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十月十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逐月 书名:妻主,你好坏
    ()    十月十八,这一天是黄道吉(日rì),应七王爷轩辕茜的要求,姑苏城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喜着新衣,一同庆祝轩辕茜与秦红翎的大婚。    从新建的七王府一直到秦侯府门前,大红的地毯铺就了一路,绵延起伏,就好似一条长龙,艳得夺目,红得似火。    迎亲的队伍吹着唢呐,敲着锣鼓,抬着花轿,提着喜盒,一路敲敲打打,声势浩大,而(身shēn)着大红喜袍的轩辕茜脸上盛满笑意,当头骑着一匹高挑健壮的白马,那模样自是神气十足。    “那便是七王爷吗?果然风神俊朗,气质不凡啊……”    “秦公子嫁给七王爷,那真是好福气!”    “天作之合,羡煞旁人!”    “……”    各种各样的赞美之声如潮水一般涌进了轩辕茜的耳朵里,目光闪烁间,她脸上的笑意不由地更深了。    秦府上下在此刻也是一片忙碌,高朋满座,笑声不断,奴仆穿插其中,不时地换上可口的点心和酒水,一派(热rè)闹的景象。    相对于前院的喧哗与喜庆,零陵苑却好似自成一片天地,倒是清净得有些过分。    得了秦老太的特许,零陵苑里没有调来侍候的喜公侍仆,只有甄宝与秦书在一旁帮忙,要准备的也就那几样,而且依秦红翎自己的意思,一切从简。    看着那一(身shēn)大红喜服的秦红翎,甄宝的心里万般翻腾,非常地不是滋味。    本应是出嫁的美夫郎,可那一张绝色的脸庞上却堆不起些许笑意,有的只是一种深到绝望的寂寥与落寞。    秦红翎的脚步不断地在屋里徘徊,纤长的手指抚过一件件桌椅家具,似乎是想要记住他曾经的每一个过往,每一个微笑的瞬间,每一个流泪的时刻,伴随着他成长故事中的每一首歌谣……    “少爷,吉时已到!”    秦书递上了喜帕,眉眼中盛着一抹担忧。    “嗯。”    缓缓收回了流连的目光,秦红翎接过那一方喜帕,目光低垂而下,十指却绞上了那鲜红的流苏。    “非嫁不可吗?”    甄宝低沉的声音在秦红翎(身shēn)后响起,到了这一步,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决定是他做下的,为了家族,他甘愿披上那鲜红的嫁衣。    “这是我该还给秦家的……若有来生……”    秦红翎神色有些黯然,轻咬着唇,将喜帕缓缓搭上,遮住了他眼里最后的一抹不甘和挣扎,也掩去了他没有说出口的那一句话。    若有来生,他不再会为家族的利益所束缚;    若有来生,他会卸去一(身shēn)的枷锁;    若有来生,他要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若有来生……    轩辕茜的迎亲队伍终于姗姗来迟,接着便是一系列繁琐的仪式,迎到新郎之后,起轿、回车马、迎轿、下轿、祭拜天地、行合欢礼、入洞房,每一过程都走得滴水不露,直到秦红翎回到新房坐定,已是华灯初上,月落枝头。    “少爷,吃点东西吧……”    秦书端上了一盘点心,递给了秦红翎,这一天折腾下来,他们几人可都是滴水不进,好不容易能歇口气了,他可是一连吞下了好几块点心果腹。    “我不想吃。”    秦红翎摇了摇头,低垂的视线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半晌,只听得他轻声道:“阿宝呢?”    按照婚嫁习俗,除非有新娘子在场,新郎房夜里最好不要有单独的女人进入,这是不吉利的,也是避免别人说闲话。    “喔,她在门外守着呢。”    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秦红翎会问起甄宝,秦书还是老实地回道。    “叫她进来,你去门口守着,有人来立刻通报。”    秦红翎一把扯下了喜帕,明亮的黑眸在烛火的映照上熠熠生辉,(娇jiāo)艳如雪,万千芳华。    “少爷,这……”    秦书有些为难地看向秦红翎,孤男寡女不合规矩,他可不想坏了自家少爷的名节。    “快去,我说的你都不听了?!”    秦红翎的语调陡然拔高,语气中竟然有着几分厉色,听得秦书一怔,脸色骤然一变,这才施施然地向外走去,间或还听得见他轻吸几声鼻头的声音,显然是被秦红翎那罕见的凶像给吓住了。    “傻小子,不装装样子唬唬你,你又怎么会乖乖听话?”    秦红翎摇了摇头,无奈地一笑。    “少爷,有事?”    房门一开一合,沉稳的脚步声响起,甄宝已经站在了秦红翎(身shēn)前不远处,看着那在烛火映衬下(娇jiāo)媚的俏脸,甄宝的目光渐渐变得迷离。    “你……看够了?”    被甄宝这样直直地盯着,不知怎的,秦红翎的心突然就如小鹿一般乱蹦了起来,一抹红晕爬上了脸颊,让他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一脸的(娇jiāo)羞。    “喔,抱歉!”    甄宝回神,尴尬地挠了挠脑袋,这才讪笑道:“都怪少爷,没事长那么美干嘛!”    秦红翎哭笑不得,但那初时的尴尬和羞怯倒是减少了几分,只见他面色一敛,郑重道:“你与秦书都是我陪嫁过来的人,若是那轩辕茜(欲yù)对你不利,那我……”    甄宝和秦书都是他的人,即使入了这七王爷,秦红翎也不会坐视轩辕茜乱来,他倒是有心,但就是不知道真到那时他还有没有那个能力保住他们俩,或许,让他们跟着自己一同嫁到七王府来本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不用担心,凭她,还奈何不了我。”    甄宝笑着摆了摆手,心中却滑过丝丝暖流,看向秦红翎的目光不由地分外柔和,“若是到时候你不(情qíng)愿,就把这颗药丸吃掉,她便碰不得你。”    从腰间掏出了一颗药丸,甄宝缓缓递给了秦红翎,药丸只有豌豆大小,通体呈白色,表面晶莹圆润,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飘散而出。    ------题外话------    昨天我家宝开始断(奶nǎi),月回(奶nǎi)太难受了,整个(胸xiōng)涨得就像铁铊,我都想自爆了,结果一晚上没睡着,白天补眠也是昏昏沉沉的,听说涨(奶nǎi)这个过程会持续三天到一周左右,幸好月有点点存稿可以发上来,尽量保证更新吧,亲们的留言等我(身shēn)体舒服一点再统一回,谢谢大家的支持,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妻主,你好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70】章 十月十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