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

    大门落下的同时,他的脸上泛出慕容云中式的温柔笑意。洞外的阳光很好,他抬头望着天,将眼泪吞回肚里。

    



    “从此天涯海角,没人再能看清我的脸。”他突然重复着说道。双手攥的紧紧的,冲着石门磕头之后离开。

    



    枫泾,那是慕容云中居住的地方。冷无咎微笑的看着那曾经的过往,眼底有泪在流淌。曾经的美丽都化为如今的绿野茫茫,那些存在的恋,分明是一味刻骨铭心的毒药。

    



    “人,不能轻易许下承诺,不然就会成为心灵的枷锁。不管是一年还是一万年,都是一种桎梏。”耳边突然响起了慕容云中的话,那些简单的哲理如今才能体会。是不是我许下的这个承诺也会追随我一辈子?冷无咎微微一笑。打开房间里的窗户,窗外是大海,很美很大的海。

    



    “海的另一边依然是海,大海是没有尽头的,就像人的**。所以,你要控制你的心,心在,一切都在。心不在,一切都不在了。”慕容云中的声音似乎在耳边回,“心不在了一切都不在了”在一个季节里,他轻轻的对他说。冷无咎微笑着看着房间里的一切,那些陈设还是原来的模样,只不过少了曾经的人。

    



    “十二,只要控制住心,那就控制住了全世界。”冷无咎用手指摸着慕容云中一幅画,那绝美的姿如同活着一般,栩栩如生。

    



    “咦?”冷无咎发现画不对劲,仔细一看,赫然发现画上的人额头上竟然有一朵桃花。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愕然。想起那个懒洋洋胖乎乎的小狐狸,一个大胆的不可思议的设想在脑海中呈现。“不,不会的,这怎么可能呢?”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自嘲一笑。

    



    退出房门的时候,冷无咎回头望了一眼,微微一笑,“慕容,从此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好吗?”他微笑着转,只余下枫泾里简易却精致的房子。

    



    斜晖脉脉,水悠悠。伊人去,醉当缱绻,泪空留。桃花泪,开时似血,落时是血,惟留骨中香彻。至而今,无言相望,默默,一片枫红。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