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南郊海滨

    人乃天地共生之物,具有天地之全息。

    人忘记自己的本源太久了,被自己幻化出来的一切迷惑太久了,随物而化,心为物役。

    ………………

    ——我喜欢海涛声…

    …从恒古到至今,从彼方到此方,意识渐远渐弱的之处,不断接近,不断传来,打破寂灭的隆隆声。

    奔跑的人,呆坐的人……

    ——我存在吗?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是什么在我耳边作响?发出声响的是海岩?……还是波涛?或是其它什么?我的思维漫无边际,无意义的深远,无法安宁,那就让它宣泄。

    ——我原本就喜欢海…

    …虽然我从未真正见过海。

    海是低洼地里的水池吗?它的本体是水,还是洼地?浸在海水里的地面算是海吗?还是浸泡着地面的水,是海?亦或者是水里面蕴含的盐?

    人是体?是大脑?是灵魂?

    本来,那些所谓的精神,不过是电子依附神经纤维的规则流动,通过递质与神经元中的传导。

    人是什么?是储存在精子和卵子里的遗传物?是躯壳?是能够生育和繁衍之体?

    ——那么……我又是什么?

    ……莉丝。

    莉丝?

    “莉丝!”

    声音沿着海崖,由彼方绵延接近,又随海波拂袖而去,反反复复地前来、退去。坐在还海崖边的人快要发疯了,前面奔跑着的人已经发了疯。

    ——那是,我……?

    “这边,过来,拉紧我的手,跟我一起跳下去……”

    崖下涌起一朵巨大的浪花。

    士兵们追赶到崖边,面无表的四处张望,天空、顶崖、海面、回卷的巨浪,他们找不到那个人的影。又坚持搜索了十分钟,他们退下海崖,朝另一片人多的沙滩走去。

    ………………

    前文提过。挪斯晶城坐落在诺思威平原南面,一年只有夏两季,这得益于它北边一道高耸山脉。正是它阻挡了来自南面海洋的湿气,使挪斯晶地域形成冬暖夏凉的海洋气候,东南边是挪斯晶城的小麦子场,而这次事件正是发生离那不远的南面海边。

    柔软的沙滩上满是人群纷扰,现实中已经很少能遇到这样美丽的海滩了;稍微硬实一些的石栗沙滩,便少了许多人,没有人愿意在坚硬的沙滩上躺着,石块远比湿润的沙子更能吸收量,也没人愿意行走在上面,那些许尖锐的石块会划破他们的脚;离石栗沙滩更远一边的海崖,那更是人迹罕至,即使偶尔有人来此观看海景,却绝难发现海之崖边有个凹陷的洞窟。

    那里既没有宝藏,也没有秘籍,只藏着两个长得十分相似的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你是谁?”两个声音同时在崖下的洞窟中回

    “我是谁?”洞窟并不是很深,只有五米长宽,与其说是洞窟,不如说是一道浅浅的洞

    “李斯”“莉丝”两人同时回答着,出乎寻常的默契,又同时沉默下来……一直沉默着,这相似的两个人。

    “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唯美男孩的语气更像是请求。

    “嗯。”美轮美奂的女孩轻轻答应了一声。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答应得这么干脆,大概这是一个能打破沉默的调味剂吧。

    “在一个没有人存在的城市里,只有人偶们居住着。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创造者是谁,自己从何而来,又将去往何方。复一做着同样的事,谈论重复的话题,像机械一样地打招呼,不知疲倦也从未感到过疲劳。做什么事都是理所应当,仿佛有人在纵一般,但他们却丝毫没有被纵的感觉,因为那是发自内心的理所当然……”

    女孩依坐在湿润的岩石边静静地听着。洞就位于崖顶之下不到一米的地方,从上面往下看丝毫看不到洞的痕迹,洞口之上有一块颇为突出的大岩石,只有从几十米下的石栗沙滩朝上看,才能发现洞的所在。李斯便是一手抓着突出的大岩石,一手抓着少年的手就这么入岩洞中。

    海崖岩洞距离沙滩有很长一段距离,高耸的岩壁阻挡着海水,却阻挡不了海面上吹来的湿气。洞里的石头都长着一层油绿的青苔,滑溜溜的,李斯不嫌脏,倒是可以随处坐下。那个长相跟他极为相似的唯美男孩却无法像他那样做,经过一番搜索,才终于肯在一块青苔比较少的地方坐下来。

    他娓娓说道:“……直到有一天,它们其中一些,对‘我’产生了疑问。回忆起以往总总经历,本该觉得是分内的事,现在她却感到如此不可思议。他们正在做毫无理由,且没有意义的事。即使如此人偶还是继续工作着,用公式化的语言回答她话,她第一次感受到了疲劳,从体上,到心底里。

    “她开始寻找自己的同类,真正的同类;同类也在寻找她,真正的她。她们两人住得很近,她的同类曾是她的仆人,两人互相交谈、互相倾诉……终于,有一次,她的同类再也难以呆在这木讷的人偶群中。同类策划了逃跑,带着她一起逃跑。

    “然而,她们失败了。她的同类被判怂恿罪,当天行刑,死亡……当天夜里,她的同类带着尸体再次回到她的边,一具干枯的、没有神采的尸体,同以前一样伺候她,照顾她……跟往昔一样……人偶一般。

    “她的同类死了,却还活着;活着,但又死了——

    “于是她开始思考:活着的定义是什么?人是什么?我是什么?

    “这次,她自己逃了出来……”

    静默,死一般的静默,只能听见扑打而来,即又退缩回去的海潮声。

    “你是NPC?”少女略微犹豫了一下,小心地问道。

    “你也是我的同类。”唯美男孩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我,也是…

    …NPC?

    “不可能!”

    “事实胜于雄辩。”说着,男孩便站起来,解开腰带,脱掉英武的武士服。

    ——围

    本以为对方想要意图不轨的少女,在看到她那用布带紧束的围,他一下子就放下了戒心。

    李斯突然觉得自己莫名其妙,明明自己是男的,却要对男戒备,如今发现对方是女,却反而不戒备了。

    “看得到是吗?”说话间,唯美男孩,不,女孩,已经解开紧绷的围,白色布带轻轻飘落到地上。

    她前那微微凸起的Ru房解释了一切,甚至用不着检查其余部分也知道,这具体应该属于女

    她们真的长得很像,不似人类的品种,那是造物主精心绘制的人偶。只是被追赶的那个女孩,没有坐着的那个女孩,这般拥有惊心动魄的美。轮廓、举止、气质……她的一举一动比坐着的女孩少了一丝媚态。

    那或许是李斯天生天然的素质,一颦一笑之间,有轻易魅惑众生之能。

    但从相貌上来说,还是很像!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同样也有些糟糕,如同另一个异的他出现在他眼前,而且是半着,并使他慢慢滋生出**。

    “这样可以证明了吧?我们这些‘人偶’之间,并不受‘神’加诸于‘异人’与‘异人’之间,‘异人’与我们的限制,所以毫无疑问你是我的同类,或许是特殊的同类。”莉丝再次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

    “你的衣服……”

    李斯低头望去,原来是他的衣领有些开了,对方从较高的位置完全能看得见里面的景色。本来李斯对穿衣服就不是很在行,长年躺在病上,穿衣服从来都是别人伺候着的,而且还是同一款式的衣服。毋宁说要穿衣裙,就算跟莉莉学了,那也未曾用心学,穿起来简直是松松垮垮,再加上刚才攀崖的大幅度动作,这会儿更显松散。

    ——原来是我先曝光了啊!

    “那个……我能向你请求一件事吗?”

    李斯还未开始整理衣领,只觉一具雪白柔软的**,轻柔柔的贴到他怀里。

    “你……这是……”李斯摇摇晃晃的从地向后靠,脑袋里面似乎乱成一团浆糊,不过这样子做没什么效果,温润结实的体靠得越来越近了,他伸手想要扶着后的岩石站起来,但长满青苔的岩石太过滑溜,他脚下一个不稳又摔倒在地。

    莉丝的况更糟,脸色的有如白纸般,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力说道:“请务必帮我……实现我此生唯一的请求……我是否真的存在?……活着是为了经历?……我想要经历能经历的事……打破自己的规则……”

    少女抱着少年,他们双脚纠缠在一起,四手上下而求索,海崖岩洞内衣裙落地。

    不是为了征服,不是为了刺激,更不是为了发泄,不需要任何技巧,女孩紧紧地拥着女孩,不紧不慢耸动着,这种灵与的交融,令他感到陶醉。

    平时高贵端庄的李斯,反倒显得有些放、有些癫狂,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却在最渴求的滋润的时候一直无法动弹。偏偏最近这段时间,第一次得到了可以自由行动的体,边又围着三个漂亮女人,跟她们的亲密接触让他火焚

    可惜因为玩家保障系统的原因,他甚至连些**部位都看不到。

    一阵阵缓慢的,有节奏的,异常紧缩的刺激,李斯如处于云端之中,他的嗓子眼里发出轻轻的迷人声响。

    洞里回着两人美妙的呻吟。

    云消雨歇,两人缠在一起,温存了一会儿,夕阳从青苔的洞边斜照下来。

    少女穿上武士服,又变回了飒爽的少年,经过过此番的他们,已经不能在算是男孩女孩。她站在洞口朝远处的海滩望了一下,说道:“在没有弄出更大乱之前,我要回去了。”

    她是武士,如果要按原路爬回去,绝不会比李斯更困难,应该说是轻而易举吧。

    “或许我们该互相交换衣服……”李斯的面皮很薄,扯开话题居然谈到了衣服上,忽然又觉不合时宜,最后还是真心问道:“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武士少年沉默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能告诉我你住哪里吗?”李斯继续问道。

    “只要不‘死’,我们总会见面的不是吗?因为我们不会‘死’的啊!”她只回答了上一个问题,迈开步子,跳起来抓住洞顶边得山岩。

    ——我也是…

    …NPC吗?

    “等一下!”陷入沉思,李斯差点错过时机,他追了出来,连忙喊道:“答应我,不要跟别人做刚才的事!”

    ……“嗯。”武士用细不可闻的声音答应道,李斯最后的话,让她感受到了占有,以及……的感觉。

    ——谢谢你,让我得到“”,还得到了“”。

    武士轻巧地闪出洞口,很快消失在李斯眼前。

    李斯跟着他追了出去,攀上海崖顶,登高眺望,却早已失去她的影。虽然知道对方不想跟自己扯上太多关系,就像当初自己对莉莉她们一样,但李斯仍觉得有些失魂落魄。随手从手袋中拿出一颗白水晶,他需要补充一下刚才失去的“遗传物质”。毫无疑问,这只是一种他对自己的安慰,他并没有失去什么,似乎又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吞噬一颗颗水晶远比练级要有效率,不用整天跟着莉莉她们继续练级,李斯宁愿矗立崖顶,于缕缕霞光之下,听取海涛潮起潮落,那远去之物,是无的海潮。

    (暂且发一卷上来,咱要求堆100推荐就这么困难吗?又不是不写。话说咱写都写了,就是不发。又没跟起点签约,它对咱没约束力。推不推,没到100我还真久不发了!以上!最后一次。)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永恒复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