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初夜不见红 书名:刀乱异世
    入夜,江忧躺在上,手里拿着那块“木板”翻来覆去的看,这到底是什么啊?将“木板”拿在手里,江忧暗暗道:这到底怎样才能使用呢?只是发出一点红光,就能吓的魔兽不敢靠近,要是使用出来会是什么样子呢?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那晚在林子听到的声音那种效果呢?肯定会有吧!江忧想着想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半夜时分,几丝月光透过房顶的瓦片,照在江忧的体上,而放在上的那块“木板”确实散发出一丝丝红芒,缓缓的围绕着江忧的体打着转,随即慢慢的渗透进江忧的体里面,那几丝红芒渗透进去后,“木板”又发出几丝红芒渗透进去,如此反复了不知多少次,直到云月被乌云遮住,房间里不见了月光,“木板”才停下了渗透红芒,只是那原本鲜血般的颜色似乎清淡了一些,不过如果不仔细看,还是看不出来的。

    一大清早,江忧就穿好衣服,揉了揉脑袋,昨晚脑袋怎么这么痛啊?来到厨房捣鼓了一会儿,嘀咕道:每天都是我做饭,到底你是我姐,还是我是你姐啊?走到江舞房门前,江忧使劲的敲了几下门,咚咚咚,咚咚咚,江忧站在门外听见屋里传来细细的呼气声有些恼怒道:什么人啊,睡着么久?江忧伸手推开房门随即楞在那里,江舞正坐在上,,手里还拿着自己昨天买的衣服,整个上半便露在外面,看的江忧尴尬不已。江舞在听到弟弟敲门后就醒了过来,刚想说话便没了声音,所以就这样直接穿衣服谁知他竟然没走,还看见了自己的子,想到这里,江舞只觉得火冒百丈怒吼道:你看什么?快给我滚出去。江忧看到江舞生气的样子,不缩了缩脑袋,悄悄的又看了一眼,只是却看道江舞拿着一块被子遮住子,江忧有些不乐意了,我好歹是你弟弟: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江舞本以为自己一说江忧就会乖乖的出去,只是她却傻了眼,江忧非但没有出去,还敢偷看,江舞觉得,要是自己会玄功的话,一定会去杀杀人来泄愤。

    你看到了什么?江舞看着江忧江忧淡淡的问道。江忧“诚实:的道:没有啊!我什么也没看见,江舞听了这句话笑着道:恩,你很诚实,说着转去洗脸了,看着江舞走了,江忧才小声道: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和我一样吗?啪啪,江忧头上挨了两巴掌,江忧捂着额头怒道:打什么,打傻了怎么办?你不是说你没看吗?看一下,有什么?那我小时候洗澡,你还偷看呢?啪啪,江舞又在江忧头上拍了两巴掌道:那是你自己不会洗,叫我帮你洗的。不一样嘛!你不也看了?江忧一脸怒容道。

    姐,你测试的修炼天赋结果怎样啊?江忧含着饭菜含糊不清的问道。上级资质,江舞一脸淡定的说道,只是自那语气中还是能听出一丝喜意。那什么时候去啊!江忧问道。现在还不知道,青木城里已经将名单交上去了,也许在等几天吧!那我们自己去吗?江舞看着江忧许久才道:青木城你都找不到路,你能走到清风国吗?还没走到那里你怕都死了,还有...。什么?江忧疑惑的问道。江舞叹了口气道:人怎么可以比猪还要笨?你..你,江忧手指颤抖的指着江舞有些丧气的道:我知道,我比你笨。听了江忧的话,江舞嘴角扯了扯。那我们该怎么去学院呢?江忧问道。学院会派一些教师来接学生的,江舞道。

    去洗碗,没意见吧!江舞看着江忧问道。没意见,江忧应了声,拿着碗筷走了。咚咚咚,舞姐姐快开门呀!来了,江舞拿着手帕飞快的擦了擦嘴角,起去开门,门刚开,一个小影已经窜了进去。

    江忧哥哥,我来帮你洗吧!恩,好吧!江忧让开了。林芝挽起衣袖露出两截玉臂,一只手拿起碗,另一只手拿起丝布............

    有什么事吗?江舞看着林树问道。林树看了一眼江舞木讷的脸上升起一点红晕,只是在他黑黑的皮肤下,并不容发现。林树有些呐呐的道:今年清风学院要提前开院,所以那些教师应该明天就会到这儿。恩,越早越好啊!江舞回答道,林叶明明听出江舞声音带着激动只是脸上见不到一丝变化,又看一眼哥哥林树暗暗摇了摇头:抛开两人格不说,人家根本对哥哥一点意思也没有。原本以为江舞会嫁过来,只是现在小妹便宜江忧那小子了。

    江忧看着林芝将碗筷洗干净后道:小芝,我姐姐去学院,我会跟他一起去。一起去?林芝愣了愣随即疑惑道:你去干什么?在这里不一样吗?我姐姐叫我跟她一起去,江忧想了想又道:而且经常听刘大叔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我也想出去看看外面有什么不同。林芝听了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哎,有什么好哭的,我又不是不回来。

    夜晚,江忧躺在上自语道:伸手拿出那块红色的木板疑惑道:这到底是什么?

    今晚的月亮似乎比平时早一些出来,在江忧还没睡觉时,月光便透过瓦片照进屋里,照在木板上,木板上又散发出红色的光芒,看着木板散发出红光,江忧一惊,刚想把”木板“扔在地上,只是那散发出的红芒却已经渗进江忧的体里面,体里传来的温暖感觉,让江忧没有将”木板:扔出去。江忧静静的坐在上,看着一丝丝红芒慢慢的渗进自己的体里面,开始时的一点害怕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他清楚的感觉道自己的脉搏在轻微的跳动着,以前就听刘大叔说过,每个人初练玄功时,脉搏都会有轻微的跳动。只是让江忧疑惑的是,自己明明就没有练玄功啊!不过想到自己也快要成为玄者,这些疑问自然被抛之脑后。咦!江忧惊呼一声,看着木板上的红忙慢慢的消散,这是怎么回事?挠了挠脑袋,江忧坐在上仔细的回忆着木板发出红光的细节,脑海里似乎总是有一丝明悟闪过,只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伸手拍了拍脸,嗯?看着自己漆黑的不见五指的手掌。江忧惊喜道:月光。

重要声明:小说《刀乱异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