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初夜不见红 书名:刀乱异世
    小镇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江忧不时的在人群中打着招。一路走到一间普通的客栈才停下。

    客栈里一片冷清,不过每张桌椅上都被擦得干干净净,那全都是江忧擦得,临到住店时江忧才发现自己无分文,所以便在店里做起了店小二。

    小忧,回来了;一个鬓发皆白的老者笑着递上一碗凉水。谢谢陈伯;江忧笑着说了声;两手接过水碗,咕咕的喝起来。临云城占地约有百里,城里客栈多不胜数,即使在接近城的外围,大客栈也有几座,而且修饰的都比较华丽,陈伯这样不能算客栈的客栈连那些小客栈都比不上,一天里。除了些老相识会来,那些走商哪会来这样低级的客栈,所以江忧便与陈伯商量让自己出去修炼,陈伯是个土生土养的本地人,英雄梦自小就做到现在,一听江忧是去修炼,哪还能不同意呢!

    怎么样?进入五级了吧!陈伯笑着问道;江忧伸手擦擦嘴角道:还没呢!虽然现在是四级,不过应该能与五级的打个不分上下吧!

    好,好啊;听了江忧的话,陈伯一张菊花脸笑得更皱了:现在才四级都能与五级的打成不分上下,小忧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我看好你呀!听说最近麟云宗收徒,你要不要去试试看啊?不用了,江忧应了声;随即感激的说道:谢谢陈伯,我想自己努力。听了这话陈伯更是高兴一拍桌子大声道:好,年轻人好好努力啊。

    清晨;整个绝域森林被笼上一层白雾。外围,江忧负长剑谨慎的步行着,体上的那些木块已经取下。江忧昨晚再次修炼弑神诀后,清楚的感觉得到自己已经到了四级的巅峰,灵气布满经脉,甚至在经脉里冲撞着,只需要将灵气宣泄出来,就可以进阶五级了吧;江忧微微自语道。

    雾气已散去,江忧衣衫上沾染了些雾水,头发被打湿,四周一片寂静,只是江忧丝毫不敢大意,在外围时还没什么感觉,刚走进一段路,便感觉一股若有若无的眼神紧盯着自己,继续走了一段路,江忧弯下腰揉了揉腿,伸了个懒腰,取下背上的长剑捧在怀里,依靠在一棵树上,闭上了眼睛。铮;一声清脆的声音带起一抹寒光,狠狠的刺向那灰影,寒光闪过,空中只留下一撮灰色的长毛。远处一只成年人大小的灰狼子前倾,两只前爪匍匐在地,一双眼里满是凶残,锋利的狼牙露在外面,还滴答滴答的留着口水。江忧看着那灰狼,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手里提着长剑,脚尖连续的点动间,已经到了灰狼前,轰隆隆;一棵大树拦腰而断,压在另外的树上,江忧站在一根树枝上静静的看着那跳走灰狼;嗷呜,灰狼几个跳跃间向着江忧扑来,两只巨爪张开,那长长的爪子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碰碰碰;江忧只是靠双臂抵挡这灰狼的利爪,暗暗摇了摇头:五级风魔狼速度虽快,只是没开灵智,江忧可以不夸大的说,自己就算是在三级都能将这狼杀死。噗;一股血雾弥漫,随即“咚咚”两声轻响;风魔狼两截尸体落在地上;伸出长剑在那魔狼肚子里挑了一会儿,才取出一颗白色珠子。

    小兔崽子;你捡到本大爷的兽丹;就想吞了吗?一个满脸横的大汉走了过来;大汉光着膀子,背上扛着一把长刀,一脸的凶相与贪婪。你的?江忧一脸疑惑的问道:你哪里的?尼玛;装傻呢吧!从老子上掉下来的,说道这里大汉停了下来;凶狠道:小崽子,竟敢耍老子,老子现在心不好,你赶紧将那兽丹交出来,不然老子杀了你。江忧冷冷的看着这大汉,大汉约莫七级的实力。自己用上弑神诀,正好与这大汉打上一场,倒时候肯定能升到五级;想到这里,江忧没有说话一个踏步提着拳头向大汉轰去,大汉愣了下,他还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这胆量,只是还没多想,江忧的拳头已经到了眼前,大汉嘴角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举起硕大的拳头迎了上去;碰,一声巨响,两只拳头撞在一起;沙沙沙;江忧连着退了三步,揉了揉拳头暗暗道:想不到这大汉还有些真本事,自己经过那几天的苦练,这一拳就是打倒一棵大腿粗细的树木都不是很难;嘎嘎嘎,看到江忧连连退后几步,大汉一阵狂笑;一双眼睛在江忧体上瞄来瞄去,伸出那猩红的舌头在嘴唇上面绕了几圈才,去流下的口水笑道:小兔崽子,板还可以,就是不知道经不经受的住本大爷的摧残。嘎嘎嘎;说完大汉又是一阵仰天狂笑。江忧一脸恶寒的看着大汉,手里紧握着长剑;弑神诀也是自主的运转起来,体里血液流转加快,感觉到力量慢慢的提升起来,江忧提着的心才放下来,毕竟这是第一次与人战斗,要是这法诀突然就萎了怎么办?

    闪间;江忧已是冲到大汉眼前,举剑刺去,大汉停止狂笑,反手一抽将大刀挡在前;叮,剑尖抵在刀上,子凌空旋转一下;右腿伸直向着大汉脖颈踢去,嘿嘿嘿;看着江忧踢过来的腿;大汉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黄牙,伸出手拉住江忧的腿向同时后退了几步,江忧双手撑在地上,跟着那大汉后退而拍动手掌。嘿嘿,大汉看着江忧的腿举手就要劈下去,大汉是个心理加生理变态,最喜欢的就是玩重口味。江忧看到大汉举手就要劈下心里一慌惊声大叫道:哥,还记得我不,我是小忧啊!说完这句话;江忧左腿对着大汉的双腿扫去,碰;大汉愣神间就感觉腿上一阵剧痛;手上力气忍不住小了些,江忧微微一挣,同时双掌在地上用力一拍,体几个翻,退到一棵树旁;轻轻抖了抖腿。哇哇哇;小崽子竟敢戏弄大爷;大汉狂叫几声提着大刀飞速冲来,江忧也提着长剑迎了上去。叮叮当当,清脆的撞击声不断传来,寒光将两人笼住,闪烁之间树叶被搅得满天都是,四周不是有大树倒下,叮;一声铮鸣,江忧快速的后退几步,手握长剑拄在地上,衣衫上被割出几条口子,鲜血慢慢的渗出,不一会儿,便将衣衫染得通红;大汉盯着江忧一脸的杀意,在其脸上有几条手指长的伤口纵横交错,还在往外留着鲜血,让其更加狰狞恐怖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刀乱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