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两极变化(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逐月 书名:妻主,你好坏
    房间里的气氛陡然变得诡异起来,英九满脸地不可置信,而甄宝却是缓缓绽开了笑颜,英九那大力的一脚不仅没有让她伤到分毫,反而是自己打折了腿,这玲珑宝衣果然不错,看来,这次她真是错有错着,捡到宝了。

    视线微微低垂,一手轻轻地抚在口,那里有个微微的凸起,正是七宝玲珑珠所在。

    想到这颗七宝玲珑珠还是她五岁那年娘送给她的礼物,透明的晶体小球,乍看之下确实没有什么出彩之处,但当时的甄海川却是珍而重之地交给了她,还特别嘱咐她不可以示人,也不可以离,那时她还好笑地认为甄海川有些小题大做,不就一小珠子吗,又不是什么旷世珍宝,难道还有人来抢不成?

    但从今天的一切看来,甄海川怕是早就知道了这珠子的宝贝,却没有摸着窍门,所以便把它送给了甄宝,看来,这一切都是冥冥中的定数。

    “不,不可能!”

    英九讶然失声,看了看一脸平静的甄宝的,再看了看自己拖着的断腿,恍然地摇着头。

    饶是她见多识广,知晓这世间有一门武功叫做金钢不坏,但这小女娃刚刚明明不是这样的,就是在那奇异的七彩宝光之后,一切全变样了。

    不,她不信,这太悬乎了,怎么可能?

    一切,一切肯定只是意外,强忍着骨折的疼痛,英九一手拔出了腰间的匕首,眼中神色一暗,手臂用力的甩出,匕首银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带着呼啸的劲风,锋利的尖端直取甄宝的心脏。

    刚才,她用的只是脚力,最多只能伤人;可匕首不同,那沾过血的利器,可是会要了人的小命。

    英九也是在刀口浪尖上打滚了那么多年,要她轻易服软和妥协,她又怎么做得到,甄宝已然触怒了她,她就不信邪,这把随的匕首名曰“断刃”,锋利无比,经她全力的一击,绝对能够在人体上扎个血窟窿,甄宝这个小女娃哪里能够抵挡得了?

    饶是这样想着,可英九心中的自我安慰刚刚提升了一点便犹如被砍断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

    “叮!”

    犹如金属相撞产生的清脆响声拉回了英九的思绪,甄宝仍然淡然而立,薄唇微勾,可那匕首在触碰到她衣衫的那一刻,就像撞在了坚硬的精钢之上,一经碰撞,便立刻转向斜飞而出,重重地钉在了侧面的框之上,刀柄在些微的颤抖中渐渐平复。

    “大当家,你还要试吗?”

    甄宝踏前一步,嘴角含笑,看着英九张开的大嘴足以放下一整个拳头,她不由地心底暗爽,刚才这女人扁她可扁得真爽,现在,她是不是应该回报一番了。

    “你,你别过来!”

    英九有些恐惧地退后几步,声音却被暗自压低了几分,在这个小女娃手上吃了亏倒不打紧,如果被她底下的人知道了,她这个大当家的脸面该往哪里放?

    “来而不往非礼也,”甄宝勾了勾唇,邪恶地一笑,“如果我不回报一点给大当家,那就太失礼了。”

    话刚一落,甄宝脚下借力一蹬,飞起一脚便踢向了英九的下颌,我们可怜的大当家眼下已经被这接二连三地变故给吓傻了去,根本忘记了反抗,一记飞腿袭来,措不及防之下将她踢倒在地,紧接着,没有丝毫停歇,甄宝敏捷地一窜便到了英九的跟前,双拳紧握,脚尖绷紧,上下开工,直打得英九在地上抱头翻滚,狼狈不已。

    谁能想到,在合欢寨里作威作福的大当家竟然会被一个女娃打得毫无反抗之力,说出去,谁信?认准了这一点,所以,甄宝有恃无恐,英九今天吃定了这哑巴亏。

    “你的死蕾丝,姐姐想扁你很久了,敢打你姐姐的主意,你去死吧!”

    原本还是一脸淡然的少女,此时口中却爆出一段粗口,抱头翻滚着的英九无暇顾及,可栖在七宝玲珑珠里的风清扬嘴角却微微抽(词)搐,心中暗自落下一滴冷汗,暗忖道:这小女娃可真是记仇,今后得罪谁可也不能得罪她。

    呼呼,胡乱地发泄一通后,甄宝汗淋漓地坐倒在了石凳上,抬手便倒了一杯清茶灌下,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呜呜……”

    粗犷的大当家这时像个小媳妇一般颓然地坐倒在地轻声抽咽着,衣衫凌乱半敞,口还有被甄宝爪子招呼的条条红印,就连那一头梳理得整齐的盘发也被甄宝给抓成了鸡窝,眼中噙着几许泪花,转啊转,扑通一声便滚落在了青石板上。

    我们不可一世张扬跋扈的大当家竟然哭了,看着这一幕,甄宝不由大跌眼镜,之后便是仰天狂笑了三声,这场面……这场面真是太解气了。

    甄宝也没有想到,英九竟然会有这样的反应,不就是痛打了她一顿吗?凭自己的手脚力气,又不会将她给打死,而比不上成人的力道顶多就算是受点皮之苦罢了,至于被打哭吗?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堂堂合欢寨的大当家,这一哭算个什么事,来,擦擦!”

    甄宝随手抓起桌上一条那叠在圆碟里的方巾,递给了坐在地上的英九。

    后者怔了怔,心有戚戚地望了一眼甄宝,厚唇一咬,抽泣两声,终于扭捏着接了过来。

    这一递一接,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妥协,甄宝不由地暗松了一口气,刚才她打得痛快,但细想起来也是一阵后怕,她虽然不惧鞭打利器,但如果英九让人把她给捆了呢?或者绑上大石扔到海里呢,风清扬虽然说不会被利器所伤,那万一把她给淹死了怎么办?

    还有那个拖油瓶薛绿仪,他可不比她,那细皮嫩的,如果英九动不了自己,反而迁怒到他的上,这小孔雀的子不就惨了?

    所以,她决定要收服英九,先前或许她还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现在看来,这一招可行,谁能知道他们威武雄壮的大当家在那冷硬凶狠的外表下竟然有着这样一颗柔软感的心呢?

    这样的两极变化,连她也暗自吃惊。

    看来,打一巴掌,再给颗糖吃,这个办法在英九上保管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妻主,你好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