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旧货市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柳项楠 书名:水神大陆
    冬里能融化冰雪的阳光此时正毫无保留地照在大地上,整个望山城早已从上一次流星坠落在冰雪山脉而导致全城戒严的事件里走了出去,恢复到了往的喧嚣。街道上满是游览的旅人,为这个与冰雪为伍的城市带来了勃勃生机。

    算来时间已是那一天之后的第十五天了。

    还是当初的正房,此时屋内只有上首处坐着两个人,似是在争辩着什么。

    “怎么会这么快?你要是出门在外的,那可是人生地不熟。这准备工作一定要做充分了。怎可如此匆忙?”嬴珞有些忧虑地想要阻止对面女儿的离去。

    可是看样子唐安然是铁了心要尽快地脱离母亲的羽翼,她一脸从容地说道:“女儿我不小了,总不能一直在您的荫蔽之下活着。雄鹰只能翱翔在天空,休憩在树梢。放心吧妈妈,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会记得来麻烦你的。”说着嘴角露出甜美的笑容,拽着嬴珞的一只手臂就是不停地摇晃。

    面对撒的女儿,嬴珞觉得事似乎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不可行。于是再是不舍也没有阻拦女儿的成长。

    嬴珞摸了摸女儿的秀发说道:“好吧,此行你远去大陆西边求学。为了保护安全叫维奥护送你去...顺便把那孩子也带着。”

    唐安然讶然,心里便是一阵狂喜。“好的,妈妈。我现在就去告诉他这个好消息。”说完站起来一蹦一跳地就走了。

    “这孩子,还是这么毛毛躁躁的。真是不叫人放心。算了,由她去吧。”微微叹息一声,嬴珞觉得还是去叮嘱一下维奥更省心些。

    自打柳庶醒来已经四天了。四天里他一直都住在最初的小院里。迈出院子便是喧闹的大街。原来当时街上的冷清只不过是非常时刻才会出现的。现在柳庶住在这里,上午街边的各种声音不时传进冷清的小院,为院子带来一些人气。

    这里在望山内城的一隅,像城中成百上千的小院子一样普通。

    柳庶正靠在椅子的靠背上,翘着二郎腿品着对面茶楼刚刚送过来的茶水。椅子旁不远处的上铺着的一席宣软的白净被褥还没来得及叠起,这一切都显示着房主人的慵懒与闲适。

    “砰”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闷声,还没等柳庶站起来去瞧个究竟,大摇大摆破门而入的人已经来到了柳庶的房间里。

    “懒鬼,还没起吗?上三竿了,太阳照股了!”一个甜美的童声传来,随即声音的主人就出现在了房门口。

    “唉,果然还是刚刚起来吗?我说你什么好?你这个没有进取心的呆子。”唐安然一脸怒其不争的表,可是眸子深处暗藏的狡黠还是说明了,这货是无聊之极前来捣乱的。

    柳庶一脸的悲苦相,不得不应付道:“大小姐,你还想怎么样啊?我整个人可都是卖给你了。怎么你也得善待一下‘你的人’不是?”

    虽说来到了新的世界,可是“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个不变的真理还是让柳庶束手无策。

    于是某个自称既貌美如花又善良纯洁的小姑娘向着柳庶伸出了“援手”,暂时借钱给他生活。作为条件,柳庶以后必须随叫随到,在安安大小姐边鞍前马后。

    自从柳庶加入之后,这望山城更是闹得鸡飞狗跳。小猫小狗们整惶惶不可终

    虽然二人在城中闹得厉害,不过听说了两人所作所为的嬴珞对此置之不理。一来是因为唐安然马上要离开这里去上学了,能够闹腾的子实在不多。二来更是因为找到了伙伴的唐安然的脸上总是流露出真心的笑容。这让因为公务繁重而没有太多尽过为人母的责任的嬴珞很开心。何况发生在望山城里的事还没有她潜水宫主摆平不了的,所以便放纵着唐安然去折腾。

    尽管唐安然喜欢搞一些恶作剧,但是善良而且天生丽质的小美女谁不喜欢?再说了小孩子的恶作剧对大人们来说不过是有些麻烦罢了,还不至于引起别人的恶意。综上所述可以得知,安安小魔女在望山城里是很混得开的。

    唐安然就那样俏生生地站在了柳庶的边,两只小手抓住柳庶的胳膊就是不停摇晃。只见她甜甜地说道:“柳庶,咱们今天去城南的旧货市场怎么样?你上次淘回来的变形小螳螂好可的,可是它一个人多孤单啊?这一次咱们看看能不能替它找个伴,好不好嘛?”说完了一双清纯可的眼睛就这样盯着柳庶,根本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柳庶心想哪会那么容易啊?其实那天他也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才低价买回了一个很巧妙的玩具。这次要是还能有那么好的运气那这旧货市场就可以改名作宝物市场了。

    但谁让唐安然发话了呢?既然人家肯无私地借给你钱,那么这就算是一桩人债了。金钱债好还,人债难偿。如果对方是放高利贷的,那么柳庶一定会想尽办法尽快把钱还完,然后自给自足。可是既然人家不是图财,那么这钱倒也不着急还了。接连几天跟着唐安然为非作歹的柳庶现在花起唐安然的钱来反倒有一种舒心的感觉,更不像开始时省吃俭用过拮据的生活然后心急火燎地想要快速在异界发家致富。

    喝下了茶杯中的最后一口水,柳庶在唐安然无聊的等待中站起来当先向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对唐安然说道:“不过事先说好了,这次的花销算在你的头上。”

    唐安然看着走在前面的影吐了吐舌头,又做了个鬼脸。小声嘀咕了一句“小气鬼!”这才赶忙跟了上去。这阵势直教人弄不懂到底是谁欠谁的钱。

    正赶上周末,两人来到大街上很快就混入了人潮之中。由于内城里规定不许魔宠随意在大街上走动,因此人群的秩序在城卫的巡游之下还算是良好。看着不时路过的装备精良的城卫,柳庶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像他们一样拥有自己的力量。心中怀着对力量的渴望,柳庶的脚步不自觉地加快了。

    终于两人来到了南城区,这里有着内城的旧货市场。因为望山城分现代的外城和古朴的内城,而相对来说内城里居民的整体水平要比外城高出很多,因此虽然说外城也有旧货市场,但那里的东西真的十有**是破烂货,不像内城这里细心寻找还是能发现好东西的。

    附近的几条街都是出售旧货的,有摆摊的也有店铺的。至于货物的真假就不好说了,无论在哪里都只能相信自己的眼光,否则绝对会被宰客。

    刚刚靠近市场,一股沉闷的浪就迎面扑来。周末的旧货市场绝对是人山人海,以柳庶和唐安然的材已经是不得不被人群的涌动带着走了。两人就这样走走停停,走马观花似的发掘着旧货的余。虽说没有什么斩获但也开了眼界。

    “停!再走我不是闷死就是要挤死了。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过了正午人会少一点的。”唐安然本就比柳庶材瘦小,女孩子的体力也是不足。不到一个小时便已是精疲力尽汗如雨下。连忙停止了脚步拉着柳庶的手在人群中穿梭起来,不一会两人便摆脱了拥挤的人群来到了一座清凉的茶楼之上。

    在这片寸土寸金的内城商业区,很难找到这样一个清凉而且空闲的休息之所。要在这里建立这样一个茶楼,还不对外营业,已经不是金钱能够解决的事了。当然,作为这座城市的主宰的潜水宫是完全有这样的实力的。

    柳庶被唐安然拉着一路上了茶楼的二楼,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直到此时柳庶的脸色才从一脸古怪恢复到了常色。原来进了茶楼之后他才发现这座茶楼是专门供在附近巡游的城卫休息歇脚的地方,并不是对外营业的。他这个斗升小民今天算是借了对面这个还一脸满不在乎表的二世祖的光了。

    唐安然一脸得意地对柳庶说道:“我说的没错吧,以后跟着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伙计!来两大碗茶。”

    听了唐安然的话,柳庶是泪流满面啊,这大小姐的出息啊,难道大碗喝茶就算是吃香的喝辣的?这么匪气的话她是从哪学来的?真是服了她了。

    看见柳庶的表充满了不以为意与无所谓,唐安然哼了一声说道:“至少咱们不用在外面晒着了吧,你非但不感激我,还这么应付我。喂!你这算是什么表啊?”

    “哦,累了。”柳庶简洁的回答总是能让唐安然抓狂却无可奈何。

    唐安然也是真的累了,连她那个小恶魔脾气也收敛了些没去找柳庶斗嘴。见柳庶没理自己只是隔着窗子向下望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唐安然干脆把小脑袋一趴,等着伙计上茶来解渴。

    沉默了一会儿,唐安然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母亲与自己的谈话,顿时来了精神。眼里透着狡黠对柳庶说道:“正好趁着休息的功夫,我和你说件事。下个月初是我的十五岁生,过完生我就要去上学了。因为有那么一个无所不能的妈,所以我要到大陆西侧鼎鼎有名的落普通学院上学。说,你会不会想我啊?”说完唐安然一偏头,不怀好意地盯着柳庶等他回答。

    听到下个月唐安然要过生,柳庶的眼里瞬间一亮,反倒是对她后来所说的上学的事没什么反应。这也不怪柳庶,本无依无靠的他即使过一段时间要去上学学习知识以便融入这个世界,所上的也不过会是很普通的一所学校。哪里能够和大陆顶尖的落普通学院扯上丝毫关系。由于差距的巨大导致柳庶虽然心中有些不舍却还是没有在脸上流露出丝毫的表现。于是他给了满脸期待的唐安然一个很糟糕的答案。

    “嗯...或许吧。”

    本是一脸期待的唐安然听到了柳庶的回答不说话了,小脸一沉坐在柳庶对面生着闷气,只听见她恨恨的声音传来:“真是呆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少年的矜持让自己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一时间柳庶有些后悔了。

    没过多久,还是唐安然首先说了话:“我妈妈说了,让你和我一起去上学。”

    柳庶一阵惊愕地问道:“我也可以吗?”

    唐安然没好气地答道:“对啊,不然你以为你那个星使的份只能帮你吃饭不花钱吗?降生的星使成年前的一切正常生活花销都是不要钱的。虽然说你还没有拿到水神馆发来的证明,我们潜水宫可是不差这些钱的。”

    想起近里向唐安然借过的钱,柳庶不由得有些不爽地对唐安然说道:“好啊,你竟然骗我。我还以为你好心好意地肯借我钱呢。”

    没想到唐安然反应更大,她抬起头正视着柳庶,用有些气愤的语气喊道:“借你的钱都是我自己的!”

    唐安然的一番话说得柳庶一呆。想着对面实际年龄比自己小三岁的小女孩所说的话,柳庶这才发现,原来他一直忽略了在对方善良内心里有一种精神叫做分享。唐安然甘于把自己的零花钱和才认识几天的伙伴分享,可是自己却这样说她,不地道啊!

    “安然,对不起,我错了。”柳庶低着头说道。一直以来他都把唐安然看成是一个贪玩的小孩,即使是在和她一起搞恶作剧的时候柳庶也是老成地把唐安然当成是自己的晚辈去照顾。毕竟十四五岁还算是少年,而十七八岁已经可以看成是成年了。直到现在,柳庶才发觉其实两人的年龄不过是兄妹间的差距。

    “好吧,原谅你了。”唐安然毕竟还算是小孩,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总是忘地很快。于是继续说道:“在学院毕业时如果通过了职业考核才算是真正开始了修炼之路。我打算以后当一个兽师,你呢?”

    “嗯,还没有想好。四大修炼体系各有所长,战师和能量师更多的是独自修炼,而匠师需要不断地积累经验来制作复杂的魔盒,至于兽师则是磨练自己与魔兽之间的配合。这四大职业可以说是相差甚远没有交集。真是让人难以决定啊。”柳庶一阵为难地说道。

    “妈妈说战斗中若是四大职业互相配合一定会事半功倍,可是一个人的时间,天赋有限,还是一项专精的好。”唐安然想想说出了嬴珞的看法。

    “那就先这样吧,街上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咱们走吧。”毫无头绪的柳庶最后还是决定再等等看。于是拉起唐安然一起走出了茶楼,找寻着自己感兴趣的小玩意。

    不知不觉间头已经西沉。黄昏的光给人一丝迷离的感觉,好像让人暂时脱离了尘世像空气一般飘在四处。

    四处转悠的两人已经没有继续闲逛的心和体力了。柳庶拖着疲惫的体和唐安然说着再见,然后在暮里看着她走向潜水的方向。这种心中有所寄托有所挂念的感觉一时间稍稍地缓解了体的疲惫,同时也温暖着他的心房,从唐安然说出“借你的钱是我自己的”这句话起,在柳庶心中唐安然赫然变成为了妹妹般的存在,值得自己去用尽所有去疼,去守护。

    所以呢,为了这个自己承认的妹妹的十五岁生,柳庶转回朝着旧货市场的方向走去,心里默默盘算着什么。夕阳之下,独自走着的少年单独的影子被拉长,一时间他的影变得高大而拔......

重要声明:小说《水神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