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传说中的……

    第二百七十五章 传说中的……(2113字)

    “别被这些东西魇住了,我们走吧……”冷无咎将沙落的眼睛捂住,转过了好几个拐角才放开她。

    “这是什么地方?”沙落看着金碧辉煌的大,竟有一种时光交错的错觉。

    “这应该是大了吧,门在那边……”冷无咎指了一个方向,沙落顺着冷无咎手指的方向望去,门前面竟然还有一座桥,桥下黑洞洞的不知道有多深。

    “这是什么地方?”沙落拉着冷无咎的手走向桥边。

    “苏桥。”沙落看了看旁边竖立着的牌子,又看看冷无咎道:“为什么叫苏桥。”

    冷无咎摇摇头,揽过沙落说道:“小心,我记得这个地方有一个守护神兽。”

    “啊?”沙落被冷无咎揽到一边,看着白玉石铸成的石桥不知道在想什么。

    “因为这座桥是为了纪念一个姓苏的女子……”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桥底传来,带着无限苍凉的味道。

    “你是谁?”沙落被吓了一跳,钻到冷无咎的怀里,有些惊恐的看着桥下。

    “我就是这里的守护神兽。”桥下传来巨大的响声,庞然大物从桥下露出一个头来,丑丑的,带着五角,样子很怪异。

    “你是?”沙落看着怪物的眼中没有恶意,不觉得大胆了起来,“你是这里的守护神兽?”

    怪物点点头道:“我是肥遗……”

    “肥遗?”沙落皱眉,她听说过肥遗,属于上古神兽,《山海经》里说肥遗是旱魃之兆,相传肥遗是一种蛇怪,有一个头,两个子,六条腿和四只翅膀。肥遗所到之处干旱丛生,属于上古神兽。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沙落对于上古神兽口吐人言并不奇怪,而且这肥遗并不像是传说中那样凶残。

    “我在等待……”肥遗的声音有些缓慢。

    “等待什么?”沙落继续问道。

    肥遗丑陋的脸上像是出现了几丝笑意,它的声音依旧苍老而荒凉,“我在等待有人来将这一切完结。”

    “我不明白……”沙落说道。

    肥遗道:“你终究会明白的。”他说完这句话,钻到桥底下轰隆轰隆了两声之后再无动静。

    “我……”沙落还想再问什么,却被冷无咎拖住。他的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哪样?”沙落问道。

    “我上次来的时候这怪物直接攻击我,现在却是放我们过去……”冷无咎眉头紧皱,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那是因为我人品好。”沙落笑道。

    冷无咎无奈的摇摇头,跟着沙落走向石桥。

    石桥上也刻画着一些石画,一幅一幅的,和刚才的壁画不同的是,这里似乎带着浓浓的悲伤。一幅幅真的石画像是在重新演绎一场倾城之恋。

    “我感觉到了石头的心跳。”沙落捂住口对冷无咎说道。

    冷无咎笑道:“我感觉到了婴儿的哭声。”

    说完之后,他们两个相视一笑,向着远方走去。

    在他们走过去没有一刻钟时间,御青岚和百里流云也来到苏桥。肥遗早已经在桥边等待。

    “你们也来了啊……”肥遗硕大的子一动一动的,看起来有些好笑。

    “我们也来了?”百里流云有些不理解肥遗的意思。

    肥遗似乎笑了笑道:“终于快要结束了……”他说完这句话对着御青岚笑道:“少城主,别来无恙。”

    御青岚有些奇怪的对着肥遗拱拱手道:“敢问上仙,那两个人去了哪里?”

    肥遗笑道:“他们已经通过了石桥,现在怕是到了白泽那里了吧。”

    御青岚脸色一变,说道:“明天才是祭天的时间。”

    肥遗道:“这是第十年,提前一天。”他说完这句话不再开口,剩下的两个人却脸色大变。

    “父亲,哎……”御青岚拉着百里流云的手走向石桥,在石桥尽头消失不见。

    过了石桥,是一间密室。过了那间密室又是一间密室,想当年他就是在第一间密室救醒的冷无咎,如今他又到白泽那里,会不会又有危险?

    “轰隆隆……”“轰隆隆……”一阵巨响传来,地的尽头似乎发生了什么,御青岚脸色苍白的向前奔去,百里流云紧紧跟随着他的脚步。

    转过了密室,又转过了几个大。最后两人来到了一个类似血池的地方。沙落和冷无咎两个人正站在血池的旁白,而那白泽则正在看着他们。

    “落落……”御青岚和百里流云共同叫道。

    沙落回过头,看到一脸焦急的御青岚和百里流云,冲着他们一笑,招手道:“你们两个人快来看,这里有祥瑞神兽……”

    原本焦急的两个人听到这句话,展颜一笑,随即觉得一头黑线。她当这里是动物园吗?

    “你们都来了……”白泽苍老的声音传来,他的语气很低沉,像是重伤未愈。

    “都?难道还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沙落对这白泽有着别样的好感。

    白泽看向沙落的眼神很柔和,他冲着虚空说道:“既然来了,那就都出来吧。”

    白泽的话音刚落,沙落就看到御征带着碧萝城的几个头领出现在面前。他们还带着不知道什么法器,还有酒菜丹药之类的。

    “祭天的时候又到了吗?”白泽的声音中带着无限的凄凉,他对着御征说道:“这次是谁?”

    御征脸色苍白,一脸凄然的说道:“属下的小女,碧萝。”说完这句话,他不敢看碧萝,碧萝和阿布则是一脸惊愕状。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