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大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司空长逝 书名:暧昧百合
    暗黄色的灯光下,华丽的大上两具白皙光洁的**剧烈的纠缠着……

    陈珂仔细的凝视着文杉那幅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表,满足感油然而生,加大了两人摩擦的力度和速度。文杉嫩嫩的呻吟声被陈珂堵在喉咙里……

    风雨过后,文杉静静的躺在陈珂怀里,满足地睡着了。

    轻轻点上一根香烟,但又很快掐灭。犹豫了一会,还是拉开头柜,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包女士香烟,下午文杉硬塞给自己的。

    拆开,点燃,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弥漫开来。和以前截然不同的烟草味道让陈珂有些不适应。

    这玩意,也能算香烟?薄荷糖还差不多……陈珂嘀咕着,忍住扔掉的冲动,一口一口慢慢的吸了起来。

    玩弄着文杉丝一般柔滑的长发,升腾的烟雾中,陈珂将头靠在垫上,美好的颈部曲线连接**的膛,傲人的双峰顺势抖动了几下,深夜的气温让陈珂忍不住用被子遮住外泄的光。

    安顿好熟睡中的文杉,披着件大衣走到露天的阳台上,不知不觉,自己开始喜欢上夜色,喜欢那微凉的风吹拂在脸上的感觉。黑暗,已经能够给她足够的安全感……

    远处一束突兀的灯光划破黑夜的幕布,陈珂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朝着自己的别墅来的。

    “嘀……嘀……”刺耳的喇叭声在陈珂的楼下鸣叫起来,陈珂忍住拿板凳冲出去的冲动,打开门。

    一辆熟悉的绿色军用吉普车停在门口,张解站在门口,一脸歉意的的说道:“抱歉,陈董事,有急事找您,但是您的手机关机了,不得已只好登门拜访。”

    陈珂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伸手请张解进门。

    “不,不用了,有急事,请您准备一下,十分钟之后,我们就离开。”张解摆了摆手说道。

    “去哪儿?”

    “去贵公司,有一批客人需要您亲自招待。另外,请您放心,事成之后,贵公司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张解仍然谦卑的说道。

    “我知道了,请稍等。”陈珂关上门,走到卧室,随便批了件黑色外,给文杉留了张纸条,便开门坐上了张解的车。

    坐在那辆熟悉的吉普车内,陈珂的心说不出的复杂,车内只有她和张解两人,安静的能够听见彼此的呼吸声,陈珂调整了一下姿势使自己坐的更舒服些。

    “这么晚来打扰您,真是非常抱歉。”张解再一次道歉。

    “没关系,不知道中校能不能告诉我这次的生意类型?”陈珂告诫自己一定要装的和一个普通公司领导人一样。

    “真是对不起,按理说这件事的原委应该在前天就应该告诉你了。”

    “是这样的。”张解顿了顿,继续说道:“中州市要举行一次很机密的会议,来自各个地方的成员要在中州市住宿和开会,这也是我之前在芸巍考察的目的,芸巍需要提供成员的住宿和饮食。会议时间抱歉我不能告诉你,由于这个任务会影响到芸巍的正常营业,所以,作为补偿,中州军区可以将芸巍作为保护对象,派遣常驻军队实行安保工作。”

    “只有这些么?”

    “呵呵,陈董事是聪明人,这只是表面上的报酬,难道陈董事还想要更多么?”张解开玩笑的说道。

    陈珂很明白——国家不会明显的给自己什么报酬,这已经是很大的破例了,为国家做事,自己是不会吃亏的。

    吉普车的速度很快,只比自己的宝马慢了一点,很快便到了中州市中心,深夜的酒店依然有着值夜班的服务员,陈珂带着张解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联系到负责住宿的总经理白薇和负责餐饮的总经理易御。让她们准备一下,临时开辟一个独立的服务窗口。

    “贵公司的效率很高啊。”张解坐在一旁看着忙碌的陈珂,客气道。

    “过奖,请问客人什么时候到?”

    “这个……告诉陈董事也无妨,只是希望陈董事要保密。”张解迟疑了一下,说道。

    “这是当然。”

    “后天的这个时候,请陈董事准时。”张解看了看表,说道。

    “一定一定。”陈珂心领神会。

    “那么,张某人就告辞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张解伸出右手。

    “合作愉快!”陈珂握住了那只略显黝黑的手。

    陈珂坐在办公椅上,看着张解关上门,无力的瘫倒在椅子上。

    他,还是没有变呢……陈珂点上一根烟,在薄荷的清香中,回忆起了她与张解的过去。

    他是一个普通人,却不是一个平凡人,在自己,杨宇,林凡之间,他是最沉默的一个,他很少说话,没有任务时,他总是一个人爬到军区最高的林山上,默默地看着下面,有时能看一整天,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是四个人中最稳重的一个,少将老头经常夸他,他也以这一点吸引了军区高层的目光,百分之百的任务成功率注定了他的前途,他不可能只是一个校级军官。

    那一年,华夏国政府重点打击东平省的黑社会集团,原定时间是半年,由自己和少将老头一起做这个任务,后来据说是军方高层的关系,张解顶替了自己,原本需要六个月的时间,他和少将老头只用了三个月就全部完成了。

    那是他只是少校,如此大的功劳,居然没有让他破格提升,而是在三年后与自己,杨宇和林凡一起受封。这是让她至今没有搞清楚的问题。

    陈珂自己也不是没有杀过人,她手上有着二十几条人命,但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那所谓的杀气或许对普通人有着莫大的震慑力,但对张解来说,或许连渣都不是。

    中州军区,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中州,她还没有怕过谁,军人是讲道理的,也是讲义气的,对军人来说,一名士兵会对一名元帅异常的崇拜。但没有哪个元帅会对一名列兵颐指气使。军人讲究义气,同时也讲究道理。就算是中州市市长的儿子,他在强一个女孩时,如果被几名士兵看到了,揍他一顿是没的说的。不仅如此,他的上司是一定会保全他的。就算是闹到少将老头那里也在所不惜,这就是战友

    人们通常把感分为四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过娼,一起分过赃。战友稳占第一不是没有它的道理。

    张解是唯一一个能够带给她极大压迫力的人,少将毕竟老了,气势以及各方面都衰减了,但从老一辈的军人嘴里还是可以听到他当年的丰功伟绩。

    四人中,他与张解的感是最好的,男人之间的感不那么唧唧歪歪,也不那么缠绵不断。

    真正的兄弟是什么?

    陈珂只知道,自己生病时,张解大声嘲笑着自己,自己倒霉时,张解一样以一幅“你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哟”的表望着自己。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时,张解猫哭耗子的在那狂嚎,直到整个军区都流传着自己任务失败的消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曾经救过自己的命,而且,不止一次……

    PS:这才是男人之间的感,感动ing~~~

    还有,非常感谢書友台客所提出的宝贵意见,这是司空的疏忽,是司空没有考虑清楚,但抱歉的是,这个错误无法挽回,司空接受你的批评,保证下一次绝对不会发生这种考虑不周到的错误。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

重要声明:小说《暧昧百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