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舅舅

    朱炆吩咐太监准备礼物就来到了封郑国公府后拜见了自己的便宜舅舅封郑国公常茂。

    (常茂,民族英雄、明代开国名将常遇之子。常遇共有三个儿子,长子常茂,次子常升,三子常森。

    历史上的常茂功绩远不如其父常遇,但评书《明英烈》中对常茂评价颇高,其功绩甚至超过了他的父亲,书中描述:“常茂,自称茂太爷,常遇二子。使禹王槊(就是唐末五代十国时期太保李存孝的那种兵器),明朝开国头一员猛将,打仗足智多谋,人称无敌大将,纵横天下,少有对手,即使碰到几个势均力敌的,肚子里也会冒坏水,跟随朱元璋征战多年,立下赫赫战功,完成统一后,封孝义永安王。朱元璋猜忌忠臣,令常茂等人驻守长城,不给粮草,后常茂逃走,后跟随燕王朱棣挂孝征南,保燕王当了永乐皇帝”)

    二人分宾主落座之后常茂吩咐人上茶后说道:“太孙不知来我这里有何公干啊?”

    朱炆忙说:“舅舅咱们是自己人,您老还是叫我炆好了,我这次来是母亲吩咐我,听说舅舅在前线回来所以吩咐我前来拜见,不知舅舅舅母一向可好?”

    常茂说道:“太子妃有心了,我和你舅母一切都好,有劳太子妃挂念了,只是炆你现在为太孙,想必事一定很繁忙吧,别在我这久留,省的耽误了国家大事。”

    朱炆心说:“你想赶我走就直说,扯什么东西啊,我就不走,我一定要拉你入伙,将来帮我打朱棣。”想到这里朱炆说道:“舅舅听说使了一柄禹王槊据说所向无敌,外甥前段时间学了一些拳脚,不知舅舅能否帮外甥指点一二呢?”

    常茂一听心里暗想:“这炆也太不懂事了,我刚才的意思就是让他走了,他还非在我这比什么拳脚,我要是不让他比吧,说我对太孙不恭,我要是和他比万一上了他的话那皇帝弄个罪名就能杀了我,现在的皇帝对功臣猜忌的厉害,我还是把他劝走好了。”

    想到这里常茂说道:“太孙,我这几天风湿病犯了,子使不上力气,我看还是等我好了以后我们再比吧。”

    朱炆就知道他会推脱,自己装作很关心的样子道:“舅舅有病怎么不早说啊,我现在就把宫里的太医叫来给舅舅治病,来人啊。”说着就向外叫人,常茂一看不好,要是太医来了说我没病那不就是欺君之罪吗,要杀头了,想到这里马上拦住朱炆到:“这毛病过几天就好了,炆不必麻烦太医了。”

    朱炆突然说道:“有刺客”

    在哪呢,常茂护在朱前,单手拿起旁的椅子,做防御状态,府里的家人也都冲进了房间里面守护在朱炆左右。

    朱炆这时哈哈一笑道:“我在试试你们的反应能力,不错啊,都训练有素,都出去吧”

    这时房间里只剩下了常茂和朱炆,朱炆说道:“舅舅看来你的病好的差不多了,看来我也能治病了。”

    常茂赶忙跪下说:“太孙赎罪,臣一心想保护太孙不知为何病一下就好了”

    朱炆道:“舅舅,我们家人哪里这么多讲究,我只是想让舅舅指教一下,舅舅为何如此推托,莫非是和外甥见外吗?”

    常茂无奈的道:“既然如此那臣就和太孙切磋一下拳脚。”

    朱炆道:“如此甚好”

    二人走向后院,常茂和朱炆抱拳行礼之后朱炆先攻了过来,朱炆心想:“以前听评书说你多么的神勇无敌,今天我就来试试你,要是你真有实力的话那我以后就留着为我所用,要是只是一个花架子的话那你就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二人你来我往,朱炆只顾进攻,常茂只顾防守,只十个回合朱炆就被常茂一拳击倒在地。

    常茂赶紧跪倒在动说道:“臣失手误伤太孙还请太孙赎罪”

    其实常茂下手掌握着火候,力度并不大,朱炆只是出于惯跌倒在地,朱炆站起来呵呵大笑道:“舅舅果然名不虚传,以前徐爷爷不和我过招,只让手下的武士和我对练,每每被我击倒在地,我还感觉自己的武功已经大成了,没想到是如此不堪一击啊,今还是多谢舅舅让我知道了完事都不能骄傲自满啊。既然这样舅舅我有一事需要嘱咐舅舅,你近来说话。”

    常茂赶紧走上近前,然后朱炆低声说道:“皇爷爷现在年老多疑,猜忌功臣,我想舅舅以后的子也不会好过,假如以后舅舅遇到什么难事大可带着属下一走了之,将来等我登记以后再把舅舅给请回来。”

    常茂惶恐的说道:“太孙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朱炆又说:“现在诸位藩王势力过大,然而胡傅两案朝廷的功勋也快被杀光了,将来我必然要找能够抗衡藩王的将领,舅舅我们是自家人,将来肯定要你为我出力的,所以舅舅一定要保重体啊,将来我还指望舅舅替我守住这份家业呢。”

    这话已经很明显的拉拢了,常茂说道:“臣一定保存这有用之为太孙效力。”

    二人又聊了一阵无关痛痒的话题,然后朱炆告辞后回到了宫中,见到了母亲常氏,简单的汇报一下常茂的近况,和常茂给常氏带回来的一些礼物后,朱炆告别了常氏后来到了马月的房间看到马月已经起来了,正坐在桌子前面发呆,朱炆走了进去后马月像起来行礼,但是下又有一阵疼痛,一下没有起来,朱炆看到对她说:

    “月体不便不必行礼了,我就是来看看你,怎么样了,还疼吗?”

    马月羞涩的道:“炆,已经好多了,没有那么疼了。”

    “那我就让心了,你还是多多休息吧,我刚刚看你再发呆,不知道想些什么呢?”朱炆问道

    马月脸一红道:“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离开我的时候我就想起了你,这感觉还真是奇妙。”

    朱炆说:“真是抱歉啊,我现在时太孙了,每天都要喝皇爷爷学习处理国家大事,实在没有时间陪你,你不会怪我吧。”

    马月说:“炆你是储君,未来整个国家都需要你来管理,我这里你不必挂念,我能成为你的妻子就很开心了。”

    朱炆这时把马月一把抱住后吻了下去,马月一下体发紧的道:“炆,别这样,你还有事要办呢。”

    朱炆这时想起来自己还要去和朱元璋学习处理朝政呢,自己的未来还有饿狼和猛虎等着自己呢,自己不能太放松了,没想到温柔乡是这么让人眷恋啊。

重要声明:小说《海洋日不落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