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南京明朝的首都内一片霾之色,一个五岁的男孩一的重孝跪在灵堂前面露悲切。这个小男孩就是皇长孙朱炆,灵堂的棺木里面躺着的就是他的马皇后。

    “自从五年前自己穿越到了这个时代以后,是最疼自己的,俗话说的好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命根子,听宫女说自己睡觉的时候进来看自己的时候都不敢穿鞋子,都是光着脚进来,怕把自己吵醒。虽然自己穿越前只是一个普通学校的普通学生,但是对孙子的真是无法改变的,既然自己承受了,那我现在就要做真正的朱炆。”

    想到这里朱炆真流露,失声痛哭,哭的感天动地,一会就昏了过去。旁边的人赶紧传御医过来帮帮朱炆救治,朱元璋一看后面的大孙子和的感如此之深,不由得也想起了马皇后对自己的好,也老泪纵横,趴在棺木上哭了一遍又一遍。周围的人赶紧扶起朱元璋,口呼父皇保重龙体啊。朱元璋看了看周围的人,感觉哪个都不顺眼,虽然都在抹眼泪,但是没有自己的孙子真意切。

    不过也难怪他们都不是皇后所生,虽然皇后视如己出,但是他们心里怎么想得就不知道了。

    经过几的国丧之后,马皇后

    奉天中群臣三跪九叩口呼万岁,太监在前面说:“有本早奏,无本退朝”

    “陛下,皇长孙已经五岁,可选老师去太**中授课”

    “你们说什么人好啊”

    “黄子澄学贯中西可做皇长孙伴读”

    臣等复议(黄子澄提前出现吧,省的我们的朱炆无聊)

    准奏,就让黄子澄到太子做皇长孙伴读。

    黄子澄出列叩谢,口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子澄(1350-1402),明分宜(江西分宜)人,洪武进士,授修撰,侍读东宫,累迁太学东卿。建文帝即位,命兼翰林学士,与齐泰同参国政,建议削夺诸藩王权。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燕王举兵反,师名靖难,指子澄、齐泰为。建文四年,燕师渡江破京师,被执,抗辩不屈,磔死,族诛。其实在我看来黄子澄是有点小聪明,但是没有大智慧,既然你削藩,那好啊,你应该效仿汉武帝采用怀柔的办法啊。燕王不是不服吗,那就采用麻雀战,游击战扰他,你就是和他拼也行,给举荐个将军吧还是个草包。也许文采上他确实厉害的,可是当官我看还是不行,毕竟没经过官场的历练就做了那么大的官在处理事的经验上还是欠缺的。这是小酒一家之言啊,大家别骂啊)

    散朝之后黄子澄赶到了太子,看到朱炆正趴在桌子上睡觉,黄子澄咳嗽了两声,“咳咳”

    朱炆根本没动,黄子澄小声的叫道

    “皇太孙,皇太孙”

    朱炆当然听见了,其实他根本就没睡,只是想和这个历史上给朱炆出馊主意的家伙一点教训,所以假装听不见。

    黄子澄这次加大了声音喊道:

    “皇太孙起来了,要上课了”

    朱炆这时一下跳起来到:“来人啊,有刺客”

    宫里的武士马上就穿进了房间对朱炆问道:“长孙下好,刺客在哪呢?”

    “就是这个人,刚才他离我这麽近突然大喊,分明就是想行刺于我,我现在的心还扑通扑通的乱跳呢,快给我传太医,不行我头晕了,说着就倒在了地上。”

    众人一看哪里敢想有假,赶紧传太医过来,侍卫也把黄子澄控制住,黄子澄哭的心都由了心想:“别人当伴读都是风风光光的,怎么到我这就成了要行刺了呢。”

    这时太子朱标也来了,看着自己的儿子就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子从小就调皮捣蛋惯了。随后问了太医病如何,太医哪敢说,你儿子什么事也没有,我看他是在那装病呢。那太医马上脑袋就得搬家,现在人躺在那你敢说什么事都没有。所以太医只能说皇长孙受了惊吓,我给他开几副压惊的药就会好的,说着就出去煎药了。

    朱标走到朱炆的边看着他,朱炆向朱标瞟眼,朱标拿这个儿子也没有办法,这孩子天生就聪明异常,而且还有自己的父亲母亲护着,自己也不能打他,再说也舍不得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声太监的声音“皇上驾到”

    朱标和朱炆心里都是一惊,怎么皇上来了,这玩笑玩得都点大了。

    朱元璋龙行虎步走到朱前向朱标问道,炆怎么样了?

    朱标只能把太医的话重复了一遍。

    朱元璋怒道:“把黄子澄给我带上来”

    不多时黄子澄被侍卫压了上来,黄子澄口呼我主万岁,磕头犹如鸡奔碎米。

    朱元璋一看他心里就烦,对边的人说道,脱出去打二十板子,侍卫应诺把黄子澄拉出去打了二十板子。

    朱炆一看自己还是别装了吧,假装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装作虚弱的摸样对朱元璋说,皇爷爷,孙儿给皇爷爷见礼,说着就要起来,朱元璋看到忙说

    “免了,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见什么礼啊,我已经帮你教训那个黄子澄了,你要是不喜欢他我就帮你换一个伴读。”

    “不用了,我先看看他是不是有真才学然后再考虑是不是要换吧。”

    “那你好好养病,爷爷就先走了,标儿你好好照顾炆。”

    儿臣恭送父皇,孙儿恭送皇爷爷。

    朱元璋走后朱标屏退了手下人,然后对朱炆训斥到

    “你怎么能够玩弄伴读呢,他怎么说也是你的老师啊”

    “他又没什么真本事,只会之乎者也的,我和他说治国之道能说他三个来回。”

    “他不是来教你治国之道的,是教你读书写字的,你书也不好好读,以后怎么能做个好皇帝呢”

    “做皇帝应该爹你现在考虑的问题吧,天天被皇爷爷在那交你治国之道一定很爽吧,我现在才五岁,我考虑当什么皇帝啊,我现在的任务就是玩,不要把我美好的童年给破坏了。”

    “你这小子,你拿像个五岁的孩子啊,算了,我也说不过你,别老给我捅娄子啊,我还得跟着你皇爷爷学习治国之道呢,这当皇帝可有什么好的。”

    “恭送父亲”朱炆开心的说道。

    接下来干点什么呢,对了,去找李公公玩会,李忠是跟随朱元璋的太监总管,对着朱炆总是一副笑眯眯的神,朱炆对他也没什么架子,所以两个人一老一小经常在一起玩耍。这不李公公不知道从哪弄了两个蛐蛐,这两个人就开始逗上了蛐蛐,一来一往已经一个时辰过去了。天已经有点黑了,皇宫里面也已经开始掌灯了,李忠对朱炆说道,皇长孙应该回宫了,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朱炆一看也觉得时间不早了,所以就告辞了李公公回到了太**。回来有仆人和宫女给朱炆准备的饭菜,朱炆对旁的宫女说道

    “梅你真是越来越水灵了,等哪天公子给你找个好人家”

    “皇长孙不要取笑奴婢了,奴婢哪里也不去,奴婢就想服侍皇太孙一辈子”

    “都说了在没人的时候别叫我皇长孙,要叫我公子,还有别称自己为奴婢,说了那么多次你怎么还是改不了呢”朱炆郁闷的道。

    梅的心慢慢的被这个五岁的皇太孙感动着,当时心里只想:

    “皇太孙这么体贴下属,平易近人,要是自己能嫁给皇长孙那该多好啊。”

    朱炆看见梅脸色微红,伸手就摸着梅的额头,然后关切的问道:

    “梅你脸怎么那么红啊,是不是发烧了,咦,不啊。”

    梅正在少年怀,突然被朱炆打断了,心里更加的紧张,脸也更红了,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大苹果。朱炆毕竟有着二十多年的前世经验,所以故意逗着梅玩,梅哪里是朱炆的对手,在那边上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朱炆看出了梅的尴尬,然后对梅说:“这里没有没有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再喊你,记得多注意休息啊。”

    梅感动的点头告退。朱炆吃过了饭以后躺在上想着以后的自己的发展,首先就是自己的各个叔叔,他们拥兵自重,不服朝廷调遣,将来肯定是要除掉他们的,可是要是太强硬的话自己的四叔要是联合众位藩王将来也来个“靖难之役”那自己不是杯具了,其实归根到底自己没有一直强有力的军队,与其说事军队还不如说没有一批得力的将领,将为兵之胆,想到以后朱元璋杀功臣自己就头疼,功臣都是有验证过的能臣,你把功臣都杀了我以后用谁。看来以后自己要想办法在朱元璋的边拯救几个能臣,别动不动就牵连上万人,杀得整个朝野震惊。自己怎么不早出生几年呢,那样的话自己也许能够救下刘伯温的姓名,有这个当代孔明的帮助自己以后的路也许会好走一些,自己的唯一优势就是有提前几百年的经验可以借鉴。以前看小说怎么别的穿越者都是一放王霸之气众人就顶礼膜拜,对手闻风丧逃,自己怎么就没那么好命呢。可能体太小,也可能是玩得太累了,朱炆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重要声明:小说《海洋日不落帝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