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决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睡狐 书名:低调夺天下
    阳光透过树叶,在地面上留下点点光斑。

    冷叶无聊的坐在草地上,背倚着树杆,目光懒散随意的看着一堆在村子里玩耍的小孩子。不知不觉间冷叶在乌拉村生活了一年,一年间子平平淡淡。面对朴实的村民和爽朗的汉子,几次,冷叶都会恍惚地习惯这样的生活。但只是一瞬间而已,冷叶的心并不是时间可以改变的。

    就在一大早,老杰尘把还在睡梦中的冷叶叫醒,连拖带拽的把他撵出屋外,之后就紧紧的把门关着,连院子都不让进,时而传来阵阵笑声,也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对此冷叶也只能无奈的撇撇嘴,睡眼惺忪的随便在村子里找个地方继续睡觉。

    “大家快过来,来晚了就听不到了啊。”一句响亮但又带着稚气的声音响起。冷叶放眼望去是一个壮硕的男孩在喊,只见周围的大大小小的孩子都兴奋的跑了过去。他记得那个男孩是村长的孙子,可以凝聚元素,但已经十四岁了,连见习魔法师都不是,可见其天赋一般,除非有奇迹,不然在魔法上的造诣不会有太大成就。

    “……以前,咱们大陆都被魔兽霸占了,人类生活的那个叫苦。但是有一名比现在所有强者都厉害的英雄,愣是让那些魔兽一个个都乖乖的给我们让地方住,然后还教人们……”男孩娓娓而谈,因为他的村长爷爷,他可以知道许多有关大陆上的传说,这些传说虽然在大陆流传盛行,但相对于偏远的乌拉村,这些事很晚才能被人们知道。也因此村子里的小孩都对他马首是瞻,这大大满足了他的虚荣心。

    “那是多久之前的,我怎么没看到过。”一个小女孩怯怯地问道。

    “哈哈,那可是十几万年前的事。你们肯定猜不到后来的事。”男孩有意的卖个关子,等到所有小孩子都看着他,他才朗声说:“后来啊,那位英雄就消失了,人们就一直在找他,从十几万年前一直找到现在呢。”

    “那位大英雄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也不知道,爷爷没告诉我。”男孩有些窘迫的笑了笑,然后又讲着其他的事。

    冷叶静静的听着,他摇了摇头。英雄理所应当的会被世人流传,但这么多年下来那些事迹难免会失真,就比如那男孩说的‘一个魔法就杀死了一条龙’,他真当龙是蜥蜴啊,这么容易就被杀死。

    男孩还在兴奋的不停地讲着,手舞足蹈。

    冷叶看着他心中不有些澎湃,心想:如果有一天,我在这个大陆也可以做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么是不是天下人也会像那个男孩一样,一脸崇拜的谈论着我。

    随后冷叶自嘲的笑了笑,揉着凌乱的过耳短发,成为强者又能怎样,还不是孤独一人。那位英雄之后恐怕是隐姓埋名在哪里生活吧。

    他懒散的微眯着眼晴看着头顶的树叶,他现在未感知到元素,想来今世他是要在魔法上重新开始。但他现在连灵魂都残破不堪,凭什么成为魔法师呢。别说是成为魔法师,就连凝聚元素都是问题。

    强者才能在这个大陆上崭露头角,弱者只能想着如何生存下去。

    冷叶喃喃自语:“一直在这个小村庄生活下去,也好的吧。”口中这样说,但他的右手却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刺进里,血蔓延而出,却浑然不知疼痛。他从不缺少过一颗成为强者的心,不然前世就不会在魔法上拼命地练习了。只是今世恐怕无能为力了。

    冷叶颓然的躺下,目光顺着树叶的空隙看着天空。左手抬起,食指和中指微微摆动,然后就定格在空中。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冷叶忽然把手放下,随意的挡在眼前。嘴角一抹自嘲与凄凉的笑。刚才的是他施展‘饮血残叶’手法。前世他可以不念咒语就施展魔法。但对于‘饮血残叶’还是需要一个召唤的媒介。自从来到这个大陆他不止一次的这样试过,妄想偶然间又可以施展。但事与愿违,有些事怎么也改变不了。

    没有‘饮血残叶’的冷叶,就不是前世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冷叶。

    远处,老杰尘拄着拐杖,慢慢的朝冷叶走来。路上的小孩看见他都甜甜的喊:“老杰尘爷爷好。”而老杰尘也和蔼的朝他们笑着。冷叶曾这样对老杰尘说:在外是一副慈祥的老者的样子,在内则是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当然之后就免不了一顿唠叨的训斥。

    但正是老杰尘,才让冷叶迈向了大陆。

    老杰尘坐在冷叶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像极了一只在耍谋的狐狸。

    冷叶警觉的靠在树上,头皮略微发麻,他知道老杰尘这样笑,准没好事。上次就让他吃了个大亏。“老家伙,别笑得这么恶心,有什么事就直说。”

    “小家伙想不想和我一样厉害,一拳就打死一只六阶魔兽。”老杰尘还是那般笑着。

    冷叶迟疑的看着老家伙问道:“你想干嘛?”他可不相信老家伙会有什么好点子。

    “少拿你小人之心,夺我君子之腹。”老杰尘翘着胡子,然后又笑眯眯的说:“我送你去‘法洛岚学院’修炼,怎样?”

    “‘法洛岚学院’。”冷叶淡漠的抬头,看着一脸贼笑的老杰尘。因为之前老杰尘的唠叨,他对凯林大陆还是有些了解的。

    老杰尘见冷叶不动心,连忙劝道:“你也知道魔法师分为:见习魔法师,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导士,魔导师,大魔导师。那‘法洛岚学院’的校长可是个魔导士……”

    法洛岚学院是凯林大陆有名的学院,无数的大陆风云人物部分都出自学院,虽然从其毕业的都是魔法强者,但学院招收的也不缺乏普通人。所以那些有雄心但又没实力的人,法洛岚学院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圣地。只可惜学院并不是来者不拒的,想进入学院还是有许多考核的。

    学院是从不接受任何帝国的招揽的,哪怕是所在的依兰帝国。但那些帝国却从不间断的给学院送去一些珍品表示敬意。毕竟如果人家学院不想招收你国家的人,你总不见得要去踏平学院吧。那样先不说学院里的几位魔导士老师和魔导师校长,就算是几大帝国也不会放过你。

    总之对‘法洛岚学院’那些帝王都心甘愿的放下架子。

    法洛岚学院还有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在学院里所有学生都一律平等对待,不接受的就离开。这条规定对于那些平民出的人是绝对欢迎的,而那些贵族子女只能无奈接受。

    等冷叶回忆完以前老杰尘说过的有关学院的事,老杰尘还在自顾自得说着。

    “学院有治愈灵魂的魔法,你只要和校长那家伙关系好点就可以帮你治疗了。”

    冷叶心中一动问道“学院已经开学两个月了吧,怎么你有办法?”

    老杰尘吹嘘道:“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想当初……”

    冷叶揉了揉耳朵,无奈的靠在树上,听着老杰尘无止尽的唠叨。微微带血的右手抬起接住刚刚从树上飘下的残叶,心中想着‘灵魂可以治愈了吗’。他自己都没有发现,那一刻他笑的是那般灿烂。

    而一旁的老杰尘正微眯着眼,偷偷看着冷叶。语气不觉间轻松几分。

    月交替,的光芒被月的皎洁掩盖,月色迷茫,洒在房间内。冷叶双手交叉,枕在脑后。本来已经以为在魔法上没希望了,没想到灵魂可以治愈。“看来我一直小看了这个大陆啊。”,前世他从未听说过有治疗灵魂的魔法。

    冷叶脑海中莫名的闪过老杰尘的话‘校长那家伙的书房下面是一个酒窖,里面可都是名酒’。“那老家伙,就是不想让我再和他抢酒喝。不过这样也不赖嘛。”冷叶微微一笑,就睡去了。

    窗外的树下,老杰尘拿着酒壶醉眼朦胧的朝屋里走去,嘴里不停地嘀咕,偶然间可以听出一句“小家伙,闯天下才是你应该做的,那种对实力渴望的炽眼神,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然后拄着拐杖,东倒西歪的“这大陆将来会是你的天下吗,呵呵,太急了,那小家伙才几岁。世事难料啊。”长长的叹了口气,老杰尘原本迷朦的眼中饱含着深深的凄愁:“世事难料啊。”

    夜很深,黑色的云遮住了月光,漆黑屋内隐约可见有一个少年静静的睡着,做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梦。

    梦中。

    空旷的黑暗视野,唯一可见的是狂舞的绿色树叶,远处有一个模糊地坚毅背影,高大的影就像是空间内的主宰,漆黑的过耳短发,随风的摆动,但他上的衣服却纹丝不动。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突兀的右手缓缓抬起,漫天的飞叶消失,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缓缓的向更远处走去。只是空气中似乎飘散着残余的浓浓血腥味。

    梦外。

    屋内还是漆黑,即使是月光也没能在房间内出现一丝光辉。良久淡淡的回响着一句语气冰冷不含感的话“我,等很久了。”然后就是一片死寂。

重要声明:小说《低调夺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