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第一夜(五)

    海格瑞特的团队即便失败,也不会对他们造成多大的损失,最多是一小批战术物资的遗失,以及几个盗贼等级被迫清零而已。

    与之相比,跟他们隔着两个街区的某百人团就遭遇了不幸,除少数几个人,他们几乎被灭了团。

    或许有人会觉得他们愚蠢,但并不是每个团都具备有军队的素质。

    团长不会安排别人来捡水晶,无论是被偷偷吞一口,还是被携款潜逃,都不是他所能忍受的。他的团员也不会完全听他的命令来战斗,弯一下腰、一个小动作,都有可能导致严重失误,但……那毕竟是1000元啊!

    咻!一道黑影猛然回拉。

    刀口切断了喉咙,继续陷入骨中……

    最后一个头颅飞上夜空!

    他曾有机会跟那几个人一起下线,但他腰间的袋子中装满了暗水晶,最终,他跟他的袋子一起消散了……

    目及至此,李斯不免悲天悯人的说道:“真可怜。”

    这里面多少含有些真实的感,只要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遭遇这种死法,李斯就不寒而栗。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善良的传教士,遇到这种事免不得要祈祷一番。

    “贪念。”恩雅低着头的说道,又像是在告诫自己。

    “你们俩别在那里一唱一和的抒发感想了,快把这只猪搬进房间里去,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莉莉指着沙发上的西辛格说道。

    觉得无趣的西辛格在沙发上睡着了,本来是坐着睡的她,如今却变成了躺着睡,不但占了大片位置,还把莉莉给挤了出来。

    “为什么你不搬?”恩雅冷冷的问道。

    “你见过魔法师做苦力的吗?”莉莉理所当然反问到,又威胁着说:“如果你们都不愿意动手的话,那我只好让她睡地上了,把她从沙发上推下去,这点力气我还是有的。”

    ——恶魔啊,这是。

    恩雅或许不会吃这招,但若要让李斯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推落下沙发,而始作俑者是另一个同伴,这是他最不忍发生的事。李斯不认为莉莉这是在恐吓,依他对这个少女的理解,她绝对有可能做出那样事。而且她已经在做了!

    ——是头先着地?还是股先着地?

    李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

    咚咚

    既不是后脑勺着地的声音,也不是任何一个部位着地的声音,那是鬼儿在敲窗口:“我们可以进来吗?”

    “我本以为你会接住她。”莉莉没有理会窗口那只鬼儿,反而用失望的语气跟恩雅说道。

    (我可以进来吗?)

    “我知道她会接住她。”恩雅坦然的说。

    ——娘的!你们这是何等的信任感!话说你们敢不敢把这种信任用在别的地方?!

    (我们可以进来吗?)

    李斯一手托着西辛格的后颈,一手托着她丰满圆翘的部,内心对这两人何其纠结……

    (我可以进来吗?)

    ……咚咚咚,窗户被鬼儿激烈的敲打,很难想象,这些水晶做的窗户能在如此震下而不碎裂。原著民之所以把它造这么结实,大概就是就是为了这个晚上吧?不过要是能有选择的话,李斯宁愿这扇窗户拥有的,是哪怕最普通的隔音功能。鬼儿的问话令他觉得心烦,或许它在声音中施加了令人烦躁的魔法。

    “我们不可以不进来吗?”

    “不可以……”李斯顿了一下,差点惊出一冷汗,连忙加言:“……不可以靠近我们的房间!”

    鬼儿受到拒绝,没有任何表示,转离开了窗口。

    长期回答同一个问题,使得李斯产生了惯,而且由于人类的惰所致,通常对那些自己不待见的人,总会以最简短的语言来回答。而最简单得拒绝莫过于“不行”或“不”,但对方的提问如果是“可以不可以”的问题,回答“不行”或“不”会回答者觉得奇怪。

    李斯的回答就是“不可以”。

    不过问题不在于此,最重要的是——它改变提问方式的时机!

    正是李斯最不耐烦的时刻!

    神乱则心乱,心乱则事事皆乱……李斯赶紧使自己平复自己心中的躁动。

    “莉莉,为什么这里的怪物变得聪明了?”李斯向客厅里唯一能求教的人提问。

    “智脑模拟的只能吧,随机改变提问那种。”莉莉不确定的回答道。

    “有些NPC产生了表。”恩雅阐述了自己近期来的观察结果,她所说的表真的人类表

    “真实表。”她补充着说道。

    “撒,谁知道呢,可能那本来就是智脑的模拟程式。”莉莉的语气越来越不肯定,在她记忆中,她并没有设计出这样的程序。

    ——撒,谁知道呢…

    …石巨人都会听歌。

    如果它们能拥有感,那或许不是一件坏事,最起码李斯是这么想的。能让自己存在的世界更加真实,而不是可有可无,能复制能撤销的一堆资料。那是多么让他振奋的事……在表达自己的兴奋之前,他得把烂睡的西辛格弄到上。

    这需要恩雅的帮忙,李斯的点数都加在魔法那儿,奖励点数也全加在体力、防御和敏捷三个维度,力量方面可是他的弱项。

    受到李斯的邀请,恩雅来到西辛格后面,抬起她的双脚。

    架着西辛格上半的李斯,仍觉得有些重,他不得不向莉莉提出请求:“莉莉,能不能来帮一下忙?抬一下她的腰。”

    莉莉平时使唤人使唤惯了,但这一次,她还是扭扭捏捏的答应了李斯的请求。

    她刚从沙发的另一边绕过来,窗口的又传来了敲打声。

    咚咚咚

    李斯不打算再理会它们,像莉莉和恩雅那样听而不闻,或许是一种更高的境界。若是像西辛格一样能在这吵闹声的扰同时,睡得像死猪一样,那境界可就过了头了。

    “我们可以进来吗?”

    ——听而不闻、听而不闻……

    李斯甚至不敢多说一个字,害怕自己会掉入鬼儿的文字陷阱。

    他向恩雅和莉莉示意一个眼神:搬走!

    谁知正在这个空当,西辛格竟然在熟睡中,嘴角留着潺潺口水,非常好爽地说道:“可以!”

    ——天啊,谁能告诉我她到底梦到了什么!!

    “十分感谢您的慷慨。”鬼儿拉开了窗户,由衷的感谢道。

    这一刻它不再是心急怒火的催债人,反而像一位绅士,十分有诚意地邀请房子里的人去做客。他的家或许在天堂,或许在冥府,但毫无疑问,绝对不会是在此时此地。

    (呐,看着嘛,22个推荐,12个收藏,咱就报数字,什么都不说了。)

重要声明:小说《游戏永恒复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