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吃醋与吃酒

    第二百八十四章 吃醋与吃酒(2146字)

    “走了……”冷无咎将最后一坛冰酿悉数饮尽,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自顾自各的向着前方走去。

    “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御青岚看着毫不在意的冷无咎,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死不死与你何干?”冷无咎哈哈大笑,摇摇晃晃的继续往前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他的影越走越远,只留下那句气回肠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是不是他也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御青岚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算了……”

    他跟着冷无咎的影走出去,他喝了整整三坛冰酿,将碧萝的库存都搬空了,就连那老狐狸隐空最多也只敢喝一坛,这三坛酒下肚,后果真不敢想象。

    百里流云看着冷无咎和御青岚走出去的方向微微一笑,揽过沙落的肩膀也从人群中走出去。

    “还想喝点什么吗?”百里流云轻声问道。

    “我要和那冰酿,太好喝了……”沙落抿抿嘴,像是在回味着哪冰酿的美味。

    “我和你说过,冰酿不能多喝。你刚才已经喝了一杯了,现在来喝点百花露吧。”碧萝一把夺过沙落手中的冰酿,换成百花露。

    “嘿嘿,喝点没事吧……”沙落眼看着那杯冰酿落尽碧萝的口中,讪讪的笑道。

    “没事,我喝了真没事,但是你喝了就有事了……这冰酿不能喝多……”碧萝说到这里,脸一红,低头拉着阿布。

    沙落意味深长的看着碧萝和阿布,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冰酿喝多了就相当于**了……

    看着沙落了然的目光,碧萝又一阵脸红,低着头不敢看众人。

    “这冰酿采自千年冰泉,加以碧萝草,再合着天时地利人和,接受天地灵气,经历三年才能酿成。这冰酿出自冰泉,初初喝时只觉得甘滑香甜,等到入口之后冰爽清凉,等到入肚之后会如同火烧一般,一般的剂量对人体没什么害处。如果喝多了,就会全,如同媚药……”阿布替正在害羞的碧萝说道。

    “这么神奇的酒?”沙落有些瞠目结舌,想当年她在大学的专业可是酿造类的,好吧,她学的是生物,方向是发酵,再细一点是酿造,但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类型的酒,太神奇了。

    碧萝笑道:“当然,这冰酿原料不同,最重要的是有我的修为在里面……”

    说到这里,沙落了然的点点头,这古代果然有奇人异事。

    广场中依旧有人在跳舞,这下是那种辣舞,几个穿着火红的美女在广场上翩翩起舞,舞姿大胆而撩人,沙落看的有些脸红。

    碧萝轻笑道:“已经是月上西楼了,我们要回去了……”说道这里,她的脸一红,轻声说道:“你们好好玩,明天见……”她扑到阿布的怀里,声音像是蚊子嗡嗡一般。

    沙落看着碧萝羞的模样打趣道:“哟,这是到了洞房花烛夜的时候了啊,嗯嗯,**一刻值千金,二位不能浪费了……”

    “姐姐,你真坏……”碧萝呼一声,拉着阿布的手,羞得满脸通红。

    “哈哈哈,害羞了,流云,你看他们两个都害羞了呢……”沙落一边笑着一边对百里流云说道。

    “姐姐,你再取笑我我就不认你这个姐姐了……”碧萝看着沙落的模样,恨恨地说道:“等到你和无咎大哥成亲的时候,你看我怎么取笑你……”

    “成亲……”听到这句话沙落突然一愣,她下意识的看向边的百里流云,百里流云像是没注意到这句话,眼睛看着远方。

    “呵呵……”沙落一笑,推搡着碧萝道:“快去吧,新郎官都等不及了呢,乖乖……”沙落一边说着一边将碧萝推出去。

    “嘻嘻,那我们先走了……”碧萝不敢抬头看阿布,只是牵着阿布的手向着洞房方向走去。

    “哈哈……”沙落看着阿布的模样突然大笑起来,原来阿布嫌碧萝的速度太慢,直接打横抱起,用轻功飞过去了……

    “落落……”沙落转过头,看到百里流云正一脸认真的看着她,“你他吗?”

    “我……”沙落突然不敢看百里流云的眼睛,“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她喃喃的说道。

    “你一个人就是念她,想她,一天不见就发疯似的找她。一个人就是愿意远远地看着对方,即使她永远不知道。”百里流云说道。

    “呵呵,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沙落摇摇头道:“我不知道怎么样才叫一个人,我只知道,没有无咎,我根本活不下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让你活不下去。那些曾经的刻骨铭心,等到时间的风化后,再次回首,才发现淡的只剩下一个影子了。落落,你为何变得如此懦弱?”百里流云问道。

    “我懦弱?”沙落一愣,前尘万事似乎扑面而来。她被慕容云中救醒之后就依赖着慕容云中,莫名其妙的被冷无咎强。暴,却上了那个侵犯她的人。她至今想不通为什么,她当时那么恨,可是面对冷无咎的温柔却软化了,这难道是天意?她上了侵犯她的人,却和他走失,遇见如歌,又遇见百里流云,来到碧萝城又被动的投进冷无咎的怀抱,这么长时间,她只是依赖她人,只是等着别人来帮她,救她,却缺失了自己的意志。

    “我刚认识你的时候,那么活泼,我是个十岁的小乞丐,你则是一个二十岁的魂魄,那五天我们相濡以沫,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你都能笑着面对,都能坚强而高调的对全世界说我可以,但是现在……”百里流云像是喝多了,他脸色有些潮红,甚至连自己语气中的无奈都表现的一清二楚。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