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醉酒调戏

    两眼微醺的时候,慕容云中拉住沙落继续端酒的手,“这样下去你会喝醉的。”

    沙落豪气干云,“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还没背完,沙落一个骨碌跌下去,没有预料中的疼痛,相反落进了一个软软的怀抱里。

    “咦,霍建华?你为什么满头白发?”沙落看着眼前的人,突然闪现出当红小生霍建华的影子。

    “霍建华,你长得好帅啊。”沙落将头埋在慕容的怀里,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什么。

    “哈哈……”花飞雪在一旁笑的抽筋,冷无咎则面无表。“喂,木头,笑一笑嘛。”花飞雪用手捅捅一脸清冷的冷无咎,有些不悦。

    冷无咎冷冷的看了花飞雪一眼,拿起酒壶走到一边去。

    “什么人嘛……”花飞雪有些不悦。她转向慕容云中,“你这个徒弟真是个木头,再加冰块。一点玩笑都不懂,什么人嘛……来,来,白白,我们一块喝,不理他们。”说完,她抱起边的白狐,稀里糊涂的灌了不少酒给它。

    “来,妞,给爷笑一个。”沙落不知道在做什么美梦,梦中也不忘调戏美男。

    “怎么回事?这丫头是不是被你教坏的?”慕容云中无比郁闷的说道。

    “嗨,慕容云中你怎么说话呢?虽然你是师父,但也不能血口喷人啊。来,白白,我们去一边喝酒,不打扰人家亲。哼……”花飞雪抓起一坛子酒,气呼呼的抱着白狐离开。

    慕容云中抱着醉酒的沙落,离开也不是,坐着也不是。“这个死丫头,会把落落教成什么样?”他有些无语。

    “哇哇,师父,**一刻值千金啊,你和小师妹慢慢享受,我去会会咱们家的大冰块。”花飞雪的声音从远方出来,慕容云中咬牙切齿的只想骂她个狗血淋头。不过在印象中,每次都是她赢。“算了……”慕容云中自语道,“落落,你个小傻瓜,以后出去被人给卖了都不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穿过千年之倾城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