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苦练基本功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殷碎骨 书名:虎头小魔女
    重拾信心,我决定大干一场。女流之辈又怎么了,我一定要挽回女子在游戏界中的地位,找回属于我们的尊严。打定主意,我先来到杂货铺把法师装备卖了,换了一把二级可用的机械师手弩,买了五捆弩箭。

    手弩轻巧,速极快,可惜程短而且命中低,如果用得好,可以配合机械师初期敏捷的特点,作为高手的武器,如果用得不好,那还不如使用长弓。不过手弩极为耗箭,新手若是没有足够的银两,只怕连买箭的钱都令人无奈。好在我的资金暂时还算充足,一捆箭三百铜,两百支,我一下子买下五捆,在新手看来是极为奢侈了。

    在村里转悠了几圈,完成了几个跑腿的任务,白光接连闪烁,已然升到了二级。主线任务做到这里,就该出外打怪了,马脸张大伯交给我一个捉拿拔萝卜的小白兔的任务,此时虽然天黑怪猛,但是在村子附近寻几只兔子杀杀,还是并无大碍的。于是我拎着手弩,再次跑出村门。

    村子不大,来来回回跑上几次却很让人吃不消。虎头莉的枣红马也作为财产遗留下来,但是我现在等级才2级,无法学习骑马技能,只能自食其力,辛苦地跑路。

    回归了理智,我不再像先前那样傻傻地跟兔子拼命,而是绕着障碍物,对它们进行远程攻击,充分发挥机械师敏捷的优势,保持适当的距离,看准方位进行点。凭我多年杀怪经验,这几只变异的小白兔还没法靠近我。

    初期的机械师命中低得可怜,这使得我很有些茫然。那弩箭轻飘飘地出,力量不大,造成的伤害本就小得出奇,偏偏还有大半的箭支飘落到了地面,连MISS都没一个。这样打下去,虽然手弩速快,加起来的攻击,还不如长弓一下来得快,十分地打击我的士气。

    “不行,得先练练。”我下意识地开始训练自己的命中率,把升级暂且搁置一边。于是聚精会神将目光锁定在一只兔子上,左手稳稳地端平,右手拉弦发,细心地感受着弩弯曲、弦绷紧的弹力量,认真地体会着每一次击的出手,琢磨到底该如何改进,才能做得更好。

    进展很不顺利,那一支看似简单的手弩轻巧却不易掌控,弩弓张曲的弧度很诡异,弓弦颤动时会产生偏差,那些能被风吹得乱飘的箭羽尾总是和我作对似的,在风中乱飘,不按我预定的路线走,使得我的击准头变得极差。

    变异的兔子好像看出了我憋足的技,在我面前猖獗地乱蹦乱跳,丝毫不惧怕那弩箭的锋芒。

    越是困难,我越是要练。我笃信只要肯下功夫,绝对能有所突破的。

    一次次满怀信心地发,一次次事与愿违地落空,不是力道使用不当,就是方向有所偏差,还有捉摸不定的风向使然,令我总也无法精准地命中怪物。但我不会这么快就失望,相反,练得越久,手慢慢地了起来,精力非但没有分散,反而越发地专注了。

    先前的我总是将目标锁定为一整只兔子,渐渐地,我已经开始锁定兔子的头颅、腹部或者颈部,下手坚定了许多,对力量和方向的感悟也变得稍微敏感些了,只是总的来说命中率仍然不容乐观,反而隐隐下降了不少。

    “不管它,我反正出不去,一天二十四小时呆在游戏里,有的是时间,不怕练不好它。”暗中自我安慰着,我在心里已经将这些看得很淡,只是全神贯注地重复着击的姿势。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动作,搭弓箭瞄准击,仿佛连尚未启蒙的娃娃都会的游戏,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好的。正是看花容易绣花难,原来一直觉得弓箭手中目标是理所当然,当自己来的时候,才发现事实并不是那样。同为弓箭手,有人能百步穿杨,有人却连近在咫尺的大树都不到,这就是差别。

    不知不觉中,月儿悄悄地靠近了地平线,时间已经很晚了,方才还喧闹着的村庄,渐渐安歇下来,只有野外的怪物还偶尔悲哀地低嚎两声。

    我打开职业宝典里的视频教程,按照其中所演示的标准动作,一点点地规范自己的击姿势,纠正好些毛病之后,慢慢地,也有些准头了,就算没能命中目标,也**不离十,跑不了太远。要想更加准确,却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命中率上飙的幅度小,箭的动作却已然十分熟练,我甚至还开始尝试着跑动中的击。虽然这些动作后期都有相应的技能,但是能自己领悟,配合相应的技能,其效果绝对要好得多。

    机械师不像法师,只要有大型高攻技能,就能横行天下,它是一个靠技术吃饭的职业,作不行,关靠技能装备撑腰,无异于舍本逐木,成不了大气候,所以基础击一定要练好,我这样辛辛苦苦地练了一个晚上,倒不是心血来潮瞎折腾的。

    练了好几个小时的箭,击的动作已然很流畅,这能给我的每次攻击节省很短的一点时间,可不要小看这一点点时间,关键时刻,它就是杀手锏。

    虽然主要是在练习,但是兔子也杀了不少,回村交了任务,升到了三级。学习了机械师的第一个技能,冰箭,即让箭支上附带寒冰属攻击,有轻微的减速功能。

    不知已连续在线多久了,我头昏脑胀地来到村里唯一一家旅店,没再讨价还价,花了一两银子租了个房间,沉沉地睡下了。

    大概是第一次在游戏里睡觉,睡得并不踏实,梦中总有些千奇百怪的人来打搅,让我觉得很没安全感。中途醒来了两三次,最后才真正进入睡眠。

    这一睡,就睡到了次上三竿,醒来发现自己是在游戏中,还难免有些不适应,不过回想起昨天,自己穿越来到游戏中,认识了这么多人,只觉得过得极为漫长。

    稍作洗漱,推开门看到店老板在打扫房间,因为新手村的人大抵贫穷,打怪赚来的一点辛苦钱,买装备药品都嫌不够,哪来的余银来奢侈地躲进旅店睡觉,因此,这村中小店就显得格外地清闲,几乎没有几个玩家入住。老板连店小二都省了,自己一个人包了店里的所有活计。

    “客官早啊,昨晚休息得可好。”店家是个和气的中年人,见我出门而来,便打了个招呼。

    “嗯,还好。”我现在也算是个假冒的NPC,对这些系统人物也有了新的看法,想到自己可能还得在新手村住上几天,少不了要来住旅店,便决心和他杀杀价。游戏里也要生活,没有钱,衣食住行靠啥来办?

    “老板,你这店开得不错,环境清雅,住起来也舒适。”我装出一个无邪的笑来。

    “哈哈,我这旅店生意不行,但客官你说的倒也不错。”老板停下手中的活计,追忆往事,徐徐说来,“想当初我选地方的时候可花了不少心思,门前杨柳门后花园亭径,都是上好的去处。宾客来我这里居住,个个住得欢心。三年前你要是来到这里,那可叫一个闹,只是这两年,哎,不提也罢。”

    老板叹了口气,又低下头去,握起扫把自行扫地。

    我心里一动,听他这语气,倒像是有什么任务可以交待,连忙顺着他的话问了下去。“老板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不是我遇到了麻烦,是整个村子乃至大陆都遇上了麻烦。”店家又叹了口气,搁下了扫把,犹自哀叹道:“三年前,本来这丰和村还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农家自在牧童无忧,大家伙儿生活还算富足,都有些余钱住得起旅店。可是年头的时候,可怕的天洞爆发了……”

    “天洞?”果真有戏,居然一不小心触发了隐藏任务,我心中暗暗欢喜。

    “是啊。”店家说着却细细打量了我一番,惊奇道:“你居然是一个重生者?”

    “嗯,我是重生过,这有什么区别吗?”我有些疑惑。

    “这个天洞就和重生者有些关系。”店家认真地审视了一下我的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可惜了,可惜啊。”

    真是吊人胃口,我不满地问道:“可惜什么?”

    “你虽然是重生者,能够进入魔洞,可是你能力太弱,而且又是女子,恐难当此大任啊。”店家居然以貌取人,怀疑我的实力。

    “哦?老板不妨讲讲天洞的事,就算帮不上忙,我也可以找朋友的。”不管怎样,先把任务出来看看,要是适合,大不了多升几级等实力强硬了再来接取便是。

    “说来就话长了。重生的魂魄会出现不同程度上的裂痕,原本,每到岁末的时候就会遭受天劫地难五雷轰顶之灾。可是那年年末,伟大的七魔缔造者缳兽转世重生了。它逆天行事,抗天劫而毁天云,破地难而碎地石,逆转了生死隧道。”

重要声明:小说《虎头小魔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