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火烧野狗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殷殷碎骨 书名:虎头小魔女
    怀着这个令人兴奋的想法,我又回到了村口清理小怪,这里的阿猫阿狗比较多,也没人跟我抢,丢一片火就烧死好几只,很有成就感。

    像我这样一个带点男孩子气,还玩游戏的女孩子应该不多,所以在我一个人杀怪的时候,不断有男玩家来打断我:要么仗着自己上穿着一光鲜的装备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财大气粗的公子哥样卖弄,然后问我要不要做他小妹或者老婆,这种人我打心底鄙视,你要有钱怎么不先去找个小蜜再让她陪你一起进来玩游戏?犯得着像我一样现实中不如意才来这里找罪受吗?再者就是些新手拉帮结派的升级狂人,看着他们一副副饥不择食的样子,我有点望而生畏,游戏就是游戏,玩玩得了,那么拼命做什么,显然,我和他们不是一路人。

    天边渐渐升起一抹晚霞,我在杀了N多的野狗后蓦然回首,后一轮落已经到了地平线。我不是文人墨客,对落没有什么兴趣,但是我看到太阳下山的地方有一只被夕阳映得通红的野狗王巍巍矗立着,后跟着一帮子的小弟,看样子像是传说中BOSS,我甩手一个魔法烧死拦路的几只野狗,“呼啦”一声上闪现出一道圣洁的光芒,星星彩虹围绕着我旋转,让人美得就想翩翩起舞一番,是的,我升级了,本小姐九级了,看着新手村满街跑的都是三四级的弟弟妹妹们,我心里颇多感慨。

    任重而道远,我在奔跑的时候就想着是不是该去买匹枣红马骑骑了,但是看了下背囊里才900多个铜币只好作罢,到了十级还得换武器,900个铜币根本不够买一根藤木法杖的,还是先忍着吧。穷人玩游戏和富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只能一再压抑自己的**,没钱买装备和道具,凡事就得辛苦一点。

    当我赶到野狗王所在的小山丘时,已经有一波玩家成了牺牲品,不过看他们大多才五六级,自然没法跟我比。在这么拥挤的游戏里抢到一个BOSS不容易,我心里难免有些兴奋,冲上去法杖一指,腾腾的火焰蛇蜿蜒而出,把外围的几只野狗烧得嗷嗷直叫,看来我的攻击高果然没错。

    这里的野狗比村口的要狂野一些,我打得凶,它们还击的也凶,几只灰头土脸的野狗没见过美女似的,爪子一伸就朝我扑过来,一来三四只,围着我又撕又咬,倒也颇为恼火。不过我是魔法师,岂能和一般人相比,摇晃着虎头帽一念咒语,周魔法元素形成一堵无形的气盾,将野狗挡在了外头,而我指尖跳动的火焰,则无地落到了它们的头上,只是一些六级的小怪,被我三两下敲定了。

    等级高就是好,那些五六级的新人在野狗面前只能送死,而我却可以松松垮垮地踩着它们的尸体前进,这种优越感让人觉得幸福。我英气人地将野狗们一串串烧成烤,跳跃的火焰在指尖欢腾,魔杖一指一点,火借风势腾腾蹿出,勃勃生机的火焰遍地开花,不多时我已杀到野狗王边。

    九级的我有四个技能,火球术、火焰蛇、魔法气盾和扫地棍。前两个魔法攻击技能还不错,红艳艳的看起来也漂亮,气盾是防御技能,扫地棍是物理攻击技能,样子难看不说,攻击还超低型,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用的。

    但眼下我却不得不用了,因为当我侵犯到狗王领地的时候,它边的野狗护卫队忠勇冲了过来,两只带头的狼狗长着一副凶悍的样子,狂野地用爪子拍碎了我的魔法气盾,企图向本姑娘发动第二轮攻击。

    这么近距离之下,看着野狗尖锐锋利的牙齿和爪子,我当然有点害怕,不过我铭记着我是一个魔法师,所以我法杖一扫地,击打在两只狼狗前爪上,将它们撩翻在地,轻巧地往后一撤,伴随着清晰的魔法咒语,左手一推,艳的火球划出完美的弧线将跟着扑来的野狗撞到了地上,皮烧得焦黑,单打独斗它们如何是我对手;然而它们狗多势众,前仆后继的精神也让人佩服,我手头火球术和火焰蛇交替使用,依然感觉有些吃紧,时不时要匆忙地扫一下地,丑态频出。

    看来想要打个BOSS还真不容易,单是它那一群跟虫就够烦人的。我正苦恼,艰难地和狗群保持着势均力敌的架势,决定靠吃红药、蓝药耗死它们。然而野狗王仿佛感知到了我的想法,它往前迈了一小步,低头刨地露出一副狰狞的样子,我的娘亲呀,它一声狗吠震得我头晕目眩,野狗群趁虚而入,又撞又咬,我的新手布衣被啃得挂一块吊一块,我想我得先去打预防针,免得得狂犬病,这款游戏是拟真的,这些设置居然和现实中一样,有点欠扁。

    我从昏眩中醒来,看到野狗还在咬我,恼火了,双手起法杖朝着野狗就是一顿猛打,脚跟狂蹬,几只野狗在我疯狂的反击下退缩了。因此我得出一个结论,初级魔法师顶不过一个泼妇。我耍泼的时候应该没人看见吧,我左右瞅瞅,发现没人,只有野狗王沉地低吼着刨土,随时要发飙似的。

    充其量就是只野狗,有甚好怕,虐怪成了习惯,我有恃无恐地向它发起挑衅,精神凝聚,法杖一挥,火系元素聚拢,火球当头击去。野狗王到底比一般狗厉害点,纵一跃,从火球上越过,直朝我扑来。

    火焰蛇出击,两条红色蛇影蜿蜒缠住野狗王,炽烈的温度迅速烧得焦灼一片,野狗王痛苦嗷叫,攻势却不断,一爪挖在我的肩膀上,撕开一道长长的血痕,好痛,该死的游戏,居然有这么真实的痛觉,真要命。我还没从痛苦中醒悟过来,野狗王已经横冲过来将我撞倒在地,紧接着又是一爪拍来,我一闪躲,它往前一跳,牙齿咬向我的喉咙,太可怕了,如果那个镜头放慢十倍,我只怕会被吓出心脏病来。

    当时心“嘭嘭嘭”地加速跳,感觉死亡真的就在眼前一般,我极力挣扎,已忘记了魔法为何物,只知道本能地用法杖敲打狗王,但这无济于事。

    “叮”,一把闪着光泽的铁剑挡住了野狗王的牙齿,两个大大的“MISS”在我眼前升起,只感觉到喉咙处寒气散开,我心里咯噔一下,看到野狗王重新咬来,才知道有人救了我一命,连忙就势一滚,闪开野狗王的攻击,那把铁剑再次现

    我逃出野狗王的追击,站起来仔细端详救我的古武者玩家,他正背着子和野狗王酣战,戴着一个影响市容的不锈钢头盔,材还算不错,打斗起来也十分顺畅而潇洒,可惜口中总发出一些难听的声音,“呃、呃、啊、啊……”好像活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似的。当我绕到正面看他时,发现他脸上果真是一副愁苦面容,看来是个杞人忧天者。

重要声明:小说《虎头小魔女》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