摸着自己的额头。

    就在这时,一个穿红色衣裙的女孩走了进来,说道:“你终于醒啦。”说话时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接着半蹲下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笑吟吟地看着他,一股淡淡地女儿上的体香瞬息飘进了他的鼻息间。

    南宫飞雪惊疑地看着她,问道:“是你救了我?”红衣女孩站起来说道:“不是我还能有谁?”南宫飞雪勉强站了起来,但双腿发软,头脑一阵晕眩,要不是那红衣女孩用手扶住他,只怕就要摔倒在地上。

    红衣女孩埋怨道:“看你,上所受的内伤刚好,你体内所中的剧毒还没有完全清除就想站起来吗?我看你还是继续躺下来吧。”南宫飞雪此时体异常虚弱,小声说道:“谢谢!”在女孩的帮助下重新躺了下来,此时他才发现原来自己正躺在了一堆稻草上面。

    另他震惊地是那名红衣女孩也跟着躺了下来,一双水灵灵地大眼睛直视着他,仿佛把他当作了什么宝贝观赏一样。

    “啊!“南宫飞雪大吃了一惊,慌忙起,但终究体太过虚弱,被那红衣女孩一把按住。“我有那么可怕吗?”红衣女孩直视着他笑吟吟地问道。

    南宫飞雪不敢看她,“姑娘,请你放开我。”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一个女孩这么亲近地躺在一起,内心那个跳动的啊简直能超过千里马奔跑的速度。女孩不理他,呵呵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看你体内元气好像很强大的样子,一个超一流的高手怎么会如此轻易被人打伤呢?”说完还用纤纤玉手轻轻划过他的脸颊。

    南宫飞雪把头转向一边,暗道:“这女孩究竟是谁?行为竟如此放,肯定是邪教中的妖女。“想到这里重重地哼了声不在理她。

    红衣女孩似是知道他心中所想,淡淡地问道:“你想知道我是谁吗?”南宫飞雪冷冷地说道:“你是谁管我什么事。”说完就要起,但被那女孩用手紧紧按住了上,不怒道:”妖女,快放了我。”

    红衣女孩愣了愣,她笑了笑,就在这时他竟看到她眼中落下几滴眼泪,她缓缓起站了起来,但那一双泪眼始终看着他。南宫飞雪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听话,重重地再次哼了声不在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红衣女孩眼含泪珠淡淡地问道:“你还记得十年前你在一片荒凉的土地上面救过的那个小女孩吗?”“十年前?”南宫飞雪不由怔住。

    红衣女孩擦了一下眼中泪水笑着说道:“当时那个女孩曾亲口告诉你她姓薛对吗?她还说如果以后再见到你,她就会嫁给你。”女孩说完脸颊竟泛起一层淡淡地红晕,不羞得低下了头。

    南宫飞雪听到她这句话后,冷眉紧锁,仔细回想起十年前的往事。。。。。。

    “救命啊!”在一片荒凉的土地上面突然传来一个小女孩痛哭地呼救声。“老不死的,快点把紫金白玉盘交出来!”七八个穿各色衣服的男子拿着手中长棍围住一个白发老者狠狠毒打着。

    一名穿红色衣服的小女孩哭喊着站在外面,几次想冲进去都被这些男子拳打脚踢了出来。女孩哭喊着,不停地喊着救命。

    白发老者被这些男子乱棍打倒在了地上,几次想站起来都被乱棍打得仰天躺倒在了地下。他萎缩在地上,任凭乱棍齐上,他大声喊道:“小姐,不要管我,你快跑,你快。。。。。。”老人被打得说不出话来。小女孩哭喊道:“何伯,你们快放了何伯,快把他给放了,不要打他。。。。。。”小女孩哭喊着再次冲了进去。

    “小杂种,不想活啦!”一名男子怒喝一声,一脚把女孩踢飞了出去。

    距离这里有十步之远,十三位带剑的黑衣男子冷漠地站在那里静静地观看着这里的一切,即使那小女孩被打他们也丝毫没有出手相救的迹象。

    “欧阳统领,冷雪山庄已经被我们彻底摧毁,只剩下这一个糟老头还有一个小女孩。你说那冷天赐会把那紫金白玉盘交给这两人保管吗?”旁一名带剑的黑衣男子问向中间一人道。

    中间那个黑衣人沉声说道:“此事不无可能,我听王爷说过冷雪山庄的紫金白玉盘里面隐藏着上古时期的某种非常厉害的神功,王爷对此是势在必得,我们不要放过任何一种可能。”问话的黑衣人点头应了一声后不在说话,一行十三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被围打的小女孩和那老人。

    “住手!”就在这时一名约有十一二岁的少年,一白衣手持一柄白如冰雪的长剑凌空急速飞向这里,瞬间杀入人群中。“嘭嘭嘭!”数声响过后,那七八个拿着长棍的中年男子竟全部倒飞出三丈开外,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

    围观的十三名带剑男子大吃了一惊,齐齐拔剑飞向了这里,团团包围住了他们。那名少年似是毫不惊慌,甚至连看他们一眼都没看,他用手扶起那名摔倒在地的小女孩,看着女孩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创伤后,拿出随携带的金创药涂在了女孩脸上。

    “你是什么人?”一名持剑的黑衣人厉声喝问道。白衣少年走到另一边扶起老人,同样拿出金创药为那老人疗伤。

    “大胆,你究竟是谁?”看到那少年非但不回答自己的问话,还当着他们的面替那老人、小女孩疗伤,那名黑衣人不再次怒声喝问,如果不是中间那黑衣人连声传音,只怕他此刻就要冲上去与之拼命。

    白衣少年看向他,不慌不忙地答道:“天雪剑派第六十七代弟子南宫飞雪!”此言一出,顿时惊住了在场所有人。

    数十年前,天雪老人灵阳子以一人之力连续公开挑战神龙老人龙海天、武林盟主赫惊蓝、仙界华佗吴言芹、渡云大侠孙赤真四位绝世高手,最后结果竟是灵阳子在百招之内获胜,自此灵阳子名动整个江湖。

    灵阳子亲创天雪剑派之后竟不知所踪,江湖传言灵阳子已成仙人。

    众黑衣人想到这里,不由吓得向后倒退了一步,一起看向位于前方的那名黑衣人。白衣少年也看向他,发现他与众黑衣人不同的是后没有那黑色小旗。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脱口说道:“你们是黑旗王的人?”

    那名黑衣人哈哈笑着说道:“想不到少侠小小年纪竟然出自天雪剑派,也罢,我就看在天雪门主的面子上不与你计较,你走吧。”白衣少年愣了愣,呵呵笑着说道:“你们好大的胆,竟敢和天雪剑派做对。”黑衣人淡淡地说道:“一个小小的天雪剑派的弟子我们还不放在眼里,你快走吧,免得丢掉自己的命。”

    白衣少年怒极反笑道:“我倒要看看黑旗王手下那些所谓的高手真正的实力有多强!”不等黑衣人回答,形急速飞起,手中白如冰雪的长剑急电般刺向那名黑衣人。

    黑衣人手中宝剑自动出鞘,黑色发光的宝剑旋转数圈挡开了那名少年闪电般一剑后,稳稳地落在黑衣人手中。少年落地后,双脚用力一蹬地面,整个人再次高高飞起,手舞长剑再次击向黑衣人,与此同时黑衣人也恰好攻到。

    两人在数丈空中展开了激战,道道白黑两种剑气芒不断向外扩散,转眼间两人已经激斗了数十回合。在场众黑衣人全都看傻了眼,他们心中可都明白那名黑衣人是黑旗王府中的顶级高手,可那少年的武功、元气之强竟和那黑衣人不分上下。

    小女孩和那何伯也不看的呆了,过了好一会儿,何伯突然对那小女孩说道:“小姐,从今以后你在外人面前切不可说自己是冷雪山庄冷天赐的女儿,也不能告诉别人你真实的名字。”

    “何伯,这是为什么?”小女孩不解地问道。何伯说道:“你的爹爹得罪的人太多了,如果这些坏人知道你是他的女儿,以后你就危险了。你记住,就算是这名少年问你名字你都不能告诉他。”

    “何伯。。。。。。”小女孩没有说完,何伯打断她的话说道:“现在的坏人太多了,说不定这名少年也是为了我们冷雪山庄的紫金白玉盘才出手救我们的。”小女孩看着那名少年,疑惑地问道:“何伯,我看他不像是坏人啊。”何伯叹了一口气说道:“坏人脸上永远不会写有坏人两个字,江湖险恶小姐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小女孩见何伯说的认真,点了一下头然后问道:“那他要问我名字,我该怎么回答啊?”何伯想了想,说道:“如果他问你叫什么,你就说自己姓雪,名字你就说记不得了。”“哦!”小女孩淡淡应了声。

    何伯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说道:“就让冷如雪这个名字永远埋藏在你心里吧。”

    南宫飞雪想到这里,惊喜地说道:“你是那个姓薛的小女孩?”红衣女孩看着他惊喜地表,破涕为笑道:“是啊,我就是当年被你救过的那个小女孩啊。”南宫飞雪笑着说道:“十年未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如果你不说,我还真认不出你。”

    红衣女孩低着头笑了笑。

    南宫飞雪沉默了一会,突然问道:“跟随你的何伯他还好吗?灵雪山一别你们去了哪里?可曾找到你们的亲人?”红衣女孩神色黯然道:“自从和你一别之后,我和何伯两人走到西灵山时何伯就病倒了,没过几天就死了,只有我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流浪在西灵山,要不是爷爷救我,我只怕。。。。。。”

    南宫飞雪想到她的悲惨遭遇,不心中感到一阵难过,想到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独自一人在大山内流浪,必定吃了很多苦,可能有一个好心的老人收养了她,她感激之下认那个老人为爷爷。

    想到这里不问道:“救你的爷爷,他是谁?”当年红衣女孩曾告诉过他全家被贼寇所害,所以他不认为那位老人是她的亲生爷爷。

    红衣女孩答道:“我爷爷就是江湖中人称仙界华佗的吴言芹,他还为我取了一个名字,叫薛灵儿。”

    “什么?”南宫飞雪吓了一跳,赶紧问道:“你说你爷爷是仙界华佗吴言芹?你,你就是江湖中的鬼巧医薛灵儿?”红衣女孩点了点头,问道:“怎么,难道有什么地方不对吗?”南宫飞雪笑着答道:“不是,只是太让我吃惊了。”

    红衣女孩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你也让我吃了一惊呢,想不到在十年前救我的飞雪哥哥如今竟成为超一流的剑侠。”南宫飞雪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什么剑侠不剑侠的,都是虚名而已。”

    红衣女孩蹲了下来,突然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说道:”飞雪哥哥,你知道吗,从我离开爷爷自己闯江湖起,我就开始不停地四处找你,我没有忘记曾经对你说过的话,我要嫁给你。”

    南宫飞雪愣了半响,说道:“灵儿姑娘,当时我说娶你是一句玩笑话,你不会当真了吧?”

    红衣女孩的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她痛苦地说道:“我就是当真了,为了这一句话,我整整找了你十年。”“灵儿,我。。。。。。”

    女孩的眼泪是世界上最强的武器,即使冷如冰霜的南宫飞雪,此刻也不心中慌乱起来。

    红衣女孩扑到他怀里尽哭了起来。南宫飞雪顿时慌了手脚,一时间进退两难,他的双手颤抖地抱住了她,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可头脑一片空白。

    “飞雪哥哥,如果我们以后还可以再次相见,我就嫁给你。”“好,我答应你,不过你要乖乖养伤哦。”“那你一定要娶我啊。”“好,我答应你,雪儿妹妹。”

    正是为了这一句话,她找了他十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他竟然说那是一句玩笑话,还要她不要当真,这无疑是在她内心深处狠狠插上了一把尖刀。

    她的心中好痛,痛的几乎无法呼吸。他的心中好乱。乱的让他失去了抵抗能力。

    此刻的他再也没有力量推开怀里这个女孩了。

    薛灵儿在他怀里哭了好长一段时间,终于渐渐止住了眼泪。她离开了他的怀抱,轻轻地说道:“飞雪哥哥,就让我永远跟着你吧。”

    南宫飞雪看着她,是她的眼泪融化了他心中的坚冰,他说道:“好吧,给我些时间。”

    薛灵儿开心地再次扑到他怀里,眼含泪珠幸福地说道:“我会等你。”她闭上了眼睛,静静地享受那幸福的一刻。

    两人相依相偎在一起,过来好长一段时间,薛灵儿在他的怀里问道:“飞雪哥哥,当时你和那黑衣人打斗时天怎么黑了?”南宫飞雪想起了当时的景,问道:“灵儿妹妹,你还记得当时的况吗?”薛灵儿想了想,说道:“我只记得天一下子黑了,然后我好像被什么气流撞的昏了过去。当我醒来时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天雪山了。”

    南宫飞雪说道:“我只记得天昏地暗之时,有一道紫色的闪电轰然击向我和那黑衣人,大惊之下我和那名黑衣人形急速后退,但那闪电的余威也让我受了不轻的内伤。我只感觉好像被什么人托住似的,还隐约听见两个老人说话的声音,好像说什么妖帝,白雪神尊什么的,之后我就晕过去了,当我醒来时就和你一样了。”

    薛灵儿秀眉紧锁道:“奇怪,我也好像听到了什么神尊,还有什么神剑之类的。”她用力敲了敲脑袋,无奈地说道:“我也只记得这些,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南宫飞雪突然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说道:“啊,我记得了,是天蓝神剑。。。。。。

    林风起听到这里大吃了一惊,问道:“飞雪大哥,原来你的师父竟然是天雪剑派的门主灵虚子?”

    南宫飞雪笑了笑说道:“在我们天雪剑派中,门主的名字多是道号,就连我们的开派祖师灵阳子也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叫什么我还真说不上来,不过现在的灵虚子门主名字叫什么鹰的,呵呵!时隔久,我倒给忘了。”

    林风起呵呵笑着说道:“你还是喝多了,我并没有问你们门主的名字,你给我讲这些干嘛!”南宫飞雪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林风起突然沉声说道:“听我师父五龙真人说过,天地原分三界,乃是佛、天、魔,到了后来竟又相继出现了四界,分别是妖、鬼、冥、仙。你说的那个什么妖帝会不会就是妖界中的主宰者?”

    南宫飞雪愣了愣,呵呵笑着说道:“什么妖帝啊,不就是个外号嘛,理他作甚。”林风起道:“万一七界真的存在呢?”南宫飞雪笑着说道:“这不可能。”“你这么肯定?”林风起问道。

    南宫飞雪呵呵笑着说道:“这不明摆着嘛,如果七界真的存在,像什么鬼呀、妖的早就出来害人了,可是你看现在。。。。。。”林风起道:“说的也是,可能是我想的太多了吧,也许这七界真的就是一个传说,不一定存在。”

    “哈哈,这就对了嘛!”南宫飞雪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什么七界啊妖帝之类的全都是那些没事找事的江湖人用来吓唬世人的,鬼才相信他们说的话。”

    林风起笑了笑,说道:“你和灵儿姑娘之间的缘还真是让人感动啊,想不到事都过去十年,她依然记得你。”南宫飞雪笑着说道:“为了当初的一句戏言,想不到灵儿她真的会那么做。”

    “那你当初为什么要骗她呢?”林风起不问道。南宫飞雪看着他,说道:“当时的灵儿只有九岁,我那时也才十一二岁。灵儿受了很多苦,为了能让她开心,尽快地把自己上的伤治好,所以我就说了那句戏言,只是想不到灵儿她竟然当真了。”

    林风起淡淡地说道:“想不到灵儿姑娘也是一名痴女子啊。”

    两人舒服地躺在屋顶的青石板上面,抬头仰望着蔚蓝的天空。突然两人看见天空中突然划过三道紫色光芒,两人不一起揉了揉眼睛,当他们在看时,紫光消失了?

    “莫非是我眼花了?”南宫飞雪自言自语地说道。林风起惊疑地说道:“不可能你眼花我也眼花吧,你看到了没?”南宫飞雪点了点头,说道:“看到了,是三道紫光。”林风起点头说道:“我看到的也是三道紫光,怎么眨眼间就消失了?”

    突然他浑打了一个冷颤,暗道:“奇怪,怎么心绪不宁的,好像要出什么大事?”

    “哈哈,原来我们的酒还未醒,我们看花眼了,不用理他。”南宫飞雪突然大笑着说道。林风起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但心中却突然升起一股不知名的寒意。“我到底是怎么了?”他心中这样问自己。

    南宫飞雪看着他低头好像深思着什么,知道他还在想着那紫光之事,于是呵呵笑着岔开话题问道:“你知道灵儿的真实名字叫什么吗?”“灵儿的真实名字?”林风起抬起头来惊疑地看着他。

    南宫飞雪点头嗯了一声,林风起问道:“她不是叫薛灵儿吗?”南宫飞雪转过头,眼睛直视天空淡淡地说道:“其实灵儿不姓薛,她姓冷,是冷雪山庄冷天赐的女儿。。。。。。”

    话未说完,林风起大惊地坐了起来:“你说什么,灵儿她是冷天赐的女儿?”“嘘!”南宫飞雪突然坐了起来,竖起食指于唇边,示意他不要大声。

    林风起长长舒了一口气,小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南宫飞雪淡淡地说道:“十年前,冷雪山庄冷天赐意外中得到一个紫金白玉盘,江湖传闻紫金白玉盘中隐藏着上古时期的神功,正是因为这个传闻使得冷雪山庄遭到了灭顶之灾。”

    “是谁毁了冷雪山庄?”冷雪山庄的庄主冷天赐是正道中的一名超一流高手,手下庄客数千,此外还有冷血十一剑十一位一流高手,这样的雄厚实力竟遭到灭顶之灾,那他的对手该有多强?不出言相问。

    南宫飞雪答道:“是黑旗王和**天尊天邪神主联手毁了冷雪山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那紫金白玉盘。”

    “又是那王天成!”林风起心中怒意升腾。南宫飞雪继续说道:“当时冷雪山庄只有冷如雪和何管家逃了出来,他们一路遭到追杀。无奈之下他们只有隐姓埋名,即使如此他们最终还是被黑旗杀手发现了,如果不是我恰巧外出救了他们,只怕如雪她。。。。。。”

    想到这里低头叹息不已。“冷如雪?难道灵儿姑娘的真实名字叫冷如雪?”林风起不惊疑地问道。

    南宫飞雪笑着说道:“如雪说是何伯不让她说出真名,即使那吴老前辈救她时,她也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名,只说自己姓薛,所以吴老前辈才为她取名薛灵儿。”

    林风起恍然,点头说道:“何伯这样做也是为了她安全着想,不过她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南宫飞雪答道:“当时我也这样问过她,她说她相信我不会出卖她,还说。。。。。。”

    “还说了什么?”林风起不问道。南宫飞雪尴尬地笑了笑,摸着脑袋说道:“她说她我。”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仿佛又响起冷如雪的声音:“飞雪,我你,所以在你面前我不打算把自己的秘密藏在心里,我相信你。”

    林风起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飞雪大哥,恭喜你找到了一个好女孩为妻,我在这里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南宫飞雪说道:“谢谢你的祝福,如雪如此信任我,我,今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离开她。”

    就在这时,从屋内传来林风扬惊叫的声音:“啊!原来你就是冷雪山庄庄主的女儿冷如雪?”

    屋顶上的两人听到林风扬大声叫喊的声音后,彼此对望一眼,相对苦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八极玄火神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