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⑨ 名酒夜光石与土豆炖牛肉

    .[[[CP|W:554|H:420|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14/15/1675289634384258676551632295402.jpg]]].

    最左面那个是诺唯露(614他爹的前女友)

    最右面那个就是比比安(嘿嘿嘿~呵呵呵~你们懂得~她就是下一章的主角~嘿嘿嘿~~~)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魔法卫士队的据点坐落于蒙夏兰街的一角,同时这里也是魔法卫士队队长杰巴尔氏的府邸。

    此时,在府邸二楼的公务室,一个年轻的贵族男子正向一个坐在靠椅上眉头紧皱的女子申诉着。

    『不是我们故意找事,明明是那帮加尔马尼亚的骑士出老千。我们揭穿他们后,也是他们先抽出的仗,我们被迫反击的。』

    坐着的女子年纪大约是二十二,三岁左右。她有一头长而美丽的黑发和蓝色瞳孔,戴着大大的眼镜的她散发着一股成熟美人的气息。

    她叫比比安·杰巴尔,看姓氏就知道她是魔法卫士队队长杰巴尔的女儿,现在的职位是魔法卫士队队长代理。在杰巴尔病倒后她以女子之挑起了整个魔法卫士队的大梁。

    比比安听到贵族男子的推托解释,顿时头暴青筋。

    『赛多利昂!自卫是吧!你和巴卡斯以及纳尔西斯三个魂淡自卫到将对方打到两人再起不能,五人重伤的地步。啊,就算到了现在从医院路过都还能听到他们痛苦的惨叫声,现在加尔马尼亚的大使那边可是发出严重抗议了啊。』

    被称作赛多利昂的贵族男子看上去很年轻,可那近乎于灰色的银发和挂在忧愁眼睛上的单片眼镜,另他给人一种年龄不详的怪异感觉,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可以称得上好一朵忧郁的美男子了。

    『喂,我也受伤了哎!』

    说着,塞多利昂敞开长衣,腹部被绷带一圈一圈的包着,隐约地能看到血渗了出来。

    『真是的……,不要让我太担心了啊……。要是你有个万一,你要我怎么办啊。』

    比比安一副担心的样子靠到了赛多利昂上,咬着嘴唇握着塞多利昂的手,惑的气息吐露在赛多利昂的脖颈,芊芊玉手顺着他的口滑落到了他的腹间。赛多利昂难以抗拒比比安的美色,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然后……

    『呜啊啊啊啊!』

    『可恶啊,好不容易闭合的伤口又被她捅裂了。那个冷血女人居然去撕扯伤员的伤口,如果不是会水魔法我绝对死了。啊,我总有一天要让她哭出来。』

    被狠狠修理过的塞多利昂,抚摸着剧痛的腹部走出房间。

    而教训完赛多利昂的比比安叹了口气重新坐回了靠椅,看着墙上那汇集着魔法卫士队荣耀的徽章,本来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魔法卫士队在队长也就是比比安的父亲杰巴尔病倒后便开始发生各种各样诡异的事,各个队的队长陆续死掉。原因有很多,有决斗时莫名其妙输掉结果脑袋被开了个大洞。还有在回家的旅途中被什么死神盗贼团给袭击了的,整个人都被劈成了两半。更莫名其妙的是有一位队长在街道上被魔物似的影子干掉了。而魔法卫士队的队员也开始各种杯具,被坐骑抛下来摔断腿,在训练中受伤。这些还是小儿科,丢掉命的也是频频出现。在深夜中被干掉的,睡着时被强盗袭击的,吃饭时被骨头或鱼刺噎死的,甚至于掉到厕所里面给淹死了的,死因有很多很多。

    自此,在托里斯塔尼亚王城流传开了‘魔法卫士队被诅咒’的流言。

    没骨气的家伙扔下张辞职单子就拍拍股走人了,而有家室有牵挂的队员也在‘对不起请原谅’的道歉下递上了辞职单。

    总之,走的走,死的死,现在的魔法卫队人才凋零,存活下来的人还不到以前的三分之一,就算留下来了那些队员也变得意志消沉。

    因为人数不足近卫魔法卫士队被撤消了国王护卫的工作,余下众人本就不高的斗志更是跌至零点。近卫魔法卫队被撤消了近卫的工作还叫什么近卫魔法卫队,所以不管是外人还是自己都只称其为魔法卫士队了。

    现在唯一还有点干劲能让比比安能依靠的人就只有嗜酒如命的赛多利昂,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巴卡斯以及四处拈花惹草的纳尔西斯这三个魂淡。但偏偏的这三个魂淡总是凑到一起惹事,今天和这个贵族决斗明天把哪家酒馆咂了,现在上交到魔法卫士队的赔偿申请单都能装订成一本词典了。

    『啊,心平气和,心平气和,眉头总是这么皱着会长皱纹的。』

    自言自语的比比安用手指舒展着自己的眉头,做起了不知谁发明的面部保健

    做完一面部保健后,比比安拍了拍脸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继续看了起来。

    『今天上午,一个十四、五岁的贵族少年带着一头疑似幻兽的白色猛虎进入了托里斯塔尼亚王城,少年穿着蓝色厚大衣和带着绚丽饰边的白色衬衣,还有……』

    白色猛虎吗?好像罗马尼亚最近通缉的那个家伙也……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赫——赫,打起精神了吗?加琳。』

    雷锋驮着加琳在大街上游着,因为现在已经不在有份的问题限制,所以雷锋可以在街上随意地和加琳说话。

    『大丈夫,萌大。』

    加琳一路上在雷锋的背上做了无数次勇气魔法,现在又给自己包好了坚硬的外壳,就连因为周围路人的调侃都免疫了。

    『赫——,那就好,烦心事不少,但饭还是要吃的,我带你去吃饭吧,听路人闲聊时好像有一家店的才很不错。赫——』

    『雷,你的嗓子怎么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咳嗽。』

    『赫——我也不知道,我好像也没乱吃什么东西啊。我……没事,咳咳就好了。』

    雷锋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确没乱吃什么东西,但是自己咬了某些不干净的东西,貌似没吐干净还有点什么卡在嗓子里了,但这也不好向加琳说出来,雷锋只能自己在那里哼哼了。

    突然在一个十字路口他们遭遇了一个华丽的队伍。

    那着纯白的战斗服和绘有红色圣具的骑士队,而他们的坐骑则统一是长有漂亮白毛的一角兽。

    加琳不自觉地发出感叹。这简直就像从画里跑出来的骑士队一样。骑士队一点混乱感也没有,静静地靠近,从加琳旁边经过。严肃又精悍的脸笔直地看着前方,连一点微动也没有。所有人都宛如一骑当千般,周围都弥漫着紧张的空气。

    看着加琳那羡慕的样子雷锋心稍微有点不爽了起来,真的,只是稍微一点。

    雷锋的心眼放大几十亿倍的话估计能达到针尖的大小。

    所以说,朋友们啊这是什么样的襟?

    『这是博大的襟』×无限+回音

    这是什么样的怀?

    『这是宽广的怀』×无限+回音

    那些骑士敢这么装13的从雷锋面前走过,那就是红果果的挑衅,按照雷锋的襟他怎么可能不报复……呃……应该是教他们做人的态度。

    当一角兽骑士队完全走过去后,雷锋将自己的气势猛的向那群一角兽散了过去,原本整齐的骑士队顿时乱了起来,那些之前还正襟危坐的骑士们纷纷摔落下马,受到雷锋恐怖气势惊吓的一角兽胡乱的攒动着,摔倒在地的骑士被踩得呀呀直叫,场面混乱不堪。

    看着一角兽队乱成一团,雷锋的心顿时舒爽了许多。又做了一件好事,他让那些家伙早了一点明白做人要低调逢事莫装13。

    突然雷锋看到一个被掀翻在地的骑士就算被一角兽踩了好几脚也没叫出声来,他的心突然又糟了起来,不过当看到那个骑士被踩了小兄弟还能保持着严峻的面容一声不吭,雷锋释然了,这是个纯爷们。

    雷锋驮着因为骑士队的乱而梦想破裂依依呀呀乱叫个不停的加琳离开了现场。

    七拐八拐的终于走到『银色酒樽』亭的门前,郁闷的加琳从雷锋的背上跳了下去推开门走进了饭店,环视了下屋内的况,在角落处还有一张剩有空位的大桌,但那里已经坐了一个人,他有着接近于灰色的银发,左眼挂着单片眼镜,现在正和这里的看板娘说着什么。加琳本想出去另换一家,但又实在懒得走了,最后向角落那桌走了过去。

    那个男子还在和看板娘交涉着。

    『给我来两瓶酒,像以前一样。不……还是来便宜的吧』

    『但那还是赊账吧』

    『也,也是啦』

    『好吧。这回就特别的让你赊一回吧。相对地……下次能带我去看戏剧吗?』

    『自己跟朋友去吧,我很忙』

    『哼!就这一次。』

    看板娘故作生气的哼的一声便走回了吧台,留下了那个一点趣都没有的男子。

    切——

    作为一个贵族喝酒还要赊账,这就很让加琳不齿了,居然在接受帮助后还强硬的拒绝女的邀请,这家伙的脑袋是石头做的吗。

    说过很多次的,加琳家只是个破落的小贵族,除了家里那稍微大一点的房子和一两个佣人外基本上和平民没什么区别。平里加琳也只是以牛汤和白面包度,比平民的小豆汤和黑面包要强上一线,赶上个小三天或是大七天的节假还能整点火鸡肥羊长长膘。对于零使的世界里有没有五一或者十一这个就要靠大民俗学家雷锋抽空给大家研究研究了。

    看着面前菜单上美食的插图,加琳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最后加琳要了牛和土豆炖牛,就这她还高兴的不停摇着腿脸都笑出花来了。这让趴在加琳椅子旁的雷锋眼睛有点泛红,这么可的孩子多久没吃到好东西了,下次找头龙砍它一条大腿给加琳解解馋。

    酒鬼是不管小说也好电视也罢里面永远拥有戏份的角色,他们总是在初期站在和猪脚战斗的第一线,为猪脚送上一个滴滴的女主角或是升级的经验和装备。

    加琳本就小再加上她点牛让那些喝高了的佣兵有了嘲讽的**,气愤的加琳走了过去和那些醉鬼理论,嗓子还是不舒服的雷锋也没去管她,一个是加琳很强另一个则是现在是在城市里一般也出不了什么事,就这样他依然趴在那里哼哼。

    等到同桌男子的酒和加琳的菜上来时,雷锋才发现那个同桌的男子也走到加琳和醉鬼那里去掺和了。

    雷锋变成的白虎的材蛮高大的,就算他趴下来了,也刚好和桌子持平。突然被男子的酒和加琳的菜一呛,雷锋打了一个大喷嚏,顿时觉得自己的嗓子舒服了,那异物好像咳了出去。

    雷锋在地上找了找也没看到,当看向桌子时顿时呆住了,一颗眼球掉到了男子的酒里,一个好像是鼻子上的软骨掉到了加琳要的土豆炖牛里面,而就在这时解决完问题的男子和加琳走了回来。

    『咦?这酒!』

    男子刚一回来就注意到了酒的异常,但还没等雷锋解释,他一端杯子连酒带眼球一起喝了下去。

    『由猫眼球状的葡萄酿制而成的镇店之宝名酒夜光石!这滋味果然不同凡响,塔尼亚谢谢你。』

    听到男子的感谢,在吧台的看板娘塔尼亚一脸茫然,随后也没说什么继续干她的工作。

    雷锋一脸黑线,而就因为这走神的片刻,加琳也拿着叉子叉走了牛堆里的那块脆骨,雷锋再次错过了阻止的时机。

    『恩——想不到里面还有一块脆骨,好幸运,雷,你要不要吃!』

    看着加琳将脆骨嚼碎咽了下去,又看了看还在回味那杯‘夜光石’滋味的男子,雷锋的喉咙又难受了。。。。。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PS1:汗。。。难得一见正常向的标题,我都不敢相信是我想出来的。

    PS2:第八章是2011年4月140:00:56发的,所以说‘明天绝对见血’也就是2011年4月1524:00前发出来也不算食言~啊哈哈哈,下一章吧下一章~~~

    PS3:毕竟我是以塞多利昂的人品起誓的,按他的人品其实我食言也没什么~~~

    PS4:如果你觉得哪一章有意思,那就在书评区系统自动发的章节更新提示帖里跟一帖吧,让我知道还有人看。。。推荐票送给那些更需要的人就好了~~

    PS5:最近吃土豆炖牛的朋友对不起。。。。。。。

    PS44444444444444444444:赛多利昂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重要声明:小说《大流综漫日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