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D.5 我家土狼哪有这么可爱

    “吉尔,这样的记忆真的没问题吗?”

    “戴胶布,萌大!”

    “呃。。。那好吧。”

    “开镜!”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我叫卫宫士郎,是个青活力的高中部二年级学生,现就读于穗群原学园。如果将我当成一个普通人的话可是大错特错了,其实我是一个魔术师,虽然这也是个不能外传的秘密,但比起‘穿越者’这个惊天之秘来说却要逊色许多。

    我本是一个普通的。。。恩。。。还算普通的高中生,那短暂的一生只能用悲剧来形容。

    我刚一出生母亲便因难产失血过多而死,但我却成功的来到了这个世界。

    五岁那年,爷爷去打门球结果被一个哥特萝莉给一锤敲死了,脑浆迸裂,现场血腥异常。听说是一个叫维塔的外国女孩干的,因为爷爷没有留手让她输的很惨并且他还一直无的叫嚣和嘲讽,恼羞成怒的小萝莉一锤结果了他,然后piu~~的一下不见了,过了好几年警察叔叔也没抓到她,我总觉得她是个好女孩,恩,老头该死。

    十二岁那年,父亲出差在坐飞机回来的途中出了事故再也没有回来,后来我通过网络才知道,他当年坐的那架飞机被一个叫九龙的恐怖分子给劫持了,飞机降落到恐怖分子的基地后安装的炸弹却意外的爆炸了,爆炸的余波连带引燃了基地中的军火库,包括基地在内连带两个山头都被炸平了,所有的人无一幸免,听说乘客中还有一个十一区学生的旅游团,真惨啊,那么多的年轻人就此丧命。父亲的去世给我上了父母双亡的光环,不幸中的万幸他留给了我一笔丰厚的遗产,让我能少奋斗一辈子的遗产。

    父亲的音容相貌我早已忘记,不过有个人却让我记忆犹新,那是在出事地点的追悼会中,大部分死者的家属都赶到了这个不成样子的废墟,人群中一个有着银色麻花辫的少女她那孤零零的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她绝美的容貌上摆出那忧伤的表,我很痛心,或许她的父亲或母亲也在这场事故中丧生了吧,当我想靠近她时突然间感到一阵寒意,有一种被邻居家的藏獒盯住的感觉,仔细看看了四周也没发现有犬科生物的存在,但直到最后我也没有走过去搭话。

    十五岁那年,当照顾我长大的被一辆印有藤原豆腐房的AE86撞死后,我再也没有了一个亲人,无牵无挂也乐得轻松。从此我每天都过着那平凡而令人烦躁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的觉醒了。

    原来我前世是什么什么神,因为脑残过度的过分所以转生成了一个人类,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理解本来至高无上、尊贵无比的我为什么要转生成一个蝼蚁,就好像一个人突然变成了一头猪,然后去体会玩泥巴和吃%*!@的乐趣。

    算了反正现在我也转生了只要以后不去做那么愚蠢的事就好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向那个自称跟了我二百五十万年的手下询问怎么才能变回那个什么神,他告诉我要通过一个试炼,我要穿越到一部一部的动画里然后根据自己的表现来恢复力量直到完全恢复。

    要说穿越到哪部动漫当然是【菲特今晚留下来】,那里可是有saber的,那不屈的意志,那柔弱的躯,都令我着迷,就这样带着对saber的憧憬我穿越到了这部动画里。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哈啊——哈啊——哈——”剧烈的喘息让我口不停的起伏,不算整洁的校服在口处破了一个大洞,洞口周边皆被鲜血染红,但内里的肌肤却连一丝破损都没有,完全无法理解那大片的血迹是如何沾染上去的。

    此刻士郞正拼命的向家里奔跑着,虽然按照剧是在他回到家后才被那个枪兵追击,但他毕竟穿越了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主角放个都能产生变化的蝴蝶效应,万一剧改变在他召唤saber前被枪兵追到那就真悲剧了。

    “呼——好险总算回来了。”直到踏进家门士郞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很好,接下来就是跑到仓库去召唤saber了。’

    毕竟他现在什么能力都没有,虽然觉醒了但只是恢复了一点记忆罢了,能力神力都是浮云除了自带的投影魔术完全没有能力,他能依靠的只有还未召唤出来的saber了。

    相信很多人都会有疑问,比如说‘为什么不去捡Caster啊?’‘怎么不死一下得到直死魔眼啊?’‘连樱都不去救,你还有没有人啊?’这类的问题,拜托了各位,他可是穿越者啊,如果写成文字就是同人啊,不照着剧走还是同人吗?同人这种东西就应该是他这样完全照着剧走,只要关键时刻装下13,抢别人的剧和台词来卖弄下感受原著人物的崇拜及惊讶就行了,最后抱得美人归大被同眠有什么不好。照着原作修改下就可以上传了,非要打乱剧你要疯啊?

    士郞刚走到仓库的门口一杆红色的尖枪擦着他的发梢插在了仓库的大门上,恶寒充满了士郞的全,他想转过头看看后之人,但完全僵住的脖子却让他的脑袋无法转动半分。

    “真是麻烦啊,小鬼你老老实实的死在学校里不就好了吗,现在还要我再杀你一次。”

    还没等士郞答话,Lancer一记鞭腿就朝着士郞的侧腰踢了过去,英灵的力量无法用凡人的标准去衡量,这重重的一击让飞起的士郞撞破了结实的大门翻滚着倒在了地板上。

    “小鬼,感到荣幸吧,能够两次死在我的枪下。”

    轻蔑的笑着Lancer缓步走向士郞,哒哒的脚步声每一下都仿佛打在士郞的心脏里,士郞强忍着疼痛直起腰看着一步步走来Lancer,侍郎的内心在喊叫着。

    ‘出来啊!saber!快点出来啊!’

    伴随着士郞内心的撕嚎白光一闪,Lancer像被大锤打到一般飞了出去,一个散发着英武气息的女子出现在士郞的旁。

    “你丫就是,不对不对,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啊,我就是。”

    此刻既是士郞与Saber命运的相遇。

    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接下来赶跑Lancer,路遇远坂,教堂麻婆神父等剧请参考原著,时间转跳到士郞与Saber回到卫宫邸。

    “Saber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要泡saber就要先抓住她的胃,这是每个穿越者都知道的,士郞当然也明白,虽然他穿越过来时通过记忆读取已经学会了卫宫士郎的手艺,但为了牢牢抓住saber他又刻苦的学习了中西韩等各式料理。

    “任何东西都可以?”

    “没错!”士郞拍着口非常自信的说。

    “那好,先给我做一桌满汉全席吧。”

    “。。。”

    “不行吗?”

    “这个工程和难度都大了点,目前来说是没有可行的,对不起啊。”

    “没关系,那你做条油焖板凳来看看。”

    “。。。。。。”

    “也不行吗?”

    “这个真不会,万分抱歉。”

    “清蒸暖炉?”

    摇头

    “爆炒马桶盖?”

    猛摇头

    “醋溜墩布。。。算了”看到冷汗直冒的士郞,saber叹了口气道“那你随便做点就行了”

    “万分感谢!”士郞此刻泪流满面,心里面感谢Saber八辈祖宗。

    过了许久,Saber盘腿坐在地板上看着电视,电视中的相声很无趣,也难为现场的观众了,明明十分无聊还要装作很有趣的样子,捧哏的演员又狠狠地甩了逗哏的一巴掌全场响起了大笑声,Saber回头看了下在厨房忙碌的士郞,面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无声的叹了口气又转头接着看电视。

    “完成了!”随着士郞的一声大喊,抽油烟机那舌燥的响声也停了下来。来来回回搬了好几次,士郞将一个个盘盘碟碟挤满了整张小桌。

    “粗茶淡饭,随便吃点吧。”虽然士郞这么说,但实际上这桌饭菜已经赶得上顶级大师的程度了。

    按照正常的况,胃袋王者Saber应该开始大吃特吃起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Saber只是看了看满桌的丰盛菜肴却没有动筷。

    “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抱歉,我刚想起来我有中度脂肪肝,再吃油腻的东西对体不好。”士郞惊愕盯着Saber的脸却发现她一脸严肃完全不是开玩笑的样子。

    “啊,好像我的转氨酶也有些异常,所以这些我都不吃了,对不起。”

    Saber的眼睛突然一动,士郞本以为还有回旋的余地,却没想到给他的是将他击沉的炸弹。

    ‘骗鬼啊!英灵还得脂肪肝的吗!!!!!!

    [[[CP|W:461|H:350|A:L|U:http://file1.qidian.com/chapters/20111/24/1675289634314988495497503340311.jpg]]]

    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工口

    今天不是假更新,我给前面重新排了下板。

    说真的不开玩笑,我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saber,求解。

重要声明:小说《大流综漫日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