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16 爱(正常向!纯洁保证!)

    。[[[CP|W:399|H:463|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14/24/1675289634392122600760000450935.jpg]]]。

    如果你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只能说明你撸管过多~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的确是我的失误,之前给那个小姑娘换上的手臂里多掺加了一种基因,那个基因的原型体会出现这种暴走。不过这次暴走比原型体的多出来了许多触手并且会随意攻击生物,那些就是手臂中掺杂的幻兽基因中的掠食本能作怪了。可是不管它们如何暴动都不会伤害寄生体,也就是那个小姑娘。举个例子的话那就是那个小姑娘是一棵又细又矮的小树而这个大}{棒就是长歪的粗壮树枝,树枝再变异它也不会伤害自己的树干,因为它知道自己长得再壮主干死了它也活不了。所以说,就算那根大}{棒变得再大,它的寄生体依旧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损伤,最多也就是虚弱一点。』

    芙兰悠闲地骑在雷锋的背上向其余众人解释那个庞然大物的况,这是芙兰仔细观察和思考后得出的结论。不过加琳和路易斯却完全没时间去思考那些,因为弗兰口中的大}{棒就追在她们后。

    原本那个怪物只是靠着本能四处攻击活着的生物,但正义感超强的加琳却自己冲了上去,加琳的风鞭不管是刺击还是抽击都能给怪物造成伤害,但是那个怪物回复伤害的速度却远远超过了加琳所能造成的伤害。

    最后加琳用了足足一半的精神力在它上开个大洞,那数十米宽的怪物差点就要断掉,但它连三秒钟都用不了就用膨胀而出的块将那个伤口填满。

    原本没有目标的怪物因为这记可能沉重的伤害,顿时将加琳定做为目标,那重新愈合的伤口裂开了一个大口,本来加琳还以为终于造成超出那个怪物自愈能力的伤害,但当那个裂口伸出一条舌头时,加琳知道这次玩大了。

    加琳打不过退了下来,雷锋打得过但那玩意太恶心了他不想出手,而芙兰看外表只是一个弱女子,指望她上也不行,最后的路易斯……算了,连问都没问,加琳一手抓起了路易斯举起魔杖给自己和路易斯重新加持了漂浮术,之后她又念起了控风的咒文,带着路易斯风速撤退。而芙兰则侧骑在雷锋的后背上,紧跟着加琳。

    雷锋虽然很不愿但也只有他来后了,每次有触手向加琳过去时雷锋都要帮她抓断,但奈何触手太多,有一条触手穿过了雷锋的防御网,这时雷锋要做一个艰难的选择了。

    A:用嘴把那条触手咬断

    B:不管它,让加琳自生自灭吧

    雷锋一瞬间就做出了选择

    他选B

    用嘴和触手做接触别开玩笑恶心死了。

    就这样,雷锋和芙兰毫无愧疚之的看着触手向加琳飞了过去,触手就像支出弦的利箭,目标直指加琳的后腰。

    加琳听到了后的风声,反的转看了过去,路易斯是被加琳搂着腰夹在腰间的,加琳这一转让直指加琳后腰的触手变成了直指路易斯的脸。

    预想中的爆头没有出现,那条触手居然在路易斯的面前停了下来,触手颤了两下居然自己缩了回去,一直追赶着加琳她们的棍状物体也停了下来,那张由伤口变出来的大嘴中发出了少女的惨叫声,那赫然就是夏娜的声音。

    不过还没等他们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数十个骑着一角兽的骑士从另一个方向出现,他们一边奔跑一边咏唱着各自的咒文。

    一小部分魔法师释放的是泥沼术和沙漩涡,这两种直线级魔法在数位魔法师的叠加与增幅下形成了一个直径可达百米有着超强吸力的泥潭,撕嚎着的怪物被限制了行动,而另一小部分则用的是各系的防御魔法阻挡住那些可怕的触手,最后剩下的大部分魔法师自然是强大的火力输出了。

    『风矢』『火龙』『水波斩』『地矛』『雷暴云』等等。

    各系的攻击魔法一波一波的攻击在怪物的上。但怪物能造成强大撞击的主体被吸在了泥潭中,而它的触手也被魔法师门给挡住了,它只能承受着那些魔法攻击,伤口愈合了又裂开,又愈合又裂开就这样反复的消磨着。

    而趁着那些魔法师和怪物僵持的时间,雷锋他们进行了紧急的作战会议。

    加琳因为已经苦战过一次了,之后又带着路易斯逃跑,其实她的精神力早就透支了,不过因为精神紧绷硬生生到了现在,刚才所有人一停下来她就支持不住的晕了过去,没有办法,雷锋习惯的叼着加琳的脖领子把她甩到了自己的背上,现在清醒的人员只剩下了三人。

    『始祖啊……刚才真的以为自己要死掉了,要不是那些魔法师突然出现我绝对会被刺穿的。』

    路易斯拍着他那什么都没有的一阵后怕,不过他有那才是真的可怕。

    『你真的以为是因为有新的敌人才放过了你吗?』

    芙兰难得的摆出了认真的表,她目光锐利的看着路易斯。

    『什么?』

    『其实刚跑出我的住所时我就发现了,那时你是跑在最后的对吧。』

    听到芙兰的问话,路易斯点了点头。

    那时也是很危险的,雷锋一副要吐出来的样子第一个就闪了,然后芙兰抓住了雷锋的尾巴像风筝一样被拖走了,她算是第二个,而第三个就是加琳,自己在后面还看到她用风鞭斩断了好几根追击上来的触手,然后。咦!为什么那些触手跳过我直接攻击我前面的加琳啊?

    想到了这里再结合之前的那一次,这是不是可以说明,那些触手没有攻击我?

    为什么不攻击我呢?我又没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什么优点都没有,就连魔法才能都是零,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召唤出了夏娜……夏娜!

    『医生,难道说夏娜她还没死!』

    『没死没死,怎么可能啊,再怎么说让实验体死亡这种事我还从来都没做过。』

    『实验体,实验体,你还有没有人!你到底把夏娜当做什么了!』

    『啊,这个问题之前你好像就问过了,我自然是把她当做一个病人了。不过啊,我给她进行治疗,她帮我做一些小实验这很公平吧?』

    芙兰摊开了手,她实在无法理解路易斯为什么要这么生气,被破坏的可是她的住所,暴走的也是她的病人,这个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有关系吗?

    一个整里只是在研究与研究间徘徊的研究者,其思维和路易斯这样的普通人自然是不一样的。除了雷锋能和她媲美其他人能不能忍受还真不好说。

    『小实验!小实验能做到这种程度吗!不光夏娜变成了那种怪物,还连累了周围那么多的人,这还只是个小实验吗?!』

    『别着急,这种小问题马上就能解决的。』

    『怎么解决啊,大话谁不会说!』

    『切——真是不相信大人的讨厌小孩啊。』

    『你也不过十几岁哪里像大人了!』

    无视了路易斯的叫嚣,芙兰在白大褂里左翻翻右翻翻,终于在一个兜里掏出了一小瓶药水,她将瓶子凑到路易斯的面前好像在说「小子,看清楚点」似得。

    『这种小事故我都出现好几次了,怎么会没有准备。那~看着,这个药能让非人的生物基因崩溃,变成一堆泡泡,就算是龙都能干掉,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吗?只要给那个大}{棒用了立刻就能解决问题,以前的起效有点慢,但用这个注型的瞬间就能起效,绝对没问题。』

    『真的吗!』

    路易斯一把抢了过去,那个小瓶是玻璃制作的,没有什么华丽的纹理和造型,只是个普通的圆柱形的小瓶,里面的药剂散发着诡异的粉红色,但透过阳光却会变成鲜血一般的殷红。

    『芙兰小姐,这个怎么用,那个注是什么?』

    『啊,有了办法态度立刻变好了,叫我芙兰小姐了。不过现在的孩子真是没有耐心,如果你是我的助手我早就把你扔到幻兽笼里作饲料了。凭你的的耐心』

    『好了!别废话了快点告诉我它到底怎么用。』

    『注嘛当然是使用注器了,现在的孩子连这种基本常识都没有吗?呃……好像还真没有啊,注器是我前阵子才做出来的……啊哈哈……』

    零使世界的药剂就算是精灵制作出来的也都是口服药剂,而芙兰从雷锋那里听说了地球的医院系统后才做出了这个世界的第一支针筒,路易斯没听过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

    『怎样都好,快点把那个什么注器给我,现在每一秒都有人会死啊。』

    『死几个人又关我何干,要是没死的话还和我有点关系我会去救,但是死人我又救不活那么着急干什么。』芙兰发着牢又在自己的白大褂里翻找了起来,突然她停了下来,手也插在衣兜中不再动弹,一丝尴尬的笑容浮现在了她的脸上。

    『……』

    『呵呵,注器落在实验室里了。』

    『那你还‘呵’什么啊!没有那个注器怎么用这个药啊!』

    『没关系,这瓶是可口服可注的,所以也能用。』

    『那么,口服的话……我怎么给它口服啊!难道要放到那张大嘴里吗!那不连我一起吃了!』

    『呐,你是说你要亲自上去吗?』

    这一次芙兰没有回答路易斯的问题,她的目光再次变得锐利。

    『我。。。夏娜是我的使魔,使魔闹出了麻烦做主人的自然就有义务去解决,我可是拉·瓦里埃尔家族的一员,自己的责任是绝对不会推卸出去的』

    『那些触手不会攻击你也只是猜测,就算这样你也要去吗?』

    『我要去,这是我的责任。』

    原本还有些软下来的路易斯,当提及自己的家族时却突然变得坚定起来,这不得不说是贵族制度少数几个优点之一了,为了他自己和自己家族的荣耀就算是最懦弱的贵族也会奋起,所谓的家族名更像是种兴奋剂,它能使人不怕流血,不怕死亡。

    『哦~很好,你这家伙还算不错嘛,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

    芙兰突然用赞许的语气这让路易斯有些脸红,但一想起夏娜他又绷紧了面容起了膛。

    『其实啊,你只要把药含在嘴里然后和那个可的孩子接吻就可以了。』

    『开……开……开什么玩笑!那玩意儿哪里可了!』

    路易斯一指那根还在和众多魔法师纠缠着的丑陋怪物,先看看那充满筋络与血管的棍状体,再看看那还滴着青绿色液体的大舌头,最后看看那张一口能吃下去一百多个路易斯的大嘴,你家可是这个样子的!

    『啊——麻烦死了,要是薇萝尼卡在就好了,那样的话她早就帮我把这个大}{棒整根切成片,还用得着在这里和你废话。』

    芙兰头痛的用手捂着脸,但一想也真没辙,你要说让雷锋直接冲过那多简单,但是看看雷锋那个死样子,芙兰也明白他最讨厌的就是恶心的东西,想让他冲过去那是难比抢回圣地。并且留着雷锋在边真出什么事也安全点。现在能靠的只有这个不男不女的小孩儿了。

    大概之前讲解的时候因为逃跑路易斯没注意听,芙兰便又将章首的结论向路易斯细细解释了一遍。

    总之,变异的只有那条右臂,而路易斯的小夏娜此刻应该还在芙兰的会客室里,路易斯要做的就是首先冲回会客室,然后把药倒进自己的嘴里照着小夏娜的嘴就亲上去,最后在把药从自己的嘴里过渡到夏娜的嘴里。药效起作用后,那整条变异的手臂就会变泡泡恢复成原来的大小和样子。

    路易斯听完后毅然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而就让他这样跑回去那也是不现实的,毕竟他们已经跑出了老远了,以路易斯的速度等跑回去,那个怪物都吃到王城了也说不定。

    最后由雷锋作为击球手击球,而路易斯就是那个球,他们的目标就是那个大}{棒……雷峰会将路易斯打飞到那个怪物的上,而路易斯就顺着怪物的体往最根处跑,那里就是夏娜的所在。

    路易斯最后还想说点漂亮话,但雷锋没给他这个机会,雷锋狠狠地将路易斯抽了出去,不过幸好他用的是柔劲,不然飞出去的就是两半路易斯而不是一个了。

    路易斯的运气不错,那个怪物和周围的魔法师打的是半斤八两,一边高防高回血另一边队伍分配有章法DPS稳定主T也足够坚,路易斯降落的地点正好是那张大嘴的后面,如果是正面的话就算夏娜潜意识里不想伤他这也控制不了啊,但说归说路易斯最终还是成功的降落了,站起后路易斯就向怪物的根部跑去,因为是个向下的斜坡,路易斯的速度出奇的快,不过半分钟他就跑完了一半的路程,相信用不了一会路易斯就能完成吻醒睡美人的任务。

    但事不会这么容易就给解决掉的,那些原本无视路易斯存在的触手开始给路易斯制造麻烦,像是突然伸出来要拌倒路易斯或是突然横出来一根挡住他前进的道路,但这都无法阻挡路易斯前进的脚步,当他冲回那条小巷时隔着老远就看到了用正常的左手抱住双腿整个人窜成一团窝在靠椅上的夏娜。

    『夏娜!』

    『?!』

    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夏娜疑惑的抬起了头,当她看到喊自己的居然是那个总是被自己欺负的路易斯时,眼泪「哗——」的流了下来。

    『你还回来干什么!来嘲笑我这个怪物的嘛!对啊,我这个坏女人变成这种怪物了,不来嘲笑一番怎么行!是不是!你笑啊!』

    路易斯摇了摇头,他坚定地迈出了一大步,那些原本松松散散的触手在路易斯走进胡同的一瞬间就像一群毒蛇似得直了起来,它们那尖锐似箭的头全都对准了路易斯。

    『夏娜,我绝对不会嘲笑你的,我喜欢你。』

    路易斯又迈了一大步,一根离他最近的触手向他的喉咙了过来,但在路易斯的喉咙前又停了下来,路易斯微笑着继续向前走,周围的触手则跟着后退,好像路易斯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

    『无路赛,明明讨厌我讨厌的要死吧,我总是欺负你!我还那么刁蛮任、不讲理,谁都不喜欢我,就连亚拉斯托尔都弃我而去了……你怎么可能喜欢我!』

    原本节节败退的触手在夏娜的反驳下好像又找到了主心骨,它们再次将路易斯围了起来。

    『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你!』

    『我最喜欢你了!』

    无视了周围的触手路易斯一步一步的向前迈进,而伴随着他每一句『喜欢你』夏娜的体就会跟着颤抖,那些触手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一会后退一会前进。

    就这样路易斯一直走了夏娜的面前,而夏娜也做出了最后反击。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到底谁喜欢谁啊!』

    夏娜的脸早就被眼泪画花了,原本那美丽的眼睛也变的又红又肿,她盯着路易斯,如果他有哪怕一丝心虚那周围的触手绝对会把他穿的满都是窟窿,最后在吸干他的血。但是……如果……只是那万一的如果……如果他是真心的,那么……

    路易斯沉沉的吸了一口气,他趁这时机闭上了眼睛,从最初的相遇一直到夏娜的暴走,夏娜每一刻的样子又都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其实从见到的第一面自己就该知道,他喜欢那个手拿大刀一脸英气的女孩子,他喜欢那个总是作弄他的女孩子,他喜欢那个被砍断胳膊像个被玩坏了的玩偶一般的女孩子。只不过自卑的自己怕被耀眼的夏娜拒绝而一直不敢面对罢了,这一次正好通过这个机会面对自己的本心。

    『我露易斯·弗兰索瓦兹·鲁·布兰·德·拉·瓦丽埃尔最喜欢的就是眼前的这位名叫夏娜的小姐!!!』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三十年后

    当路易斯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宿舍躺在自己的上了,而夏娜则趴在沿抓着他伸出被子的手呼呼的打着酣,夏娜抓着路易斯的那只手正是在梦中她那条变异的右手。

    路易斯坐起了轻轻地用手握了握,软软的,皮肤光滑的要死,很难想象这会是一条能变成那种怪物的手臂,看着夏娜那张微微打鼾的睡脸,路易斯头一次觉得她是那么的可

    因为路易斯的试探,趴在沿的夏娜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路易斯立刻直起了腰,目光直视,虽然忍着不去看刚睡醒的夏娜,但他的眼睛却总是不自觉的偷偷地瞄着夏娜。

    夏娜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原本不算太大但还是有点起伏的小山丘被夏娜得老高,这让一直注意着夏娜的路易斯脸红的低下了头。

    注意到路易斯小动作的夏娜,没有像以前那样暴怒而起对其拳打脚踢,她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低头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想象中的惩罚,路易斯小心翼翼的抬起了头,毕竟之前也有过等他放松警惕抬头的一瞬间狠狠地来一拳的时候。

    不过再次出乎了路易斯的意料,突然袭击是有的,但飞过来的不是拳头而是夏娜的一个吻。

    『对不起,下次不会再欺负你了。』

    将嘴唇从路易斯的额头移下,夏娜脸对着脸向路易斯道了个歉。

    『咦?』

    夏娜在向我道歉?那个高傲的天鹅般的夏娜刚才是在向我道歉?路易斯被这突然袭击打晕了,这记‘重拳’可比真正的挨一拳头还要让他晕头转向。

    『如果不是我及时找到的话,或许你就会在衣柜里窒息而死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衣柜?』

    『哎?你忘了吗?那个……因为女生校服』说到这里夏娜罕见的脸红了『所以……你跑到火之塔的那个仓库藏到了衣柜里,因为空气不流通最后晕了过去。』

    『呃……那我还真是逊呢……不过好像是因为』

    『啊啊,我知道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乱发脾气和恶作剧了,所以,请原谅我吧,好不好?』

    夏娜整个人都骑到了路易斯的上,她拉起了路易斯的双手放到自己前,好像只要他不答应就立刻哭出来似得。

    『好吧好吧,我答应就是了。』

    先不说不答应会不会被拳打脚踢,光是看着夏娜露出这么可的样子路易斯就完全没有想法了。

    『路易斯最好了~最喜欢路易斯了~』

    听到了路易斯的回答,夏娜出乎意料的高兴,一把就抱住了路易斯,将脑袋放到了路易斯的肩膀上。

    突然被夏娜这么一搞路易斯整个人都僵住了,过了一会见夏娜还是没有放手的样子,路易斯也放开了胆子双手环住了夏娜的细腰。

    呃~~~好细,好软。

    人与人的关系是非常奇妙的,在合适的气氛当中,只要其中一个人似火那另一个人就算是一块坚冰也会被其融化,而他们之间的关系就会莫名其妙的变得火、纠缠。

    路易斯对他和夏娜之间关系的变化感触良多,虽然自己差点被憋死这种事听起来很危险,但他总觉得光凭这种事就能令那个夏娜变化这么大实在是很不实际,他不由得就想到了之前的那个‘梦’,嘴里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之前那些真的是梦吗?』

    『嗯?什么梦?』

    『没什么,一个虽然讨厌但是最后可以说是有个完美结局的梦。』

    『是嘛,那样的话我也很想知道呢,讲来听听吧。』

    『呃……还是算了吧……总觉得有点那个呢……』

    『切——我又不是非常想听。』

    『啊哈哈……那个……体……我们现在还……』

    『不,就这样就好了,或者说你还不满足吗。』

    夏娜将还有些羞涩的路易斯一把推倒在上,自己也跟着哈下了腰,闭着眼吻了上去,不过这次她吻得是路易斯的嘴唇。

    『这个是特别奖励~~~』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PS1:难得写次正常向的各位看官还满意不?

    PS2:正常向写的我好难受,真的!

    PS3:本来不准备写正常向的,但貌似大家对这本书的感觉都是崩坏无节,我这样突然正常一下反而会让人出乎意料的吧?

    PS4:如果你觉得哪一章有意思,那就在书评区系统自动发的章节更新提示帖里跟一帖吧,让我知道还有人看。。。推荐票送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就好了~~

    PS5:字数暴走了,其实不小心写了一万多字,但我记得起点不让发万字章,所以就又缩减了一些,最后就成这样了。。。

    ———————————————————第一次出现的分割线,虽然是章末但此刻它依然激动地内牛满面———————————————————

    注意:看到上面,这章就算完了,好不容易看一章正常向的大家要懂得珍惜啊!不要往下看了,真的不要往下看了……

    。

    。。

    。。。

    。。。。

    。。。。。

    。。。。。。

    。。。。。。。

    。。。。。。。。

    。。。。。。。。。

    好话说尽……觉得这章看得不过瘾的就接着看吧……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托里斯汀魔法学院后的树林一般是不会有人来的,就算是那些年纪轻轻就陷入恋泥潭的少年和少女也不会来这里散步或是做些少儿不宜的事

    毕竟能到这里学习的学生都是各个贵族的子女,学校与其说是让这些少爷小姐们来学习的,不如说是他们用来建立未来盟友关系的交际场。就算他们之间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只要不搞的人尽皆知给学校抹黑,那学校就不会去管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就连晚上到底有多少男生潜进女生宿舍他们也不会去管。

    就连那些‘坐’中的男女都睡去的时候,夜深人静的树林传出一个女人的尖叫,不过很可惜那声音已经传不到任何人的耳朵里了。

    『啊!!!!!!!!!!!!!』

    少女在撕嚎着,眼泪鼻涕不断地流出,作为托里斯汀魔法学院的三年级生,平时极其注重仪表的少女此刻却根本无法顾及这些。

    她的双手已经血模糊,涂着名贵护甲油的指甲盖早已翻起,用力最猛的右手手指尖甚至露出了骨头。但就算这样她还在地面上用双手牵引整个体爬行着,像条蛆虫一般,双腿自膝盖以下已经不见了踪影,看腿上的断口好像是被猛兽撕咬掉的一般。

    哭嚎的少女还没爬出多远一条恐怖的巨蟒便追了上来,它张着血盆大口向地上的少女扑来,那可怕的巨口充满着腥臭,不仅如此,那巨口中还有这一个好像菊花一样布满一圈圈交错利齿的口器,这也能解释出那少女的腿是如何消失的了。

    巨蟒没有立刻吞食依旧在挣扎逃跑的少女,它玩耍般地和少女并排着赛跑,时而超过她让爬行着的少女发出阵阵悲鸣,它时而又故意放慢自己的速度让少女泛起绝望的希望。

    玩了几次巨蟒便失去了兴致,它一口叼起了还在用难看死了的方式逃跑的少女,大嘴朝上像根烟筒一般直立起了体,少女的上还露在嘴外,但她的腰和大腿被巨蟒含在了口中。那菊花般的口器开始转动,慢慢的向上推进直到绞碎少女大腿。

    『呀!!啊!!痛死了!!不要!!』

    少女不停不停用手拍击着巨蟒的下颚,就连她自己都明白失去了魔杖的自己已经再也没有机会让这条巨蟒松开嘴了,现在的挣扎不过是对自己疼痛的徒劳发泄。

    就在这时一个矮小的像是小孩的人影出现在了巨蟒边。不过,因为树木和巨蟒的原因,那个人完全被影所遮挡,从四周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面貌和衣着。但是,那个被巨蟒衔着的少女因为角度问题却能将其看得清清楚楚。

    『你!是你?我知道你!你是那个家伙的——啊!好痛!不要吃我!放过』

    『住口!』

    『呐,明明做了那么过分的事,你就乖乖成为我的饵食吧。好不好?这样的话,我会替他原谅你的。』

    虽然用的是撒似地语气,但神秘人说出来的话却是残酷非常,这诡异的景让人毛骨悚然。

    『我做过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求求你了,我不想——』

    没有给少女说下去的机会,那条巨蟒放弃了慢慢的用口器咀嚼一口将少女吞了进去。

    『啊!不好,还要留点做储备呢。』

    咚——————

    少女刚说完,大蟒便吐出了一条沾满鲜血的手臂。

    『呼——好险好险。』

    神秘人捡起了手臂好像珍宝一样单手捧在怀中,之后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一蹦一跳的和巨蟒消失在了树木的影中。最后剩下的只有一滩鲜血和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少女被进食中——————————————————————

    路易斯和夏娜从过去回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多月,但对于那场惨烈恐怖的战斗,路易斯依然觉得那仿佛是在梦境之中发生的一般。

    不过,路易斯已经决定将那场‘梦’永远的封印在自己的脑海里,他再也不想回忆起那些狂乱的记忆了。

    路易斯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不,应该说是满意过头了。

    夏娜真的如她之前所说再也没有拿路易斯寻开心,他们之间的关系从那次的接吻之后正式从‘主人与使魔’变成了‘恋人’,平里两人更是形影不离。而之前动辄便会爆发的拳打脚踢也再没出现过,现在的夏娜就像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妹妹。

    以前的路易斯不光平时上课要承受同学之间藐视的目光,等回到宿舍还要忍受着夏娜的胡闹。而现在,路易斯在学校受到狂风暴雨之后,可以像一条历经风雨后破破烂烂的小船回到自己的港湾一样回到宿舍,那里有温柔的夏娜在等着他,夏娜会准备好各种她亲手所制的美味糕点和菜肴,当路易斯饱餐过后夏娜会陪他去散步和聊天,她会聆听路易斯不开心的抱怨之后再细心开导抚平他的伤痛。晚上两人则相拥而眠,那层薄薄的‘窗户纸’早在半个月前就捅破了,路易斯唯有在这个时候是痛并快乐着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只有在某些时候女人的持久力是比男人要强无数倍的,大家看看路易斯那可怜的小板,再照这样下去希望这货能活过二十岁吧。

    年轻人,要节制。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这让原本心就不错的路易斯更是舒爽,推开宿舍的门,他看到夏娜像往常一样准备好了一桌的美味佳肴。

    『我回来了。』

    『恩~今天辛苦了。』

    进行了常问候的互吻脸颊,夏娜将路易斯按到了椅子上,开始介绍桌子上的菜式,五光十色的菜肴摆满了圆桌,林林总总十多样,讲到最后夏娜神神秘秘的端起了一个用菜盖盖起的托盘。

    『铛铛~~』

    夏娜自己发出了声效,把托盘举到了路易斯的面前将菜盖猛的掀起。

    一块色香味俱全光从卖相上来说比御厨做的还要人的‘牛排’,毕竟路易斯是安丽埃塔公主从小的玩伴,他小时候也是经常去皇宫玩的,那些一般人无法尝到的菜肴路易斯可是经常品味的。

    『呐~尝尝吧~快点尝尝啊~我可是用很特别的材料做的,绝对包你满意哦~』

    将‘牛排’放到了路易斯的面前,夏娜像小猫似得坐到了路易斯的怀里不停地蹭啊蹭的撒起了

    『好了好了,别闹了,这样缠着我可是没法吃的。』

    夏娜听话的站了起来,路易斯用小刀切了一块,细细的品味了一番。

    『味道真的很棒,这比之前吃过的要鲜美好几倍,这个是牛吗?』

    『是我特制的,你喜欢的话,以后我会经常给你做的~』夏娜五指相对,小脸兴奋得通红,路易斯能喜欢吃这让她无比开心『对了你今天心好像很好,有发生什么好事吗?』

    『恩,一个之前欺负我的学姐突然失踪了。怎么说呢,突然听到的时候我居然产生了开心的想法。我是不是很坏……』

    路易斯突然沮丧了起来,夏娜捧住了他的头一阵激烈的舌吻将路易斯搞的意乱神迷,直到两人都无法呼吸才停了下来。『我的路易斯最好了,就算坏也是最好的。』看到路易斯喘匀了气夏娜又亲了上去,激战再开。

    晕头转向的路易斯没有看到,夏娜右手上的血管猛的变粗,小蛇般的血管在细嫩的皮肤下抽动了两下又变了回去。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PS:啊哈哈……头一次双PS啊

    PS1:下次分割线同学再什么时候出现就真不一定了……

    PS2:小圆脸完结了。。。我很不爽。。。那算什么啊,老虚太不给劲了。

    PS3:所以……下一世界确定!老虚完不成的事就由我来完成!

    真PS:我不是心理变态也不是故意哗众取宠,更不是黑雷锋。这本书的主角完全就是个没有自觉的坏蛋,不是因为什么黑暗的过去或是怎样的感悟才变成那样的,「满世界的坏蛋都有可怜之处,他们都不是自己想变坏才变坏的」这样的幻想就由我来打破吧。没有背负、没有宿命、没有责任、没有复仇,这篇只是完全为了崩坏而崩坏的,非要找沉重感的等我再开外篇吧。。。零使你是别想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流综漫日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