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的撕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司空长逝 书名:暧昧百合
    华夏国经济特区——中州……

    夜晚的中州市显得那样迷人,华灯初上,多彩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绚烂的霓虹灯光覆盖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一对对侣手挽着手穿梭在大街小巷。一切都显得那样虚幻而又充满真实。

    一辆黑色的宝马760停在一栋尚在建设中的大楼旁边,残月扯出大楼的影笼罩住它。可之中泄露的暖黄色灯光显示出车里有人。

    陈珂仔细地看着手上的一本军官证。纤细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而呈现白色。照片上的自己正豪气的笑着,记得当时和同期的几位战友,张解,林凡和杨宇,就因为拿到了中校军衔,晚上喝的酩酊大醉。第二天被管事的那个少将老头狠批了一顿。差点没通报全军,进行自我批评。那时的自己正憧憬着有朝一能够当上将军,实现自己的理想。可是……

    就在拿到军官证的第二天,他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女人,除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体,容貌,声音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痕迹。她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地申请了退伍,期间以生病为理由躲开训练与任务,当她带着濒临崩溃的心回家时,一个更大的噩耗降临在她的头上,父母因为车祸双双亡。留给了她一笔近乎废纸的巨大遗产……

    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眶滑落,滴在自己的照片上,蔓延开来,小心翼翼的用纸巾擦净,将军官证贴在自己柔软的口,头靠在坐垫上,泪水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出,无法抑制。多少年来,自己在国家的命令下带领部队完成一个个艰难的任务,或是打击黑社会,或是抓捕通缉犯,或是参与国际行动。多少次命悬一线,多少次在血火纷飞下捡得一条命,那段充满血与火,荣耀与泪水的经历如同电影般在陈珂的脑海里一一回放,最终破碎。

    只是一个女人罢了,自己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柔弱的女人罢了。陈珂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手,纤细柔美,手指修长白皙,粉嫩的指甲带着别样的惑。

    呵呵,自嘲的笑了笑,从一旁的烟盒里拿出一根以烈闻名的香烟,点燃,关掉车内灯,火光一明一暗,带出股股烟气,陈珂剧烈的咳嗽着,口火辣辣的感觉带给她一种放纵的感受,她近乎于病态的享受着这种感觉。真的,很舒服呢。难怪会有那么多人明知吸烟有害却依然不去戒烟啊。

    远处,人们脸上灿烂的笑容映入陈珂冰冷的瞳孔里,缭绕的烟气给她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狠狠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下来。

    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相框,里面是自己和张解,林凡,杨宇四个人的合影,也是自己从部队带走的唯一将东西。照片上四个穿着军服的年轻男人,整齐的中校肩章,最左边的是自己,被右边的张解勾住肩膀,左数第三是林凡,单手搭在张解肩上,似乎将体的所有重量都压在了上面,四人中只有杨宇最正常,谦和的笑容,掩饰不住淡淡的温暖,如阳光般的笑容曾被其他三人一致嫉妒,林凡其实也不差,用个很流行的说法,叫做有点邪气的帅,最为普通的就是张解,但他却是四人中唯一一个任务完成度百分之百的军人,被视为华夏国下一代上将的的领军人物来培养,恐怕几年之后就是大校了吧。

    自己呢,呵呵……

    宝马启动,绚丽的车灯亮起,轮胎因为急速地旋转而与地面发出巨大的摩擦声,速度迅速飙升,窗外的景色如鬼魅般掠过,打开窗户,呼啸的风发出尖锐的叫声,夜晚的路灯划出一道道拉长的光影。这种巅峰的速度所带来的刺激让陈珂暂时忘却了自己已是个女人的事实,仿佛回到了那段充斥硝烟的记忆,火炮与机关枪所混合的音乐回在耳边。打开音响,狂暴的重低音疯狂的咆哮着,速度与激,疯狂与遗忘,交织,旋转,凝聚,升华!

    当速度达到巅峰时,当遗忘达到铭记时,当刺激达到麻木时,一切的一切,都在音乐的最后一个音符时,戛然而止,伴随它的是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漂移。

    陈珂重重地靠在座椅上,泪水不知何时布满脸庞,颤抖的手按下车窗的关闭按钮,她绝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这是她作为一个军人,一个男人所残存的最后尊严。

    抬起手,用袖子擦掉眼泪,镜子里自己通红的双眼让她感到刺痛。“他妈*的,搞什么?像个娘们,老子长这么大的眼泪,全在这几天哭完了。要是被他们三个看到,又要讽刺自己‘把山沟沟里的坏毛病都带到部队里来了’。自己可是个男人,永远都是!有什么好哭的?!”那颗已经遍体鳞伤的心似乎因为这个理由而再次坚硬起来。

    “永远都是!!”手掌因为过于用力而被指甲刺破,鲜血从指缝流了出来。陈珂狠狠地皱了皱眉头,这个体,太脆弱了,本想不去管它,可想到如果感染的话,会更麻烦,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个小诊所包扎一下。

    看着那个男医生小心翼翼拿绷带把自己的手包起来,其间几次问自己痛不痛,那种关切和呵护的眼神与语气让陈珂极度不适应。匆忙的付了钱,道了声谢,便离开了,看了下手机,才九点,这么早就回家,显然不符合陈珂的生活理念。白天为了父母留给她的公司呕心沥血(……)晚上不好好放松一下怎么行?刚刚飚过车的的心有点难以平静,去买了一扎啤酒,踱步到公园,随便找个椅子就坐了下来。

    微凉的风吹过来,六月初的天气还不是很,对穿着黑色牛仔裤,黑色风衣的陈珂来说,温度无疑很适合,一罐啤酒下肚,嫣红的小嘴吐出一口酒气,享受这难得的惬意。

    “救命啊!救命!”不远处的草丛传来的声音让陈珂皱起了眉头。自己一晚上的兴致就让他们给毁了。顺手就把未喝完的一罐啤酒准确的扔到了草丛中,金黄色的液体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打在叶子上,发出阵阵雨声。

    “他妈的,是哪个坏老子好事?”一个半的男子的从草丛中站起来,愤怒的扫视四周。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陈珂上。

    黑色的男式风衣,很明显的大了许多,相比之下,因为腰带的束缚,陈珂的材已经好到了让人喷血的地步,修长的双腿被黑色的牛仔裤包裹,显露出优美的曲线。昏暗的灯光下,模糊地面容上最明显的是那极尽惑的水润双唇。

    陈珂很讨厌这种猥琐的探视目光,火气顿生,再拿起一罐啤酒砸过去。

    “砰!!”正中脑门,昏了过去。

    “真不是个男人,这么不经打啊……”陈珂嘲笑了一声,为了避免麻烦,快步离开公公园,经过刚才的草丛时,想了想,还是准备把那个貌似昏过去的女孩救出来,没办法,自己还是太善良了啊。

    嗯,还是个美女呢,,借着路灯的光亮,柔顺的黑色长发,一学生装将她的材勾勒的恰到好处,口处一大片黄色的潮湿污垢,一看就是自己啤酒的杰作,清纯到冒泡的脸蛋怪不得会让人有非分之想。上没有口袋,自然没有证件能证明她的份。自己的善良果然引出了麻烦——怎么安置她呢?

    万般无奈之下,给她来了个公主抱,走向停在不远处的宝马……

    星月别墅区,中州市寸土寸金的地方,停好车后,抱着她放在了沙发上,自己先去冲了个澡,看着镜子中令人火焚的**,陈珂摇了摇头。穿好内裤和一件能够当短裙穿的宽大T恤,客厅大沙发上,女孩还是没有醒来,口的污渍没有干,很明显的可以透视。“嗯,桃红色的呢……”陈珂脸不红心不跳的冒出这样一句话,军人的意志力可不是说着玩的。

    叹了口气,总不能就这样让她躺在沙发上睡上一晚吧。费力的将她抱进了浴池,放水,轻轻脱去她的衣服,两只小白兔从桃红色的文里跳了出来,即使意志力强悍如陈珂,俏脸也红了起来。

    文杉朦朦胧胧感到有人在脱自己的衣服,口一凉,发散的思想顿时集中了起来,回想起之前有人把自己拖到了草丛中……

    躺在浴缸中的清纯女孩突然尖叫了一声,双手迅速推向自己,准确无比抓住自己的**,狠命的掐着。

    “喂,你干什么啊!”忍受着部传来的剧痛,陈珂一把扣住文杉的双手,使劲往旁边一拉。

    文杉狼狈的从浴缸中被强行拉起,巨大的力量使她无法维持住平衡,向地上倒去。慌乱中的手四处乱抓,正好抓住陈珂的衣角……

重要声明:小说《暧昧百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