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殇逝

    第三百四十五章 殇逝(2072字)

    有琴善上不忍心看慕柔那张苍白的脸,他紧紧握住慕柔的手,这个坚强的女子,为什么到现在才明了自己的内心?有琴善上觉得心里一疼,一些往事在脑海中闪过却是稍纵即逝。

    “不要离开我……慕柔……”有琴善上摸着慕柔的脸说道:“我们的子还有很多,我要带你去看海,我们去骑马,我们一起滑雪,我们站在云朵上看太阳,我们一起架彩虹……”

    有琴善上絮絮叨叨的说着,慕柔听着这些眼睛发出别样的光芒,她点点头,看着边的孩子说道:“好好将影儿抚养成人,告诉他我很他,我非常非常他……”

    有琴善上点点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慕柔,你别说了……”

    慕柔微微一笑,说道:“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她看着沙落说道:“落落,当初我没告诉你的是,不要被眼前的景象蒙蔽了,有些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错过了一时,就会错过一世。”她微微的笑着,那明媚的笑容就像当初的那个开朗的少女,活泼的跟在沙落后,笑嘻嘻的询问着人间的一切。

    慕柔看了看江橙,笑道:“母后,谢谢你。”

    江橙擦擦眼泪,点点头,说道:“我的好孩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孩子……”

    慕柔又看到听欣,微笑道:“你的事我都听说了,我走了之后陛下就靠你了,还有孩子,我希望你能好好待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咳咳咳……”

    有琴善上看着脸色苍白的慕柔,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慕柔,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好不好?”

    慕柔用尽力气微微一笑,这一笑,带着明媚,那眼角的美丽竟不输当年。她看了一眼在旁边熟睡的孩儿,慢慢的闭上眼睛,嘴角还带着一丝满意的微笑。

    “不,慕柔,慕柔……”有琴善上握着那还带着体温的手,那熟悉的呼吸却再也感觉不到。

    “慕柔……”有琴善上口一堵,一口气上不来,生生的吐出一口鲜血。

    “陛下……”

    “善儿……”

    太后和听欣着急的将有琴善上扶住,吩咐小成子宣太医。有琴善上被听欣和宫女们抬到景和宫。整个凤仪宫里一片凄惨,到处是凄惨的哭声。

    不知道有谁在门外挂起了白绫,孩子被妈抱到景和宫,沙落则和太后来到凤仪宫外。

    凤仪宫外,妃嫔宫人太监跪了一地,太后用凄婉的声音代替皇帝宣布:“皇后娘娘薨了……”

    一时间哭声喊声一片,凤仪宫里压抑的让人难受。那白色的绫子在凤仪宫中飘舞,带着别样的肃穆。原本笑语盈盈的凤仪宫里满是哭声,宫人也开始换上缟素,整个宫中全是凄惨……

    沙落行走在诺大的凤仪宫里,宫很大,大的有些触目惊心。那长长的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周围的墙壁上全是各代皇后的画像,沙落看着那一幅幅美丽的画,那上面的人也曾经是那么鲜活。就像慕柔,那么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去了,人世间就是如此无常吗?

    那一幅幅画像像是真的一般,沙落似乎看到了后宫皇后的生活,那些无奈和心酸,最后只剩下这么一幅画证明她们来过这个世界。那些荣华富贵,那些宠幸和挣扎都成了虚幻泡影,什么才是永恒?

    那一幅幅画还在继续,沙落闭上眼睛,被周围的压抑气氛感染,一行眼泪从眼角流出。

    悲欢离合,这就是人生的全部吗?她想起了冷无咎,想起了子衿,想起了百里流云,想起了慕柔云中……想起了太多太多,心里却更加酸楚,人生在世,终究不过三尺黄土,争得到底是什么呢?

    皇后的丧事持续了一个月。有琴善上则在灵堂里守护了一个月,等到他出来的时候,听欣正抱着孩子一脸微笑的看着他。

    “结束了。”听欣淡淡的说道。

    有琴善上回望那肃穆的灵堂一眼,是啊,都结束了。那个柔柔的女子,那个如风般的女子就这样从人间烟消云散,只留下一个结晶。

    “影儿好吗?”有琴善上妖媚的脸上带着柔柔的神,和平常的鸷不同,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关怀。

    听欣点点头,看着怀中的孩子说道:“很可,虽然是早产,但现在已经长开了。太医说小心呵护没什么问题。”

    有琴善上感激的点点头,他看着听欣的眼睛,柔声说道:“辛苦你了。”

    听欣看到有琴善上的模样脸一红,低着头道:“我不辛苦,倒是太后娘娘……”

    “母后?”有琴善上挑挑眉,想起这些年对江橙的冷淡,误会,他突然有些愧疚。“我对不起她……”

    听欣摇摇头道:“陛下,你知道的,太后娘娘不在意这些。”

    有琴善上叹了一口气,看着在听欣怀中熟睡的婴儿,才明白为人父是怎么样的感觉。那种打心底的疼惜是别人模仿不来的。

    “善儿……”一红衣的江橙笑语盈盈的出现在有琴善上面前,她还是一如二十年前的美丽,岁月似乎没在她上留下痕迹。那么美,美的动人心魄。

    “母后……”有琴善上抱住江橙,那温暖的怀抱就像久违了的记忆。江橙看着有琴善上,手有些颤抖,他有多久没这样抱自己了?大约有二十几年了吧,如今终于能获得他的原谅,是不是这就叫熬出来了?

    有琴善上放开江橙,那张绝美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妖媚,他笑着说道:“对不起,是我误会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