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荒地残,水漫古城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荒地残,水漫古城(2123字)

    “我?”碧萝高声尖叫道。

    “不行,用我的吧,不要伤害碧萝……”罗布一边说着,一边将碧萝挡在面前。

    “阿布,阿萝,不准胡闹,难道你要看着这天下成为荒土吗?”御征看着碧萝和阿布,有些不忍心,可是他更不能放弃天下而不顾。

    “哎……咳咳……”白泽咳嗽了两声,叹道:“我在此等待万年,饮血无数,今竟然……”他那大眼眶里竟然流出了两滴泪水。

    “世人都说白泽是最善良的神兽,今一见果然如此。”沙落看着白泽,有些奇怪,为什么大家的表都这么悲哀?

    “不要,不要杀掉碧萝,求求你们,用我的血行吗?”阿布的声音带着颤抖,他将碧萝紧紧护在怀里,碧萝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和悲戚,她从来都不知道这次是她。

    御征叹了口气道:“天命不可违啊,碧萝,时辰快到了,你准备准备吧。”

    “不……”

    “不……”沙落和阿布一起喊道。

    “哦?”御征看着沙落问道:“沙落姑娘的不是什么意思?”

    沙落平息了一下,说道:“请问一下,这是什么祭天?”

    御征看着白泽不说话,白泽叹了口气道:“我受重伤,在此修养万年,这万年来,每十年就要用至女子的血来疗伤……”

    “什么?”沙落大叫道:“你为了自己疗伤,用女子的鲜血,这是杀人你不知道吗?亏你还是最善良的神兽。”

    白泽动了动嘴唇,似乎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一切其实都拜姑娘所赐,如今因果轮回,终究还是饮血万世,回转万年。”

    “拜我所赐?”沙落一愣,想起刚才在苏桥上肥遗说的那些话,又联想到白泽说的这些话,一个大概的轮廓在心中成型。

    “天荒地残,水漫古城是吗?”沙落说道。

    白泽点点头道:“牺牲一人救苍生,这是我们的使命。”说完,他看着御征和碧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用我的血呢?”沙落看着白泽,一字一顿的说道。

    “落落……你疯了?”冷无咎和百里流云一起叱喝道。碧萝有些惊讶的看着沙落,眼里满是感激。

    沙落微微一笑道:“如果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那就应该因我结束。”

    白泽摇摇头道:“姑娘的血并不适合我。”

    “那你要怎么样?”沙落有些气结。

    白泽叹了口气道:“除非你解除了你当下的诅咒,这样才会破解那十六个字。”

    “我当下的诅咒?”沙落一惊,模糊中记起慕容云中似乎和她说过,但是她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白泽点点头道:“是的,解除诅咒,还大陆一个太平。”他似乎受了很重的伤,说话都有些吃力。

    “那怎么样才能解除诅咒?”周围只有沙落一个人的声音,百里流云和冷无咎像是石化了一样,不能动,也不敢动。

    “时间未到。”白泽轻轻咳嗽了两声,对着御征说道:“这次的祭天先放一段时间吧,我想等一年或者两年,我们都可以解脱了。”

    御征听到白泽的话,点点头,有些感激的看着沙落道:“感谢姑娘。”

    “感谢我?可是我什么都没做啊?”沙落说道。

    御征摇摇头道:“不,姑娘已经做的够多了,最多两年时间,你们还会回来的。”他哈哈一笑,带着众头领走出大

    “你们也出去吧,我的力量并不多了……”白泽的声音越来越弱,他似乎带着无尽的疲惫。

    “一万年了,终于要结束了吗?”那个微微弱弱的声音响彻在沙落的耳边,沙落向着四周看去,白泽已经消失不见了,血池也消失不见了。

    “百里,无咎……”石化的两个人开始清醒过来,冷无咎一把抱住沙落,似乎害怕她消失,“以后不准你强出头,知道吗?”冷无咎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知道了……”沙落感觉到冷无咎的关心,心里暖暖的。百里流云有些不知所措的回过头,看到一脸苦笑的御青岚。

    “我们出去吧,此地绝非久留之地……”御青岚说完,带着众人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墙壁像是透明的,几个人在墙壁里来回的穿梭,像是……像是……传说中的茅山术。

    用了一盏茶左右的功夫,几个人便走出了地。太阳光照耀在几个人的上,寒气消散了不少,上也舒服了不少。

    “呀,太阳又快落山了呢。”沙落拉着冷无咎的手走向夕阳里,“长亭外,古道边,荒草碧连天……”清脆的歌声从沙落消失的地方传来,百里流云和御青岚相对苦笑了一声,各自离去。

    流云步,是百里流云的成名绝技,却也是他的弱点。很少人知道他这个弱点,但这个弱点却是致命的,那就是不能一心二用。

    落落啊,你让我如何?百里流云苦笑了一声,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命运?如果十年之前没有那段邂逅,也没有那段相濡以沫的子,他和她可能没有什么交集。但是,命运就是这么不堪,冥冥之中似乎早已经注定。

    落落,你是我猜不到的不知所措,我是你看不到的无关痛痒。我们之间,终究会怎么样呢?百里流云看着手心里的命运线苦笑一声,为何这条感线和你的是紧紧相连的?可是……他想起沙落和冷无咎纠缠在一起的场景,头仿佛要炸了,那种心痛的感觉在心中蔓延,落落,你让我何以堪?

    百里流云坐在河边,看着远处。天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黑了,碧萝城里永远都是过的比别处快。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