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仙子 仙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默默的小黑 书名:天隐江湖
    “落叶飘零,暗香疏影,飞鸟已尽花含烟。凉风萧瑟,意静心清,流水已没花如烟”洛阳西郊的天池山处,依花谷内落叶缤纷,如海洋般红艳艳的枫叶掩盖了这处山谷,地面铺满了火红的枫叶,覆盖在谷内的每寸土地,枫树上的叶子那随风摇曳的姿偶尔似不风一样的随风飘舞在这天地间。条条的小溪环绕着四周穿插在谷内,溪水从各处泉眼中欢快地流淌出,最后汇集在谷中央的小湖中。谷内亭台楼阁林立,人影绰绰,空气中弥漫这若兰似馨的芬芳。

    “人人解说悲秋事,不似诗人彻底知”幽幽的诗句叮叮咚咚如那音律般响了起来,幽美、舒心。湖中心的凉亭里,一白衣胜雪的女子,凭栏远眺。洁白素雅的裙子随风飘动,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肩若削成腰若约素,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莲步微移,缓缓的转了过来,风停了,云散了,溪水止住了,正在飞翔的大雁撞在了一起,正在飞舞的枫叶停在了半空,这一刻,时间也停止了它的步伐。你看,标准的古典瓜子脸,水剪的双眸,新月般的眉黛,樱桃样的小嘴不点而赤,冰霜的肌肤白如玉,腮边两缕发丝无风自动,亭亭玉立的体态,气若幽兰。沉鱼落雁之姿无法形容一丝的态,闭月羞花之容无法表示一毫的貌,倾国倾城之色无法代表这不食人间烟火般的美。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她就是遗落在凡间的仙子,她就是贪恋在尘世间的女神。

    莲步款款移至凉亭中的琴边,纤纤如玉般的手指轻抚琴弦。顿时那宛如阳白雪的天籁之音,欢快的洒落在谷内的每一个角落。细细听来,一种深沉却飘然出世的感觉弥漫心头,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深深的为心灵进行一次洗礼。谷内的行人,空中的飞鸟,流淌的小溪,奔跑的动物,火红的枫叶,都在遥遥的聆听,聆听这能够洗涤心灵的仙曲。

    蓝天、白云、山谷、枫叶、小溪、湖水,还有那天籁般的音乐,衬托着如梦似幻的仙子,以天为幕,地为笔,刻画出一幅溶于大自然的“仙子仙曲”图。

    “雪儿姐姐”一声百灵鸟般的叫声打破了这美妙的画面,一翠绿衣衫的小丫头来到了亭子里,呵,圆圆的大眼,长长的睫毛,瑶鼻丹唇,活脱脱一个美人坯子,长大后也是一个祸国殃民的角色。一双大眼水汪汪地看着仙子:“雪儿姐姐,你真是越看越漂亮了,丫丫都不忍心看你了,一看到你我的心就砰砰的直跳。”说完还陶醉的捂着小心肝。“呵呵”如那仙曲一样的天籁之音响了起来:“你个鬼丫头,天天都跟在我后面,也没见你捂着眼不看我啊,呵呵。”哦,天哪,梦中的仙子笑了,笑了,笑的人神魂颠倒,笑的人灵魂出窍,月牙型的眼睛眉毛,红红的脸腮,吐气如兰的小嘴。痴了,这能与月争辉,与江河媲美的笑容,深深的震撼着心灵!她真的就是活脱脱从画中出来的一样,不,她就是画,一个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的无一不完美的仙子。小丫头痴痴的叫道:“雪儿姐姐,你不应该是武林第一美女,你是天上第一无敌大仙女。”原来,这梦中仙子便是被公认的武林第一美女慕容若雪。那个小丫头则是她的贴小丫头丫丫。

    慕容若雪无奈的摇了摇头:“行了小丫头,天天看着我还这样,真拿你没办法。”说完轻轻的打了丫丫的头一下,丫丫醒过来,擦了一下嘴角,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因为雪儿姐姐你很少笑啊,所以一看到你笑就忍不住了,怪不得你不经常笑呢,嘿嘿,你是怕把人都迷住了,怕被人追吧?”“鬼丫头,就你脑子好使,你要不嫌以后堵人烦的话,那我就去外面笑一笑。”丫丫赶紧拨浪鼓的摇头:“雪儿姐姐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再被人围攻了,你不知道哪些油头粉面的家伙多讨厌,一群臭男人苍蝇一样的盯着我们,不知道我们雪儿姐姐已经有意中人了吗?哼”慕容若雪双颊微红,又是不一样的风姿,气的打了丫丫一巴掌:“死丫头不要乱说,什么意中人啊,别让人听到了。”说完还四处看了看。“嘿嘿,不是吗,王麟王公子喜欢雪儿姐姐,而雪儿姐姐也喜欢王公子,你们真的是郎才女貌,天造的一双,地设的一对。”丫丫摇头晃脑地说着。慕容若雪泛着桃红的想脸,水水的眼睛更添一丝媚态:“小丫头片子,你才多大,什么喜欢不喜欢的,乱七八糟的,以后在外人面前不要乱说,否则,罚你面壁三个月。”丫丫厥着个小嘴,不服的嘟囔着:“明明就是彼此喜欢,还不让人说。”“你还说”慕容若雪嗔道。说着就向着丫丫抓去,丫丫蹦蹦跳跳的逃开了:“呵呵,坏姐姐,我不说就是了,跟你说正事。”慕容若雪回到清冷飘逸的样子,用手捋了捋发丝:“说吧,什么正事,看你一天到处乱跑,是不是又惹到谁了啊。”丫丫嘟着嘴道:“我哪有,刚才师父让我来叫你去落花厅,好像姐姐的父母今天来了。”“我父母,他们两个吗?”慕容若雪凝着眉问道。“好像是的,我听环儿姐姐说,是他们两个一起的。”慕容若雪沉思的低低喃着:“奇怪,他们两个不是不见面的吗,怎么一起来了。”

    丫丫的眼珠慧黠的一转:“我听环儿姐姐说,这次他们来会对姐姐不好,雪儿姐姐你一定要小心他们。”“呵呵”慕容若雪抚着丫丫的头道:“傻丫头,他们是姐姐的父母,怎么会对姐姐不好呢,正好我也想他们,好长时间没见了,还说过段时间去看看他们呢,他们竟然先来了,看来也是想我了,呵呵。”说完,慕容若雪便拉着丫头轻飘飘的向着那片密集的建筑群走去。

    唉,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掉,我梦中的仙子终究还是朝着她那罪恶的深渊走去,我却不忍心拦她,也不该去拦她,下面还有我的仙子以后的故事,就让我和我的仙子一起度过这段逃也逃不掉的时光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隐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