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宫

    朱炆叫来了徐达,姚广孝,以及徐辉祖三人,与众人说明了况之后,吩咐徐达集合驻军把城外的藩王卫队控制住,吩咐徐辉祖统领锦衣卫控制住个藩王,让他们一个也不能跑了,命令姚广孝陪伴在自己边做参谋。徐达和徐辉祖领命出去以后,朱炆对着姚广孝说道:

    老师,你说我们能和平的解决这事吗?

    “陛下乃真龙天子,这些藩王不过土鸡瓦狗而。”

    朱炆说道:“我最担心的还是燕王啊。”

    姚广孝说道:“燕王再厉害他也是臣子,自古臣不听君言就是谋逆之罪,老臣想燕王不会这么不识时务的。”

    朱炆点点头道:“希望如此吧,不过我要先解决了眼前的问题。”

    时间到了子时,城外的藩王大军都在等待城里面的信号,双方约定子时城内举火为号,然后藩王的大军冲进城去炆退位。

    可是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了还不见举火,各位将领的心不免有些担心,毕竟这可是造反啊,要是成功了那就是开国功臣,要是失败了得话那可就是抄家灭门的大罪啊。众藩王这次来为太祖吊孝没有带出全部的人吗,不过众多的护卫军加在一起也有十万人,这是众藩王最嫡系的部队了。众将领在大营之中急的团团转,这之中唯独没有看过蜀王的将领,原来蜀王不想与众藩王合谋,众位藩王又怕蜀王泄密,所以就把蜀王控制了起来,蜀军没有得到蜀王的命令自然也不敢乱动了,所以蜀军也算是逃过一劫。

    这时宁王军中出现了一位将军正是朱炆以前遇到的苏元茂,要说这苏元茂怎么到了宁王的边了这还要往前说,朱炆自从小时候遇到了苏元茂之后一直也没有忘记他,后来宁王赴藩朱炆就把苏元茂推荐给了宁王,并在宁王面前为苏元茂说了不少好话。然后也嘱咐苏元茂一定要为国杀敌,保一方平安,既然你先祖能从行伍之中一直做到大将军之职你应该也错不了,苏元茂一直有感于朱炆的知遇之恩,在宁地多次与蒙古人交战都是先士卒奋勇杀敌,宁王看在眼里乐在心里。

    有一次和苏元茂喝酒的时候说了朱炆当初推荐他的事,自己本来没想要,可是朱苏元茂说了不少得好话,最后朱权才把苏元茂留了下来,没想到还真得了一个宝贝。

    苏元茂听完之后更加肯定了自己以后要追随朱炆的信念,这时朱炆已经是皇太孙了,等朱元璋一挂那朱炆就是皇帝。

    朱权其实这话时故意给苏元茂说的,其实他早看出来朱炆让他带苏元茂来宁是为了历练的,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他多炆更加的感激吧,也算是十七叔报答你在小时候多次帮我的一点利息吧。

    苏元茂的来历我们基本交代了一下,现在让我们再回到城外的藩王大营中,苏元茂早就收到了宁王的密令,让他假意附和众人,到时在背后给他们一刀。

    苏元茂说道:“众位大人,不知道王爷们怎么样了,我们是不是要现在攻城了呢?”

    这时齐王手下的将军齐云说道:“此事不可,现在不知道王爷们怎么样了,我们不可轻动,一切还要等王爷的号令行事。”

    苏元茂点点头也不说话,坐在了椅子上闭目养神,心中想到:“等吧,等到你们造反以后就是抄家灭门,看你们还能活多久”

    就在这时城内突然火光大做,杀声震天,众位将军微微起观瞧。

    齐云说道:“众位时候到了,我们现在就冲进城去清剿逆臣。”

    众人纷纷站起来召集手下准备出击,到了城下,只见吊桥没有放下,而且城门紧闭。齐云心想:“当初和齐王密谋好,众藩王率兵夺取城门,放下吊桥然后举火为号,然后城外大军进城宫,怎么现在火起了门还没有开啊。”

    只是就听见嘎啦呱啦吊桥缓缓放下,然后城门慢慢的打开,齐云不疑有他马上命令大军进城,苏元茂跟在最后面也进入城中。

    众人刚一进城中后只见四面八方全是士兵向自己冲来,齐云大叫一声,“不好我们中计了。”

    然后掉头就想跑。

    这时徐达出现在了两军阵前,大喝一声道:“尔等谋逆之臣还不放下武器,等候发落。”

    众人一看是徐达顿时士气就掉了一半,徐达是什么人,那可是开过的功臣,这些人都是听着徐达的故事长大的,看见徐达第一个想法就是跑。可是他们能跑的了吗?那时肯定不能让他们跑的。

    只见这时徐达命人放箭,从两侧民居内出现大量的弓弩手,前面的将士手持加强版诸葛连弩一顿猛,相隔也不过二十米的纪录,诸葛连弩发挥了最大的威力,士兵手里的连弩简直就是收割生命的利器,不断的在伤叛军的生命和士气,这时齐云带着众人撤离道了城外之后,想到自己登上吊桥就能活命了,不由得强打士气,对众人喊道:

    “大家快撤,过了吊桥我们就没事了。”

    可是现实又和他开了个玩笑,吊桥这时被升了起来,而且城门也被关上了,叛军的部队被一份为二,当城门关上的一刻城内的叛军知道这次是完了,徐达这时又喊道:“放下武器者不杀。”大家一愣,这时有人喊道,我们这已经是谋反了,要是放下武器只有死路一条。徐达一看喊得的人时齐王的手下,当时一箭把那人死,然后又喊道:“奉陛下命只对这次只针对主谋元凶,其余者免死,发下武器你们还有机会,要是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当有人第一个放下武器其余的人纷纷都放下了回去,然后等待士兵过来带走。只有一少部分的人正在誓死抵抗,这些都是众藩王的死忠,说什么也不肯放下武器,徐达没有办法命人将其剿灭。然后来到打开城门,对着城外的人说道:“本次只追元凶首恶,放下武器者不杀。”

    齐云喊道:“废什么话,有本事就把老子杀了,老子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徐达赞道:“没想到你还有点骨气,也算做一条好汉,你们大家都和他一样吗?”

    这时有不少人都跪下表示愿意投降,徐达点点头道:“好,众将听令,投降者不杀,其余人杀无赦。”

    这时只听见一声巨响,在东门处得吊桥被放下了,叛军众人心头一动,爆发出最后的气力冲出包围跑到了东门处,只见吊桥前门有十余人浑带血,正是宁王朱权,宁王看到齐云后赶紧说道:

    “赶紧在快走,有什么事我们到时再说。”

    徐达命人在后面追赶,朱权一看双方都是骑兵,甩也甩不掉,就和齐云商量道:

    “你带着步兵留下拦截追兵,我带着骑兵找人来接应你,你看如何?”

    齐云心道:“还接应个啊,不过人家怎么说也是王爷,算了,我到时候看机会好也溜了吧。”

    想过之后齐云说道:“末将定然全力阻拦敌军,请王爷一定要快点来援助末将啊。”

    朱权说道:“这是自然”

    说着朱权带着地下的十余骑就跑了出去。

    朱权让众人分头跑去,然后去大宁回合,自己只和苏元茂向一路骑去。

    朱权对边的苏元茂问道:“我们的人死伤如何?”

    苏元茂说道:“还行吧,我早吩咐手下人了,做做样子就投降。”

    朱权点头道:“这些年我在大宁帮陛下训练的精兵我可不想就这么没了。”

    苏元茂说道:“是啊,都是我的兄弟,要不是为了陛下大计着想我也不希望弟兄牺牲。”

    朱权道:“我们赶紧回到大宁然后投奔朱棣,要是他把我交给陛下那说明他没有反心,要是如果他夺我军权那就说明他肯定要反,陛下的计划也就能顺利执行了,只是朵颜三卫不能带去。虽然我们这些年和他们相处的不错,不错如果朱棣给足好处的话他们未必不会反,为我族类必有异心。”

    苏元茂说道:“宁王下说的是,那我们快走吧。”

    众人快马加鞭够奔大宁。

重要声明:小说《海洋日不落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