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不舍别离(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逐月 书名:妻主,你好坏
    乌云压顶,闷雷声声,这几的气候都透着一股沉闷的压抑,随着城守府雷莹及其侍从在小巷里暴毙的消息传开后,整个太原城似乎都陷入了一种异样的恐慌中。

    城守的军队挨家挨户搜查追捕凶犯,几乎将整个太原城都翻了个遍,听说也揪住了几个疑似嫌犯,血腥拷问,凄惨无比,而被关进天牢的人,不管是不是真的凶犯,却再也没有出来过。

    一时间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虽然对雷莹之死有着诸多好奇,但却再没有人敢在公开场合议论此事。

    太原,殷府。

    “这下甄宝和紫陌都不知去向,全是你干的好事,我殷家怎么会生出你这种蠢货!”

    殷墟重重地一拍案桌,嫌恶地看向跪在堂前瑟瑟发抖的影,眸中透着一丝鸷。

    没想到她百般算计千般维护,不惜得罪了雷家,最后还是被这傻小子给破坏了去,这下甄宝人也没影了,她要怎么向甄家交待?

    依甄海川那狐狸格,想要到七宝玲珑的消息本就难上加难,原想改变策略对甄宝下手,但最后却是这种结果,数十年的苦心经营,不想到如今却是功亏一篑。

    “莫急,当心气坏了子。”

    殷琥珀上前递上一杯茶水,轻声安慰道。

    雷莹离奇死亡,按照殷琉璃的说法该是和甄宝脱不了关系,原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的过节,却不想成了一桩命案,甄宝啊甄宝,难道你想一生都过着逃亡的生活吗?

    想到这里,殷琥珀不由轻声一叹,一念之间,竟已是天上人间。

    “母亲,让我回定塘看看吧,出了这等事,怕雷家不会轻易放过甄家。”

    殷十五柳眉微蹙,神色默然,心里不住地后悔,甄宝这孩子是他带出来的,现在人却不知所踪,生死不明,他又要怎么和甄家的人解释?

    虽然在城中未曾寻到甄宝的踪迹,但雷家仍然不死心,一批一批的精骑出了城,看着那些面色肃然的队伍,那一把一把亮晃晃的大刀,他心里都渗着寒。

    不过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却引得雷家如此大的动作,真是要将人赶尽杀绝吗?

    若不是殷墟将他给压着,他早已经奔回定塘寻找救兵了,甄家虽然比不上雷家势大,但以他的了解来看,甄家人绝不是吃素的。

    淡淡地瞥了一眼殷十五,殷墟沉思半晌,方才点头道:“算算时间,你如今回甄家也行,这次雷莹遇害,想来雷家是不会放过甄家了,你和甄海川谈谈条件,如果她肯松口的话,我殷家一定会帮她,至少保住她女儿这条小命,我殷墟还是做得到的。”

    话到最后,殷墟手中的凤头拐杖重重一跺地面,头颅微扬,眸中闪着些许张扬和狂傲,即使年事已高,可她威望还在,只要她振臂一呼,想来各方势力还是能够卖她一个薄面。

    能够成为帝国八大世家,每一个家族都是底蕴深厚,雷家只是区区一个城守,虽然殷家不去招惹,但也从来不惧,如果真到了那份上,为了七宝玲珑,她什么事做不出来。

    “是的,母亲,我这就去收拾,即回定塘。”

    殷十五轻咬薄唇,眼中神色挣扎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这么多年来虽然甄海川对他礼数有家,相敬如宾,但却透着几分说不出的生疏与防备,这点他也不能怨谁,毕竟当初他也是怀着异样的目的嫁进甄家,精明如她,又怎么会给予他全心的信任呢?

    但这么多年的子过去了,对甄家他是有感的,那里的氛围,那里的人,甚至那里的一草一木,也远比这殷家的一切来得要真实,如果要他总结地说出一句话来概括甄家的人,那便是一群有血有,有有义,随洒脱,不为权财折腰,不因胁迫低头的硬骨头。

    心里轻轻一叹,殷十五不由苦笑一声,看来母亲那句话真是说对了,甄家的人都是根难啃的骨头,可她不知道的是他嫁于甄家之后,也算是半个甄家人,他也是那其中的一块骨啊。

    ……

    “咻咻!”

    银亮的刀光飞舞而过,原本人高的杂草立时被削去了一长截,空中杂草乱飞,迷蒙了视线,却不能阻挡那一支行进中的队伍。

    那是一支着黑色软甲的侍卫,而在其后背中心,赫然写着一个银色的大字--“雷”,每一人的左腰上都统一地佩带着一柄大刀,行进中面色肃然,寂静无声,显然是受过良好的军事化训练,而这支队伍便是追捕甄宝的众多队伍中的一支。

    黑甲队伍过处,杂草在两旁高高堆起,就连手臂粗细的树木也被砍倒在一旁,本是荒无人烟的山林,却硬是被开辟出一条小道,向着密林延伸而去。

    就在这黑甲队伍离开这片区域大概一个时辰左右,就在那杂草堆的不远处,一堆破败枯朽的树叶丛里渐渐地探出一双黑色的眼睛,灵动的紫光在四下一扫,确定了危险暂时远去,甄宝这才扒开枯树叶子,拉着一旁的殷紫陌窜了出来。

    一个多月的逃亡,蹲破庙,入密林,餐风宿露,俩人的衣衫早已经是破败不堪,有玲珑宝衣护体,甄宝倒是不惧森寒,但殷紫陌的体却承受不了,山林中野兽不少,甄宝索便布置了一个简易的陷阱,没想到还真的捕到一头猎物,将其皮毛拔下,简单地为殷紫陌做了件衣衫御寒。

    “他们走了吗?”

    向着那黑甲队伍离去的方向探了探头,殷紫陌小心地问道,原本清秀的小脸上沾了一点污黑,清澈的大眼睛却是更显灵动,显然这一个多月的逃亡生涯也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多了几分谨慎。

    “走了。”

    呼出口长气,甄宝就着衣袖轻轻擦拭着殷紫陌的小脸,眼中却溢着些许心疼,这一个多月的苦,但祸是她闯出来的,即使再苦她也要咬牙过,但殷紫陌不同,他本不用跟着她受这些罪的。

    想着这段时雷家对她疯狂的追捕,若不是她六感过人,带着殷紫陌避过一波又一波的追兵,恐怕现在早已经成了别人刀俎上的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妻主,你好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