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乾坤八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默默的小黑 书名:天隐江湖
    “哈哈...”在众人四处寻找萧玉的时候,岳阳楼已经残缺的楼顶上传来了猖狂的笑声,众人看过去,昏黄的灯光下,破碎的衣衫在夜风中飞,血污的脸在夜空中狰狞,一把残缺的剑在手中低垂。“萧玉”众人惊然大叫,一时道道影从空中蹿过,重新包围了岳阳楼。

    本来萧玉的全功力已经消耗殆尽,上的伤和内伤也危及生命,不过就在众人都被鹤羽扇吸引过去的时候,萧玉挣扎着将临走前内阁大长老给他的少林寺大还丹悄悄的服了下去,在整个武林仅存五颗的少林寺大还丹的帮助下,萧玉的伤势加速的恢复着,内力也渐渐的凝聚了不少,在众人快要放弃对鹤羽扇的注意时,恰巧酒神南宫羽天的出现又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萧玉睁开眼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一个人关注他,心中暗喜,可是当他看到离路边的树林这短短的三米中,竟然被人站的满满的,根本就没有空隙过去,萧玉无奈,总部能这样躺在这等死,看了看他过来的方向,王猛和小侯爷两个队伍离的比较远,他们中间的人站的也比较散,没办法,萧玉当时就做了决定,既然没办法逃出,那就大闹一场吧,决定以后,萧玉慢慢的一下一下地挪动着子在他们中间穿插而过,萧玉感觉到酒神南宫羽天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当时吓的他一冷汗,不过在酒神只是滞了一滞,随后他便开始认诸葛睿这个孙子了。萧玉复杂的看了一眼酒神,又悄悄的继续他那艰苦的旅程,当众人发现他不见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岳阳楼的楼顶,看着众人在寻找他的时候更是忍不住放肆的大笑了起来。

    下面都在吵吵嚷嚷,这么多的人竟然被一个负重伤的人在自己的眼前消失,竟然不隐藏起来,还这样肆无忌惮的放声大笑。众人只觉得他疯了,笑声消失,萧玉的眼睛此事已经完全张开,深邃不见底的眼神冷冽的扫视下面的人,抿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被看到过的人只感到上一阵冷意。竟然没一个人敢冲上去。

    酒神低语道:“他就是萧玉?”不过声音低不可闻,就连在他边的南宫琪也没听到。

    王麟看着这个站在楼顶上的人,双眼充血,到现在这个人还没死,他已经不能再等待了,天王的轻功法瞬息千里一动,便已出现在了和岳阳楼同样高的半空,一声大喊“天子的召唤”呛的一声,闪着寒光的剑出鞘,王麟硬生生的停留在了半空,枯黄的落叶疯狂的向王麟聚集,本来还是微弱的秋风,现在已经疯狂的刮来。“杀”喊声震溃了聚集在一起的落叶,在满天飞舞的路叶中闪着寒光的剑随着王麟的法袭向了萧玉。上来就是皇者之剑中的杀招。萧玉服过大还丹经过调息勉强恢复了一半的功力,面对如此威力的攻击不得不全部提了出来,手中残剑一挥,“天外飞剑”一道无匹的剑气自远处的空中极速穿过迎向了王麟。

    在下面观看的酒神南宫羽天猛的直起了子,浑浊的双眼闪的精光,握着拐杖的手已经是青筋毕露,嘴里还喃喃的说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此时大家都在注意着上方的打斗,没有人发现酒神的异状,但是有个人却注意到了,那就是自酒神一出现后便对他时刻注意的刑老。刑老心中一紧,他不知道南宫羽天是什么样的态度,又见他这个样子更是有点担心他会对萧玉出手。

    王麟知道此剑法的厉害,刚一接触到剑光,便是一个回旋大喝一声:“皇者的威严”剑擦着剑气上扬,借力一跃,王麟散发的气势迫着狂风肆虐,举过头顶的剑横空斩下。萧玉的一剑没有奏效,没想到王麟变招如此之快,气势更是惊人,没办法,萧玉“乘风破浪”法一起便躲过了这一击,本已残缺的岳阳楼在王麟的一剑之下已经完全坍塌。

    下面的人都看着王麟斩下的这一剑眼放异彩,王猛也满意的点点头,小侯爷的眉头挑了挑,黑天摇了摇头,武林四公子都已呆住,神风谷的张阳却是满脸兴奋之色,而冥府的寒夜紧紧的盯着王麟,嘴角一丝残忍的笑意令人心颤。一直在远处没有离开的慕容若雪对王麟露出很欣赏的神色,一旁的丫丫更是欢喜的道:“一帮没本事的家伙这么半天还杀不掉那个小子,我们的王公子一出就吧那小子从楼顶上退了。”慕容若雪白了她一眼没说话。“呵呵”妖媚的声音响起,丝鲜艳芬芳的嘴唇张了张:“果然不愧是还未出山便已被排在武林青年十大高手中的首位,天王的人还真是让人头疼哦,呵呵。”“哼”王猛和血杀同时哼了一声。一个是对丝的不满,一个是对他话语的不屑。不过丝没有跟他们俩纠缠,说完便继续关注上面的打斗了。

    萧玉躲开这一击之后,无影步便踏出,不过这次却显的有些力不从心,因为空中留下了一道残影。王麟看着萧玉出现在他背后,看也没看便转施出了王猛也用的一式,“天子的惩罚”随着王麟的转,手中的剑竟然也发出了微弱的剑气,虽然弱小但也是不得了啦,剑气刹那便功到了萧玉的面前,萧玉手中的剑已经无法再用,一声“鹤变”萧玉双掌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向来的剑气推出,顿时在空中出现了一个鹤行的拳头,隐隐还有鹤鸣声传出,哄的一声撞上了剑气。气消鹤散,萧玉被这力道击退到了不远处的树尖上,王麟则站在了已经坍塌的楼顶上。

    王麟定定的站在楼顶上,张大的眼看着萧玉,口中极难的吐出“乾坤八变。”不止是他,下面但凡势力比较久远的门派,其带头人都是一样的表看着萧玉,他们的目光就是像是看着一个会说话的猪一样。而那些小门小派或者是在百年内成立的门派的人虽然震惊萧玉这种怪异的武学,不过也只是震惊而已,没有像那些人一样的目光。

    酒神一直紧绷的子这时已经松垮了下来,腰也弯了下去,口中还在自语:“果真是这样的。”南宫琪也没有什么表,看来他并不知道萧玉刚才用的武学是多么的惊世核俗。这样的话那些大门派的核心弟子就是知道的了,因为他们很震惊,也很恐惧。他们知道乾坤八变的意义。只要是存在达到两百年的古老门派,或者是一些古老的高手传下来的弟子,都有这样的记载:“两百年前的武林大战中,席卷了全部的武林门派,已经不分正邪厮杀在少室山上,杀的所有人都已经神志不清,就像是小溪一样流着的鲜血鲜染红了整个少室山,就在所有的门派精英只剩下区区几百人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着麻布衣服的老者,只用乾坤八变这一样绝学,一人击败了最后的所有人,最后将祸乱的发起者一拳击毙,同样也击醒了这最后的几百人,使武林保留下了生存的种子。这个是用乾坤八变的老人也就此消失从未出现。生存下来的武林人都把这件事看成绝密的隐藏了起来,但是代代的相传还是会有人知道,而萧玉刚才所有的就是乾坤八变的鹤变。

重要声明:小说《天隐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