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性命险中求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默默的小黑 书名:天隐江湖
    岳阳楼,湘南的一处胜地,无数的文人客,英雄豪杰在此留下了他们的足迹。现在,八月十五的中秋佳节,这里却成了战场,来的这里的武林人拼命的厮杀在一起。忘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忘记了远方的家人还等着他们回家团圆。一道道血剑滑过夜空,一声声惨叫惊秫响起。

    现在场中的人已经没有一个是完好无损的,哦,除了三个奇怪的家伙的,就是诸葛睿,小侯爷和南宫琪,三个人就这样站着已经半天了。刑老比较好点,他的功力要比司马福高了不少,虽然无法抽,但是上没有半点伤,反而是司马福,头发凌乱,呼吸急促,衣衫也破碎了不少。还没出山便被排在十大青年高手前两位的王麟和寒夜果然不负众望,两个人对付武林四公子中的三位绰绰有余,他们两个的势也比较不错,至少都没有受伤,司马杰比较险,他不单打独斗,一会儿帮助轩辕豪打王麟,一会儿帮司马克打寒夜,反正他是不会单独面对任何一个人,轩辕豪和上官克也没办法,既然已经交手就没法轻易脱。轩辕豪三个上都已经受了不少的伤,不过都不是太重。场中最精彩也是最好看的就是丝和无名无字的战斗了,一边是虎虎生风,另一边是千百媚,把一刚一柔发挥的是淋漓尽致。并且双方都是一沾既走,看来都非常忌惮对方。神风谷的张阳和黑域门的黑天,争抢第三位置的两个人都打出了火气,谁也不藏私,将各自的绝学奇招全部施展了出来,两个人上都无一完好的之处,不过到现在两个人还是生龙活虎,看来谁也不想示弱,如果只有他们两个的话,肯定会赢了众多的喝彩,可是其他人都自顾不暇,也没人为他们喝彩了。王猛和西门庆都是怒发冲冠,谁也不服谁,两个人都显的有点狼狈,不过也都彼此忌惮对方的背景,也都没有下杀手。大宝哥俩的双子剑阵竟然把轩辕仲恒和上官倩缠的没一点脾气,轩辕仲恒两个人已经拼劲了全力也无法对大宝哥俩造成有效的攻击,反倒是两个人好几次都差点丧命,轩辕仲恒也惊讶这到底是什么势力中的人。剩下的打斗都是混战,只要看到不认识的人都是攻击的目标,萧族的其他十几个人都不是庸手,在萧玉的四周围了起来,没放过任何一个人进去,不过他们也抽不出手去救萧玉,人太多了,必须得保证没有人能够接近萧玉。场面一时刀光剑影,拳劲脚风,血横飞。虽然赶不上地狱修罗战场,但也是惊人颤栗的。

    萧玉迎躺在地上,睁着眼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耳边的喊叫厮杀声放佛在另一个世界,萧玉静静躺着,忘记了伤痛,也忘记了生存,嫣红的血液不断的从他伤口处流出,他的双眼已经朦胧了起来。他好像就这样睡过去,不要醒来,当他的双眼快要闭上时,他看到天空中的月亮中出现了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她在盛开的百花中欢快的跳着,蝴蝶在她边随着她飞舞着,她回头,露出了天真可的笑容,萧玉的耳边响起了她美妙的声音:“玉哥哥,你记得要回来看馨儿哦。”萧玉猛的睁开了眼:“馨儿,呵呵,玉哥哥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酒神南宫羽天看着眼睛就要闭上的萧玉,正准备到他的边,脚步已经迈动,忽然看到萧玉猛的睁开了眼,立刻停住了脚步,他的脑海中回响起了他看到的那封信。“除非萧玉就要死去,否则不要轻易出手帮他,靠自己活下去才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萧玉挣扎着盘腿坐了起来,他要趁现在没有人注意到他抓紧恢复功力,双手相握手心朝天,家传内功心法天隐诀一遍一遍的迅速运转全,酒神在远处看的不住点头,离萧玉最近的王麟几个人都发现了萧玉的动作,各个都是暗自焦急,谁都想现在冲过去一次了结了他,可是这几个人彼此都戒备着对方,只要谁稍微有点接近萧玉的意向,马上就会遭到最猛烈的攻击,所以只能看着萧玉运功恢复。刑老也看到了萧玉的动作,内心放松了一下,招式上更见凌厉,司马福就惨了,本来就不是刑老的对手,现在更是连遇险境,若不是靠着自家深奥的轻功法,早就败下来了。

    终于,萧玉收功慢慢的站了起来,萧玉活动了下体,只觉得浑都是痛的,运转了下内力,摇了摇头,内力才恢复了十之二三,逃跑根本没有希望啊,如果让别人知道萧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这么多的内力肯定会惊讶他内功心法的厉害,现在武林中最有名的心法就属莲台心法了,就算是莲台心法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恢复二三成功力的。萧玉不知道他所习的天隐诀是多么的深奥。故而还不是太满意。

    萧玉四处看了看,看到这么混乱的局面也是呆了呆,看了看离路边越来越远,想要从哪走根本不可能,忽然萧玉看到了他来时乘坐的小船,眼睛一亮,暗道:“怎么把他给忘了。”湖中就只有这么一个船,如果乘船逃走就不会有人追了,不过距离岸边太远,中间又没有外物可借力,就是乘风破浪的轻功再高明,不借外物之力的话也上步了船的。萧玉在暗自思量着办法,怎么能够从船上逃走。

    在萧玉站起的时候,不止是离他最近的王麟几人看到萧玉站了起来,在外围的人也都看到了,而此时已经没有人能够抽出去对付他了。不过大家的动作都慢了下来,不在像刚才那样用全力战斗了,当然除了神风谷的张阳和黑域门的黑天,他们两个可是杀红了眼,对外面已经不管不顾了,其他的人都清醒了此行的目的,分出了一半的心神都在萧玉上,看到萧玉站起来后就没再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人现在出头攻击他。

    半天,萧玉一咬牙暗道:“就这样做了,富贵险中求,现在是为了自己的命更得险中求了。”心中一狠,猛然抬起了头。

重要声明:小说《天隐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