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机敏脱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逐月 书名:妻主,你好坏
    ()    说到朱肥肠与朱小肠兄弟俩,在定塘城里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俩人堪称经典的长相(身shēn)材倒是其次,单是那求嫁若渴的心便能让任何女人退避三舍,也正是因为如此,眼看兄弟两都已经年过二十,如若再嫁不到合适的人,这一辈子怕是只能守着那肥肠铺终老。    幸亏,今天有人为他们指了一条明路,将甄家小姐的行踪暗暗透露给他们,意在促成这桩好事,也让他们的婚事最终有个着落。    甄家小姐啊,那可是天仙一般的人物,要说平(日rì)里他们是敢都不敢想的,单不说甄家的财富在定塘已经是首屈一指,单单是甄家小姐定塘美人的称号也足以让他们流下三大碗口水。    而今天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将这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逼bī)bī)着甄宝娶了他们,财色兼收这等好事自会落在他们的头上,如此划算的买卖不做就太亏了。    这两兄弟赶路的速度也快,被朱小肠扛在肩上,甄宝被颠得七荤八素,就算她有心想要呼喊求助,如今也是半句都叫不出来。    扣子掉了,衣服歪了,头发散了,就连上面的珠花眼看也要给抖下来了……    对了,珠花!    原本已经一脸绝望的甄宝立时亮了眼,她怎么忘记了这个好东西?    这朵珠花,说是珠花,不过就是三颗大小不一的珍珠与一根银簪粘合而成,这三颗珍珠看似平常,却是五爹爹为她特意制作用来防(身shēn)的。    家里十几个爹爹各有所长,而这位五爹爹所擅长的便是制作迷((禁jìn)词)药,迷((禁jìn)词)药的种类繁多,药(性xìng)也各不相同,当时五爹爹为她配制的三种迷((禁jìn)词)药便分别占了低、中、高三种不同强度的药(性xìng),针对不同的对手选取最合适的药量。    趁着朱家兄弟俩人都在认真赶路,甄宝伸手一探,将那只摇摇(欲yù)坠的珠花一把攥在了手里,她已经在暗中计较,对这两兄弟要用什么样的药量。    虽然朱肥肠也不会功夫,但他那吨位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对他,应该用强效药,而朱小肠虽然(身shēn)体瘦弱,但却是力大无究,稳妥起见,低效药直接淘汰,用中效的。    打定主意,甄宝立时强打起精神,连(身shēn)体摇摆的节奏似乎都在刻意配合着朱小肠的动作,以减少自己晕眩的感觉,她在静静等候,把握时机。    此时,朱肥肠在前开路,与扛着她的朱小肠不过五步远的距离,要在一瞬间制服两个人,确实有些难度,但不试试又怎么知道效果呢?    反正她现在已经成了砧板上待宰的(肉ròu),最差也不过如此了。    悄悄掰下一颗珍珠,两指捏着一错,珠壳无声无息地自动分开,药粉粘在了指间。    就是这个时候,甄宝快速将沾着药粉的手指捂向了朱小肠的唇鼻,在他惊诧之前高叫一声,掩过了他昏迷前不甘的低吼,朱小肠的(身shēn)体软软地一倒,甄宝也顺势而下趴倒在了他的(身shēn)上一动不动,这时,另一颗珠花已经被她捏在了指间,就等着朱肥肠的靠近。    “怎么了?”    乍然听到(身shēn)后甄宝的呼叫,朱肥肠脚步一顿,低声问道,因为没有听到朱小肠的声音,他直觉里认为是甄宝出了什么其他状况,毕竟,有他这个大力士的弟弟在,他还真不担心甄宝半路逃跑。    (身shēn)后没有动静,朱肥肠纳闷地转(身shēn),意外地看到跌倒在地没有动弹的俩人,他这才惊慌地跑上前来,一把将背对着他趴倒在自己弟弟背上的甄宝翻转了过来,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那甄宝唇边一抹诡异的笑容,下一刻,迎接他的同样是花一般令人陶醉的香味,以及甄宝柔软纤((禁jìn)词)细的手指,傻傻地笑容凝固在了朱肥肠的脸上,紧接着,“轰……啪……”(身shēn)材壮硕的朱肥肠终于僵硬地倒地,再也没有了一丝动静。    “TNND!叫你们绑架我,我踢死你!”    得到自由后的甄宝立时弹跳而起,浑(身shēn)上下也重新充满了活力,泄愤一般地对着朱家那俩兄弟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天知道这一次绑架让她多么胆战心惊,那颗脆弱的小心肝此时还扑扑地跳个不停,都是这两个人渣害的,真是踢死他们也不为过。    虽然想是这样想,但甄宝却并没有真这样做,虽然是在泄愤,但他也尽量避过了要害,不会伤及(性xìng)命。    “怎么可能?!”    就在甄宝打得正起劲时,巷口竟然传来一声惊呼,接着便是奔跑的声响,甄宝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后立马向前追去,可跑到巷口,借着微弱的光线,她只能勉强看到那消失在转角处的绿色衣角,而那人早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呼呼……”    经历了绑架事件,之后又是一通狂打,甄宝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两手撑在膝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她知道,刚才跑掉的那个人应该才是这次绑架事件的主谋,不然又怎么会一路跟随查探这两兄弟此行最后的结果呢?    她是招谁惹谁了,好好地去参加圆月聚,回来的时候竟然还会被莫名其妙地被绑架,她的郁闷不只是一点点。    难道是刚才被她暗袭的那对猥琐男女所为?    不,不应该,参加圆月聚会她都是易了容的,而且她也隐在高处,那两个人根本没有发现她。    而朱家这两兄弟明显是在知晓了她(身shēn)份的前提下才实施了这次绑架,敢绑架她,这兄弟俩平时可没这个胆,一定,一定是有人唆使的。    她到底得罪了谁呢?    绿色的衣角……绿色……绿……    薛绿仪!    对,薛绿仪!一定是他!    她曾经让他当众出了丑,这一定是他暗地里的报复,她都已经忘记了这档事,没想到这小孔雀还这么记仇!    NND,差点就让她保存了十二年完好的处((禁jìn)词)子(身shēn)就被这两兄弟给劫了去,真(阴yīn)毒,真可恶!    回头看了一眼依然躺倒在巷子里的两个(身shēn)影,甄宝狠狠的啐了一口,朱家两兄弟,她绝不会轻易放过,至于薛绿仪这只小孔雀,走着瞧,她早晚收拾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妻主,你好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8】章 机敏脱身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