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狂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传说de写手 书名:我欲斩神
    天空沉沉的,乌云密布,时不时有一道道闪电闪耀着。

    天风城内,一栋巨大的古宅门前,有一块匾额,上面有两个字“许府”透过那厚达半尺的大门,就可以发现,里面被分成几百个院落。每一个都有各自的院子及屋子。

    而在一个院子里,一位少年正闭着双目,独自站在院子的中央。忽而,他似有所感,脚步微动,影爆闪,一个起落已经从院子里消失……

    “喂,我说许凌,你在今年的武选上能获得什么名次?”另一个院子里,三三五五的少年们聚集在一起,其中有一位一袭青色长衫,俊秀的脸庞透着一丝朝气又不失稳重,举手投足间都有领导者的气息。

    只见他微微一笑,正答话,却皱起眉头,对着屋顶道:“不知哪位高人驾到?何必做那梁上君子。”

    “想见我,你似乎还不配。”懒洋洋的声音传出,如遮天闭耳一般,从各个方向传来。

    “传音之术?你是许飞?”许凌不确信的道。

    “武选之上,我认定的对手只有一个,但不是你,不过如果你能冲进前三,我倒是可以送你一拳让你体会一下。哈哈……”狂傲的声音传出,一道白色影如大鹏一般闪过。

    “许凌,这个许飞太狂了,仗着有长老给他撑腰,这些年没少欺负我们这些支脉子弟,你一定要给我们报仇啊。”那几个许家少年纷纷开口。

    许凌的眼中一道冷芒闪过,随即笑道:“这是自然。”

    ……

    许飞的修为,这些人的话自然瞒不过他的耳目,不过却冷哼一声而已,在他眼里,这些人跟蚂蚁也没什么区别,或者只是个人形的蚂蚁而已。他现在去的地方,却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一间十分寒酸的屋子,屋子的整体都是用木头建造的,似乎有几十年没整修过了,整个屋子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霉味,连房梁都可以看到许多的红蚁在爬……

    许飞还未走进院子,一道凌厉的风声骤然响起,一只并不大但十分粗糙的拳头在许飞的眼中显出。并未有任何动作,缓缓举起左手,在前一挡,拳风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砸到了许飞那白皙的手掌之上。

    “轰”完全没有悬疑的,许飞被砸出近十米远,但只是冷哼一声,道:“距离武选已经不足半年之遥,你才达到这种程度,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如果半年之后,你达不到这一拳的十倍,你可以不用参加武选了。”许飞说完便大踏步的走出院子,从头至尾都没有正眼看过那位出拳的少年……

    对面的少年一脸的俊逸,但脸上却有着一丝沧桑的感觉,双手亦不像其他少年般白皙,而是十分的粗糙,眼色复杂的看向许飞的背影,双手紧握,武选,这是自己和父亲唯一出人头地的机会,还有半年的时间,只有半年了……

    武选,这是许家每年年终都要举行的一次活动。但少年只要达到十六岁以上就不会再有机会参加武选了,除非你天赋异常,有进阶武师的天赋,那自当别论,但凡许家少年,无不在为这最后一次武选奋斗,因为这关系到他们后的去向,如果武选上出人头地了,那自然会有家族的鼎力支持,长老们的悉心培养。一旦失败,那只有被驱逐出家族和为家族做生意之类的出路……

    “哗”经过近一个时辰的蓄势,大雨终于爆降,许飞仍然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院子。

    许飞,一个传奇的少年,五岁之时,便显出过人的天赋,八岁同辈之中无敌手,即便是那些十几岁的少年,甚至是二十几岁的青年,亦非其敌手,曾经被家族三位长老带出许家,游历天下,九岁彻底坐实同辈第一人的地位,无人敢撼动。

    十二岁,与家族一位太上长老对战,最后两人对轰十七拳,许飞两臂皆断,肋骨断了足足六根。太上长老右臂折断,退后八步,咳血三大口,让许家上下皆惊,而对此,许飞只是狂傲的道:“三年之后,必雪前耻。”

    无人怀疑此话的真伪,因为三年后,那位太上长老与许飞再一次对决,这一次两人皆没有任何伤害,但是出来后太上长老便宣布,从此闭关,除非许家有灭族之危,否则绝不出关。两人的胜败已经清楚。

    望着那熟悉的房间,许飞心中却浮起一丝悲伤,不是悲伤这天气,亦不是为了红颜,只是因为前进的路让他感觉到了无尽的悲凉。

    强者不怕孤独,却怕不能再进一步,是的,许飞亦是如此,强者的寂寞无非是没有敌手,但只要活得够久,就一定会有强者出现,但修行的路上不能再做突破,却是让强者亦会悲伤的事

    大雨沥沥的下着,但在许飞前十公分的地方就滑开了,似乎那里有着一层看不到的物体,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惊呼。护体真气的出现,证明许飞已经距离世人瞩目的武道大师仅一步之遥。武道大师每一位都是可开宗立派的人物,整个大陆都不会超过三位数,可想而知这个层次的人有多么强。

    看看天色渐晚,许飞推开自己的房门,一切都依旧,房间内的摆设十分简单,一盆竹子的盆景,几把椅子,一张透发着古气的桌子,几本书随意的堆在桌子上,此外还有一扇屏风,一张,此外再无他物。

    躺在上,许飞听着窗外哗哗的雨声,凌厉的雷声,缓缓闭上了眼睛。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千世劫,战轮回,万世魔,谁相干,天地不容,吾自为天,神若阻拦,吾斩神”

    这声音每当他闭上眼睛就会自己浮起,声音古老而神秘,许飞缓缓道:“天难灭,地难葬,如不成神,亦愿成魔么,笑话,我的命运只有我自己掌握,即便是天地,即便是神魔,如果阻拦,必要无斩杀,这个世界的强者一位就够了,站在巅峰的只会是我。”心中的声音似乎传来一声叹息,悠悠退去……

    窗外一声闷雷响起,许飞睁开了双眼,一睁眼见到的是比之昨更加黑暗的天空,浓密的乌云翻滚着,似黑龙一般。

    “长老曾经说过,今天似乎有人在演武场挑战我。这倒真是个好消息,正好许久没有动过手了,就去活动活动手吧。”许飞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穿上了自己最喜欢穿的白袍。

    “许飞,许飞。”一声苍老的声音传到耳中。“老头,干什么?”

    院子里的老人哭笑不得,在偌大的许家,敢叫他老头的还真就只有这一个,不过他也没辙,论实力,他打不过许飞,论资历,许飞幼年就游历天下,许多事比他知道的还多,他也只好默默忍着。

    “上官世家今天来了几位客人,有一个人指名要挑战你,说是要你把同辈第一人的名号让出来。”老人望着那刚出来还打着哈欠的许飞道。

    “啊~”打了个长长的哈欠,许飞有气无力的问道:“那那个人的修为怎么样。”

    “家主说,极为高深,有些看不清深浅。”

    “哦?”许飞倒是提起了一丝兴趣,“走,去演武场看看。我感觉到了一股浓烈的战意,希望不要让我失望啊。”许飞大笑道,形一瞬间闪出了院子。后面的老人叹了口气,心中暗道了一句,武疯子,随即跟上。

    演武场,这是许家举行年终武选的地方,平常基本不开放,除非有谁要生死对决,否则不会开放演武场,一旦上了演武场,生死由天,许家历代规矩,上了演武场的两人,只有一人能下场,另一人必须死在场上,但年终武选除外。

    演武场中央擂台之上,一位少年盘膝而坐,上没有半点气息,给人的感觉就是个平常的少年,说他哪里不平常的话,也就是他的长相了,十分的俊秀,貌赛潘安,眉若柳黛,眸若星辰,不带几分英气,倒有几丝少女的脂粉气。

    许飞人还未到演武场,就发现整个许家都没有多少人还在各自的院子中了,不由一阵奇怪。仔细想想,也就释然了,今天这一战,许家必然有很多人去看的。

    许飞不再遮住自己的气息,上那狂霸天下的气势骤然出现,连后面赶来的老人都一个踉跄,差点倒地。

    几乎在同时,另一股气势冲天而起,宛如九霄神龙一般,带有阵阵龙吟,而许飞却像一位掌握了天下的帝王一般,径自走进了演武场,没一个人能靠近他十米远,因为他上的那种威压让人不会跪下,就如朝拜天子一般。

    或许许飞的修为还不是绝世高手,但他的狂傲却绝对是当世第一的。走至中央擂台,面色平静的望着对手,许飞淡淡道:“没想到,当世有势存在的青年高手居然还有一位。”

    对面的那位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银牙:“小生上官端云,特来向许兄讨那同辈第一人的名头。”

    “哦?既是如此,你我不必打了,这名头让给你也无所谓,我志不在此。”

    许飞转,一字一顿道:“我————与——天——齐!”

重要声明:小说《我欲斩神》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