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藩王

    徐达交代好手下把众叛军关入大牢后来到了皇宫向朱炆复命。

    朱炆宣徐达上,徐达走了进来刚要行礼,朱炆一把把徐达扶住说:“老将军不必多礼,不知事处理的如何了?”

    徐达说道:“回禀陛下,众藩王已经被俘,只有宁王跑了出去,叛军被杀五万,俘虏五万。我军死伤两千。”

    朱炆拍着徐达的肩头说道:“有老将军真是设计之福啊,我二十万大军对敌十万人只死伤两千人,老将军真是用兵如神啊。”

    徐达忙说道:“这还有赖陛下的神机妙算和诸葛先生研究出的连弩,这连弩真乃神器也,这次能够快速的剿灭敌军诸葛连弩功不可没啊。”

    朱炆道:“你下去拟个清单来,这次剿灭敌军众人皆有奉上,还有好好照顾好死者的遗孀,我准备建立一个能照顾死亡战士遗孀的机构,你说如何?”

    徐达说道:“陛下想战士之所想,及战士之所急,要是真的成立这样的机构战士已无后顾之忧,必定三军用命,战无不胜。”

    朱炆又说:“此事一会上朝之后你和方孝孺他们议议,现在众位藩王在何处?”

    徐达道:“现在关押在天牢之内。”

    朱炆问道:“这次是所有藩王都参加了谋反吗?”

    徐达回答:“这次进京的藩王出了蜀王之外全部参加谋反,蜀王因为不愿与他们同谋所以被他们关了起来,我去之后才获救,不过因为事并为调查清楚,臣暂时也把蜀王控制了起来,还等陛下下令如何处置。”

    朱炆想想说道:“蜀王还是放了吧,不过要留在京中,给他一座宅子。”

    徐达抱拳道:“陛下臣这就去办,臣告退了。”

    朱炆文点点头后徐达出去了,朱炆对边的姚广孝说道:“老师,你说我做的对吗?”

    姚广孝说道:“陛下此举是要让燕周二王和个藩属之地的人看看,陛下不会对忠心之人定罪的,只要忠心与陛下那也可以过的很好,只是陛下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陛下一定要派人监视蜀王的一举一动,不过还不能让蜀王知道。”

    朱炆道:“这个好办,明徐辉祖在锦衣卫中挑选几个精明忠心之人进入蜀王府为奴,朕也好能时常知道蜀王府发生的事,要是蜀王没有异心那最好,要是蜀王生有异心朕必杀之。”

    朱炆叫来了徐辉祖然后和他交代了一下,徐辉祖领命去处理安插监视人员之事了。

    朱炆这时问道姚广孝道:“老师你说剩下的藩王朕该如何处理?”

    姚广孝说道:“陛下想如何处理呢?”

    “朕打算把谋逆的藩王全部处死,这谋逆要是姑息的话那岂不是人人都可谋逆了。至于剩下的人可以分出几等人,直接参与者杀,间接参与者放,地下的小兵免。”

    “陛下既然已有良策为何还问老衲呢?”

    “朕这不是和你商量商量吗,老师你要觉得朕说的可行那就这么办了。”

    “陛下圣明,如此可使洪武一朝大杀之气得到收敛,百官也不会动不动就担心自己掉脑袋而不敢进谏。”

    “既然如此那大方针就这么定了,过会上朝后再让群臣议议,略微的修饰一下。”

    过了一会卯时到了(北京时间05时至07时,也就是说五点就开始早朝了,有的官员三四点钟就得起来准备了,明朝的官员真是敬业啊,哪像现在的官员,三四点可能刚从哪个温柔乡回来。)在奉天

    各位大臣排班站好,小太监喊道:“皇上驾到”

    众人纷纷跪拜然后说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炆道:“平吧。”

    朱炆这时对着文武大臣说道:“相信昨天的事大家也都知晓了吧,来人那把反贼押上来。”

    不多时一众藩王纷纷被压上中,众位藩王跪倒在地有胆小者当场就大呼道:“陛下臣冤枉啊,都是齐王朱榑未必臣等的,这不是出于臣的本心啊,请陛下赎罪啊。”

    朱炆说道:“我还没有审你们你们就说自己冤枉,我只要让你们见一个人你们就不喊冤了,来人啊,请蜀王。”

    不多时蜀王朱椿上,对皇帝见礼之后立在一旁,这时朱炆说道:“蜀王现在众位藩王说自己是被胁迫的,出于无奈才起兵谋逆,你和他们说说你是怎么回事。”

    蜀王不紧不慢的说道:“陛下,昨晚众藩王回到住处之后朱榑命人把臣请到了他的房间中有事商议,当时臣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所以就去了,臣到达了朱榑的房间之后只看众位在京藩王全部聚集在一起,臣听了朱榑得话才知道是要谋逆,臣自然是不肯,可苦于实力不济,幸好朱榑怕事败露没有杀微臣,只是把臣软了起来,等事成之后再做处理,臣是昨晚他们被俘之后才被徐达大将军救下的。”

    朱炆点点头说道:“蜀王真是忠臣啊,要是藩王中全是像蜀王这样忠义的人也就不会发生今之事了。”

    蜀王赶紧抱拳说道:“陛下过奖了,太祖早就教育过臣要忠君国,此等天诛地灭之事岂可谓之。”

    众位藩王听到蜀王大义凌然的一番话后纷纷底下了头不再言语。

    朱炆这时说道:“众位臣工,你们看此事如何处理啊?”

    齐泰说道:“陛下,此等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陛下应效仿太祖皇帝灭其九族。”

    方孝孺说道:“陛下不可,此事是这些乱臣贼子谋逆,何必牵连无辜,请陛下效仿圣人,不可乱开杀戒啊。”

    这两派人吵得不可开交,朱炆在上面大喊一声:“都给朕闭嘴,你们以为这是菜市场吗,都像上面样子,夏元吉,你以为如何?”

    夏元吉是朱炆新任的户部侍郎,本来朱炆想直接让他做个尚书的,可是姚广孝建议先升做侍郎,历练一段时间,然后找机会再升为尚书,这样做是为了不让夏元吉骄傲自满,朱炆想想也对,然后就让夏元吉做了户部左侍郎。

    夏元吉说道:“陛下可诛除首恶,其次之人可轻判,这样既可以扬我朝之威,又可以颂我朝之仁。”

    朱炆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好了,臣已有决议,方孝孺拟旨。”

    方孝孺跪下听旨。

    “一概叛乱反王杀无赦,剥夺王爵贬为庶民,所有财产充公,封地收归国有,命夏元吉处理此事。其余手下将领按律问罪,其余众人能免就免吧,命宗人府联合大理寺查办此事。”

    方孝孺跪倒高呼道:“陛下圣明,我皇万岁万万岁”众大臣也纷纷跪倒口呼万岁圣明。

    朱炆说道:“你们抓紧查办此事吧。”

    这时兵部侍郎齐泰说道:“陛下,臣还有一事要上疏。”

    “何事?”

    “陛下,朝廷让周王,燕王来京为太祖守孝,周燕二王不尊政令,不知陛下如何处置?”

    “是这回事啊,方孝孺听旨。”

    方孝孺再次跪倒在地候旨。

    朱炆说道:“方孝孺起草旨意命周燕二王来京,要痛斥二人的所犯的罪过,你可明白。”

    “方孝孺接旨”

    “散朝。”

重要声明:小说《海洋日不落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