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番外之意乱谜V情3

    第三百八十三章 番外之意乱谜V3(2102字)

    第十天的早上,我又一次在菊花丛里见到他,几不见竟然瘦了很多。我坐在菊花里弹着那首《落秋沙》,直到他心平静下来。

    一曲终,我静静地望着他,脸上的焦虑早已不见。他过来紧紧抓住我的手说:“潋滟,跟我回去吧。我……”

    我依旧望着他,脸上的表没有变化,他定定的望着没有表的我,脸上小心翼翼的,明亮的眸子里竟有些悲伤。半响,我点了点头说:“好。”

    宏伟的宫,大的有些眼花,我居住的地方叫暗香阁,布局和我的暗香居几乎一模一样,难道这十天他一直在忙这些?从心底冷笑一声,有琴家族果然名不虚传,一代胜过一代。或许我的宫廷生活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无聊。

    我抚摸着那些菊花,红色的斑点散在上面,像是眼泪。泪菊是我从暗香居搬来的,来到这里,我没带任何人,只有这泪菊,我不舍得,又或许,这陪伴了我十几年的菊花,才是我最信任的。

    “娘娘,陛下来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宫女战战兢兢的说。

    我轻哦了一声,那小宫女像是得了大赦似的退了出去。我真的有这么可怕吗?苦笑了两声,只不过是刚来的时候用琴音把一个来示威的妃子的脸划花了,至于吗?

    思索间,有人从后面抱住我。我转过头,看到他紧皱的眉头,便拉着他到菊丛里,他闭上眼静静地听着那首《落秋沙》,直到眉头舒展开。

    我静静地看着他,一如往常。

    有琴月影有些痛苦,有些悲伤,又有些不忍。我来到这宫廷三个月,足够他查清我的背景的了。有琴月影有些哀伤的望着我说:“潋滟,只是因为它你才答应的吗?”

    我望着他的眼睛:“是。”

    有琴月影紧紧抱住我,声音有些颤抖:“那些刺客也是你安排的?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好的?”

    我默然。

    有琴月影声音有些沙哑:“原来真的是这样,你从来没有过我,从来没有……”

    我挣脱他的怀抱,望着他冷冷的说:“从粉楼相遇到我成为你的妃子都是我一手策划的。有琴月影,你可知《落秋沙》又叫什么名字吗?《梦魇》,你是不是每天都做些奇怪的梦,却越来越依赖它。三个月,我早已深入你的梦中,你想忘也忘不了我。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说到这,我有些悲伤,心里涩涩的,却还是冷冷的说出这些伤人的话。

    有琴月影眼睛赤红,我知道这是他极度愤怒的表现。他疯了似的抱住我向我的房间走去,我闭上眼睛忍受着这一切,这是我必须承受的。有琴月影从来没有这么粗暴过,他在我上发泄似的驰骋,全然不顾我的呼喊。两个时辰之后,有琴月影慢慢的平静下来,他抚摸着我遍体鳞伤的体,有些歉意,有些愧疚。半响,他说:“好,我给你。”

    有琴月影把地图放下就转离开,没有回头一次。我拖着疼痛不堪的体下,泪水却早已流下来,原来,我早已陷进去,只是不想承认罢了。

    我叹了口气,取出纸笔,写下一首小诗,“有闻暗香来,抚琴破常晓,轻弄月中玉,水乱浅影桥。”有琴月影,希望你能懂。

    我一人一马一琴驰骋在小路上,既然决定了就不能再后悔。我用了十天的时间来到牙月山,传说月牙山在二十年之前并不是山,而是一座死亡之城。这座死亡之城不知道为何在二十多年前消失不见。那座城的地方形成一座山,一座高高的如同月牙般的山。人们都称为月牙山。传说月牙山上有仙人守护,如果贸然闯入非死即残。

    我站在山脚下,抬头望着那高耸入云的月牙山微微一笑,牙月山终年积雪,放眼望去全是白茫茫的一片雪原。看到如此寂静的天地,我的心竟慢慢平静下来。我抱着琴向山顶走去,阳光反到茫茫的白雪上,有些刺眼。我看看地图,地图上显示的地方就在牙月山的最顶端。

    山顶一片苍白,不同于山脚,白的有些苍凉。这是人迹罕至的雪域,如果我不是经过多年的寒冰训练也经受不住那种寒冷,孤寂。我闭上眼睛,深呼吸,竟发现这雪域里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我向着味道来源地走去,却是一只受了重伤的狐狸。

    我抱起狐狸,用内力给他取暖,然后走向地图显示的地方。那是一帘山洞,外面冰天雪地,里面则是意盎然。我寻遍了山洞也没找到传说中的冰泉。我把狐狸放到石榻上,软软的、暖暖的竟有些睡意。我和衣卧在小狐狸边,慢慢的睡着了。睡梦中有人轻轻抚我的脸,暖暖的,我伸出手抱着边的“枕头”,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这一觉睡的很踏实,是这二十几年来睡的最踏实的一次。我懒懒的睁开眼,却发现我正抱着一个穿白衣的美男子,他绝对美,美的不真实。他冲我妖媚的一笑,我才惊觉到我一直抱着他。

    “你是小狐狸。”

    他妖媚的笑笑:“我不叫小狐狸,我的名字叫冰夜。你救了我。”

    我满腹的疑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小狐狸瞪着我说:“月圆之夜我的法力全无,连人形都维持不了。第二天全虚脱,不巧的是我这次在外面差点被冻死。”他说着又妖媚的一笑“你救了我。”

    过了一会,他突然跳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居住的地方?”

    我望着他绝美的脸:“带我去冰泉吧。”

    小狐狸,不,冰夜,满脸惊诧的看着我,随即又叹了口气,该来的总会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