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倾尽天下(全文完)

    第三百八十七章 倾尽天下(全文完)(4460字)

    我说,你长得好,又是君子,嫁给你也没什么不可以。

    百里流云没有说话。

    我拿起一片枫叶放到他的手里说,这片枫叶就是我们的约定,这片枫叶在,我就在。

    百里流云笑着说,三后,我在枫泾娶你。

    我没回客栈,直接到了百里流云的府邸。他在枫泾旁边有一栋宅子,我就住在里面。

    三后是冷无咎迎娶有琴烟上公主的子,也是我和百里流云成亲的子。

    和预想的一样,百里流云把请柬发到各个角落。而我的心却越来越沉,冷无咎,现在还能顾得上我吗?

    三后,最后的期限。一早上我就听到锣声震翻天,我知道迎娶的队伍来了。盖好红盖头,由喜娘牵引着走向花轿。余光里我看到一红衣的新郎百里流云,绝美的脸上满是笑意,大红色比白色适合他。

    大街的中央,还有一支迎亲队伍。我向东,而他们向西。谁也不肯让路。我听到冷无咎冰冷的声音,也听到百里流云温润的声音。

    我从花轿中走出来,揭开红盖头。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向百里流云。

    冷无咎眼中的火光似乎要喷发出来,我却视而不见。我对着百里流云说,流云,我们步行,让他们过。

    百里流云跳下马,我挽着他的胳膊绕过冷无咎走了过去。似乎空气中还有他的怒气,只是我不想,不敢回头。

    洞房花烛夜,百里流云揭开我的红盖头,望着我的眼说,今天委屈你了。

    我笑笑,委屈?有什么委屈的?

    百里流云说,从枫泾看到我,他就知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我低头不语,心却在滴血。冷无咎,他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也在和新婚的新娘子说些话?想到这,我的心又痛了。

    百里流云轻轻搂住我说,别想了,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能告诉我吗?

    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百里流云,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才认识几天,你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却肯娶我。这是一生啊。

    我轻轻说,冷无月。

    百里流云说,月儿,从今后,你就是我的妻,我会对你好一辈子。

    我笑了笑,或者,嫁给他也不是个坏注意。

    婚后的生活就这么波澜不惊的过着,百里流云尊重我的选择,始终没有碰我。

    他好像整天没有事做,只是陪着我,聊天,逛街。街上大大小小的店铺好像是他家的一样,每个掌柜的见了他都会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少爷。

    我始终不忘打听冷无咎的消息,却没有音讯。我知道他不想让我知道他的事。或者,这样也好。

    子就这么过去了。

    那一天,百里流云说,淇国发生政变。失踪的五皇子突然出现,召集大量的武林人士,还有沥国,风国的援兵,一举打到淇国国都。三皇子和四皇子战死,现在五皇子已经是淇国的皇帝。

    百里流云说道这的时候,看了我一眼。那目光中的愫那么哀伤。

    我说,你有事瞒着我。

    百里流云道,你的师姐来了。

    来的是五师姐花飞雪,她的眸子中带着悲伤,我明白,她也上了那个无心的人。她淡淡的看着我,只是交给我一封信就离开了。

    信是师父写的,信中说冷无咎就是失踪的五皇子,师父在关键时候救出他,并收他为徒,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到现在,大功已经告成,我可以回到他边了。

    我捧着信大笑,回到他边,开什么玩笑,我还能回到他边吗?

    流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我看到冷无咎。

    冷无咎说,我没碰她。

    那一刻,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冷无咎抱住我说,跟我回去吧,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十三。

    回去?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冷无咎吻吻我的唇说,回去吧,我现在是一国之君,没人能为难我。

    我点点头,长叹,终究,我的是他,喜欢的也是他,不喜欢的则是百里流云。

    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一白衣的百里流云。

    我轻轻地说,对不起。

    百里流云一笑,绝美的脸上如同盛开的烟花,凄美苍凉。

    冷无咎抱着我向前走去,我回过头,看到百里流云的背影,那风华绝代的姿在风中有说不出的落寞。

    枫林的枫叶开始簌簌的下落,我听到一曲箫声,那是我们初次相见时候的声音。我的眼泪流了下来,那枫叶纷飞里,我仿佛看到百里流云那华丽丽的哀伤。

    淇国的皇宫,宏大而雄伟。我的寝宫是在众多建筑的最中间,据说历代的皇后才能居住在里面。

    一路奔波,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大厅里来了好多女人,每一个都比我美丽。

    我问旁的丫头是怎么回事。丫头说是各宫的嫔妃过来请安。那一刻,我的心重新变得冰冷。冷无咎,这就是你我的方式吗?让你的大小老婆给我请安,嫌我不够烦是不是?

    我冲着她们喊道,把冷无咎叫来。

    宫女们面面相觑,一个小宫女哆嗦着问我冷无咎是谁,我这才想起,他不叫冷无咎,我竟然不知道他的名字。

    多么可笑,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却愿意跟他回来,好熟悉的场景。百里流云,想到他我的心里一痛,那个温润的男子。

    龙在天,这才是你的名字吗?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你现在是九五之尊,不能再叫冷无咎了。乾卦九四,或跃在渊,无咎。我早该想到的。

    冷无咎进来的时候,跪着满屋子的妃嫔宫女。

    我冷冷的看着他。

    他冷峻的脸上一痛。

    我冷笑着说,这就是你我的方式?

    冷无咎喝退宫女妃嫔,偌大的皇宫只剩下我们两个。

    他紧紧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十三不喜欢,我们就不要。他的薄唇吻着我的唇,双手抱住我向寝室走去。

    我看着冷无咎冰冷的眼眸,突然想起百里流云的眼神。那个让人心痛的男子,现在怎么样了?我轻轻推开冷无咎,泪水却止不住流下来。

    冷无咎看着我说,你上了他。

    我点点头,人心总是软的。我是过冷无咎,的遍体鳞伤,那些破碎的伤口却是在遇到百里流云之后才痊愈的。只是我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冷无咎冷冷的看着我说,我不准你走,你是我的。

    我苦笑一声,冷十二,你始终放不开你的权利,你可能是个好皇帝,却不能是个好丈夫,我只是一个小女子。

    冷无咎紧紧抱住我说,你离不开的。

    我笑了,眼泪却流出来了,他忘了,这个世上,能拦住我的人太少了。

    如果我想走,没人能拦得住我,除非你想杀死我。冷无咎。我静静的看着远方的天空,不知道那个绝美的男子可好。那转之后的华丽丽的哀伤至今还停留在我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我突然决定,离开,寻找。

    回到风国,所有的都没变。只是枫叶不见了。

    我想起我送给百里流云的那片枫叶,他是否还在珍惜?我想起我们的初见,在枫叶漫天的枫泾,美丽的像个传说。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我又唱起那首桃夭,只是少了枫叶。我反反复复的唱着,期待那熟悉的箫声的出现。一遍两遍三遍,我跪在枫林里,他走了,真的走了。他说会在枫树下等我,这些都是骗人的。骗人。他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会一直等着我,可是现在,物是人非。徒留一地的落叶,还有满心的悲伤。

    泪水又流出来了,从出山以来,我一直不停的流泪。

    模糊中,一个人把我抱起,熟悉的兰花香,熟悉的笑容,熟悉的面孔。绝美的脸上温润的如同的桃花。

    我哭泣着扑到他的怀里,他笑着抱住我。那一刻,我的心满满的全是幸福的味道。

    我环住他的脖子,在他绝美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我想,我你。

    我看着他羞红的脸,笑了,这么多天来,第一次真正的笑了。

    回到我们的府邸,百里流云还是不想放开我。

    他轻轻地把头埋到我的肩膀说,你欠我一样东西。

    我惊讶的看着他。

    他笑了笑,依旧不抬头,说,洞房花烛夜。

    我羞红了脸,他笑了一声,一脚把门关上,一室光。

    我伏在百里流云的肩膀上,却不敢抬头看他。

    百里流云笑着低下头吻吻我说,你知道有一个国家叫云国吗?

    我点点头。云国是个最神秘的国度,没人知道在哪,但云国势力遍布三个国家,也就是说云国才是真正的掌控者。只是他问这些干什么?

    百里流云说道,我就是云国的国君。

    我惊讶的看着他,他笑着说,从今以后,云国不会存在了。

    看我不解,他揉揉我的头说,你知道为什么龙在天复国这么顺利吗?那是因为我用了云国的三分之二的财产助他。

    我愣住。

    他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他,为了你我也会帮他。

    我喃喃道,你为了我倾尽了天下?

    百里流云笑道,什么倾尽了天下。剩下的这部分财产养三百个你都行。

    泪水不知不觉间又涌了出来。百里流云擦擦我的眼泪说,有你就够了。

    我抱住他,颤抖着说,我们走吧,出海去,到另一个地方去。

    百里流云点点头。

    我理解冷无咎,我这样不辞而别他肯定会翻遍整个世界。现在的百里流云,根本无力反抗。

    出海的那,我站在甲板上,紧紧的抱住百里流云。我知道,他才是我这一生中的良人。

    前路漫漫,我们终会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小窝。

    百里流云抱住我不说话。

    我说,后悔吗?

    百里流云吻吻我的唇说,如果明年这个时候你还是这样我就后悔了。

    我笑了,笑得很开心。我说,我要个女儿。

    百里流云也笑了,他说,你竟然能说出这种话,真不害臊。

    前路漫漫,或许,我们的旅途并不寂寞。

    无咎元年,淇国第十五代皇帝龙在天即位。封慕容真人之徒冷无月为庄静皇后。

    无咎二年,皇后卒,未立。

    无咎五年,皇帝派人出海寻宝未果。

    无咎十年,复派人出海寻宝未果。

    无咎十五年,立大皇子为太子。

    无咎二十五年,太子即位,改号为明佑。

    明佑三年,太上皇思念成切,独自爬上苍耳山,在那块巨石上静坐三天三夜,呼喊着一个名字。安静的魂归离恨天。

    太上皇卒,谥号元嘉帝。

    明佑皇帝尊嘱,将太上皇遗体葬在苍耳山。

    苍耳山的山顶,最高处,一座孤坟遥遥望着大海。传说,海的那一边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传说,有个神秘的云国,国主倾国倾城,却在一夜之间消失。据说,是为了一个女子,那个女子曾经和云国国主在枫泾相遇,那是月老拉的红线。

    据说,云国国主为了她,倾了天下。

    倾尽天下,只为红颜。这如云的红尘中,就是如此吗?

    传说渐渐消失,海的另一边,却还有一个叫云国的国家,国主倾国倾城,却只有皇后一个妻子。

    海那边的事,谁知道呢?那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