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定塘美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逐月 书名:妻主,你好坏
    ()    江南红翎俏,定塘有二美。    这红翎说的是候府五公子,被誉为江南第一美人的秦红翎;而这定塘二美,一为薛家公子绿仪,另一位便是甄宝。    这一年,甄宝十二岁,薛绿仪十一岁,秦红翎十岁。    ……    “薛家公子出门了……”    “快看,真是他!”    “不行了,我晕了,晕了……”    “额滴神啊,还要不要人活了……”    薛绿仪一(身shēn)浅绿色长衫,外罩深绿色纱衣,一把折扇轻掩粉面,踏着优雅的步伐款款向前,对耳边传来的阵阵惊呼似乎充耳不闻,心里却早已经美得开了花。    赞美的话谁不(爱ài)听,特别是像他这样的美人,虽然才十一岁的年纪,可那样貌,那(身shēn)形早已初显美人之姿,可以料想长成之后会是怎样地倾城倾国,一想到这一点,他就忍不住在心里得意地狂笑。    “少爷……”    跟在薛绿仪(身shēn)后的薛冰几步小跑上来,忍不住激动地说道:“少爷真是有先见之明,上次您穿的鹅黄色长衫出门,铺子里的那批鹅黄色布料便被一扫而空,这次来围观的人里十有都穿这颜色的衣服;不过看着少爷您今天穿的绿色,咱们仓库里那批囤积了很久的绿色布料一定不愁销。”    “嗯,告诉裁缝师傅,再多给我做几(套tào)绿色的款式换着穿,这几次出门都穿这个色系的,仓库里那批绿色布料太多了,清空了好进新货。”    薛绿仪神色未变地点了点头,依然是嘴角含笑优雅万千地迈着步子,有风吹起他的衣角,绿色的纱衣随风轻摆,犹如碧波((荡dàng)dàng)漾,一片(春chūn)意袭来。    “少爷英明!”    薛冰一脸崇拜地看向自家少爷,薛氏下的产业多亏有了少爷才能有今(日rì)的成就啊,少爷就是他今后学习的榜样,未来的目标。    ……    “那人是谁,穿得就跟个孔雀似的。”    甄宝一(身shēn)雪白色的素色长裙,青丝在(身shēn)后长长的披洒,未施粉黛的俏脸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粉色的小嘴透着蜜桃一般的(诱yòu)((禁jìn)词)惑,即使只有十二岁的年纪,也已经出落得绝色无双,无怪乎被誉为定塘城二美之一。    此刻,她正坐在二楼的茶铺里,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斜眼瞅着在街上招摇过市的薛绿仪。    长得到还不错,可她左看右看,那孩子咋就那么像一只绿孔雀呢。    “那是薛家的绿仪,与你并称‘定塘二美’,难道你没见过?”    小十二白了一眼甄宝,随即优雅地抿了一小口清茶,如今他是甄家唯一没有出阁的公子,所以,才有这等闲(情qíng)雅致跟着甄宝四处鬼混,经过几年的锤炼,如今也是亦发地潮了。    “啊?就是他?”    甄宝一怔,随即放下了手中的瓜子,一脸认真地望过去。    对这个薛绿仪,她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不想今天竟然见到了这个正主,眉是眉,眼是眼,男人长成这样算是不错了,只不过比她稍逊一筹而已。    “怎么,看上人家了?”    小十二一脸贼笑地探过了头,“要不让娘去薛家提亲,把这定塘美人给你娶回来凑成一对?”    “多大点小(屁pì)孩,没(胸xiōng)没(臀tún)的,还不够看。”    甄宝啧啧两声,略有些遗憾地看向薛绿仪,这孩子美则美矣,可惜太自恋,像只骄傲的孔雀,她一向不喜欢这种人。    “去,你不也是个小(屁pì)孩,还敢嫌弃别人。”    小十二一手拍在甄宝的肩膀上,打得她呛出一口茶水来,“我看你和他年龄相仿,正合适。”    “哼,谁理你!”    甄宝邪邪地一笑,眼珠子一转,顺手便将啃完的西瓜皮扔了下去,只听得楼下“啊”地一声惨叫,随即便是“扑通”一声,显然有人遭到了这张西瓜皮的暗算。    “啊……你……”    小十二探出头去,一手捂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楼下摔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身shēn)绿色衣衫的薛绿仪。    “是哪个不长眼的乱扔东西?”    薛绿仪被薛冰搀扶而起,绿色的衣衫染上了西瓜的汁水,红红绿绿的交杂着,原本优雅的发型也散乱开来,早已失了先前的那份自信与潇洒。    薛绿仪脸色变幻不定,心中更是恼怒不已,这岂止是摔了一跤那么简单,他的仪态,他的美丽,他的优雅,他的万千芳华,都在这一跤中被摔了个粉碎,以后让他还怎么出来见人!    “是你姐姐我!”    原本还想逮住小十二偷偷走人的甄宝,听到薛绿仪发怒时略带辱骂(性xìng)质的言语,立时也来了劲,一下探出了脑袋,与正抬眼向上望来的薛绿仪碰个正着。    “你……”    看到甄宝,薛绿仪先是一怔,接着怒道:“有本事你等着,别走!”    “我不走,我还没喝完茶呢。”    甄宝笑着对薛绿仪挥了挥手,目光淡定,波澜不兴。    显然没料到肇事者竟然这般坦然,薛绿仪一时愣在了当场,随即脸色一变,拉住薛冰飞快地离开了现场,既然她不走,那就等他回去换(身shēn)衣服收拾妥当了再来与她算帐,他可不愿再顶着这付样子出现在众人眼前,有损他美丽的形象。    甄宝拍了拍手,看着跑远了的薛绿仪,悠哉悠哉地坐回椅子上继续喝茶,旁边小十二略有些担心地问道:“你真要等着那薛绿仪叫人来群扁?”如果是这样,他可要撒腿先溜了,反正应承的人又不是他,这种没义气的事甄宝不知道对他做了多少回,所以,他也坦然得很。    “嘿嘿……”甄宝瞥了一眼小十二,一口饮尽杯中茶水后邪气地一笑,“茶喝完了,结账,走人。”    “啊?”小十二的嘴张得足以吞下一整只鸡蛋,吃惊地瞪着甄宝,他没想到甄宝竟然出尔反尔,放薛绿仪鸽子,虽然这不是什么好鸽子,但貌似……有些……太那个什么了。    “啊什么啊?”甄宝一边走,一边抓起一脸呆像的小十二,不急不慢地说道:“我刚才说我不走,是因为茶还没喝完了,浪费是可耻的,现在东西吃完,茶也喝光了,不走干嘛,留着喝西北风?”    于是乎,甄宝慢条思理地踏着步子踱出了茶铺,后面跟着一脸感叹的小十二,果然,他的脸皮还是及不上自家小妹,还需要再磨炼。    他可以想像,当薛绿仪带齐人马再回到这茶铺时,见到人去楼空的场面,那脸上的表(情qíng)又会是怎样的精彩,可惜他与肇事者有连带关系,没勇气坐着不走当炮灰,不然一定留下看场(热rè)闹。    定塘二美现场PK,这可是百年难得一年的盛事,就这么错过了,可惜,可惜,真可惜!    和小十二料想中有些出入,薛绿仪回家整齐衣衫,仍然只带着薛冰杀回了事发地点,毕竟这出糗的事哪能大肆宣扬,如果杀人不犯法,没准薛小公子还想把所有见证者统统灭口,以保持他的美丽高华。    “坐在这的人呢?”    看着收拾得整齐的桌椅板凳,薛绿仪脸色铁青,极度不善地问着。    “那个……薛公子……甄……甄家兄妹已经离开了……”    小二姐的牙齿有些打架,实在是因为薛绿仪散发出的气场太强大,她唯恐一不小心会踩着了别人的小尾巴,做了某人的替死鬼。    “甄家兄妹?甄宝器?”    薛绿仪咬牙切齿地问道,眸中的火焰喷薄(欲yù)出,回想先前那嘲笑他的面容,是有些人模人样,不过比他还差点,竟然就是在定塘与他齐名的甄宝器,宝器宝器,听这名字就不爽,没想到真人更加恶劣,还敢放他鸽子。    好你个甄宝器,今天这个梁子他们是结定了,山高水远,走着瞧!    正走在回家路上的甄宝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望望天,这太阳还没下山,她怎么觉得背脊一阵凉飕飕,摇了摇头,紧了紧衣领,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甄宝哪里会知道,就因为自己这一场小小的恶作剧,从此展开了与薛绿仪纠缠的一生,而现在,还只是开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妻主,你好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4】章 定塘美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