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竹林惊魂

    第七章:竹林惊魂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林惊羽。”自从林风起把那名小男孩带到竹林小屋后,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这三天里林风起说到紫衣女子韩玉香喝下那黑莲圣水之后,妹妹林风扬、孙莲儿两人就夜照看着她,林风起兄妹为此还另盖了一件小屋,把原来的小屋让给了她们,林风起则每飞到崖顶的凉亭休息,让自己的妹妹照看着那小男孩。经过三天的紧张观察后发现韩玉香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三人不松了一口气,林风扬更是笑着问起小男孩的故事来。但那小男孩的故事比他们兄妹还要悲惨,几乎没有一天快乐安宁的子,林风扬沉默了。到了后来就问起了小男孩别的问题,希望能因此让他开心起来。

    “你今年几岁啦?”林风扬笑着问道,“7岁。”小男孩答道,双手紧紧抓着脖子上的香囊,那里面是他妹妹的骨灰,香囊是孙莲儿替他做的。林风扬问道:“杀你爹娘的仇人他们是谁?”小男孩黯然神伤道:“我不知道。”林风扬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别不开心啦,你的仇人让我替你查,抓到后把他们交给你,任你处置。”小男孩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杀了他们又能怎么样,杀了他们我的父母就能活过来吗?”林风扬道:“可是杀你父母的人一定是坏人,你不杀他们,他们还会去杀别人。”小男孩看着他,又看了看香囊说道:“我现在不想报仇,我只想陪着我妹妹。”说完眼泪不自地掉落下来。林风扬轻声安慰道:“别太伤心了。”就在这时林风起走了进来,他向那小男孩笑了笑后问道:“莲儿姑娘呢?”林风扬笑着说道:“莲儿姐姐她在里屋呢。”此时林风起手里还拿着一碗药汤,他向妹妹点了一下头后转朝南边小屋走去。当他走到门口时忽然止步不前,回头看了妹妹一眼。

    此时林风扬正和小男孩相谈甚欢。他重重咳了一声,走到妹妹边说道:“扬儿,这是用紫香草配合寒玉石熬成的烫,对于内伤的治疗特别有效。那名紫衣女子受了极重的内伤,”他没有说完,林风扬皱眉说道:“哥哥,你到底想要我做些什么呀,直接说好了,干嘛拐弯抹角的说这些没用的话。”林风起呵呵干笑了两声后小声说道:“扬儿,你把这碗汤送进去好吗?”林风扬疑惑地看着他问道:“哥哥你干嘛不自己进去呀?”林风起面有为难之色,哀求地眼神直视着自己的妹妹。林风扬何等机灵,眨眼间明白了哥哥内心尴尬地想法,她呵呵笑着说道:“哥哥,你不敢进去的原因是不是因为里面有她呢?”

    林风起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赞道:“啊!妹妹你真聪明,一猜就中,”林风扬慢慢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淡淡地说道:“夸我也没用,”林风起的脸顿时变了,变成了一张苦瓜脸。林风扬眼珠一转说道:“好吧,看你那副苦瓜像,要你去见美女又不是去闯地狱。算了,谁让我是你妹妹呢。”说完起接过他手中的青瓷花碗,径直走向里屋。

    过了一会,孙莲儿走了出来,走到他的边,似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林风起正和那小男孩说着话,看到她就站在自己边时,内心那个跳动啊简直能赶得上千里良驹奔跑地速度了。他不敢回头看她,端着茶杯只管喝茶。半响孙莲儿开口了,对他说道:“你,你妹妹说你,说你找我。”说完突然感到有些害羞,不由得低下了头。

    “噗”一声响,林风起一下子把口中的茶水全部喷了出来,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那个古灵精怪的妹妹会把孙莲儿从里屋叫出来,变着花招使自己难堪。心中叫苦连天:“扬儿,你真是哥的好妹妹,早知如此哥就自己进去了,唉!”孙莲儿看着他那苦笑的表,心中也不想笑,她掩绣轻笑几声后继续问道:“林公子,你,你找我有事吗?”林风起慌忙说道:“啊,不,不是我有事,我。”孙莲儿看着他,心中登时明白了一切。不由回过头来感激地忘了里屋一眼,说道:“如果有什么话不方便在这里说,那我们就出去说吧。”说完轻移莲步走了出去。

    林风起呆呆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林惊羽虽是七岁的小男孩,但他经历了许多事,思想上早就成熟了,当他看到这一幕时,心中也猜到了七八分。他看着林风起说道:“神仙哥哥,你快出去追莲儿姐姐吧,我看的出来,莲儿姐姐她喜欢你。”林风起看着他那清澈、认真的眼神后心中逐渐平静下来,内心想道:“是该向她坦白了。”他起拍了拍林惊羽的肩膀,对他笑了笑后走出了小屋。

    当他走出来时看到孙莲儿一个人向竹林深处走去,想了想后快步向她走去,但终究不敢太过靠近她,只在她后方十步之外跟着她。孙莲儿转过体向他走来,那一刻全世界都好像静止不动了,眼中只有她的影缓缓地向自己走来。她拉住了他的手,缓缓地向竹林深处走去,他的脑袋停止了转动,双脚不由自主地随着她走向了未知世界里。两人就这么在竹林中彼此拉着对方的手慢慢地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孙莲儿淡淡地说道:“当我十二岁那年起,我爹就退出了江湖,成为一名隐居地大侠,虽然他隐居了,但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武林,为此他还亲自建立了一座渡云山庄,接待着四方的江湖侠士,向他们探听武林近些年来所发生的事,当他听说当今武林中出现了邪教,整个江湖在邪教的打击下处于四分五裂时,他主动放弃了渡云山庄,带着我娘和我一起离开山庄找寻他的好友神龙老前辈还有那仙界华佗,他对我说过他要在垂暮之年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维护人间和平。”林风起不感叹着说道:“你爹不愧为一大侠!”孙莲儿苦笑着摇头说道:“你知道吗,我宁愿我爹是一名普通人也不愿意看到他每生活在杀戮之中。有时我甚至幻想着我爹能带着我娘和我一起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林风起看着她,他又何尝不想着和自己的妹妹过那样平平淡淡地生活,但江湖中血雨腥风的子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可以停止吗?

    孙莲儿轻轻叹了一口气,话锋一转说道:“八月十五的精灵曼舞,我最终是无缘见到了。”林风起笑着说道:“精灵满天飞并不是只在八月十五才能出现,”孙莲儿喜道:“你的意思是说?”林风起解释道:“精灵的出现是在月圆之夜、黑暗之夜,具备了这两样条件,精灵们就会现出现。”“真的吗?孙莲儿兴奋地问道:“那任何一个黑暗之夜精灵们都会出现吗?”林风起冷眉紧锁道:“说实话,我觉得这事有些奇怪。每当月圆之夜或是没有月亮的夜晚,我和妹妹都能够看到无数地精灵飞到半空或是在地上尽飞舞。难道精灵们的出现和月亮有关?”

    孙莲儿可没有他想的那么多,只要自己能看见精灵现,在地上或是空中尽飞舞,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不由默默祈祷上苍希望今晚没有月亮。他看着她闭目默默祈祷着什么,在那一刻他的眼睛里只有她的影,她是那样的美丽!他不看傻了眼。半响回过神来,孙莲儿也在此时祈祷完毕。看着他傻傻地看着自己,撞见自己目光后又赶紧回过头来假装欣赏周围风景时,不感到有些想笑。她拉住他的手,轻柔地问道:“你喜欢我吗?”声音就像小河里的水滴一般轻轻地流淌在他的内心深处。他看着她,还是那样傻愣愣地,半响说道:“莲儿姑娘,我”她轻轻地用手掩住他的口,笑着说道:“喜欢不一定非要说出来,只要你心里有我,一切都不重要。”

    两人手拉着手,林风起渐渐地变得不在那么紧张,开始和她说说笑笑,谈天说地。突然林风起停住了脚步,说道:“等等!”他眼睛直视着前方,冷眉紧锁道:“奇怪,这里好像有什么埋伏。”孙莲儿被吓了一跳,问道:“埋伏?在哪里?”说完不自地看向四周,突然她大喊道:“啊!林公子你快看那边。”说完伸出手指直指着南边,眼角不由自主地又看向北边,又是一阵大喊,惊慌地说道:“这里也有。”

    林风起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他们北边距离地面约有起吧丈高的半空中悬浮着一块巨石,诡异地是巨石那巨石竟然在空中悬浮却没有丝毫下坠的趋势,北边况也是这样。这两块巨石从哪来?为什么悬浮在空中没有落下来?林风起心中这样问自己,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说道:“这一定是某位高手在某个地方远距离控制着这两块巨石,使他们悬浮在了半空中而不落下来。”孙莲儿听到了这番话后大吃了一惊,远距离控制着这么两大块巨石,使它们悬浮在空中而不落下来,那他体内的元气之强该有多可怕。林风起仔细盯着那两块漂浮在空中的巨石,皱眉沉思道:“不对,不对。如果是某一位高手远距离控制这两块巨石,以我体内的意念波动力应该可以感应到巨石上面的元气波动。”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脱口说道:“元影锁!”孙莲儿又被吓了一跳,问道:“什么元影锁?”林风起答道:“元影锁是邪教中的一件宝物,那锁子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之处,但一旦注入元气或是沾水后就会消失不见。近些年来死于元影锁的正道中人没有一万也有三千。”孙莲儿惊道:“这元影锁这么厉害?”林风起点头说道:“诡异地是这元影锁消失后只有对它使用元气的人才可以看到,”说完眼睛再次看向前方,好像在他们的前方也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孙莲儿还没有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就被他拉着手向后方退了好几十步。林风起对她说道:“莲儿姑娘,你站远一点。”孙莲儿不知他要干什么,但她相信他。她向后又退出好几步。林风起背上青龙剑瞬间自动出鞘,青龙剑在他头顶上空旋转数圈后稳稳地落在他的右手掌心,他右手持剑,运足全元气向前方猛力劈出一剑。青龙斩的青色剑气芒闪着耀眼的光芒向前方地面急速冲去。“轰”一声巨响,大地竟被这青龙斩的剑气芒震的裂开了一道长五十丈、宽十丈的巨大深坑。孙莲儿看傻了眼,暗暗心惊道:“他的青龙斩好厉害!”好像知道她心里所想,林风起缓缓把青龙剑插入鞘内说道:“我的青龙斩威力不可能这般巨大,这里方圆百丈开外的地面全部都是空的。”“什么?”孙莲儿大惊地问道:“你说什么,这地面是空的?”林风起点头说道:“这一定是邪教中人搞的鬼,看来他们要对我们兄妹二人下手了。”“邪教中人,他们在哪里?”孙莲儿不担心地问道。林风起摇头说道:“这里危机四伏,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只见从四面八方急速飞出数百名黑衣人,团团包围住了他们。

    孙莲儿、林风起二人看向这些黑衣人,又是黑旗杀手。两人对望一眼后各自抽出了随兵器,孙莲儿的兵器是缠在腰间的一柄软剑。两人背靠背站在一起仔细盯着那些黑衣人的一举一动。奇怪的是那些黑衣人非但没有发起进攻还不停地向四周慢慢地退去,两人对望一眼后孙莲儿问道:“好奇怪,他们怎么不进攻我们啊?”林风起看着四周的黑棋杀手不住向后退去,心中也大惑不解,正自沉思时突然他大喊一声道:“快走!”说完拉住孙莲儿的左手闪电般冲向空中,就在这时林风起感到头顶上面传来一股难以想象地巨大压力,不由抬头看向空中。在距离他们三丈高处,一道闪着青色光芒的巨大琉璃球向他们的头顶急速砸来。二人大惊,孙莲儿刚想发出剑气芒毁掉那琉璃球时,林风起慌忙喝道:“那琉璃球不能碰!”

    就在这时从原来他们站的大地上面突然爆发出无数道黑光直向空中两人击来。林风起看得分明,那黑光是无数种暗器。空中有爆炸的巨大琉璃球,地面上又有万千暗器的偷袭,两人的处境实是危险到了极点。危机时刻林风起运起全的元气聚集到双手掌心,猛地推了一下旁的孙莲儿一下,然而孙莲儿并没有受伤,他那猛烈一掌化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孙莲儿瞬间推飞了出去。他知道这种形之下如果他不这样做,两人都会死。孙莲儿被他那强力一掌推的直向外飞去,她感觉那股力量仿佛注入自己体内一样,当她醒悟时距离林风起已经有数十丈的距离,此时的她已经远离了那琉璃球和从地面激而出的万千暗器的范围之内。就在那一刻他清楚看到林风起手持青龙剑傲然站立在万千暗器和那巨大的琉璃球中间,青龙斩瞬间爆放。轰一声震天撼地的巨响,大地震动了,她的眼泪也流出来了。她哭喊着御气飞了过去。“风起,不要啊!”

    混沌界内,伏羲、女娲、共工、祝融四位大神分四个方向站立在虚空中,在他们的中间部位有一团迷迷糊糊地灰色云团,从里面不断地翻滚着黑色气息。四位大神齐施法力灌注其中,似是想要封印住什么。突然伏羲全巨震了一下,三神不看向他,女娲问道:“怎么了?”伏羲笑了笑说道:“林风起这小子最终还是损坏了我一个神体。”女娲诧异道:“林风起?他不是你的元神转世吗?”伏羲答道:“可惜我赋予他的元神太弱了,没办法,在大地我的元神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力量。想不到竟然有人能摧毁他。”女娲说道:“想不到大地上又有新的高手出现了。”

    就在这时,在他们四人中间的灰色云团里突然传出一人的声音:“你们四个小娃娃想把本神困多久?如果不是这些破道道之类的神阵,单凭这万年神胶怎能困的住我!”四神一起看向中间的灰色云团。伏羲说道:“盘古大神,我承认如果没有我们的太极阳阵是决计困不住你,”他没有说完,女娲说道:“盘古,当年你使用开天神斧劈开万年神胶,使天地成功分离,这是何等的壮举。为什么你还要再次粘合天地?”那声音喝道:“你以为本神劈开天地是觉得好玩吗,当年本神困在这混沌界里面,左右动弹不得,这才使出神力挥舞开天神斧,劈开这万年神胶。可最后我又得到了什么,为了使天地不在被神胶粘合,我在天地之间站了多少年,这些你们知道吗?”

    女娲叹口气说道:“你做得这些我们都知道”困于混沌界的盘古大声喝道:“知道有什么用,我以为只要天地分离,我就可以自由活动,可谁想我的**居然累跨了,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突然混沌界剧烈晃动起来。好像灵魂感应一般,在单峰山邪月洞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我不甘心!”惊雷般的怒吼声震的整个山洞剧烈颤动不已。一道紫灰色的光线从邪月洞内突然冲了出来,速度快愈闪电向空中急而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伏羲说道:“开天神斧固然厉害,但你想要劈开这太极阳阵法和那万年神胶,没有几百年恐怕不行。”盘古笑着说道:“是吗,本神**已灭,元神还在。除非你们毁了我的元神,否则时已久,本神必定能够重获自由!”女娲说道:“盘古,你亿万年积累的怨气已经转移到了一个精灵的上,使它变为可怕的邪灵,你知道这对人间大地的危害有多么巨大吗?”盘古呵呵笑着说道:“天地由我所创,自然由我毁灭!”伏羲喝道:“那我们绝对不会答应,”盘古一愣,随即笑道:“不答应?那就看你们的神阵力量还能维持多久。对了,你不是有一把神剑吗,那神剑不错,居然能和我手中的开天神斧相抗。”伏羲说道:“八极玄火神剑,汲取天地灵气自然不输于你那开天神斧。”盘古问道:“那你怎么不用那神剑击毁我的元神呢,本神可只剩下元神了,威力也大不如以前了。”伏羲叹口气说道:“为了击败那邪灵,我已经把神剑交给了神农。”盘古哦了一声后呵呵笑着说道:“想是那神农贪恋你的神剑,不给你了吧?”伏羲喝道:“住口,等到八极玄火神剑再现,必要彻底击毁你的元神。”“哈哈哈哈!我等着你那神剑的到来!”狂妄霸气的笑声在混沌界回

    大地上,林风起在和万千暗器和那琉璃球对撞后方圆五十丈开外顿时爆发出强大的白色光芒,刺得众杀手们睁不开眼睛。孙莲儿不顾那白光的散发,她用衣袖遮挡住自己的眼睛哭喊着飞进那白色光芒的世界里面。等到光芒消失后,众杀手全都看傻了眼,孙莲儿竟然扑到林风起的怀里尽哭泣起来,孙莲儿哭喊着不断用拳头锤打着他,悲声说道:“死林风,臭林风你干嘛把我自己一人推出来,你要是有个什么万一,我也不要活了。”说完在他的怀中尽哭泣着。林风起满头雾水,他清楚记得自己和那琉璃球对撞后,一道强大已极的爆炸力把他瞬即震的昏迷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居然没死?但眼下不容他多想,因为他的边还有一个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人等着他来安慰。

    他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好了,别哭啦,我这不是好好的吗,那地火滚动月灵珠也不过如此。”孙莲儿眼含泪水问道:“什么地火滚动月灵珠啊?”林风起解释道:“地火滚动月灵珠和那元影锁同列为邪教中的十三震教之宝,如果没有这月灵珠,他们怎么可能让方圆百丈外的地面在一夜间变为空心。”孙莲儿点了一下头,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既然这地火滚动月灵珠是他们的震教之宝,那他们为什么拿这震教之宝前来对付你们兄妹呢?难道你们兄妹比他们的震教之宝还要值钱吗?”林风起呵呵笑着说道:“月灵珠和元影锁都是邪教中人炼造出来的,也就是说他们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孙莲儿明白了,既然是炼造,那就不止一个月灵珠,那又何必在乎这一个。

    紫竹崖顶,一名头戴铁面具,披一件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遥看着这里,在他的边还有一位穿蓝色衣裙的女子,如果林风起在此一定能认出她,她就是欧阳文修口中说过的风仙子。中年男子看完这一切后淡淡地说道:“想不到月灵珠和万千暗器都杀不死他。”蓝衣女子说道:“天尊,我们要不要现在就去控制那韩玉香,让她杀了那林风扬。”中年男子微微摆了摆手说道:“韩玉香是我们最后一枚棋子,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太早暴露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天一娜,你去通知落焰魔王、紫月血神、铁佛震神和武魂他们四人,让他们立即进攻青龙侠。”蓝衣女子拱手说道:“是!”之后起从崖顶跳下来,御气向林风起急速飞去,蓝衣飘飘,眨眼间飞入竹林深处。中年男子暗暗心惊道:“这林风起他怎么没死?”

    孙莲儿在林风起怀里哭了好一会才渐渐地止住眼泪,她羞涩地离开林风起的怀抱,轻柔地问道:“你没有受伤吧?”林风起笑着对她说道:“这些暗器和那月灵珠根本没有我的体硬,你看我把它们可全都震飞啦!”孙莲儿笑骂道:“胡说八道,今天算你运气好,如果再来一次,”突然她缄口不语,泪水不由自主地再次滚落下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该怎么办?林风起看到她再次流泪,顿时心慌了,上前用手指轻轻拨落她眼中泪水问道:“怎么了,又掉泪了?”孙莲儿眼含泪笑着紧紧握住他的手认真地说道:“如果真的会有那么一天,答应我,不要抛下我。”林风起听到她这么说,心里非常感动,不由得双手再次把她抱紧。

    围观地杀手们面面相觑,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自为难时突然从空中传来一阵笑声:“哈哈哈哈,好一个感人至深的真流露,这一天已经来临了。”林风起、孙莲儿二人抬头看向空中,只见在他们头顶处五丈开外的空中急速飞下四个人来,四人落地后分四个方向把他们围在核心。一名头上写有“道”字的少年怒目喝道:“青龙侠,你震伤我两位哥哥的经脉,害得他们三天三夜下不了。这笔帐今我要跟你做个了断!”林风起、孙莲儿二人后背紧靠,仔细盯着这四人的一举一动,大敌当前他们没有丝毫松懈。

    围住他们的正是孙廷一、马前钟、雷界中、武道这些超一流的高手。孙廷一笑着说道:“林风起,我们也交手一两次了,说实话你能打败我吗?”林风起不答反问道:“你能打赢我吗?”孙廷一说道:“我们两人交手没有千百回合是不可能分出输赢,但你想清楚,我这里还有三位超一流的高手,以你一人之力对抗的了吗?”林风起呵呵笑着说道:“又想说劝降之类的话吗?”孙廷一呵呵笑着说道:“实话告诉你,此次前来的除了我们四人,天尊他也来了。”林风起冷眉紧锁道:“你是说天邪神主王天成?”脑中忽然想起自己在黑旗王府遇到的那个神秘黑衣人,暗道:“难道是他?”

    孙廷一笑着说道:“天尊他带来了八位超一流的高手,还有数百名黑棋杀手,数十位神教中的中级高手。林风起,你是斗不过天尊的,还是投降吧,免得招来杀之祸。”林风起呵呵笑着说道:“想不到我们兄妹的面子这么大,竟然引来了王天成这个大魔头。”“住口!”孙廷一怒道:“林风起,你不为自己想想,也应该为你边所的人想想吧,难道你忍心让她陪你一起送死?”林风起犹豫了,死他不怕,自从和邪教正面为敌后,兄妹二人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孙莲儿是无辜的,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牵连到她,他就算死了也不会安心。正自犹豫不觉时,孙莲儿一双白皙柔软的小手紧紧握住他的左手。他看着她,她眼含泪笑着说道:“林风哥哥,今生能遇见你我真的好开心,如果注定我们今生无缘,那我们来世也要相。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林风起看着她,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他紧紧握住她的手说道:“对不起。”她笑着说道:“傻瓜,跟我说对不起干嘛?”就在这时从空中又响起一道惊雷般的笑声:“哈哈,不愧是我孙赤真的女儿,果然有胆量,够气魄!”在场众人大惊,齐齐抬头看向天上,只见空中一道青色人影如闪电般急速落向地面。

    来人是一名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他呵呵笑着站立在众人中间,眼睛直视着孙莲儿、林风起两人。孙莲儿看到来人后笑着扑进他的怀里,甜声说道:“爹,你怎么才来,有几个坏人要打你的女儿,你可得替女儿做主啊。”来人正是孙赤真,他大惊地问道:“是谁敢打我的女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孙莲儿纤手遥指孙廷一等人说道:“就是他们,女儿险些被他们打死,多亏了这位林公子救我。”说完含脉脉地回头望了林风起一眼。林风起走了过来,恭声说道:“林风拜见孙大侠。”孙赤真看着他,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闻听你救了小女,孙某在此谢过了。”林风起说道:“不敢,莲儿姑娘生命受到威胁,处于江湖道义在下也不能袖手旁观。”孙赤真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笑着说道:“不愧为一代少年英侠,难怪我的女儿会喜欢上你了。”孙莲儿拉着孙赤真的衣袖,小声说道:“爹!”看似有些害羞,但笑容、甜蜜已然写在了她的脸上。林风起也慌得低下了头,脑中一片空白,暗骂自己好生没用。孙赤真看着两人的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对孙廷一等人说道:“你们四个是要我孙某赶你们走还是你们自己离开。”

    孙廷一四人互相对望一眼,孙赤真的出现使场面局势瞬间翻转,也是他们始料未及的。就在这时四人耳中传来了王天成的声音:“马上撤离!”接到天尊传令后四人没有多说一句话,起快速向四周飞去,不一会儿不见了踪影。蛇无头不行,那些黑旗杀手们见他们四人逃离后渐渐地潮水般向后退去,转眼间空地上面只留下了孙赤真三人。

    孙赤真看着自己的女儿对林风起说道:“麻烦你先回避一下,我有些话想对莲儿说。”林风起抱拳说道:“那在下先行告退。”眼神不由自主地看了孙莲儿一眼,这时孙莲儿也看向他,四目交接,两人齐齐转过头去,虽然有些难为,但心中都是甜蜜蜜地。孙赤真看着两人的眼神,心中早已雪亮。林风起飞走了,可孙莲儿的眼神还在看着他的背影,直到孙赤真重重咳了一声后她才回过神来。孙赤真手掌挥舞,道道青光从掌心蹦出,顿时方圆一丈之内笼罩起一层淡淡地青色光气墙。外面的人在半个时辰之内听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孙莲儿愣愣地看着那层青色光气墙,不问道:“爹,你这是干什么?”孙赤真答道:“莲儿,有些话爹想对你单独说。”孙莲儿疑惑地问道:“爹,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不好吗?为什么要释放这光气墙?”孙赤真叹了一口气说道:“莲儿你是不是喜欢上那林风起了?”孙莲儿小声嘀咕道:“爹。说什么呢,谁喜欢他啊。”但她绽放地羞涩、甜蜜地笑容已经出卖了她。孙赤真何尝不明白女儿的心思,他淡淡地说道:“莲儿,跟爹回家吧,爹为你找了一个富豪人家的公子,你们马上就会成亲,你也应该见一见那位公子了。”“什么?”孙莲儿如被雷电击中一般向后面退了好几步才稳住形。父亲竟然自作主张把自己许配给一个富商的儿子,这怎么可能?

    “不,我不相信,”她希望这是一场噩梦,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孙赤真看着自己的女儿,叹气道:“莲儿,爹知道你喜欢上了那林风起,其实爹也喜欢他的,”话没说完,孙莲儿惊喜地问道:“真的吗?那爹爹你就退掉这门亲事好吗?”“胡闹!”孙赤真呵斥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孙莲儿愣愣地看着他,这还是自己深的父亲吗,在她眼里父亲是那样的仁慈,对自己关怀备至,从没有重声说过她一句,而在今天竟然当面斥责她,还擅作主张把自己嫁给一个从不认识的男人。不,这不是真的。她好想自己能尽快从这噩梦里醒来,泪水在眼眶打转,瞬间模糊了她的视线,使她看不清眼前的人是真是假。孙赤真说出这番话后也有些后悔,轻声安慰道:“莲儿,爹这样做是想让你过上幸福安宁的子啊。”孙莲儿苦笑着说道:“幸福安宁的子?爹,你知道女儿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吗?”孙赤真一怔,

    孙莲儿转继续说道:“当万千暗器和月灵珠包围我和他时,他会把我推开。不顾自己的安危一人对抗那即将要到来的危险:当我受重伤时,他可以为我疯狂,直到杀死所有伤害到我的人。”她再次转过来问道:“那个富豪的公子他能做到吗?”孙赤真大惊道:“什么,月灵珠和万千暗器?莲儿你没有受伤吧?”说完就要检查女儿的伤势。孙莲儿轻轻摇了摇头说道:“你只关心我,有没有想过他?”孙赤真默然不语。孙莲儿继续说道:“林公子他几次三番不惜赔掉自己的命也要救我,这样我的人女儿上哪找去。我好不容易遇到了他,而你居然。”她哭了。孙赤真紧紧抱住了自己的女儿,轻声说道:“莲儿,你说的这些爹都知道,可是那林风起为超一流的剑侠高手,随时都会有命危险。爹不能老是陪在你和他边,万一你有个什么闪失,你要我和你娘可怎么活啊。”说完不老泪纵横。孙莲儿看着自己父亲流泪,登时软下心来。她眼含泪水祈求道:“爹,你让我在这里在住上一天,明天我在跟你回去好吗?”孙赤真抱着女儿,说道:“好吧,爹答应你。”

    父女两人在一起相拥了好久,孙赤真从怀里拉出自己的女儿说道:“莲儿,爹要走了,明天在来接你好吗?”孙莲儿问道:“爹不打算在这里过夜吗?”孙赤真笑着摇头说道:“爹回去还有重要的事需要处理。”孙莲儿哦了一声,其实她内心还是多少盼着父亲不要在这里过夜,那样自己就可以和林风起多待上一段时间。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他,后可能永无相见之时心中不大痛,险些让她喘不过气来。孙赤真双手召回那光气墙,对女儿说道:“莲儿,爹要走了,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你就摇响这魂金铃,到时爹就会赶来救你。”说完从衣服里面拿出一个精制的金色小铃铛送到了女儿手里,孙莲儿接过铃铛,把它挂在了腰间,那金色小铃铛随着她体的摇晃传出一阵“叮铃铃”悦耳的声音。孙赤真补充道:“只要你向里面灌注元气摇响它时,爹自然就会收到,你可以试试。”孙莲儿手拿着小铃铛,从手指内缓缓传来一丝元气灌进小铃铛内,接着她摇响了铃铛,顿时从铃铛内部传来一阵刺耳的叮铃响声,于先前的悦耳声音大不相同。就在这时从孙赤真上也传出了这种刺耳的声音。孙莲儿惊疑地看着那金色小铃铛,喃喃自语道:“想不到这小铃铛还有这样的好处,简直是太神奇了!”

    孙赤真望着女儿的笑容,心中也有了一丝宽慰,略微交待几句后起飞走了。就在这时林风起飞了过来,原来他并没有走远,只在他们后方五丈远的地方遥看着父女两人。当他看到孙赤真起飞走时不飞了过来。两人笑着对望一眼后手拉手向竹林深处走去,静静等待着黑夜的到来。孙莲儿心中很是痛苦,离开林风起她做不到,可父亲的命令她不能不听。同时她又非常的期待,这是她最后一次见他,希望能有精灵相伴在他们边,为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跳一支优美的舞蹈!

    渐渐地,天黑了下来,林风起抬头看向天空说道:“时间不早了,莲儿姑娘我们也该回去了。”“不。”她摇头说道:“林风哥哥,我们不要离开这里。”林风起疑惑地问道:“为什么,吃饭的时间可能已经过了,在不走的话我的妹妹可要骂人啦!”她笑了笑说道:“林风哥哥,明天我就回家了。”林风起淡淡地应了声,心中竟隐隐有些失落。就在这时他看到她的眼泪再次浮现泪水。她说道:“今晚是我最后一次和你相见,后,后我们恐怕永无相见之了。”林风起大惊问道:“莲儿姑娘,你爹给你说什么了,我们后为什么不能相见?”孙莲儿痛苦地转过体,泪水瞬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悲声说道:“你不要在问了,”她再一次落泪了。林风起看着她痛苦难过的样子,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想起孙赤真让他离开后又发出那隔音光气墙,很显然有些话不能对着他说。他虽然不知道孙赤真对孙莲儿说了些什么,但隐隐也猜到了几分。

    他走到她的后,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就在这时孙莲儿一个转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了他,哭喊道:“林风哥哥,我不要离开你,不要,不要!”林风起双手抱住了她,她上散发出的淡淡体香瞬间包围了他,使他混乱的心渐渐地恢复平静。突然林风起轻轻地说道:“你看,那是什么?”孙莲儿听到他的声音后不睁开了眼,顿时她愣住了。只见在他们周围团团飞舞着许多透明的小人和小动物,这些小人、小动物们上散发出许多颜色的光芒,渐渐地小人、小动物们越来越多。他们从地面上缓缓向上空飞去。在紫竹林的上空尽飞舞,还有许多透明发出各种光芒的小人、小动物围绕着他们旋转飞舞。眨眼间紫竹林内全部都是这些透明可小东西,它们尽飞舞着,从它们上发出的光芒瞬间把整个紫竹林照亮。“这是?”孙莲儿轻声说道。林风起淡淡地说道:“这就是紫竹林内隐藏的精灵,好看吗?”孙莲儿震惊地说道:“这么多?它们真的好漂亮。”突然她惊喜地大声喊道:“林风哥哥,你快来看啊,那是蓝精灵,还有水精灵,还有还有。”她一连道出了许多精灵的名字。她激动地离开他的怀抱,在精灵海洋里尽曼舞。林风起看着她在精灵世界内尽曼舞,她一蓝衣好像误闯精灵世界的仙女一样,他不看傻了眼。

    就在这时突然从夜空中急速来一道紫灰色光线,直向这里冲来。那光线落地后并没有巨大的震响声音,反而如涣散了一般向四处散去,当精灵们接触到这涣散的光线时,一双透明发出光芒的眼睛迅速变为了红色。林风起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在精灵世界里翩翩起舞,她的舞姿好美。突然他感应到了一股难以想象的邪恶气体正在向他急速靠近,大惊之下头脑一片清醒,他迅速转看向东边,他看到了无数个红色眼睛的精灵,每一个精灵上都散发着极为可怕的邪气,林风起大惊之下不又看向其他方向,渐渐地距离他边五丈范围内的精灵全都变了,那一双双红色眼睛如恶魔一般紧紧盯着他看,好像要把他瓜分似的。那些红眼睛的精灵所过之处其他精灵无不变色,就连体也从透明变为了实体。

    林风起猛然惊醒,大惊道:“不好,是凶灵,莲儿快跑!”他全突然爆发出强大已极的青色光芒,如一道青色闪电般向孙莲儿快速冲了过去。这些凶灵从何处而来?两人的命运又会是怎样的呢?

重要声明:小说《八极玄火神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