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无耻之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殷碎骨 书名:虎头小魔女
    硬碰硬,我穿着一整蓝装,又加持了防御魔法,自然占据了优势。

    折扇划破我的肌肤,血光乍现,十几点伤害还不算致命。我忍痛强行将技能放出,棍打妖男,将他击倒在地。他倒地之后居然有一秒延迟,好机会,若不是受伤后体发生了僵直,我只要发起一记冰刺将他刺中,就可以接连发出一招三式的连击了。

    妖男仰头,邪恶的面孔里透露出一股狠劲来。当我是吓大的不成,谁怕谁?我也狠狠瞪回去,往后一跳,举杖往地面一击,寒气四散,冰刺拔地而起。妖男到底也是个高手,一见我的法杖落地,连忙起跃起,我冷笑一声,早料到他会有如此动作,默念咒语,暗暗酝酿着魔法火球,准备给他好好地上一课。

    然而变化远比计划快,妖男仿佛也看穿了我的心思,折扇忽然打开,在空中一亮,整个人竟不受重力影响,反而向上飘去。这一下不但我及时发出的魔法火球落了空,反被他飘到头上,猛发出一道灵风,击打在我头上。那看似轻巧的一击实则力道十足,打得我只觉得头重脚轻,几乎栽倒。妖男轻轻落地,用扇面一拍,又是重重的一击打在我的上,我被动地连退几步,而妖男依然不紧不慢地跟了过来。

    两人离得如此之近,妖男伸手再次攻击,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这两次挨打只是有意为之,使用苦计钓他上钩而已。淡定,稳住,看准时机,发动攻击。我在退后的同时紧紧地盯着妖男的一举一动,随时准备爆发,一举将他击垮。妖男显然也看出了不对,何以我挨打之际仍然如此冷静,可是此时他的手已经打出,想收已来不及。

    “开工!”就在他的手即将撞击到我上的时候,我猛地手起,魔法气盾准确无误地挡在了我和他之间,坚硬的盾将之不由自主地弹飞。妖男吃过一次亏,以为我又将使用火蟒追击,连忙在空中偏闪。蠢货,不知变通就等着受死吧。我抛起法杖,双手交织,寒冬般的水元素迅速环绕,叮叮叮叮,一个完整的大型冰立方将妖男冻结在其中。

    一晃之际,冰块碎裂,妖男从冰冻中解脱出来,然而眼前红艳一片,饶是他有飞燕之,也无法躲过这火蟒的缠绕,我心中暗笑,看来也不过如此,连中我两个大招,看你死不死。

    妖男先是被冻得面颊青紫,又被这火蟒火烧火燎一番,顿时成了个植物人,咬牙切齿,却没法再上前一步,显然,我的强势攻击,给他打击不小。

    “姐姐,救命。”就在我旗开得胜的时候,后却传来青青的喊声。我心头一颤,糟了,光顾着和妖男拼火力,忘了还有个青青在后了。

    我刚回头,突然后悔了,青青已经在他们手中,他们人数众多,就算我再苦战也是枉然,倒不如擒贼先擒王,制服了他们的头。可是我这一回头,后的妖男突然暴起,呼呼两扇子拍在我后脑勺上,一时就陷入了被动。

    “MD,臭婆娘,竟敢打老子,揍死你。”卑鄙无耻趁人之危的妖男口出狂言向我发动了猛烈的进攻。要不是我关心则乱,担忧着青青的安危,居然忘了防备,哪会被妖男这般欺负。上被折扇的利刃切割得火辣辣的生疼,我狠狠地将他的游戏名刻入了心底,王八蛋,给我记好了,以后别让我见到你,见你一次,宰你一次,见不到,找也要把你找出来,杀回零级不可。一股深深的恨意埋进了心里。

    那一刻,我在挨打,青青被捆了起来,世界被坏人主宰着,他们狰狞而猖狂地大笑着,仿佛我们受辱是他们最开心的事。那一刻,我突然觉悟了,游戏,总归是要玩弄着别人才会快乐的,只有踏着敌人的尸体,站上自己的巅峰,才能笑到最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这么疯狂地练级了,因为只有把实力练到最强大,才有主宰这个世界的权利,才能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妖男无耻地从背后攻击着我,我无法脱,只看到青青含着泪光的眼神,看着我挨打痛心的表,这个傻丫头,一个游戏而已,挨几下打,有什么大不了呢?不过,我还是被那打湿的目光刺痛了,不管游戏是不是真的,她带泪的眼神里传递的意,却是最最真切的。

    “青青,我发誓再不会让你掉泪。”不知为何,我猛地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我要努力变成最强,保护青青,让她永远不受伤害。

    然而,眼下我的生命值却已经见底,只要再轻轻一碰,我的使命也将落空了。我无时不刻不在努力地摆脱他的追击,然而玩家之所以能成为高手,贵在他们不弃不舍的精神和对机会的准确把握,我既然把妖男定义为高手,他虽然人品极差,但显然也具有这两个优点,所以当他控制了生杀权的时候,没有给我留下一点反驳的机会,一招接一招,直到最后一式。

    妖男没有留,他定当知道,留下我,只会是个莫大的威胁。那冰冷的折扇闪着寒光朝我背后划来,死神,仿佛就要来临了。可是,天不绝我,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妖男准备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刻,他鬼使神差地闯进了照妖镜的攻击范围。一束强光照下,妖男手中折扇为之一滞,我依旧在努力挣脱,忽然感觉后的追击慢了半拍,生机一线,连忙加速一个翻滚,躲开了妖男的追击。

    我在吞下最后一颗救命药丸的时候,匆忙瞥了一眼被捆在人群中的青青,她见我摆脱了妖男的打击,含泪的双目露出了会心的微笑,一张秀气如温玉的面庞带着惊喜和担忧的双重表

    “姐姐,你快走。”青青天真地喊着。我笑了一下,这时候的我还需要走吗?妖男本受了我两次大招,刚才急着追杀我,居然没有吃药回血,此时被照妖镜一照,血量又是大减,到现在剩不到十分之一的生命值,此时不灭他,更待何时?

重要声明:小说《虎头小魔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