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萧玉不见了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默默的小黑 书名:天隐江湖
    酒神南宫羽天颤巍巍的来到中间,一双浑浊的眼睛看了看诸葛睿,不大的声音却传遍全场:“鹤羽扇,一把不是兵器的兵器,武林兵器谱上排名第三,已有百年未在武林中出现,不是鹤羽扇有多大的功能,他只是一把很普通的扇子,不普通的是拿扇子的人,你们得到他又有何用,鹤羽扇象征着拿他的人的份,为了避免带来杀之祸和灭派之灾,你们好自为之吧。咳咳”

    众人皆都变色,这个典故大家当然都知道,只是初次见到武林中传说才有的鹤羽扇,一时都被蒙蔽了心智。南宫羽天慢慢走到诸葛睿面前,问扶着他的人:“琪琪,你说的就是他吗?”扶着他的人对着南宫翔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道:“祖爷爷,就是他了。”原来这个比女人还要漂亮的男人赫然是在陈年老店遇到的假南宫翔。诸葛睿一抱手道:“久闻南宫前辈大名,今有幸得见,晚辈甚感荣幸。”对着也算是传说级的人物,诸葛睿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态度。“哎呦,诸葛公子,你什么时候也学得这么有家教了。”诸葛睿翻了翻白眼。“琪琪,胡闹。”酒神斥了他一句,假南宫翔对着诸葛睿吐了吐石头。

    “咳”酒神看到了站在诸葛睿后的刑老,浑浊的眼中亮了一亮。看了刑老一眼道:“持鹤羽扇的人就是不凡,连这等人才也在其门下。”刑老依旧平淡的双手环没有说话。诸葛睿见状赶紧道:“前辈。”还没等他往下说,酒神便出手打断了他:“手持鹤羽扇,小伙子,我也不敢以前辈自居,当年我曾欠上一个持鹤羽扇的前辈一条命,答应过他鹤羽扇在出世的话,如果持鹤羽扇的人有什么命令,我老酒鬼就是牺牲命也要完成。”

    在周围的人听到此话都晃了晃子,天哪,一个十大高手中的高手竟然会听别人的命令行事,还不止这,酒神背后的南宫世家岂不都要听命于这小子了吗?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都不信地看着酒神南宫羽天。

    诸葛睿连忙道不敢不敢。酒神没在意其他人的表继续道:“今有我在,就别想有人打你的注意,我听琪琪说你姓诸葛,呵呵,是上一位持鹤羽扇前辈的子孙吧。哦,对了,我还有事没跟你说,这个是我的孙子,不是那个不争气的南宫翔,他叫南宫琪,呵呵,你们早就已经认识了,只是不知道他叫什么,今天你们算是真正的认识了,呵呵。”南宫琪面色一红拉着酒神:“爷爷”诸葛睿也是异常尴尬,这什么跟什么吗?一个不像男人的男人竟然还撒。诸葛睿道:“前辈,虽然你与我族中的前辈有过约定,但那都是过去的事,如今是我拿着扇子,我们还是依江湖规矩的好,我还是叫您前辈吧。”酒神沉吟了一会道:“这样吧,你就跟琪琪一起喊我爷爷吧,呵呵,这不难吧?你叫诸葛睿,我就喊睿儿可好?”诸葛睿连忙称是。

    白白的任得这样一个爷爷,换成谁都该高兴,可是诸葛睿却是愁眉苦展,而南宫琪则显的特别高兴。就这样酒神他老人家在这么多人的环顾下,一点也不在意的认了个干孙子。周围的人虽然都有些不耐烦,但是也不敢插话,小侯爷的脸色更是连变。酒神又问道:“睿儿,你也要参与慕容姑娘这件事吗?”诸葛睿看了一眼刑老,见刑老摇摇头便道:“爷爷,其实这次的事我也来凑凑闹而已,并不是因慕容姑娘,并且我也不想某些行为不正的门派如愿以偿,按我的想法是最好萧公子能够成功脱围,不给任何人机会,这样,武林一时也乱不起来。”酒神咳了咳:“呵呵,果然还如当年,鹤羽扇还是侠肝义胆,为武林安危奔波劳碌。”

    忽然酒神一声怒斥:“混账的小子,给我滚出来。”众人都很惘然,这是对谁发火呢?只见南宫翔极其尴尬的走了出来,本来在酒神南宫羽天到的时候,他就慢慢的挪到了外围,现在还是被酒神叫了出来。南宫翔泄了气的走了出来,低着头搭着肩,一小步一小步的走着,哪里还有一丝武林四公子的风采。众人只觉好笑。来到酒神面前寒冷一声祖爷爷就没在说话。酒神看着他弯着的腰:“咳,你们这对不争气的父子,真是气死我了,还把注意打女人的上了,哼,不争气的子孙啊,我南宫羽天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子孙。”南宫翔低着头看着脚尖一句话也说部出来,他可不敢在这个祖爷爷面前废话半句。“你们不就是贪图慕容姑娘背后的势力吗?啊,不发展自的潜力,却弄这些旁门左道,真丢我们南宫世家的脸面。哼,这件事你就到此为止,不得再参与,一会就随我回去,你那混账老爹也该教训了,十几年不回去越来越没出息了。”

    不止是南宫翔。其他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酒神在指桑骂槐呀,这些人在这不单单是为了慕容若雪的美貌,更主要的原因就是她背后三个庞大的势力,酒神这样骂他们的脸色当然不怎么好看,只是没人敢出来说话而已。酒神骂完也没理睬南宫翔。琪琪对着南宫翔道:“哥,我早就传信给你们了,就是不听我的劝告,这下好了吧,哼,爹也真是的,明知慕容姐姐是有苦衷的还这样做。哼。”酒神对着诸葛睿道:“睿儿,真是丢人啊,家中出了这对没出息的父子,唉,也怪我没教导好。”诸葛睿忙道:“爷爷,这件事换做是谁都不会心平如水的,你看这不所有的势力都在这了吗?南宫家主也是为了家族好啊。”酒神哼了一声,转过看着小侯爷道:“哼,武林官府这几年越来越不像样了。”小侯爷连忙道:“南宫前辈,刚才只是小子一时意气用事随口说说而已,万万不敢打鹤羽扇的注意。”傲气凌人的小侯爷不得不忍气吞声,酒神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酒神哼了一声,环顾四周一遍道:“还有人想要鹤羽扇的吗?”全场一时寂静无声,没一个人说话,连呼吸声也轻了不少。王猛和司马福也都着地面。酒神见没有人说话便颤微微的摆了摆手:“睿儿,这件事也不是我们能够做得了主的,就看事的发展如何吧,目前我们不宜插手。”诸葛睿连忙道:“爷爷说的是,就看萧玉自己的造化了。”

    众人听到萧玉的名字时,这才想起来他们是为什么而来的,忽然一声大叫:“萧玉不见了。”众人大哗,全都看向了原先萧玉躺着的地方,那里只剩下一滩血迹,人已经没了踪影。

重要声明:小说《天隐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