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初到普多拉城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睡狐 书名:低调夺天下
    乌拉村村口。

    冷叶停下脚步淡淡的回望一眼,然后就坚定地离开。除了老杰尘并没有人知道他要离开,他觉得没有必要让大家知道。而且‘法洛岚学院’不是普通的地方,让太多人知道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他离开的很早,天还残余着昨夜的黑暗,只有东方有一丝光辉。

    他去找老杰尘的时候,老杰尘还睡着,屋子里飘散酒味。冷叶便没有叫醒他,选择了悄悄离开。就算叫醒了,以冷叶的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他可以察觉老杰尘如此高的魔法,却呆在乌拉村必然会有什么不能被别人知道的往事。

    这一年里,他与老杰尘的关系愈加融洽,突然间边少了一个整天疯颠颠的老家伙,冷叶不免一时有些不习惯。而老杰尘恐怕是更不习惯吧。

    路上偶尔几家冒着炊烟,冷叶不有些感慨,前世他也是一个人在修炼,今世没想到也是这样。

    “冷叶,一大早的去哪,别乱跑啊。”旁边的地里传来一阵喊声,冷叶举目望去,是村子里的老队长一位初级风系魔法师,头发略微发白,但举止间流露着强壮的力量。他以前是捕猎队的队长,但自从他的亲人都搬到城里后,老队长就不再去捕杀魔兽了。

    “我进城去。”冷叶回答。

    老队长眼神闪动,迟疑了一会,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他缓步走向冷叶,蹲下子看着冷叶说:“也只有老杰尘大叔才会让这你的小娃子一个人进城。”

    冷叶笑而不语。村上的人不管年纪都称呼老家伙为老杰尘大叔。

    老队长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说:“等你到了城里,就帮我个忙,帮我把这玉佩交给多来客栈的老板。我一定会好好谢你的。”老队长并不是不想自己去,只是他不知道如果去了,那个倔强的儿子还会不会认他。出于魔法师的高傲,他不愿意拜托那些会进城贩卖魔兽的汉子们。

    冷叶接过玉佩,这玉佩不是什么罕见的玉,在大陆上很容易买到,而且看上去有些年头了,圆形的玉佩上,镂空的花纹都很模糊了。但对乌拉村的村民来说就是一件珍宝。

    他点点头说:“我会送去的。”反正也顺路,说不定还能在客栈免费睡一宿。况且老队长平常对他还是很好的。

    老队长拍拍冷叶的肩膀笑着说:“你也不必太在意,这玉佩虽然是传家宝,但终究讲一个缘字。能否到那小子手里只能看造化。”

    冷叶将玉佩放在怀中,与老队长告别,就继续向城里走去。

    一一月挂在天空,本来应该在赶路的冷叶,现在却懒散的坐在树枝上,手里拿着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果子,津津有味的吃着。

    远处传来阵阵吵闹声,冷叶爬上更高的树枝看去,嘴角一丝解放式的笑容,口中笑道:“终于来了。”

    不多久,一队人马走近冷叶所在的树前,而冷叶正躲在树下的草丛内。

    队伍里有二十名强壮的汉子看守着三匹马拉动的货物。在包裹的下面是一只只死亡魔兽。很显然这是一个到城里贩卖魔兽的队伍。如果细看的话,会发现这正是乌拉村的团队。

    冷叶看着两匹马车从面前走过,直到最后一辆冷叶才探向前。那辆马车装的并不是魔兽,而是一些较好的柴火。汉子们都小心的保护着魔兽,在他们眼里,魔兽远远比柴火重要。

    汉子们疏于防范,冷叶轻松的爬上了那辆马车。悄悄的用一些柴火遮住自己,同时心中想着:去‘法洛岚学院’低调点是没错,但也不能苦了自己,有现成的车子不坐白不坐。

    冷叶躺在柴火下的稻草里,惬意的眯着眼睛。一路颠簸,而他早就舒服的睡着了。

    外面传来响亮的谈话声,车子突然停下。冷叶透过木柴的缝隙看见了一对士兵,正恭敬的站在城门前,大门上写着‘普多拉城’。

    目光微移,冷叶看见有一些人骑着统一的白马,缓缓的进入城内。令他惊讶的是那些人,男的俊美,女的秀丽,都不是太过妖异,但神态上总散发着一股脱俗的美。如果有人识货,那定会惊讶,因为那群白马只有一处地方才有,而那里已经消声灭迹很久了。久到曾经在大陆上风靡的那些强者都以为它不会再出现了。

    周围的人群都被守城的士兵拦住,给那些人让道。乌拉村的团队也包括在内。

    当那些人走过城门的时候,那恭敬站着的士兵更是弯下了腰。

    冷叶在木柴堆里低喃到:“他们带着的手链有种好奇怪的感觉,看上去好像都一样,那是什么,一个门派的标记吗?”

    突然,冷叶如有所感的抬头望去,那队伍的领头男子在进城的瞬间突然停下来,目光闪烁回望着冷叶所在的队伍。而冷叶却真实的感觉到,那名男子清澈的蓝色眼瞳正盯着柴木堆。

    “大人,怎么了。”在男子后的一位女子也停下马怯怯的问道。

    领头的男子摇了摇头,手一挥说:“走。”

    等到人全走了,冷叶才后怕的喘着气。他感觉那双像利剑一样的蓝色眸子马上就要撕破木柴,狠狠的刺在他上。

    冷叶无奈的揉着过耳的黑色短发,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明明刚才只是无意的看到一眼而已。

    马车进入城内,在后面的汉子转间,冷叶迅速的跳下马车,跑向一边,等到队伍走远后才走出来。

    普多拉城是离乌拉村最近的城市,两边的街市繁华又喧闹,在冷叶看来有点像前世的步行街。

    冷叶抬头望了望天空,一一月高高挂在天空,都已经到了正午。连坐马车都要一个上午,如果冷叶真的用走的话,恐怕一天都不一定会到吧。

    普多拉城的街上,一个小男孩东张西望的看着周围的店铺,上穿着普通的栗色短衫,体纤瘦,脸色微微透着苍白。与他擦肩而过的几个穿着华丽的妇人,一脸厌恶的看着他。因为他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从未见过大世面的穷小孩。那些妇人自然看不起他。

    冷叶看见那些人的眼神心中一怔。然后就苦笑着揉揉短发,他只是在找老队长告诉他的那家客栈,没想到会被这样误会。他也不屑于争辩,别人怎么看他,他无所谓。

    ……

    冷叶抬头看着‘多来客栈’四个字,不由松了一口气。在整条街没有目标的找一家客栈真是累人。

    多来客栈并不是什么豪华的客栈,但在城里的口碑是数一数二的,所以还是有很多客人前来光顾。如果来晚些就坐不到位子了。

    冷叶走进客栈,里面不少人都随意看了一眼冷叶就继续喝酒,还有些则嗤笑一声。

    冷叶站在柜台前,无奈柜台太高他手趴在柜台上问道:“你们老板在吗?”

    那个坐在凳子上收账的中年男子走过来,板着脸说:“我就是。”现在是正午,来吃饭的很多,他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在这个看上去很穷的小孩子上。

    “你以前在乌拉村生活对吧。”关于老队长一家,冷叶还是有些了解的。他要确认一下。

    那中年男子听到‘乌拉村’三字后眉头一皱。然后就越过柜台,拎着冷叶朝外走,并说:“谁会在那种穷苦的地方生活过,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然后就不顾冷叶挣扎,直接在门口扔了出去。

    冷叶一个翻险险的站在地上。心想:还好平时有稍微练习,不然这次太没面子了。心中自夸一番后,恨恨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默默的把他骂了个遍,然后无奈的离开客栈。

    虽然中年男子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冷叶看的出。他无非就是过惯城里生活,就和城里那些专注名利的人一样,看不起没钱的人。

    其实乌拉村并不穷,只是因为偏僻就很少人会去那里。但偶尔也会有一些闯亚多拉森林的强者去乌拉村。

    但那名中年男子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让他觉得耻辱的乌拉村,多年之后会那么繁荣。

    冷叶只好先替老队长保管玉佩。

    他靠在街角的墙壁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手里抛着老杰尘给他的五个银币,回忆着老家伙说的“小家伙,这钱财乃外之物,够用就行了”。现在他有点后悔,为什么当时能忍住想把老家伙胡子拔下来的冲动。

    一银币等于一百铜币。普通的人家一年就能赚一百银币。像是普多拉城,简单的吃一顿大约要二十铜币,如果没有别的支出,冷叶的五银币顶多用九天。但如果是一些大城市一顿就要一银币,这五银币就像是羽毛一样轻。

    冷叶揉着发胀的脑袋,突然眼前一亮,他手掌细微的翻转将手中的五枚瞬间藏了两枚在衣服里。这只是冷叶前世出飞叶的手法,对他来说没有一点难度。

    冷叶走向在街上行乞的老爷爷,眨着天真的红色大眼睛,将手中仅剩的三个银币举在手中,稚气的说:“老爷爷,给。”

    心中则盘算着:舍不得孩子不住狼,不就三银币嘛,没钱我照样可以吃好喝好。

    只是他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某处,然后在心中得意的笑着。脸上却是一副舍不得但还是忍痛割的将三银币给老爷爷的惹人疼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低调夺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