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15 夏娜大暴走

    [[[CP|W:377|H:402|A:L|U:http://file2.qidian.com/chapters/20114/22/1675289634390302925963087787017.jpg]]]芙兰芙兰芙兰腐烂腐烂腐烂~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当路易斯看到倒下的夏娜时立刻扑了过去,虽然夏娜总是欺负他,但路易斯知道夏娜她只是寂寞的想找人玩罢了,路易斯因为魔法才能的问题也是被同学孤立,他能明白那种令人讨厌的感觉到底有多难受,现在这个可怜的孩子居然被打断了一条手臂,这令路易斯相当愤怒。

    『为什么要伤害她!』

    路易斯抽出了指挥棒似的魔杖,仗尖直至加琳。

    『居然对我举起了仗,你也要和我决斗吗?话说这孩子是谁啊?』

    加琳戏谑的看着路易斯,女生的裙子和男生的衬衣再加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恩,很有趣。

    『他是你儿子。』

    『哦——我儿子的话那就……开什么玩笑!』

    『她是你三儿子。』

    『好吧……想跟你说正经的是我的错。』

    加琳完全败给了雷锋,从她们相遇一直到现在还没正常的进行过一次对话,雷锋要么就是敷衍了事要么就是没正经的回答,不过雷锋这次可真没开玩笑可惜加琳不信。

    『总之,先带这个孩子去治伤吧,要打之后再说。』

    雷锋走到夏娜跟前,地上的夏娜被血污和沙土弄得脏乱不堪,雷锋不由得皱起了眉。

    『路易斯别举着仗了,快背上她。』

    『哎,夏娜可是女孩子啊。』

    『是啊,那又怎么了?』

    『你不是说你可以背可的女孩子的嘛!』

    『不要,她太脏了。』

    雷锋斩钉截铁的拒绝让路易斯的脸色变的很不好,但救人要紧,路易斯脱下了自己的披风将夏娜裹了起来,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个总是恶作剧的女孩子是那么的瘦小。

    『好了,我正好认识一个医生咱们就去那里吧,再不救治她真的会死的。』

    『为什么不去教会找那些精通水魔法的牧师啊,那些医生真的能治好夏娜吗?』

    『那家伙就算胳膊掉了也能接回来的,你觉得什么级别的水魔法能帮人再生断肢啊。不过……算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大概……』

    说着说着本来还坚定地雷锋越说越含糊,那张面带微笑的老虎脸居然露出了犹豫的表,不过他最后甩了甩头开始带路。

    雷锋带着加琳他们七拐八拐的走到了一个脏乱的小巷,绕过那些衣衫褴褛的乞丐,他们走到了小巷的最深处,那里有一座完全无法和这条小巷联系到一起的大门,一座不知道是什么的黑色金属铸成的大门,灰暗的金属光泽带给人霾的感觉,好像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哐哐哐——』雷锋在大门敲了几下,铜墙铁壁一般的大门被雷锋敲出了好几个坑,随后大门没有任何征兆的自己向两边分开,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会客室展现在了他们面前,和别人家的会客室相比唯一的区别就是那股浓重的药水的味道了。

    『啊,你又把我家的大门敲坏了,这是多少次了。』

    一个年轻的女声从走道的拐角传出,随着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个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奇怪少女走了出来。

    少女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领口松松垮垮的用一条丝带打了个蝴蝶结,下则是一条及膝的蓝色短裙,两条黑色的丝袜将暴露的小腿完完全全的包裹住,最后她在最外面罩上了一件白色的长袍。

    如果忽略掉头两侧的电极以及两颊跟额头上的缝合线,那她当真可以称得上是美人,不过在加上了这些点缀后,它们让这个少女散发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美感。

    光从外表看的话她无疑给人一种‘不可靠的大夫’的感觉,但来都来了总之先治治看吧。

    『啊,芙兰,我这里有个小家伙的胳膊断掉了,能帮我看看吧。』

    『真是的,完全不管别人的想法,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这里又不是医院不要每次有伤员都送到我这里啊。』

    虽然口中不停的在抱怨但被称作‘芙兰’的少女还是走到夏娜的跟前,麻利地检查起了她的伤口。

    『体没大碍,唯一有问题的就是手臂,哇!断口都乱七八糟的了,这应该是被风切开的吧,和骨头完全碎掉了怎么可能还接得上啊。』

    芙兰摊了摊手,转坐到了一把椅子上,一副无能为力的表

    路易斯当场就急了,想要冲过去抓芙兰的衣领,不过他刚起就被雷锋一尾巴给绊倒了。

    『好了,芙兰,别逗他了,你一定有办法的吧。』

    『让我好好研究下你,我就救她,这很划算吧。』

    芙兰两眼放光的看着雷锋,她和雷锋并不是在托里斯塔尼亚才认识的,半年前雷锋大闹罗马尼亚时才是他们的初次相遇,雷锋的强悍与芙兰高超的医术互相被对方所欣赏,后来两人各干各的事就又分开了,没想到前几天芙兰上街买东西碰巧遇到了四处溜达的雷锋。

    雷锋的强悍对这个世界的体系来说是非常异常的,在不张开魔法护盾的前提下能够无视火枪、魔法和刀剑的伤害,这样的体这根本就是幻想中才能出现的。芙兰曾多次提出希望研究下雷锋的体但均被拒绝,虽然芙兰这次又提出了交换条件但她也知道答案肯定又是无果。

    『我拒绝』

    『果然』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路易斯焦急的在手术室外面等待着,之前说过零使这个世界虽然大多数人生了病都是找水系魔法师去治疗但还是有医师的,不过那些医师被称作药师更贴切一点,他们大多都只是用药来治伤,对于外科手术的水平基本上还停留在简单的接骨和缝合伤口的层面,像是修复神经或肌那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

    虽然雷锋拒绝了芙兰的条件,但芙兰还是对夏娜进行了救治,毕竟芙兰的格不许她放着病人不管。现在夏娜正在进行的是手臂的移植手术,之前的手臂因为断口问题无法修复了,所以芙兰要将夏娜剩下的半条手臂做截肢然后重新换一条新的,这种手术路易斯光听就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更何况马上就要对他的使魔做了,但最后他还是妥协了毕竟让一个少女从此断掉一条手臂这实在是太残忍了,而赌一把的话还是有可能成功的。

    当路易斯急得就要冲进去时,芙兰推着夏娜从手术室走了出来。

    夏娜穿着一件像睡衣一样轻薄的衣服,因为衣服的款式夏娜的两条手臂都露了出来,不管从颜色还是从形状大小上来看都和原来的手臂一模一样,不光加琳和路易斯吓了一跳就连雷锋都再次发出感叹,芙兰的技术果然一流。

    『不需要康复练习的吗?这样直接就能用?』

    『呵,你以为我是谁啊,这种小手术怎么可能需要那么麻烦,现在她的状态绝对很棒,一拳打死牛都不成问题。』

    就在众人惊叹手术的神奇时,原本神呆滞的夏娜突然发出了尖叫声。

    『啊!!!!!!!!!!!!!!!!!!』

    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到的众人都退了几步,夏娜用左手狠狠地攥着右臂,一根根的筋络像小蛇一样在夏娜的右臂突起,原本细小的手臂逐渐开始膨胀,肌和血管撑破皮肤,大滩大滩的鲜血不断飞溅。

    右手臂已经完全超过了夏娜的体积,但它还是没有停下依然不断的膨胀着,逐渐的充满了整间会客室。雷锋和芙兰他们果断后退,冲出大门往小巷的出口奔逃,当他们冲出小巷后回过头时,看到的却是一片修罗场。一条可怕的柱不断地翻滚着,那些躲闪不及的乞丐被柱中散出的触手缠了起来,不一会就变成了一副骨架,而那条柱还在增长着。

    『骗……骗人的吧……』

    『开什么玩笑……那都是人啊……』

    加琳和路易斯被眼前可怕的景象惊得瘫坐在地,而芙兰则用手抵着自己的下巴在那里嘟囔什么『不应该啊』『没道理这么激烈啊』之类的。

    『芙兰!能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雷锋咬牙切齿的对着芙兰吼了起来,虽然知道芙兰做完手术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后遗症,但这次这个也太夸张了。

    『啊,我也不知道啊,我给她按上的手臂里面不过掺加了十几种幻兽的基因没道理有这么大的反应的,不过看她现在的样子还真是有研究价值啊。』

    『……』

    『……』

    『……』

    『魂淡!你把夏娜当什么了!』

    愤怒的路易斯总算抓住了比他高一头的芙兰的衣领,这次雷锋没有拦住他,因为他自己也想暴打芙兰一顿。

    『啊哈哈……总之还是先解决那个再说吧。』

    被抓住衣领的芙兰也没有生气,她只是指了指路易斯的后,现在那条可怕的柱已经变成一条数百米长数十米宽的庞然大物了,从柱中伸出的触手已经开始袭击周边街道的路人。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PS1:kukuku~

    PS2:果然压制我自己的想法码字就是累,像这章这样完全放开还真是舒服啊~

    PS3:昨晚玩脱了不小心把门打开吹了一晚上的风,今天整个脑袋一直在痛。

    PS4:如果你觉得哪一章有意思,那就在书评区系统自动发的章节更新提示帖里跟一帖吧,让我知道还有人看。。。推荐票送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就好了~~

    PS5:其实一看到芙兰的照片就有七成的人知道会变成这样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大流综漫日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