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出院

    前序;1999年7.17,对路文兴来说这是个既痛苦,而又高兴的子,痛苦的是,这一天他被家里赶了出来,并且断然和他断绝关系,爷爷也因此也患病不起,当天下午就去世了,他因为对生活没了希望,加上对爷爷的内疚,和忍受不了家人的唾沫,当天下午跳楼自杀了,而高兴的是,不知道老天爷是怜悯他;还是嫌弃他,他在死后竟然意外重生,并且回到了10年前他大学刚毕业的时候.这让他又惊有喜。

    正文第一章;出院;路文兴漫漫的睁开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是白色的墙壁,鼻子里面是轻微的消毒水和医院特有的味道,这时听到外面一男一女的对话,李主任,文兴怎么还不醒?已经2天了,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这时听那李主任说;马司长放心吧!病人现在高烧已经退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危险了,相信很快就会醒过来,女人听到这个消息明显很高兴,连忙道谢.,这时在病房里面的路文兴听到这个声音确很震惊,这明显是母亲,马玉珍的声音.他听到这个声音能不震惊吗?因为他清楚的记得,母亲在他28岁的时候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了,没想到还能听到母亲的声音,这让他惊喜万分。连忙抬手掐自己以下,可是因为连续两天的高烧,加上两天水米未进,他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竟然把头柜上的暖水壶给碰掉了,听到里面有声音,母亲立即冲了进来,进来看到儿子已经醒了,当即抱着儿子就哭了,哭了一会立马出去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家里的爷爷,和远在贵州省当常务副省长的父亲,当母亲回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常态,毕竟是教育部担任人事司的司长,刚才只是突然见到儿子醒过来,悲喜交加所以才失态。介绍一下,[路文兴的父亲,路万新。现任贵州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40岁的父亲现在已经是副部级虽然不算突出,但是在国内40岁的年龄达到副部级别,并且在常务副省长这么显赫位置的还真不多,另外贵州省的省长,黄忠年龄马上就到点了,明天的党代会一过,父亲铁定是要接省长一职的,这也是当初爷爷安排父亲去贵州的原因,母亲,马玉珍,和父亲同岁,现任教育部[人事司正司长]正厅级干部,要不是有顾虑;恐怕母亲早就是副部长了;看到母亲回来,路文兴马上就问母亲,妈;现在是那年那月?这时母亲,以为他烧坏了脑袋,忙抬起手摸了下他的头,说;文兴;你是不是烧坏了?现在是1979年6月27啊。这时候路文兴听到母亲亲口说出来,才确认,自己竟然真的意外重生了,以前只有在书上过过的事竟然真的发生在自己上,这时候母亲看他不说话,忙说,前天,你大学毕业你爷爷让你去从政,你不肯和你爷爷吵了几句,就走了,晚上喝了很多酒很晚才回来,回来后就一直高烧不退,张阿姨给你检查了一下,也没查出原因,[张阿姨指的是爷爷的保健医生负责爷爷的体的常检查,你爷爷就让赶紧人把你送到医院了,你一直昏迷了两天,昨天你爸爸才回去,你爷爷本来打算在这陪你,被你小姑和大伯劝回家了,我已经给你爸爸和爷爷打了电话,你爸爸下午就座飞机回来,估计这时候你爷爷应该到了,我去门口接一下他,这时候路文兴心里不勉有些紧张,上一世爷爷以为自己提前去世,马上就要见到爷爷了,路文兴在心里暗暗发誓,爷爷这一世我一定不让你失望。正想着就看到,爷爷,大伯,小叔,小姑和家人都推们进来,爷爷看到半躺半仰的路文兴没什么事了,马上拉下脸来,对他说;以后少喝点酒,你不想从政就做点自己喜欢的吧,我也不你了,没事休息一下就出院吧。然后在保健医生的陪同下就要往外走,当爷爷走到门口的时候,路文兴突然叫住爷爷,大声的对爷爷说;爷爷;我准备去从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这时候爷爷听到这句话,忙转过头了,连说了,三个,好。好。好。然后大步的推门而去,爷爷走后大伯和小姑,小叔问候了几句也走了,毕竟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只剩下大伯家的堂哥路泉,和堂弟路代兵,以及小姑家的表妹陈思琪,堂哥比自己大5岁,今年28岁,现在开了贸易公司,说是贸易公司,其实只不过是凭借家族的背景倒卖公文罢了,89年的时候全国还处于票据够物的时代,凭借家族的背景混得到也是风声水起,而堂弟今年才上高1,表妹思绮也是和堂弟一样,这也是爷爷为什么非要他从政的原因,堂哥当时爷爷也是着他去从政,结果,他自己私自开了这个影视公司,爷爷见拿他没办法,也就随他去了,而堂弟和小叔家的弟弟都还小,只有路文兴现在最合适,无论是从格以及做事的风格都非常适合从政,这也是爷爷非要他从政的原因,毕竟一个家族想要长盛不衰,接班人的培养很重要/母亲这时候看路文兴没事了,就对堂哥说她还单位还有事,叫堂哥在这照顾我,她下午来接我出院,等母亲走了,这时候堂哥才对我树起大拇指,文兴你真厉害,敢和老爷子顶牛,想当初我没去从政可是被爷爷骂了个狗血喷头,到现在爷爷都不太喜欢搭理我,还是你厉害。而堂弟和表妹妹,也点头称是,和他们聊了一上午,下午母亲和父亲便来医院接路文兴出院,重生后第一次见到父亲,不勉有点激动,可真见到父亲了,路文兴才感觉,父亲这时候是多么意气风发,是啊,40岁的副部级干部,并且担任常务副省长这么个职位,一头乌黑的头发,梳的整齐的头发,现在正处于父亲的上升期,现在也没有上一世的烦恼,上一世因为自己的原因,父亲,在省长的位置上干了不到一届就调到国家部委担任闲职了,路文兴这时候也暗暗发誓,这一世,自己一定要混出点名堂,绝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家族,并且自己还要努力的帮助家族,使家族变的更加鼎盛。!!!路文兴相信,凭借自己对未来10年的记忆,以及家族的背景。想要在官场混出点名堂并不难。父亲还是和上一世一样,只不过现在比上一世的时候多了,积分自信,头发也比上一世黑了许多,路文兴清楚的记得,上一世父亲不到50岁基本上满头的黑发都变成了黑发,这里面路文兴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上一世父亲,也因为自己被大伯和小姑小叔等人埋怨,这一世路文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父亲为自己自豪。一定要让家族的人为自己自豪,父亲来到病房看到路文兴正好堂弟堂哥以及表妹聊天,而堂哥他们看到父亲来了,也连忙起和父亲打招呼,父亲来到路文兴的前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出院了,感觉不行的话就在住几天,路文兴听到父亲的关心,心里酸酸的,上一世无论自己闯多大的货,父亲都没有出手打过他,甚至连骂都很少骂,重生回来的路文兴看到父亲上现在还是和上一世一样,眼角就想落泪,连忙出声对父亲说爸我没事了,我们回家吧,由于没什么什么生活用品,只有少量的换洗的衣服,东西到是也不多,堂弟和表妹一人一个包,出了医院爷爷派来的车正在门口等着,看我们出来,连忙下车给父亲和我开车门,堂哥不愿意去爷爷那,他自己说,他见了爷爷就害怕,而堂弟和表妹,见路文兴没什么事了,也就自己回家了,就这样,路文兴一家三口城座一辆扯回到了,离中南海不远的四合院,本来爷爷可以住在中南海的别墅里,但是爷爷说不喜欢那里的气氛就搬出来了,回到家,爷爷正在院子里看报纸,爷爷虽然现在将近70岁的人,但是眼不花耳不聋,每天看报纸是必须的事,就象一三餐一样,养成习惯了,爷爷看到我们回来,就放下手里的报纸对我说,饿了吧?你正在里面和你王阿姨做饭,小马你也进去搭把手吧,妈妈这时候放下手里的东西对爷爷说,知道了爸,我这就去,这时候院子里只剩下爷爷爸爸和我,一时气氛有点尴尬,我为了缓解气愤便对爷爷说,爷爷,我想去下面的乡镇去,爷爷听到我这个建议明显很高兴,他本来的意思是希望我到部委锻炼一下,一来是锻炼一下,二来在部委离京城进,出不了什么差错,每想到,路文兴自己能提出去下面乡镇去,这也让爷爷十分欣慰,但继续说到,你想到那的乡镇去,路文兴见爷爷答应了自己的要求也很高兴,边对爷爷说,我想去东山省,林仪市革命老区那边的乡镇去,我听说那边现在还很落后,我想去,看看自己能不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宦海公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