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破损的魔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柳项楠 书名:水神大陆
    第二天柳庶起了个大早就赶去和齐师傅见面。然后两人在齐师傅的带领下来到了外城商业区的一家店。

    商业区在北城区,与柳庶见过的旧货市场相比这里的街道十分干净,两旁也没有随处可见的小摊,只有一个个装潢华美,挂着电子招牌的大店铺。许多大公司的总部都设立在此,因此高楼大厦林立。而这里也不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能来得起的,虽然人流比外城的其他地方少很多,但都是衣冠楚楚,气质大方。而且这里也有修炼者聚集,因为外城的精品拍卖,物品交流都是在这里进行。

    柳庶抬头看了看这家很大的店铺,电子招牌上一个衣着暴露的俏女郎全息影像旁是几个闪闪发亮的大字,“流浪者喷漆”。

    开始柳庶还不知道一家喷漆店是如何在寸土寸金的商业区有几千平大小的店面,根据店里摆放的成排的破旧悬浮车还有稀奇古怪的高科技零件柳庶推断这家店就是一个废旧物品加工厂,通过把旧东西翻新成新品谋取暴利。

    这时一起来的齐师傅神秘地笑了笑问柳庶:“你知道这流浪者喷漆的名字的缘由吗?告诉你吧,这里的生意不看人只看货,大部分供货人都属于城市的流动人口。在这里能让那些不好脱手的东西变个样子出手。要不然一家正规的喷漆店哪能有这么大的规模。”

    柳庶恍然,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有着这样的暗面的存在。而这个喷漆店就是那些见不得光的买卖的中转站。看店里的货品种类齐全,类型多样,看来干得是有声有色的。

    这时店里的伙计看见二人进来赶忙来招呼,齐师傅也不假颜色直接向小伙计吩咐道:“把侯三叫出来,就说是老朋友找。”

    小伙计一听来人不客气的语气知道对方应该是老板的熟识连忙一激灵去后面找老板去了。

    十分钟之后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子从店后来到了店前会客的地方。

    “哟!这不是齐叔吗?哪股风把您老吹来了?”看见来人胖子连忙小跑着过来,又招呼伙计上了壶好茶这才坐到了椅子上看着齐师傅和柳庶。

    柳庶看对面的胖子小跑过来大气都不喘,而且招呼伙计的声音中气十足,便知道这胖子怕是战师学徒一类的体质优异的人。

    “嗯,我今天带个小朋友来你这儿是有些事要你办。”齐师傅也不客气,对着侯三就直接开口。

    “齐叔您说,只要我能办到绝不托词。您老肯来就是给了我面子了。您说吧。”侯三对齐师傅的态度不知因为什么很是尊敬,但侯胖子对一起来的柳庶就是不理不睬了。在侯胖子眼里对面的小孩只不过是跟来打酱油的。而柳庶观察着对方的神态也能察觉一二但却无可奈何。但是虽然看着侯三眯缝着的小眼就知道他是那种不好对付的商,柳庶能够感觉到他对齐师傅的态度绝对是真诚的。

    “我有一些小零件要你帮忙漆一下,是要拼成模型的。”

    侯胖子不解地问倒:“您为什么不拼好了一起拿过来而要一个零件一个零件漆呢”

    齐师傅看了旁的柳庶一眼,回答道:“是我和旁边的这位匠师学徒小朋友一起改造的一个新模型。必须先漆完才能组装。”齐师傅是故意点明了柳庶匠师学徒的份,好让侯三把改一改他目中无人的态度。毕竟大家接下来的几天还要一起合作,闹得太僵不好。

    见齐师傅没有细说新模型侯胖子也不多问,倒是把目光转向了柳庶又仔细观察了一遍。心想能在模型方面和齐叔合作的人物这手上的功夫也必定不低,更何况对方又这样年轻,心里这才把对少年的轻视收了起来。想了片刻继续问道:“恐怕您是有什么特殊的要求吧。不然不会来我这个大场子的。”

    “没错,这次是想增加一些模型的强度。”

    思考了一会儿侯胖子才答道:“那最好先浸泡一下加固液,再在外表上镀上金属膜。这样的作下来绝对能让材料的强度增加五成。”

    齐师傅笑呵呵地瞅着侯胖子问道:“那收费呢?”

    一谈到钱侯胖子不乐意了,赶忙说道:“瞧您说的,和您要钱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当年在黄昏沙漠要不是您老不嫌弃我这个累赘坚持把我救了回来,我这一现在早就成了茫茫大漠中的一堆枯骨,哪还能猫在这赚着小钱享清福?”

    齐师傅倒没觉得侯胖子的感激有什么大不了,只是又想了想提了个要求。“那就麻烦你了,东西我下午就送过来,你抓紧点,一定要在四天之内把一切完成。”

    “您客气了,下午我就叫店里的伙计去您那里取材料”说着侯胖子露出了一张苦脸,“不过四天时间实在是短了些,光是浸泡加固液就必须用两天半。算了,这次我亲自来,保证完成任务。”

    “好了,那就这样吧。我过两天再来。”

    齐师傅点了点头站起来和侯胖子握手,然后就要带着柳庶离开,侯三也起要把二人送出门。

    就在这时几声争吵从店门口传来,吵闹的声音一时让三人有些不喜。侯三眉头一皱向着二人一拱手当先赶往门口处去了。

    不说侯三如何,因为这吵闹的声音就是从店门口传来,所以柳庶和齐师傅也加快了脚步想去看个究竟。

    待到二人走出店门时正好看见刚才招呼自己的小伙计正一脸不高兴地向着侯三解释着什么,侯三就这么皱着眉头一脸凶神恶煞的表听着。而离几人不远处一个穿着破旧衣服的年轻人正颇为畏惧地看着五大三粗的侯三踟蹰地站立着。

    就在这时小伙计终于说完了事的经过,原来是年轻人手里有一个祖传的项链,因为相依为命的母亲得了重病而家里又家徒四壁这才想把项链卖到旧货店换取些救命钱。但那银色项链不知从何时传下到了他这里已经是破旧十分。旧货店老板于是故意刁难他要他把项链重新漆一下再来,否则就只能卖个十分低的价钱。处世不深的年轻人不知道这是老板压价的推辞,这才信以为真地找到了“流浪者喷漆”想把项链处理一番。满心以为漆好的项链一定能够卖出了好价钱,可谁成想店里的伙计看了项链一眼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这份订单。给出的理由是本店不接价值低廉的物件的单。然后两人就为此在大门口争吵了起来。

    侯三听完之后,只是摇了摇头对伙计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买卖不成仁义在,不能够因为人家没有拿出你满意的东西就不把对方当客人。”说着转来到了那畏惧的年轻人跟前笑呵呵地问道:“小伙子你说对吗?”

    虽然说那年轻人对侯三的样子有点畏惧,但是看到对方没有偏帮自己人,这才直了腰恢复了镇静回答道:“也是我有些着急了,没有心平气和地说话。既然如此那么我只能去答应那个旧货店老板提出的价钱了”年轻人语气里透着一股失望,无奈与苦涩,说完自嘲地笑了笑转就要走开。年轻人无助的影看在众人的心里一时间都觉得有些不忍。可是这就是现实,除了一些掌握了能够赚大钱活计的大人物,这世上只有修炼者才能算是真正的人上人。战师、能量师、兽师、匠师四大职业之所以被称为神系职业就是因为修炼者一旦超过了7级传说就有成为神的可能。但自从有记载的千年以来,只有千年前的水神真正成了神。这世上的绝世强者们都被困在了七级这一层便再也做不出任何突破。但是就算是没有成神,以修炼者强大的能力也能在这个世上获得很高的地位。说白了水神大陆就是一个弱强食的世界,只不过与在地球上的尔虞我诈相比这里的争夺显得更加光明正大,也更加理所当然。

    但是在场还是有一个看不惯这样残酷生活的人存在。

    “等一下!”柳庶想了一下叫住了年轻人。

    年轻人惊讶地转过,不知道叫住自己的少年要说什么。

    “怎么称呼?”

    “杨宏木,叫我阿木就行。”

    “阿木,卖掉项链的钱够不够给你母亲治病?”

    “哈,哪里会够啊。”说到这儿阿木垂头丧气,苦涩地笑了笑,眼睛里也是一片湿润。

    “你没有工作吗?”

    “前几天刚刚被解雇。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把祖传的东西拿来变卖。”

    “唉,多好的青年啊。在这个时候要是有一份工作就能够救他们一家的命。”说着柳庶叹了口气。可是眼睛的余光分明是集中在旁的齐师傅上。

    齐师傅似有所感正好发现了柳庶传来的余光。再一想他所说的话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虽然心里笑骂了柳庶一句机灵的小鬼,但还是没有坐视不理。

    齐师傅略一沉吟,便开口对侯三说道:“我说侯三啊,我刚才进店发现,你这么大的一家店就这么几个伙计工人是不是有点少啊?再说这年头打工的哪个不是打着自己的算盘,一等自己有了钱便会自己新开炉灶。何况这世道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啊!对这个少年你能帮就帮一下。大不了你雇了他,然后再从他上剥削?”要想让脾气古怪又顽固的齐老头说这样的话实在是不容易。以他的格说出的话到了最后连自己都觉得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到最后只能用一个玩笑的问话讪讪地结束。

    侯三回头看了看满店忙碌的伙计小工知道齐师傅这理由纯粹是胡扯,不过他的话也确实有些道理。别看他店开得大,可真正全心全意地替他跑前跑后的还真没几个。所以侯三想了想就应了下来。

    “得了,您的意思我明白。就按您说的办。”说着侯三又问杨宏木,“一个月一千五百积分,包吃住。我可以提前给你预支三个月工资,要是答应了一会儿就到后面拿钱先把你母亲安置好,然后明天早上来上班。怎么样?”

    没想到事会峰回路转的杨宏木双眼通红地连忙点头。自己如果有了这三个月的工资那么母亲的病就能够完全治好了。也幸亏这个世界的医疗水平发达,不然几个月的工资哪够看个大病的。而且得到了这样一份不错的工作母子俩以后的生活也算是有了着落了。这样的恩德毫不夸张地说就是救了他们母子两人的命。于是他一改颓废的模样也不磨蹭立马就要风风火火地去跟着侯三去店里拿钱,可是他又想到了什么突然一顿转过来对着柳庶感激地说道:“不知小哥和这位老先生的姓名能不能告诉我,等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

    齐师傅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在他看来一件小事何足挂齿。柳庶也觉得没什么必要,于是回答道:“你也不用报答我们。只要你们母子能够度过这次难关就是对我们俩最大的回报。再见了。”这就要挥挥手和杨宏木告别。

    一看自己的恩人就这样走了,一时间杨宏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间他脑中灵光一闪,从兜里掏出一个物件跑去送到了柳庶的手上。

    “既然我一时报答不了二位的大恩大德,那么这祖传的项链就送给这个小哥了。你们的恩惠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杨宏木说着看着远去的二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才走进了后的喷漆店。

    离开的二人并没有走远,就近找了一家酒楼想要暂时休息一下并且计划计划今后几天的安排。

    齐师傅举杯仰头自顾喝干了杯中的酒,柳庶点了杯果汁小口地啜饮着。两人休息够了之后这才开始谈论起来。齐师傅冲着旁的柳庶笑了笑打趣地说道:“怎么样?把这个模型加固之后应该能够有一定的强度了,还没花一分钱。看来我老人家还是有那么点用处的。”说完自顾自哈哈大笑。

    柳庶真觉得这次是找对人了。齐师傅这人不仅技术好,为人品也是没的说。和他合作没有任何顾虑,虽说老头脾气倔了点,但正是他的这种坚持才能够让他获得如今的成就。

    爽朗地笑过之后,齐师傅和柳庶商量着这几天的安排。“这两天先放放假,老头子我也好好养足精神对付过几天的工作。剩下的工作就交给我吧,等到一切完成之后我再叫你,咱们一起完成最后的调试。”

    柳庶点头,看来这几天有时间去找唐安然玩了。

    接着齐师傅又笑着说道:“你这娃娃也是鬼机灵呢!几句话就让我欠下个人。最后东西还让你得去了。我这不是费力不讨好吗。”

    柳庶也知道这次自己先斩后奏有些不好。于是便厚着脸皮和齐师傅商量道:“要不然我把那个项链送给你?”

    齐师傅对所谓的破旧的祖传项链没有丝毫兴趣。对柳庶笑骂道:“去!少拿我开玩笑。你还是留着项链糊弄糊弄你那个妹妹去吧。”

    柳庶呵呵一笑也不生气。心想以唐安然的份怕是看不上这么破旧的东西了。不过...要是自己真的送了,她会要么?

    虽然柳庶心里把唐安然已经看成自己的妹妹了,但是这一切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愿罢了。柳庶心里一阵胡思乱想,最后决定自己找时间探探唐安然的底,看看自己到底在她心里是个什么地位。

    就这样齐师傅喝着他的酒,柳庶想着他的事。两人各自发着呆,度过着这个平常的午后时光......

    齐师傅倒了倒酒瓶,发现没有一滴酒液滴出。而柳庶的果汁也早就喝完了。在这个慵懒的午后,一老一少坐在酒楼的二楼看着窗外的风景,望山外城的街上人来人往,飞驰的悬浮车载着形形色色的人去往不同的方向。外城的现代化气息让生活在其中的人们都不觉地加快着脚步。只有待在温暖的屋子里才能暂缓脚步,喝一杯酒,抱怨着这蛋的世界与人生。

    “不行,跟着你这娃娃一起我看我又要老几岁了。你这娃就不能活泼点让我老人家也跟着体验一下年轻的感觉?别那么沉闷嘛。要不你把项链拿出来让我瞅瞅。”

    柳庶撇了撇嘴,就他这十八的心态十五的体,早就没有那种童稚的感觉了。他从兜里掏出了那个银色的项链丟向了齐师傅后又转头看向了窗外。对面的老头接过项链就仔细地研究了起来。

    “我的天!我没看错吧?啧啧,娃娃你这次可是捡到宝了。”观察了半天项链的齐师傅突然两眼圆睁,目瞪口呆地瞧着项链的吊坠惊呼着。即使惹得附近的客人纷纷注视也没有丝毫理会。

    整条项链在阳光下反着迷蒙的银光。吊坠是水瓶模样,线条柔美做工精细有大家之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水瓶中原来封存着的液体早已不翼而飞,水瓶内壁布满了土黄色的水垢,瓶底堆积着沉淀的淤泥。

    “什么?这个项链是个宝贝?你莫不是拿我开玩笑吧?”听到齐师傅惊呼的柳庶也是一呆,但是考虑到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连忙低声问道。

    “我跟你开个鬼玩笑。这个东西对于修炼者也许不算啥,可对于普通人那可就值大钱了!一般人根本不认识,我还是在一次内城拍卖会里见过完整的呢。”齐师傅一脸得意,炫耀着自己的见识广大。

    柳庶听得很认真,连忙问道:“你说完整的?那么这个就是不完整的了?”

    齐师傅一脸神秘,“没错,这其实是个魔盒。”然后看到柳庶意料中的震惊表继续说道“你也不用惊讶,魔盒的形状什么样都有。这还不是让我吃惊的原因,真正珍贵的是这是个空间魔盒。而且是有魔宠空间的魔盒!”说着齐师傅手指着水瓶里的水垢和淤泥说道:“你看,本来这里封存的是可以让水生魔宠长时间生活的特殊的液体,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这个魔盒里的液体跑光了所以只剩下这些了。”

    柳庶一脸失望,“既然坏了那你还说这是宝贝?”

    齐师傅一瞪眼,“你懂什么!虽然魔盒破损之后再也不能装任何的生物。但还是能当一个储物魔盒用的。储物魔盒懂不懂?是值几十万积分的储物魔盒!”

    “几十万......”柳庶听到了这个破项链的不菲价值后一阵失神。没想到自己竟然差阳错地得了这么一个宝贝。

    “让我看看,这里面究竟有多大。”齐师傅说完也不理柳庶,把心神聚集在手中的水瓶里,一瞬间他就感觉来到了另一个空间。空间也不大,大概一个立方。里面除了淤泥与水垢外什么也没有,空的。

    “唉,可惜了。才一个立方。不过也能卖到二十万积分。”说着齐师傅略微不舍地看了看手中的项链,又把它推到了柳庶前。

    柳庶看着静静地躺在桌上的项链楞了,“我刚才说过了,要是你想要可以给你。”

    齐师傅又冲着柳庶一瞪眼,“你可真是败家子儿啊,几十万的东西就这么着急地要往外送吗?算了吧,我是看不上你这个东西。再说了我又怎么好意思欺负你这么个小娃娃。你不是说过一阵子就要去上学了吗?这东西在你这比在我这有用多了。”

    柳庶心中一暖,知道老人不是看不上这项链,只是他在项链和柳庶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于是柳庶也不推辞,安心收了下。两人被这个项链弄得是心潮澎湃,哪还有心坐下来无聊地打发时间。于是他们就这样散了。

    ...这一天的深夜...

    清冷而明亮的月光从窗外来,屋里虽没有灯光却也不是一片黑暗。

    柳庶坐在靠窗的上把玩着手中的银色项链。不又想到了白天的问题。

    如果自己要把它送给唐安然,她会要么?

    随即柳庶在心里默默地嘲笑了自己一番。心想以唐安然的份恐怕无论是原来的破旧项链还是现在的储物魔盒恐怕没什么区别,都是随手可得的吧。

    但是无论对方接不接受,自己都不会把它送给唐安然。因为这东西是柳庶需要的,因为这种东西唐安然一定会有更好的。孤一人的柳庶需要让自己强大起来就不得不在异界取得必需的资源。虽然说自己星使的份能够有一些优势,但真正重要的好东西不仅仅要靠份和地位得到,更必须有实力甚至运气。与唐安然这个天之骄女相比,柳庶在这些方面差很多。

    所以,既然定下了目标,那么即使耻辱地活着,伤痕累累地爬着,也要到达。

    “嗯,看来我还是很适合这个弱强食的世界的。”柳庶低声地喃喃自语着,一时间浅笑爬上了嘴角。他决定,即使今后遇到磨难也要像现在这样笑着面对。于是抓紧了已经用意念把其中空间清理干净而现在看起来澄清透明的银色项链。

    等等,项链?是的!

    柳庶一拍头,心想怎么把那个忘了。他忙把手从衣领中伸进去拿出了一个用红绳绑着的散发着海蓝色微茫的珠子,聚水珠!

    自从柳庶降临异界聚水珠就挂在了他的脖子上。当初他被白自在昏,之后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被换过了衣物。那一瞬间他吓了一跳。他可不相信为堂堂的潜水宫主的嬴珞会不认识这个奇怪的珠子。但是与想象中相反,嬴珞没有任何反应,聚水珠还是好端端地挂在了柳庶上。这一切都让柳庶觉得不对劲。不过十几天过去了柳庶的心也是彻底放下了。根据聚水珠的形成原因他推测,虽然他的这颗叫做聚水珠,但是天下间应该还有聚水块,聚水条等等一类的东西。并不是嬴珞不知道有这一类修炼加速器的存在,而是根本就没法分辨这东西。当然别人也不是不能发现这东西的神奇,只要柳庶施展或者他死了聚水珠成了无主之物。

    虽然傲先生告诉柳庶这东西是修炼加速器,甚至还有其他的未知妙用。但是无论柳庶如何做都无法找到正确的使用方法。所以柳庶早早地就把它忘了。直到今天,看到了那个破损的魔盒,这才唤起了柳庶埋藏的记忆。

    这个会不会也有空间魔盒的作用呢?柳庶决定试一试。

    双手拿着小小的珠子,柳庶把精神放在了珠子上。四周一片寂静。风停了,心静了。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就在柳庶即将要放弃的时候突然间手上的聚水珠发出了深蓝的光芒。柳庶的心神瞬间被吸引进了聚水珠里。

    这是一个蓝色的世界,柳庶感觉自己就出现在这个空间的中央。整个空间给柳庶的感觉和储物魔盒的感觉极为类似。只是这里不像项链里的空间那样无声无息,死沉沉冷冰冰的。在这里不但有风轻轻吹过旁,而且在柳庶的感觉里这里的温度也十分宜人。

    柳庶出来之后尝试了一下,果然能把东西储存到里面。而且除了第一次开启的时候用了五分钟,以后使用的时候都是一眨眼的工夫,极为方便。

    这里会不会是魔宠空间呢?反正无论怎样这里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储物空间。柳庶虽然有这样的疑问但是在他获得魔宠之前也只能把这里当成储物空间使用。不过这里的空间倒是十分的广大,一眼望不到边。

    如此一来这银色项链对柳庶倒是没了作用。想来想去柳庶还真不知道怎么处理。齐师傅一个普通手艺人,又有固定的生活,没有必要拿着这东西。同理王叔也是一样。想来想去柳庶还是觉得储物魔盒只有对他和唐安然才是有着大用处的。所以最后柳庶决定,如果唐安然没有储物魔盒就把这个送给她。如果她有就把这个卖了然后他、唐安然、王叔、齐师傅一起把钱分了。

    开始了解聚水珠的柳庶心大好,连梦也做的是格外香甜。

    而接下来的工作虽然既苦又累,但还是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终于在唐安然生的前一天中午,经过处理了的动态模型成功地被拼装出来了。柳庶把芯片从地行龙的嘴里放了进去,过了片刻安装了超能电池的机械地行龙的双眼放出一阵蓝光,启动成功!

    经过细致的调试,最终机械地行龙终于能够比较灵活地做出编写的动作。四种状态模式也经过测试,而且成果十分可喜。据侯三说,机械地行龙在三个特殊状态模式下的表现,已经可以瞬间和巅峰的战师学徒媲美——因为在那个状态下机械地行龙可以和他斗得旗鼓相当。

    让柳庶感到高兴的是齐师傅购买材料所花的钱只比柳庶事先给他的多两百多积分。柳庶领取了这个月星使的积分后马上把欠下的材料钱还了,留下了七百多积分保证这个月的额外花销,剩下的1000积分一股脑全都塞给了齐师傅当成他这几天的辛苦费。

    齐师傅看柳庶执意要给也不矫,只是笑着说欢迎他来自己家蹭饭。柳庶也是高兴地答应着,不过一想这个月末就要出发去上学了估计蹭饭是没多少机会了。

    柳庶一直调试到傍晚这才完成。之后又在齐师傅的邀请下去他们家吃了饭。看着齐师傅一家三代人和和美美的样子,柳庶也有些黯然神伤。不过他很快就摆脱了这种伤感的绪重新振作了起来,毕竟他还年轻,他相信他的未来必将充满了精彩。

    离开齐师傅的家柳庶又在外城的商业区免费地为自己添置了一得体的衣服之后才回了家,在对明天充满期待的状态下沉沉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水神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