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自爆之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花钱约卿 书名:星龙战甲
    本来,以这几人的实力遇到六阶战兽只有死路一条,可惜,他们遇到的是木之妖精,虽然是六阶战兽却战斗能力弱的可怜。虽然传说在远古时期,高阶木之妖精拥有超强的战斗能力,当时他们的领地甚至有一个星域之大,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失去了战斗力,变成了纯粹医疗类的单位。

    而若不是担心木之妖精自爆能量核,恐怕那二人也早就冲上来了,战斗了这么久,他们的同伴也牺牲了好几位,不过却都是那个藏在木之妖精背后的人形战甲干的,所以虽然他们也很想速战速决,但还是没有那个胆量。

    “哼,可恶的人类,你们不要再扮那副虚伪的嘴脸了,记忆之金树叶我是不会交给你们的,要来拿就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说罢,六阶木之妖精又在自己与后面人型战甲的周围施展了一个防护罩,转对后面的战甲说道,“木子,爷爷没办法再照顾你了,这次事了了,你就离开斯坦福去找个地方藏起来好好修炼吧,等有一天你领悟了传说中的妖精法则再来为爷爷报仇!好吗?木子,以后要把爷爷内份也一起活下去哦”六阶的木之妖精此刻脸庞上居然出现了一种很人化的微笑。

    “爷爷,为什么不让我去战斗呢,虽然燃烧法则之力有些可惜,可只要爷爷能活下去又有什么呢?木子不想要爷爷死”被称为木子的战甲也是传出了很好听的童声。

    “混账!木子,你是我妖精一族的未来,木之妖精能否崛起就靠你了,你在说什么混账话!”说罢,木之妖精直接用能量罩将那架人型战甲死死地锢住了。

    “来吧,我可恨的敌人”六阶木之妖精有些悲壮地走出了能量罩。

    “爷爷,不要”被称为木子的战甲在嘶哄着,却无人可以听到,为木之妖精王最亲近的人,他又怎么会不明白爷爷要做什么呢?但是,一切都晚了,他的爷爷与敌人同归于尽了,连一点灰尘都未留下。

    而发现了况不对的张老大立即下达了趴下的指令,同时也向小健二人扑了过去,小健也在第一时间抱着雨眸的战甲摔向了地面。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架战甲站在了小健三人的前,使用战力构建了一个防护罩,然而,仅仅维持了一秒就消失了,而那架战甲也轰然倒地。

    六阶战兽终究是六阶战兽,即使是战斗力最弱的木之妖精的自爆也是恐怖的。

    小健三人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什么伤后都感到很奇怪,那么强的冲击波怎么会只是受了些轻伤呢?而当雨眸看到了倒在一旁的战甲时,她的眼泪突然断了线般不住地流了下来。

    “秦叔!秦叔!”泪眼朦胧的雨眸在看到了倒在一旁的战甲后,立即解除了战甲状态,推开小健,直向那具战甲跑去。

    是的,在最后关头站出来保护雨眸三人的正是秦叔,那位从小看着雨眸长大的长者,为了最大程度地抵消自爆能量的冲击,他从正面以自己的战甲承受了全部的冲击力,而仅有黄金九级的他对于六阶的自保之力来说,还是太过弱小了。

    六阶五阶仅仅是一阶之差,却犹如天堑,跨过去了那就是强者,跨不过终究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所以即使秦叔付出了自己的生命力燃烧所支撑的能量罩也只是维持了一秒,而此时他却已是危在旦夕了。

    雨眸一瘸一拐地走向了那架倒地的战甲,虽然因为秦叔的抵挡没有受太重的伤,但腿依然受了伤。冲到了那架战甲旁,十多米高的战甲即使是倒下依然有三米多的高度,雨眸艰难地爬上了那具战甲,终于从驾驶室中抱出了一个浑是血,眼看是活不久了的老人。

    雨眸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滴滴落下。

    而恢复了意识的小健也突然想到了采儿,自己在爆炸边缘却依然受到如此冲击,那么采儿呢?她可是在爆炸中心啊!想到这里,小健急忙感知灵魂联系中的采儿,感到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也终于确定了采儿还活着。此时的张老大也因为保护小健二人而受了伤昏迷了过去。

    木之妖精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毁灭了方圆十里的一切生命,除了小健几人外,也就是木子还活着了,其他的一切都成为了尘埃,但,可悲的是,木之妖精最想要杀的人,那具黄金阶的战甲此世却依旧活着,甚至没有受太重的伤。

    木子看着周围荒芜的一切,锢他的能量罩也慢慢消失了,木子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里是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家啊,此刻却都成为了尘埃,而一想到爷爷的死,木子更是感到一阵撕心裂肺地难过。

    此时遍体鳞伤的采儿也躺在地面上,虽然冰凤也拥有超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但还是不能和火凤的浴火重生相比的,此刻的她也仅仅是在靠着与小健共享的生命努力恢复着,但她受的伤实在是太严重了,采儿两眼一黑,昏了过去。

    黄金阶的明克斯此时艰难地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此时他的全已被冷汗浸透了,若不是在最后关头他发动了自己花高价请人在自己的盾牌中注入的有一秒绝对防御能力的能量罩,此刻或许自己已经和阿大,阿二一样成为了尘埃。

    恐惧之后的明克斯却又感到一阵欣喜若狂,现在所有人都死了,只要自己干掉对面那架人型战甲,那记忆之金树叶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虽然不远处还有几架半死不活的战甲,但他们最强的根据气息来看也不过蓝钴而已,根本没有自己的一合之将。想到这里,明克斯的眼中燃起了贪婪,疯狂地火焰。

    木子感受着对面那架黄金阶战甲传来的杀意,自己的心中也怒火也一下子升腾起来,他要杀了对方,将这个害死爷爷的混蛋碎尸万段。

    木子与明克斯对峙着,然而最先发起攻击的不是明克斯也不是木子而是雨眸。

    雨眸看着怀中浑是血的秦叔,从小在秦叔的关注下长大的她,只觉得非常难过,而当看到了造成秦叔重伤的罪魁祸首后,她毅然的召唤的了战甲,提着自己的激光枪向敌人发起了攻击。

    远战型战甲提着武器去和近战战甲硬拼会有什么结果,大家都知道,更何况是还相差十一级呢?雨眸一枪砸向明克斯,却被对手一拳挡过,接着更是被明克斯直接给一拳打到。

    “小子,你是不是疯了,一个远战战甲来找我拼命?”明克斯只觉得很可笑,这个不知死活的远战战甲居然跑来和自己搏。

    “要你管!你去死吧”雨眸此时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只想将对面的战甲撕碎,却忘了自己是一个远战战甲。

    雨眸从地上爬起来后,又是一拳袭向明克斯,明克斯很轻易的就接了下了,接着直接掐住了雨眸的脖子。

    “呦呵,还是个女人啊?正好大爷很久没开荤了,今天就拿你打打牙祭吧!”明克斯听到对面战甲居然传来了一阵很好听的女声,很久没有解决过生理问题的他就感觉邪火止不住的往上窜。

    站在明克斯对面的木子早在雨眸第一次发动攻击的时候就也想一起攻击了,但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使用不了生命法则之力了,没有了生命法则之力的支持,他的攻击力连一个青铜阶的战甲都不如,木子只感觉心中好恨,为什么上天连这个让自己手刃仇人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抱着受重伤的采儿正在难过的小健,突然看到了被明克斯抓住的雨眸,小健感到心头一痛,他感到很着急,虽然早就答应了雨眸要保护她,可此时这种感觉却不同,就像是莉莉丝受伤时一般,小健感到非常难过,是那种失去了重要东西的感觉。

    看着雨眸,想着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女孩,她给自己讲水母,强迫自己做她妹,甚至还咬了自己的女孩,小健想,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她,绝对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小健不懂的是产生这种想法,说明他对于雨眸已经不再是当做一个朋友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小健召唤出了自己的战甲,带起了一道残影就向雨眸冲去,猩红的激光剑拿在手中,电子眼闪耀着噬人的红光,地狱魔神般的小健带着恐怖的气势向前方冲去。

    “放开她!”小健大哄一声,恐怖的气势接踵而来,明克斯虽然已经看到了小健额头五颗青铜钻星可还是感到了一阵恐惧感,立即把激光剑架在了雨眸的脖子上。

    能够达到黄金阶的没有一个是傻瓜,为了保险起见,明克斯还是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停下来,你再靠近,我就杀了他”可笑明克斯堂堂黄金阶高手居然威胁一个青铜阶的小子。

    听到了明克斯的话,小健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那架人型战甲,“喂!你吓傻了吗?帮我照顾一下同伴,你拥有生命法则,治疗一下我的同伴应该不成问题吧,至于这个家伙,交给我吧!”

    木子听到小健的话,愣了一下,没有说话,抱起冰凤采儿就奔向了秦叔。

    “你一定要杀了他”木子临走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安顿道。

    明克斯看着这个气势惊人的小子,他慢慢地也恢复了了冷静,再强,他不还是青铜吗?想到这里明克斯,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些。

    “小子!你就这么自信你能干掉我?来吧,我不伤害你的同伴”被小健的气势压迫明克斯也有些憋屈,在想明白小健不过青铜后就放了雨眸,决定给这个狂妄的小子一点教训。

    “哼,对于你这种货色来说,我干掉你轻而易举,去死吧”看到明克斯放了雨眸,小健心中也没有了后顾之忧,立即发起了进攻。

    求推荐!求点击!

重要声明:小说《星龙战甲》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