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番外之画中情谜2

    第三百七十八章 番外之画中谜2(2042字)

    “才子佳人,自是白衣卿相。好精妙的句子。”我不自主的脱口而出。

    紫衣女子上下打量着我,一点也没有江南女子的羞涩:“风度翩翩,温润儒雅,江南水乡就是名不虚传,连个男子都这么美。”

    我一阵脸红,心想这个女子真是大胆,竟然这么评论一个陌生男子。

    紫衣女子靠近我,好奇的拉拉我的衣袖,直到我满脸通红。她竟然轻咦了一声,伸手捏住我的脸。

    我慌忙的躲开:“姑娘,自重。”

    紫衣女子轻声一笑,扔掉油纸伞竟然拉着我的走向雨中。

    “牧清音。”紫衣女子轻轻说。

    “啊?”

    “我的名字,牧清音。”

    “牧清音,清如水,音若磬,好清雅的名字。在下木如风。”

    紫衣女子调皮的眨眨眼睛:“此木非彼牧也,好酸的文人,走吧。”说完便向杏花林走去。

    满树的杏花一片绯红,连天边都染成淡淡的粉红。烟气紧锁住杏花,如同淡淡的水墨画,这,比我的画更美百倍。现在,我已分不清是我在画中还是真的迷失在江南小镇。

    她甩开我的手,快步跑到杏树林里,一紫衣如梦似幻,飘飘摇摇的在杏花林里飞舞,边舞边唱,没有江南女子的矜持,却一点都不失她的灵动活泼。好一个清丽的俏佳人。

    “江南,江南”我出神的喃喃着,渐渐地有些痴了。

    穿过杏花林,一片粉墙黛瓦出现在眼前,我听得到边的女子的惊呼声:“杏花村,这就是传说中的杏花村?”

    我打断她无休止的惊呼:“不仅有杏花村,还有杏花酒呢。”

    牧清音用闪亮的眼光看着我:“杏花酒?用杏花酿的酒?原来这不是传说。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原来令人**的杏花村酒家真的存在。”

    她拉着我走在青石板的小路上,那种亲密,如同人般手拉手,心里竟泛起一阵涟漪。

    来到一个叫万家酒楼的地方,牧清音轻笑说:“你可曾听过那么一则传说,传说李白好酒,喜桃花,汪伦想尽办法也未曾和他谋面,于是就想到一个办法,他派人给李白送去一封信,信上说‘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楼。’李白果然被十里桃花和万家酒楼打动,来到江南后,却发现是一个名叫十里桃花的园子和一家叫万家酒楼的酒家。”

    我望着她神往的脸忍不住问道:“李白是谁?”问出这句话我就后悔了,我看到她那种看白痴一样的眼光,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回头望着那粉红色的杏花林,杏花依然在烟雨中守望着,静静濡染着生命的嫣红。

    闻到那久违的杏花酒香,她比我更激动。支起火架,生火,煮酒。她飞快的跑到杏花林,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束杏花。她把杏花采下来放到酒里,一股浓郁的杏花香味飘出了来。

    牧清音笑的有些得意:“古人有青梅煮酒,我们就来个杏花煮酒,别有一番风味呢。”

    我惊讶的看着她,好古怪的女子,让人忍不住探究。

    走神间,牧清音来到我跟前,竟从我衣服里掏出一幅画来,正是我未题词的那幅。

    我看到她震惊的表,而后慢慢的归为平淡,再开口时,声音有些嘶哑:“你是最富盛名的年轻画家木如风吗?千金易买玉如意,一画难求木如风。”

    霎时我有些失望,闷闷地答道:“我是木如风,可我不是最具盛名的画家,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画家罢了,也没听过那句一画难求木如风,姑娘你恐怕认错人了。”

    牧清音眨眨眼睛:“这幅《江南烟雨图》是你画的就对了。”

    我点点头算是承认。她仔细端详起那幅画,半响,她惊讶的说:“为什么没有题词?”

    我微叹一口气,说:“不瞒姑娘,至今未想出合适的题词。”

    她笑的有些诈,向老板要来纸笔,却把纸笔全都推给我。“我说,你写。”

    我不自主的点点头,只听她念道:“淡云暗雨,烟锁杏花浓。墨云染,伊人翩然入。水袖轻风,吹笛明月楼。牧清音,江南瘦。”句子有些生涩,也没什么韵脚,却很应景,和江南烟雨图相得益彰。我讶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她带给我的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惊喜。

    “木如风,这幅画你要为我留着。”

    “好。”像是中了蛊毒一般,我不自主的答应着,待回过神来时,果然看到她笑的像只小狐狸。

    从万家酒楼出来,我们都带了些醉意。天气仍是灰蒙蒙的一片,雨滴平平仄仄的带着些诗意的韵律。还是青石板的小路,我们手牵着手并排走向西湖,雨中的西湖美得不似在人间。

    踏上乌篷船,我们对坐着,水汽在湖面晕开,烟波浩渺,无垠的湖面轻轻起细浪,引得佳人一片欢笑。时不时的飘来淡淡的香气,似酒香却更醇厚,似茶香却更为苦涩。亦酒亦茶,闻的人却是心魄漾。

    “这是益母草的香味,它们生在那边的踏歌古岸,伴着杏花酒香,弥散在整个湖面。”牧清音淡淡的说。

    我望着她,纷飞的细雨沾湿一袭紫裙,眉眼盈盈处,西湖雨竟能润透我的心。我望向远边的堤岸,浅草才没马蹄,烟雨溟濛,如润如酥。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