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现代。第一章我的美女保镖第一节梦境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星域神话
    一片蒙胧虚淡的空间内,黑暗与寒冷共袭,似梦似幻。

    无尽的苍穹深处,破碎的虚空彼径,越往内走、暗黑的星空之中演化出无尽的寒意,虚空内仿佛藏着幽灵般的杀手,时刻在盯梢着自己。

    一片萧静、一片幽沉,虚虚实实的星域深处,仿佛是谁在召唤?

    一股莫明强大的吸引,发出探险惊奇的思想。一步步踏在这虚空之境,没有地面,然而感觉却又是那般真实。

    没有任何光线透进来,有的飘浮在星域上空的无数碎星陨石。泛发出一种暗淡的奇异星光,光芒不强,每颗星石秘发出的暗淡光芒,只能模模糊糊的照亮着一尺来远的地方。

    但是,若是有无数的陨石悬浮,这片星空内,也隐隐弱弱可以看见虚虚淡淡的景色。

    踏在这虚空深处,进入一片古怪的星域之境。但见无数的星石悬浮,黑暗仿佛是这里的主宰,星石越发稀少,星光暗淡、零零的碎星,牵引着星空的路甬,仿佛在指引着路的走向,不知前方是何等星域、一直向前延伸着。

    虚空的彼岸,深深发着一股强大的吸引,有一个人最重要的人,仿佛在等待你、期盼着!

    走过无尽的虚空星域,前进入一片星空,后方袭来的暗光,随之将其吞噬。虚空之上,栖仿佛进入另一片梦幻之境。

    一片银渍的光线,从暗虚的星域中照而来,几似落霞之光,道道束束,直在面前,梦幻的虚境深空之处,仿佛披上了一层银光战甲、光芒闪砾。

    黑暗的虚空中,顿时被照的明亮透彻。

    无数的星石染上了一层银光,几如一颗颗飘浮在边的星星般,闪砾着光辉。

    然而,那星空的最深处,呼唤、吸引的感觉,如一潮水一般从前方泳来。面对着那虚空深处,面对着这潮水般的呼唤之觉。

    游离在这虚空之境,向那深暗幽幽,虚若梦境般的星域之处飘了过去。

    走进一片暗淡无色的境区之中,后的银渍之光,突然消失,黑暗趁势,快速袭上了这片暗幽的深空。星域内,再次变得蒙胧黑暗起来。

    一步……一步……

    面对着彼岸的尽头,他踏着沉重的步子,踏在虚化的星域之前、步步前行。

    那星空虚暗的深处,走过一片暗淡的星域之后,一个强大的影,出现在了眼前!

    星空暗然,星光惨淡、虚空尽斩,幽幽暗暗的星域内,一片肃宁、一片萧杀!

    他便是这般悄然而立、披头散发,长长凌乱的头发,齐肩而垂,一张古拙透着坚韧神的面孔,静静的一双眼眸,默默无声的闭着。

    所有星域,仿佛都成了他的膜拜者,他静静立在这片星域之上,仿佛如那灭天神魔、虽是闭目,然其全芨散那莫大的气势,便如那暗潮一般,侵袭了整片星域!

    亘古一世、我独为尊!

    那气势几如无形之刃,生生插在这片星域之中!便是走近这片星域之内,周围暗暗泳来的迫压,令口感到一阵压束,呼吸也更是紧了。

    那沉静的面孔,仿佛沉睡了千年万载,悠悠岁月、沧海桑田!时间虽然未在这张面孔上刻下悄逝的痕迹,然那股沧桑,却是尽之然!

    苍苍万古、谁人独存!

    破斩虚刃,星空偕灭,闭目如山、无人敢撄!峥嵘岁月、万世膜顶!一立如山、如顶天地!气势雄霸、俯瞰苍穹!

    站在那虚空星域的尽头,星辰暗淡,幽幽苍古,一世英姿、万世流芳!

    斩尽苍穹、毁天灭地,黑暗被踏在脚下、成了永世的俘虏,站在那顶天之地,挥手间,惊天动地、呼吸间,惊涛骇浪!

    踏上那万人尸骨之山、直仰苍穹、成就那不世膜夫!

    气执尽、万山尽在那挥手间灭去、百河尽在那举踏间断流!

    “啊”沉静的课堂上,突然一声震撼的惊呼声,从教室里的一个角落里响了起来,‘惊心动魄’的呐喊声,瞬间充在了整个教室之中。

    一时间、所有的同学,包括在讲台上孜孜不倦的讲师,偕同怔住、目光齐‘唰唰’的向教室里的那个角落里去!

    同学投了惊奇的目光,讲师则投来了那几如杀人般的目光。这一刻,教室里隔外的安静,鸦雀无声、有的只有那一双示错的眼神,和百十来双忧恨的眼神,更有一双冰寒的眼神!

    突然,讲台上那个七十来岁,满面皱眉、苍苍白头的老讲者、大声一喝,随着,一个暗器被向自己这里抛了过来,速度之快,只在教室中划出一道抛物线!

    有同学,惊声叹道:“哇!现实中的抛物线耶。”

    以老讲者和自己为抛物线的两个点,那暗器地空中正好是向着自己落了下来。眼见这东西便是要击中自己,突然从座位上一跃而起,来了一个嵿球动作!

    然而,砰的一声响后,只见头顶上传来一阵疼痛之感,眼前尘烟出起,跳起来虽然迎上了这抛来的东西,却在一个顶球不甚的况下,整个人从课桌上摔了下来。

    直砸在地面之上,头更是一沉,狠狠的撞在了地上,只感觉顷刻间,头昏眼花,头顶上出现了四只小鸟,在‘吱吱喳喳’的乱飞,伸手一抓,却将这些小鸟抓成了星星。

    星星闪啊、闪啊的,突然,眼帘一红,一股冰冷似水般的感觉,从头顶上流过眼帘,头脑一沉,天地黑了过去,人也失去了感觉。

    昏暗中,那暗然无光的星域深处,那沉睡中的人,仿佛又再召唤!

    再次踏进这片境界,眼前的景色依无任何变化,星域默暗,星辰淡染,这处空间内,时间仿佛永远停在星域之外!

    面对这幽幽星域,面对这星域中,仿佛站了亘古之久的人!

    突然感觉到头一疼,失声大叫,“啊!”,睁开眼眸、一个亮丽的女子出现在了眼中,但见她伸手摁了摁被白布包扎的头顶,微微一笑,真是百媚倾城、便令自己也一时看得走眼,连头顶上的疼痛都忘乎在了九宵云外。

    她清细的女声,悦耳传来:“你真能干,竟然敢拿头将老师扔来的黑板刷当球顶。你怎么不直接拿头去撞墙啊。”说着,她啐骂了一口,“白痴。”她嗔骂还好,她这般一嗔骂,竟令他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加快了跳动。

    他迎面笑道:“莫说也奇怪,我都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我竟然会做出这般惊人之举。”

    ‘哼’,女孩子‘哼’怪了一声。“你做的惊人之举,也不止这一次吧。”

    我叫陈星凡,无父无母,是在一家孤儿院中长大的孩子。她叫赵娴裕,是我和一同长大的孤儿,我们俩从小一同长大,也可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命运总是一件很奇怪的东西,从小我们生活一起,一直到小学,初中,高中,但是到后来高中的时候,我的成绩一直很差,只考上一所二流的学院,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冷门的专业,考古系。

    只是不知是命运的捉弄,还是上帝的听见了我的祈祷。娴裕当时在班上的成绩很好,莫说考上世界名校清华、北大,但至少也不会考上一所太逊色的学校。

    可是后来,大学考完之后,我却发现,娴裕竟和我一样,只考上了这所二流学院,而且她还选了和我一样专业。

    当时我也奇怪,以娴裕的成绩,肯定不会考上班所学院。可是待后来我看了她的成绩单之后,我才发现,她真的只考上了这一所大学。

    当然,我心里自然是偷乐的不行了。因为从小我就一直喜欢她,长大后,我还希望可以和她结婚,走进婚姻堂、一起共同编织着我和她美好的梦境。

    想到她穿着婚纱,盈盈轻步,一步一步走向我时,我的心里就如那潮起的钱塘江大潮,澎湃汹涌、激动起男生的荷尔蒙,让我头脑显得有些昏浊。

    突然,一个爆粟敲醒了我正编织的梦想,娴裕白了一眼星凡,骂道:“在想什么?脸上笑容这般,是不是有哪个女孩子在追你?把你乐成这样了?”

    星凡脸色微微一红,心里暗道: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想的是你。他道:“没事,我就是突然想起一些过去的事儿,有些控制不住便笑了起来。对了,你为什么会考上这所二流学院?”

    娴裕弯弯的睫眉动了动,做出了一副羞涩的表,脸蛋上红郁悄染,神色若思,她道:“没为什么!考试不好,就和你在一起了。”

    听娴裕这般,星凡心中隐隐感动,因为他知道,娴裕绝不会是因为考试考的不好。娴裕的成绩,可是在全校也是绞绞之上。怎么可能会考不好试呢?“是吗?你对我真好。”星凡做出一副感到快哭的样子。伸手要抱住娴裕。

    又是一个爆粟敲在了脑门之上,传来一阵痛感。娴裕嗔怪道:“不许对我这样!”

    星凡傻傻一笑,“呵呵”,只觉得娴裕这般模样,真是可

重要声明:小说《星域神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